567中文网 > 其他小说 > 捡到一只始皇帝 > 第五百零五章 海外探索第一步
    “也就是说...你曾亲眼见过武成侯乘坐龙车,在天空之中翱翔?”,始皇帝眯着双眼,盯着面前的徐福,徐福被皇帝这眼神盯得有些发毛,此刻,坐在他面前,是这天下的统治者,地位至高无上的皇帝,只要一句话不对,他就要尸首分离了...徐福心里十分清楚这一点。</br>    武成侯的光泽,遮掩了这位皇帝的光芒,就好像这位皇帝是完全沾了武成侯的光,本身能力并不出众...可惜,这是错觉,始皇帝身上有很多的缺点,在与武成侯的对比下,这些缺点尤其能被放大,他暴躁,自负,急功近利...只是,这位皇帝同时也具备了优秀皇帝所拥有的所有品质。</br>    他能识人,光是看他在庙堂里所安排的那些人,看看他们的成就,就能知道这位皇帝在用人方面的能力,就是赵高李斯这些在正史上的秦国掘墓人,本身能力也是非常的出众,没有人知道皇帝是怎么发现了他们,又如何看出了他们的能力。在原本的历史线上,编订新文字的是赵高和李斯...抛开私人道德不谈,论能力,没有多少人可以比得上他们。</br>    同时,他拥有非凡的胆魄,雄才伟略这个词,仿佛就是为这位皇帝量身打造,而在如今,因为赵括等众人的培养,皇帝身上残暴好杀的性格被消灭,这让他没有了最后一块短板,他开始在乎底层的百姓,不会将六国百姓们当作奴隶来对待..武成侯逝世之后,秦国也没有停止前进的脚步,在皇帝的注视下,反而是走的更加迅速。</br>    徐福不由得想起了自己先前几个同行,这些同行都是将皇帝当作傻子来糊弄,什么可以让皇帝长生不老,什么可以让武成侯起死回生,结果这些人都被带出去杀掉了,要不是韩非求情,全天下的方士都差点被带出去斩首了。徐福义正言辞的说道:“我并不曾见过。”</br>    “哦?”,这终于是引起了皇帝一些兴趣,徐福并不愚蠢,相反,这个人非常的聪明,在原本的历史线上能将皇帝骗得团团转,就可以看出这个人的不同寻常,尽管那时的皇帝因为畏惧时间的力量而迷上永生。皇帝再次问道:“那你是如何知道这些的?为什么可以如此详细的描述出那些场景来?”</br>    “陛下...这些都是齐地沿海居民所亲眼看到的...我是记录了他们所看到的东西..在齐地的琅琊,曾有超过两千人看到远处出现仙岛的场面..您可以派人前往询问,我没有那样的运气,不曾亲眼见过这些...”,徐福正说着,皇帝毫不客气的打断了他,怒声质问道:“既然不曾看到,就是些道听途说的事情,你怎么敢上书糊弄朕呢?”</br>    徐福惶恐的跪下来,说道:“不敢..我之所以如此上书,是想要为陛下证实这件事是否是真的...”</br>    皇帝摇了摇头,冷笑着说道:“若是假的,就是那些渔民的过错,若是真的,那你就可以领赏...你还真的是不愿意吃亏啊,不必多说了...这样的事情,怎么可能是真的?”,嬴政脑海里浮现出赵括严肃的脸,“生老病死,人之常情,所谓神灵,也是人自己所想出来的精神寄托,不可相信。”</br>    嬴政根本没有给徐福太多表现自己的机会,直接就让武士们将他赶出去,徐福虽然没有能说服皇帝,性命却也保住了。送走了这个方士,皇帝跪坐在案牍前,却不由得再次看起了徐福所呈上来的上书...那其中对仙岛,对岛上仙圣的描述,实在让人心动,只可惜,这都是假的,嬴政想着,直接将徐福的上书丢在了一旁,不再理会。</br>    这些年来,皇帝没有忘记赵括的劝告,在自己可以决定任何事情的时候,他还是没有按着自己的渴求大搞工程,就是水利工程,也只是搞了一处,也就是黄河沿岸的那座大工程...