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67中文网 > 其他小说 > 捡到一只始皇帝 > 第四百九十一章 前往西域的贸易之路
    赵括是非常不喜欢喝酒的,可是,他隐约还记得,自己还欠了一次的酒席,他曾答应过自己的某位魏国朋友,答应他要陪他好好的喝上一场,他的朋友早已长眠在土地之中,在扶苏的言语中,赵括补上了自己所欠下的这顿酒席。

    在这几十年的战争里,赵括已经失去了所有自己所能失去的,在忙碌了大半辈子之后,也只剩下了这句年迈多病的躯体与那为天下苍生而奔波的理念,只有这两样东西是没有被夺走的。到了如今这个年纪,赵括对生死之事也是看开了,他并不在意自己的生死,只是,他希望这种为天下苍生的理念,能够继续传承下去。

    说实在的,到如今为止,赵括也没有能找到一个合适的继承者,他的弟子有很多,其中最优秀的像韩非这样,早已成为了天下闻名的学者,别看他官职比李斯低,可是论在秦国的威望,三个李斯绑在一起也比不上韩非。可是,韩非是韩非,他在汲取了赵括的思想之后形成了自己独特而先进的法家理论,这与赵括是不一样的。

    赵括的核心思想是民,而韩非的核心思想是国,看似一样,事则不一样。举例说明,赵括认为庙堂施行制度首先要利于百姓,而韩非认为庙堂的制度首先要有利与国家。在原本的时间线里,韩非心里的“国家”就是君王,对中央集权制做出了不可磨灭的贡献,推进了大一统。

    而如今的韩非,在赵括的影响下,国家的概念不再局限于君王,可跟赵括的国家就是百姓还是有很大的不同的。

    赵括并不强求,当初孔子教三千多位弟子,其中每个弟子都有自己的看法,没有人是完成继承孔子学说思想,一成不变的,包括孔子本家,也是逐步的改变,形成自己的独特理论,荀子对此非常的生气,认为他们歪曲孔子学说,实际上,荀子又何尝不是呢?荀子的思想跟孔子的思想还是不一样,只是荀子认为自己才是最完美的继承者。

    孟子与荀子,大概是孔子思想的最好继承者,赵括是非常喜欢这两个人的,一个能平静的说出舍生取义者也的人,实在让人激动,赵括还记得自己前世读书,曾读到这篇课文,年少的他捧着书翻来覆去的读,脑海里满是一个刚烈又仁慈的中年人背着手叫着舍生取义的场景,这让他非常的激动,十余年后也无法忘却。

    至于荀子,当初读他的劝学,赵括并没有那样的激动,只是觉得这个人古板的说教,没有什么意味,比起孟子要差远了。可是,当他来到这个时代,亲自见到了这位大儒之后,赵括惊了,这位大儒言谈举止里都有一种别样的魅力,思想超前,心怀天下,赵括所能想象到的圣人的模样大概也就这样了。

    孟子的言论是那样的慷慨,让人激动,他大声的说出自己对仁义的追求,激动的表达着对百姓的爱,愤怒的指责君王,要求大臣们进行反抗,他就仿佛站在雷霆之中,指着天空,身姿是那样的高大。而荀子却很平静,他平静的说着自己对天下的担忧,平静的说出水能载舟的话来表达自己对百姓的爱,说着人性本恶来劝说众人学习,若是说孟子站在半空之中,仰望着天空,身边闪烁着雷霆。

    那荀子一定是站在深渊之上,低着头,看着正在深渊之内饱受痛苦的百姓,朝着他们平静的伸出手。

    两者分不出高下,也不能说谁更优秀,两人都是文明之光,他们继承孔圣的思想,继续苦行。赵括不敢拿自己来比孔子,就是荀子孟子也不行,他充其量是一个剽窃者,将后来数千年的经验带到这个时代来,只是,赵括还是希望,能找到一个可以继承自己思想的人,能够将这独特的民本思想传承下去。

