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67中文网 > 其他小说 > 捡到一只始皇帝 > 第一百八十三章 活古董
    当赵括走出了王宫的时候,正好看到等待着自己的韩非,韩非正在与戈说着些什么,看到赵括走出来,韩非急忙上前,“老..老师,方才有人想要刺杀董成子。”

    “那董成子...”

    “我们都在,刺客没有得手。”

    赵括这才点了点头,又上了马车,前往董成子的院落,等他赶到这里的时候,便看到了那具躺在血泊里的尸体,他认真的查看了一番,自己并不认识这个人,这才走到了董成子的身边,胆子并不大的董成子,此刻却没有半点畏惧,他笑着对赵括说道:“这并不是第一次了,赵国之内,想要杀我的人很多。”

    赵括皱着眉头,问道:“是您的仇家?”

    “自从我成为赵国的司寇,我已经得罪了很多人,我抓了赵国诸贵者的家中子弟,亲近,宾客,只要是犯了罪行的人,我都不曾宽恕,因为这件事,很多人都曾威胁过我,要向我复仇,我相信他们都是言出必行的人。不过,我不能违背自己的职责...我是司寇。”,董胖子认真的说道。

    赵括看着他,认真的感慨道:“贤人啊,董成子。”

    这一刻,弟子们看向董成子的目光完全就不同了,尊敬,羡慕,甚至是有些小嫉妒,老师的地位越来越高,他的这么一句赞赏,就能让董成子正式进入贤人的行列里,甚至在后来,也可能会得到后人的敬仰。这就是诸子们最为厉害的武器,先前,赵括曾指责韩王无德,这句话流传出去之后,韩国的贤才们顿时就跑了...

    韩王并不想让众人知道自己与赵括的那些事,可是,在死了那么多人,同时狄又在赵括身边的情况下,不想让别人知道是不可能的,韩人都听闻,赵括当面训斥了韩王,说韩王无德。若是其他人敢如此对韩王无礼,韩人是一定会为君王复仇的,就是那些国内的贵族子弟,都会不死不休的进行复仇。

    可是,训斥韩王的是马服君...这就消灭了众人想要复仇的想法...甚至,是让众人深以为然,韩王的确是无德,很多的韩国贵者逃进了魏国,赵国,韩王的大臣顿时少了半成,韩王将这视为背叛,向魏王和赵王递交了书信,要他们将背叛者送回韩国,只是,无论是赵王还是魏王,都没有搭理他。

    你这个无德的家伙,不要给我们写信!我们才不要跟你同流合污呢!

    赵括想起了自己还有更要紧的事情,急忙拉上了韩非,走进了内室,找了竹简,赵括便奋笔疾书,开始写了起来,韩非坐在一旁,认真的看着,过了许久,赵括这次写完了书信,他将书信交给了韩非,吩咐道:“将这份书信交给楼缓,让他赶快送到秦王那里...这非常的重要,请他务必及时的送过去。”

    韩非点了点头,如今楼缓留在赵国,却是成为了秦国与赵国最为重要的一个联系点,他也算是用自己的办法,想要改善秦国与赵国的关系,只是,他并不知道,在改变了基本战略的秦国面前,已经是没有保持友好的可能了。

    深夜里,韩非匆匆忙忙赶到楼缓的府邸门前的时候,解道上空无一人,杨端和站在韩非的身后,他是被赵括派来保护韩非的,实际上,韩非的剑术还不错,能够自己保护自己,不然,他也不可能在年轻的时候,就可以独自赶往各国求学,增加自己的学识,只是,如今邯郸的局势有些乱,赵括就让杨端和跟着来了。

    韩非叩响了楼缓家的大门,那一刻,院落内传来嘈杂的声音,韩非皱起眉头,手迅速放在了剑柄上,杨端和也是反应了过来,连忙拔出剑来,大门忽然被打开,楼缓手持利剑,身后还站着数十位持着强弩的门客,韩非浑身冰凉,望着那些闪烁着寒光的驽矢,不敢动弹。

    杨端和也是如此,他暗自计算着楼缓与自己的距离,想着自己投剑是否能杀死他。

    楼缓看清楚了面前的韩非,这才呼出了一口气,连忙让门客们放下了强弩,自己走上前,朝着韩非一拜,说道:“请您不要惊慌,我得罪了一位大人物,这些日子里,屡次有门客被杀...”,他解释着,韩非反应了过来,楼缓的年纪跟他大父一样,他自然是不能接受楼缓的行礼,他急忙避开,又朝着楼缓行礼。

    楼缓拉着两人走进了院落内,韩非看到楼缓那些门客无精打采的模样,他们都累坏了,楼缓无奈的摇着头,感慨道:“看来,我还是应该要回秦国...赵人不想让我活下去。”,杨端和一愣,秦人?