白发苍苍,身形佝偻的郑国,在得到皇帝命令后的第一时间里,坐车赶往魏地,准备沿着黄河,从韩地一路过魏赵两地,修到齐地附近。</br>    他这些年来,一直在反复的制定这条渠道,等待着皇帝的许可,最终,他终于是活着等到了这一天。郑国心里的激动无法言表,那沧桑的双眼里射出精光,整个人充满了力量,仿佛年轻了二十岁...只可惜,郑国已经太老了..他的年纪本来就比赵括还要大,这些年来,因为庙堂不愿意动工,他一直都是郁郁不得志。</br>    若不是皇帝那句承诺,只怕他熬不到如今这个时候,当皇帝一声令下,开始沿着大河修建网状渠道,改善大河周围环境的时候,郑国主动要求全面负责这件事....这位老人,坐着牛车,晃晃悠悠的赶到了魏地,定下了自己的挖掘计划,只是,来不及完成,在赶到魏地的第三个月,郑国就病逝了。</br>    他在接到皇帝命令的时候,就已经身怀重病,他根本无法承受这样的长途跋涉,加上实地考察,日夜操劳,在一个晚上入睡之后,他就安安静静的离开了人世,再也没有能醒过来。而他留下的纸稿,却不是一般人所能看懂的,由其子郑共来代替父亲继续这项大工程。</br>    在其他方面,皇帝也是强忍着自己心里的愤怒,即使自己麾下这些傻子总是不能最好的达到皇帝心里的目标,可皇帝还是强忍着不去杀死他们,不然,若是他真的想要杀掉,韩非是拦不住他的,而对韩非想要限制皇权的行为,皇帝也没有理会,他常常与扶苏辩论,听着扶苏那些“狗屁不通”的“伟大志向”,他觉得限制一下王权也挺好!!</br>    扶苏比起父亲要差很多,无论是在处政的能力上,还是在识人方面,又或者在其他领域,他都比不上嬴政,甚至是年轻时的嬴政,他身上唯一的闪光点,就是他真的很仁慈,深得众人的喜爱,在民间的名望也非常的高,他几次外出巡视,一路上都在撒币,给与百姓们钱财,整顿地方,这就让百姓们非常的喜爱他。</br>    大臣们也是如此,比起皇帝,他们更亲近与扶苏,毕竟扶苏好说话,不会因为一句话说错了就掉脑袋。</br>    说实话,皇帝对他有些不满,他认为扶苏并不是一个合格的继承者,他自己可以在一天内审阅完的奏表,扶苏需要十天的时间,这就让嬴政非常的不开心了,可是,他也没有办法,他其他几个孩子,还不如这个扶苏...实际上,扶苏的能力真不算太平庸,只是在嬴政面前...就显得有些不够看。</br>    好在,赵括曾多次提到过,有这么一位温和仁慈的皇帝来继承大事业,这是好事,天下百姓需要一个过渡的时间,六国百姓要变成秦人,至少需要六十年的时间。而这前三十年在嬴政手里,后三十年就在扶苏手里。嬴政也不反对这一点,扶苏上位,就是凭借在民间的影响力,秦国在短期内也不会出现什么动乱。</br>    况且,可以让他任用的大臣也不少,光是嬴政所知道的,如萧何张苍蒙毅,还有那位继承了父亲学问的张良,这些年轻人在将来都会成为扶苏的左右手,有他们在,扶苏只要不主动作死,应该是不会出什么大问题的。而扶苏的性格,并不是那样爱找事的皇帝,只要能任用这些有才能的人就好。</br>    接下来的时日里,皇帝就是在忙着西北几个郡县的事情...他终于发现,自己不能再像从前那样迅速的处理完手里的事情,自己变得容易疲惫,肚子不断的变大,浑身愈发的沉重...他终于发现,自己的年纪也大了,当扶苏的儿子在身边玩耍的时候,他尤其能感受到这一点,他也成为了大父。</br>    茗走进大殿的时候,嬴政面前点着烛,他正看着手里的文书,聚精会神的思索着...茗没有敢打扰他,只是安静的坐在一旁,等待他,只是,她等了许久,皇帝还是皱着眉头,根本就没有放下手里的纸张。茗无奈的站起身来,走到了皇帝的身后,轻轻的捏着他的肩膀。