    吕不韦生前,曾举荐一位精通各国语言的北地人,在过了几个月后,这位北地人来到了咸阳,被带到了赵括的面前,北地人唤作张璞,名字里虽然带了个璞,可这位相貌粗狂,身材高大,却不像是玉石。他到达之后,赵括就让赵高将甘罗带过来。张璞虽然身材高大,可是在赵括面前,还是有些拘束,双手微微颤抖着。

    “您是北地人?”,赵括看到他如此紧张,就只能用一些家常话来让他轻松下来,果然,赵括询问他的家庭情况,最近的收成这些的时候,这位北地人就不再那么紧张了,他如今是耕作为业,在北地有不少土地,赵括说起了语言的问题,这位笑着说道:“不敢隐瞒您,我大父时期就曾与胡人做生意...因此获罪。”

    “我父亲就逃离了秦国,前往赵地,然后继续与胡人贸易,我是在那个时候学的胡语...”

    “月氏语你可会?”

    “当然,月氏是与我们贸易次数最多的,我的父亲在月氏甚至还有几个朋友,月氏不像匈奴人那样残暴,匈奴人常常会在拿到货物后杀死商贾,信誉不好,而林胡人又穷,没有什么可以交易的,故而贸易就是与东胡,月氏人进行的,东胡人与赵,燕都有贸易往来,他们是不杀商贾的,月氏人自己就很擅长贸易。”

    “他们常常前往西域,乃至北方,跟丁零等部落进行贸易,他们那里的好东西很多,而且他们讲信誉,不会劫杀商贾...”,张璞开始为赵括讲解这些冷知识,月氏人做生意比较多,他们喜欢倒卖,把持西域与中原,乃至草原上的贸易路线,故而很富有,可是富有的代价就是他们的战斗力不是非常的高。

    他们对商贾非常的纵容,不会劫杀商贾,当然,若是与他们争夺贸易路线,那情况就不一样了,根据张璞所说的,匈奴曾派遣商队前往西域,中途就被月氏人劫杀,劫杀的目的就是为了垄断东西方的贸易路线。匈奴不是很看重贸易,他们若是看上了什么东西,他们更喜欢去抢而不是去买。

    在中原人的眼里,他们都是胡人,可是他们彼此都是不同的,还有东胡,东胡就保持着与中原的贸易,也是与中原贸易次数最多的,这导致他们的汉化程度比较高。在后来的两汉时期,这些东胡人的后代,也就成为了汉朝的雇佣军团,甚至一度帮着汉朝把守东北,只是,东汉末年庙堂给不起军费了,这些雇佣兵养不活自己,就又开始劫掠了。

    曹操平定了他们一次,在接下来的时日里,那些东胡后裔的汉化程度越来越高,最终南下,建立了自己的王朝,甚至一度险些统一了中国,在来自各地的胡人里,东胡之后裔是最快能融进中原的,这也与他们较高的汉化程度离不开关系。张璞所知道的还真的不少,赵括认真的听他说着,心里却有些担忧。

    他本以为,月氏人与秦国没有什么仇恨,派出使者,就可以让他们放行,打通前往西域的道路,可是如今看来,月氏人不喜欢他人绕过他们来进行贸易,他们把守河西走廊,想要垄断这里的贸易路线。如果秦国想要打通西域,建立一个贸易路线,那月氏人是绝对不会同意的,这似乎只能用战争来解决。

    月氏人的战斗力算不上太高,但是绝对也不差,毕竟能占据河西走廊,这实力还是有的,在原本历史线上,他们就是命不好,遇到了草原第一位雄主,这位雄主打的月氏人抱头鼠窜,月氏人完全不是雄主的对手,就逃到了西域,他们在道路上击败了敦煌附近的一个国家乌孙,杀了他们的王,随即逃到了西域。

    也是月氏人倒霉,他们在道路上随手灭掉的国家乌孙的王子,一路逃,逃到了那位雄主的身边,雄主听闻他的事情,居然有些可怜他,就收养了他为自己的儿子,亲自教导,于是乎,这位王子长大之后,立刻带着骑士杀了回去,月氏人哪里知道自己惹了这样的麻烦,在乌孙王子的进攻下,他们再次溃败,连西域也待不住了。