    楼缓让他们坐了下来,韩非这才拿出了书信,递给了楼缓,认真的说道:“这..这..这是老师写给秦王的信,请..请..请您即刻送到秦国去,老师说,这是非..非常重要的事情。”,楼缓迟疑了一下,这才接过了书信,又对韩非说道:“请您坐上一会,我这就派人送去...”,韩非站起身来,就想要离开。

    楼缓又说道:“我有一些事情还想要您帮忙。”

    韩非没有办法,只好坐了下来,楼缓离开了,杨端和偷偷询问道:“他是秦人?”,韩非有些惊讶,“他是曾经秦国的国相楼缓,您怎么会不知道呢?”,杨端和瞪大了双眼,他可没有听说过叫楼缓的秦相,他困惑的问道:“那他为什么会在这里?”

    “秦国当初与赵国议和,赵王用他来交换上党。”

    “哦...”,杨端和这才明白了,两人交谈了片刻,楼缓这才走了进来,他坐在韩非的面前,整个人都有些不安,他看着韩非,说道:“我有事想要请马服君帮忙。”,韩非一愣,方才说道:“请您说吧。”

    “赵豹要杀我,我将这件事告诉上君,可是上君他不信...”,楼缓皱着眉头,认真的说道:“我不知道赵豹是怎么了,他突然就开始对那些支持信陵君的大臣们痛下杀手,很多人都遭遇到了刺客...我去找赵豹对峙,可是赵豹根本不承认有这样的事情,我查了那些刺客,他们都与平阳君有关系,甚至有几个就是他的门客!”

    韩非皱着眉头,并没有言语,杨端和却有些忍不住了,他站起身来,愤怒的说道:“怎么会有这样的事情?”,楼缓有些吃惊,看着面前这位年轻人,听着他的口音,忽然叫道:“您是秦人?”,杨端和点了点头,两人正要聊天,忽然听到了一阵喊杀声,楼缓吓得瘫倒在了地上。

    杨端和与韩非却是连忙跑到了前院里,等他们赶到的时候,只是看到一位刺客倒在地面上,周围站满了楼缓的门客,楼缓也走了出来,小心翼翼的看着远处的刺客,悲痛的叫道:“这是因为什么啊!”

    “董成子也遭遇了刺杀...”,杨端和说着。

    韩非还是离开了这里,杨端和也与楼缓告别。

    韩非赶到了董成子的府邸里,见到了赵括,赵括急忙问起了书信的事情,韩非回答之后,这才将自己在楼缓府里遇到的事情详细的告诉了赵括,杨端和有些惊讶,他没有想到,自家师兄的记忆力居然这么好,他将楼缓的话记得一清二楚,一字不差的复述了一遍,就连很多杨端和不曾注意到的细节,他都说到了。

    赵括皱着眉头,叫来了董成子,坐在了内室里。

    “平阳君与楼缓的关系的确很不好,楼缓一直在帮着信陵君处置国内的事务,他做的还是很不错的,可是平阳君觉得,楼缓是秦国派来的奸细,他就是来打探情报,是来谋害赵国的,故而一直很敌视他,常常对左右说,想要杀了楼缓。”,董成子说着,赵括点了点头。

    “可是...上君是不会容忍他这样的行为的,平阳君知道上君的为人,他怎么可能直接派人去谋害楼缓呢?若是楼缓死了,只怕上君会彻底爆发,上君就是不杀他,也一定把他赶出赵国的...我觉得,似乎是有人在陷害平阳君...对了,平阳君还有没有别的仇人?”,赵括问道。

    董成子一愣,看着赵括,沉默了许久,方才说道:“信陵君...”