</br>    皇帝浑身一颤,这才看到了站在身后的皇后,他平静的问道:“你怎么还没有睡?”</br>    “这都几天了...你整日在这里忙碌,这怎么能行呢?太医令可是说过,你需要休息..不然,就会跟上次那样,头晕目眩...”</br>    皇帝皱着眉头,什么都没说,表情愈发的严肃,茗却知道他的想法,这老头啊,就是不肯服输,明明上了年纪,不能再像年轻时那样,可他就是不肯认输。茗没有多说什么,只是轻轻的开始拿捏,皇帝看着手里的奏表,这是一份关于西北诸郡官吏任免的名单,他缓缓放下了纸张,长叹了一声。</br>    “明明不是那么困难的事情...就是挑选几个人...怎么变得...”,皇帝低声说着,茗看着他头顶上的几根银白色头发,只是安慰道:“你忙碌了好几天,不如休息片刻,明日再做,说不定就能做好。”</br>    皇后都如此说了,皇帝自然就没有再反对了,他双手抓着面前的案牍,想要站起身来,接下来,他惊讶的发现,自己居然站不起来了...茗急忙伸出手,想要扶起他,皇帝却是有些粗暴的推开了她,双手抓着案牍,猛地用力,终于站起身来,浑身的酸痛却做不了假,皇帝咬着牙,强忍着。</br>    尽管再不服输,可是这具身体,已经很诚实的告诉他:你已经老了。</br>    皇帝没有养成自大张狂,无视一切的性格,他自然不会霸道的想要与时间为敌,与生老病死的自然规律为敌,可是藏在心里的骄傲,却不允许他如此轻易的向时间认输。茗站在不远处,看向他的眼神有些担忧,皇帝皱着眉头,严肃的说道:“走吧!”,茗点了点头,跟在他的身后,皇帝走的很慢,低着头,不知在想些什么。</br>    时间飞速的流逝,当寒冬再一次消失,春天到来的时候,徐福再次出现在了皇帝面前,与上次不同,这次却是皇帝派人将他叫来的。徐福本来都做好了离开的准备,听闻皇帝召见,马不停蹄的来到了皇宫里。皇帝打量着面前这位方士,父亲曾经的言语一遍遍的回响在耳边,看向徐福的眼神也愈发的不善,这让徐福心惊胆战,他将自己叫来不是为了杀死自己的吧?</br>    皇帝的心里有些纠结,他是不相信什么鬼神,什么长生之类的东西的,可是随着年纪越来越大,他心里莫名的有些烦闷,他并不畏惧死亡,皇帝不怕任何东西...他只是不想留下太多的遗憾,他还有很多想要做完的事情,他想要看着渠道完成,想要在全国修建道路,将全天下连接起来...他想要看着各级学府覆盖全天下。</br>    他心里想要做的事情很多,就是因为这样,他才忽然有了面见徐福的想法,此刻,看着面前的徐福,他心里格外的纠结,非常的复杂。</br>    聪明的徐福似乎看破了皇帝心里的纠结,他什么都没有说,只是等着皇帝先开口,果然,皇帝迟疑了许久,终于问道:“那些渔民有没有说仙岛上还有什么?”,徐福感觉到机会到来,接下来,他就开始了自己的表演,什么有渔民真正走上过岛,吃了那里的水果后返老还童,什么有人在那里拜师孔子,失踪的时候目不识丁,出来的时候就精通儒家学说...</br>    这样话都带着一定的诱惑力,徐福时刻注意皇帝的模样,在自己说出返老还童的时候,皇帝的脸色有些动容,这让徐福知道了皇帝心里的渴望,故而,他就知道了自己接下来该说什么了,他举了好几个例子,甚至还拿出了见证者的笔录..皇帝心里的天平也是在缓缓的倾斜....</br>    在这一年,皇帝不顾群臣反对,在齐地设立了一个全新的机构,这个机构负责造船,探索海外,目的是寻找海外的仙岛。</br>    在这个时候,没有人能想到,这却成为了大秦开始海上探索,并在将来走向海洋霸主地位的第一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