    他们只能继续往西跑,然后就跑到了大夏,就这样连续溃败的月氏人,来到这里后,他们惊讶的发现,他们在这里竟然算是第一等的战斗力,于是乎,他们平定了周围的土地,建立了一个帝国,唤作贵霜帝国,而他们跑来的地方,就是后来的印度...印度人也是倒霉,在家里吃着果子唱着歌,月氏人就被赶来了。

    不过,他们也是幸运,来的是月氏而不是匈奴...据说,那位草原雄主在晚年时期与汉朝谈和之后,想过从西域出发,攻打大夏等地区(印度),只是,他还没有来得及派人就逝世了。比起凶残的匈奴人,月氏人那就是可爱的小绵羊啊,就说那个乌孙,若是攻打他的人是匈奴,只怕就不会有王子能带着部落民众活着逃出来了...

    赵括皱着眉头,难道只能通过战争的方式来打通西域吗?

    赵括是不喜欢战争的,尤其是如今,各地百姓难得迎来发展的时机,北军又在西南跟越人作战,平定百越后,秦国肯定还需要一段时日来修养,马不停蹄的进攻月氏,这会出大问题。赵括看起来有些担心,张璞看起来有些困惑,赵括就将自己原先的想法告诉了他,张璞笑了起来,他说道:“您不必担心。”

    “如今的月氏王是一位昏庸的君王,他听不得大臣的劝说,好财好色,目光短浅,又没有什么能力...只要您派人给他送一些礼物,劝说他让秦国的使者前往西域,或者答应他,秦国前往西域的商队给他交钱,他就一定会同意...他的大臣哪怕知道这样不对,也绝对不敢劝谏,敢劝谏的人都被他给杀死了...”

    张璞格外不屑的说道:“当初匈奴的头曼单于败给了李牧将军,月氏人曾想趁机攻打匈奴,当时的月氏将军就带人去进攻,结果,月氏王趁着将军外出的时候,抢走了那位将军的妻女,妻女不堪受辱,直接自杀...为了避免那位将军得知实情后报复,他居然又派遣一位将军去攻打前一位将军...”

    张璞摇着头,看得出,对这位月氏王的人品,他也是无话可说,赵括看起来也是有些生气,“禽兽不如....”

    甘罗很快就来到了赵括的府邸,赵括就将张璞介绍给他认识,两人认识之后,坐在赵括的面前,开始商谈出使的事情,甘罗认真的听着张璞介绍月氏人的情况,思索了许久,他终于说道:“既然如此,那我就有把握了...我愿意出使月氏,请这位张君为我的副手,一同前往...”

    甘罗当然不能空着手就去,从张璞这里询问了月氏王的喜好之后,甘罗知道自己该准备些什么了,而接下来的事情,就得要交给李斯他们,因为出使是一件大事,而赵括只是负责教育的大臣,外交这方面不归他管,秦国的典客,原来是启在管,后来启做了御史大夫,典客的位置就让给了王绾。

    赵括写了一份书信,就让甘罗与张璞前往丞相府去找李斯。

    坐在丞相府里,李斯认真的读着赵括的书信,他心里有些不明白,赵括为什么对西域如此上心,铁了心的想要打通西域,可是,李斯从不询问这些,他只是一个执行者,他将书信藏了起来,也没有交给韩非去看,他平静的对甘罗说道:“好,我知道了,我会安排的。”

    甘罗有些惊讶,他还以为李斯会询问一些关于出使的情况,没有想到,他做事如此干脆利落,李斯随即就将这件事交给了萧何,让萧何,蒙毅,张苍三个人来准备好甘罗需要的东西,准备人员物资等等。李斯将事情交给这些年轻人来办,自己则是带着甘罗前往皇宫,他要禀告皇帝,作为丞相,他也不敢自作主张,无论事情大小,都要询问皇帝的想法。

    这就是他能一直待在如今这个位置的原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