    赵括摇了摇头,他说道:“来到您院落的刺客,与楼缓遭遇的刺客,是不是同一个人派来的,我尚且还不清楚...首先,要弄明白这件事...”,他顿了顿,又说道:“信陵君那里,我会去问他的,不过,我不觉得他会做这样的事情,他或许会利用平阳君那些小人的行为来对付他,可是他自己绝对不会去做这样的事情。”

    赵括令幸将刺客放上自己的马车,带着韩非几个人,赶往了信陵君的府邸。

    信陵君本来是已经睡了的,在被门客吵醒的时候,他还有些生气,可是听闻是马服君来了,他急忙站起身来,穿好了衣服,这才去迎接赵括。信陵君非常的开心,并没有因为赵括在深夜打扰而生气,赵括先是为自己的打扰而道歉,这才坐了下来,信陵君还没有开口,赵括便询问道:“您是否派人去行刺大臣,然后用来陷害赵豹呢?”

    信陵君一愣,摇了摇头,说道:“我不曾做过这样的事情。”

    赵括点了点头,再也没有多问这件事,又让人将刺客的尸体放在了院落里,问道:“那您是否认识他呢?”,信陵君走上前,认真的看着,又拿起了凶器,认真的看着,方才说道:“这人我并不认识,不过,您可以将他交给我,我可以查明他的身份,他做了什么事情?”

    “他想要杀死董成子。”

    “还有楼缓,也遭遇了刺杀。”

    魏无忌的脸色渐渐认真了起来,他说道:“我会查清的。”

    赵括回到董成子的院落里,并且在这里休息了一晚。他送给秦王的书信,是劝说秦王不要杀害俘虏,秦国全国上下,都是很渴望敌人的首级的,俘虏对他们来说,没有什么用处,就是被赏赐为家臣的资格都没有,因为他们可能会谋害自己的主人,是一个不安稳的因素,故而,秦国从不放过这些俘虏。

    为什么要浪费食物来养这些敌人呢?

    赵括只希望,自己的书信能起到一些作用,能减少一些杀戮。

    次日早晨,赵括又离开了董成子的府邸,前往拜访庞煖,庞煖很健康,精神奕奕,这位比赵括的大父还要年长的老者,时光就好像不曾战胜他,赵括赶到他院落的时候,这位赵国最年长的老人,居然正在练剑!看到赵括前来,庞煖非常的开心,拉着赵括一起吃了饭,庞煖吃的比赵括还要多...

    庞煖说起了自己在赵国内想要推行的官吏制度,赵括说的监察制度,他告知了赵王,可惜,没有能被采用,就是国内的群臣,也认为这个办法很不妥当,若不是庞煖的年纪摆在那里,朋友又非常的多,只怕早就有人开始骂他,诋毁他了。所有人的反对,让庞煖都觉得自己的制度是不是出了问题,他费尽心思的开始完善想要推行的监察制度...

    结果,秦人倒是先用上了。

    秦人几乎是完美的复制了庞煖的制度,从巡视各县的督邮到郡里的刺史,再到王宫里的大司过。秦王甚至还令人送来了礼物,那是一块很漂亮的玉石,庞煖并没有生气,甚至还将那玉石挂在了自己的腰间,骄傲的跟所有人展示:这不是我的制度有问题!是你们有问题!

    庞煖笑着说道:“让秦人试试这个制度的好坏,借鉴不足之处,然后在赵国内推行,这会更好。”,这位老者总是笑眯眯的,就好像什么事都不能让他感到烦恼,亲切,和善,赵括很喜欢他,赵括只是提出了一个照抄后世完全不符合当下的监察制度,而将这个制度具体化的,却是这位渊博的老者。

    庞煖是个很渊博的人,无论众人询问什么事,他都能给出回答,韩非询问当初武灵王变法的事情时,他甚至能一字不差的说出当初变法的细节,因为...他就是当初变法的重要参与者。这是一个活着的古董,活着的博物馆,韩非也趁机向他询问了很多事情,包括韩国,魏国的事情,老者也都能说出来。

    当韩非谈及韩人心里的贤相张开地的时候,庞焕笑着说道:张开地那个年轻人啊。

    这让韩非目瞪口呆,张开地可是辅佐过韩昭侯的人物啊...韩昭侯...就是那位任用申不害进行变法的那位。

    这位...大概还是见过申不害的???

    ps:很快就要上推荐,然后就会有人来找茬,不过,今天明天我都不看书评,略略路,喷子能奈我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