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67中文网 > 其他小说 > 捡到一只始皇帝 > 第一百五十七章 马服子的幸福生活
    赵括对未来,总是有种别样的恐惧。

    他不知道,自己的到来,自己的作为,究竟会给这个时代带来什么样的变化,是好,还是更坏?

    他立志要拯救这个时代,可是,他怕自己做的却会起到相反的作用,他看着面前这些充满朝气的年轻人,想要从他们的眼里读出些什么,年轻的学子们激动的看着马服君,眼里满是狂热的尊崇。赵国的马服君,是天下闻名的贤人,他曾奇迹般的击败了燕国大军,又打破了武安君的神话。

    很多人都想要跟他学习兵法。

    而他曾与董成子谈论律法,与魏无忌谈论吏治,表现出了自己在政务方面的优秀,也有人想跟他学习治理国家的道理。

    或许,这就是改变天下的第一步?

    赵括并没有赶走这些前来求学的人,甚至是那些想要投效马服君的人,只要不是犯罪逃窜的贼人,他都是愿意留下的。赵括从马车上走了出来,走到了这些学子们的中间,学子们纷纷介绍着自己,大多学子的出身都是显赫的,都是些贵族子弟,是这个时代的精英,赵人自然是最多的,他国反而要少了一些,有七位齐人,四位秦人,四位楚人,三位魏人。

    赵括一一将他们记下来,他们纷纷再拜,只是希望赵括能允许他们留在他的身边,好让他们能够向他请教学问,赵括只是笑了笑:可以留下,也可以请教学问,要是觉得在我的身边能学到知识,那是好事,如果觉得学不到,也可以随时离去,我是不会怪罪的。

    李鱼有些惊讶,他本以为,马服君是不会留下他们的。

    学子们听闻,大喜过望,只觉得是自己的真心等待得到了回报,激动的手舞足蹈,场面也变得热闹起来,各种语言齐飞,纷纷再拜,口称老师,赵括让他们起身,这才朝着马服继续走去,学生们围绕在周围,足足有六十五人,其余是来投效的门客,李鱼亲自接待他们。

    乐叔挤进这个学生的行列里,贴在赵括的身边,不愿意让出位置来,得知马服君回来,马服的乡人自然是要出来迎接的,赵括微笑着与乡人们相见。赵括对待乡人的态度,与他对待其他人并没有什么区别,一视同仁,无论是看不到东西的杜,还是地位卑微的监门,或者是年幼的顽童,他都是真诚的对待。

    赵括的身后跟随着的一众弟子,也是注视着老师的举动,有的惊喜,有的困惑,有的惊讶,有的恼怒。

    终于,赵括再次见到了母亲。母亲依旧很健朗,看起来精神奕奕的,只是比以前要和蔼了一些,赵括这些时日里的举动,让她又开心又骄傲,她打量着面前的儿子,游历了各地的儿子,好像更加成熟了,整个人的气质都发生了转变,像极了他的父亲,不过,赵括一直都和他的父亲相似。

    可是从前的赵括,很像是年轻时候的赵奢,一样的勇武,一样的狂妄,后来的赵括,又变得有些像是刚刚得到提拔时的赵奢,整个人犹如一道利剑,锋利且笔直,如今的他,却又很像是年迈时的赵奢,常常独自坐在院落里,皱着眉头,思索着一些赵母也不知道的道理。

    听着儿子讲述着各地的情况,赵母只是点着头,对于政务之类的事情,她是不知道的。小家伙坐在她的怀里,他比原先要更加的好动了,咿咿呀呀的就在赵母的怀里蠕动着,一刻也不停息,稍不留神,他就会从赵母的怀里爬出来,然后开始四脚着地的爬行,赵母说他爬行很快,有些时候,自己都追不上他。

    千古一帝爬着爬着就爬到了赵括的身边,抬起头来,好奇的打量着赵括,侧着头看了许久,这才笑了起来,急忙爬进了赵括的怀里,赵括笑着将他抱了起来,果然,重了不少,这个时期的孩子成长速度真是惊人,只是近一年不曾见面,那个只有巴掌大的肉团子,如今竟也变成了人?

    赵括跪坐在赵母的面前,小家伙也是盘腿坐在了赵括的面前,双手乱挥着,咿咿呀呀的也不知在说些什么,赵母笑着说道:“他一直都不肯坐下来,害得我天天给他洗衣裳...”,赵括一愣,方才说道:“家臣来洗就好,您又何必...”

    赵母并不搭理他,赵母早已习惯了亲自动手,就是做饭也是这样,不习惯让别人来做。

    赵括只好将千古一帝给拎了起来,恶狠狠的瞪着他,吩咐道:“不许乱爬!听到了吗?”

    “哈?”,小家伙侧着头,突如其来的就尿了赵括一身。

    换好了衣裳的赵括坐在内室里,韩非抱着怀里的小家伙,他看了看赵括,显得有些担心,赵括无奈的对他说道:“都给你说了,不必担心,我会亲自救援韩国,秦国如今是没有办法再出兵的...就算不能抵挡秦人,我也会全力的救下韩国的百姓...”,听到赵括的言语,韩非急忙摇了摇头。

    “老师,我不..不..不是担心这个。”

    “那你还担心什么?”

    “我这衣..衣...衣裳是新买的。”

    小家伙在马服,是受万千宠爱与一身的存在,无论是赵母,或者是毒舌的戈,暴躁的狄,就是马服的百姓们,也非常的喜欢这个小家伙,赵母带着他出去的时候,总是有人想要抱抱马服子,而我们的马服子就这样慵懒的躺在赵母的怀里,等着他们出价,一般来说,只有给了他好吃的,才有资格抱抱他,不然是没有机会的。

    新来的门客们倒是还好,只要在马服建几个院落,就可以容得下他们,只是那些学子,此刻就显得有些不方便了,赵括的府邸并不大,能容得下一个蹭吃蹭住的韩非,可是容不下这六十多位的学子啊,好在他们也有自己的办法,他们这次前来,是带来了不少的钱财,于是他们就在马服内购买院落,或者是邻近地区购置府邸。

    赵括忙着与母亲见面,并没有正式的与他们上过课,而狄就很好的承担起了这个责任,他开始给这些学子们普及马服君的事迹。赵括一直觉得,狄很适合做总结工作,他在讲述事迹的时候,通常是有三种办法,第一种办法是以小见大,赵括的勇武几乎被他吹上了天,甚至都吓到了秦王。

    第二种办法是张冠李戴,也就是将几个人的事迹直接归纳在赵括一个人的身上,就好像如今赵国变革,所有的事情都是赵括一个人办好的,什么魏无忌啊,董成子,庞煖,虞卿之类的,那都是凑热闹的,完全没有起到任何作用!最后一种办法,就是子虚乌有法,当然,这就不用再明说了。

    赵括最初还没有注意到这一点,只是好奇这些学子们怎么对自己越来越尊敬,越来越客气,甚至还想要跟自己学剑法,直到后来,他亲自听到狄告诉这些学子们,马服君与荀子是忘年之交,荀子曾称赞马服君是圣人,说马服君的学问与他不分上下。

    赵括离开家太久了,他很想要在家里休息上一段时间,所以这些时日里,他一直都是陪在赵母和赵政的身边,无所事事,他很享受这样的日子,赵括下令不许狄再跟这些学子们胡说八道,改让韩非跟他们谈谈他这些时日里的所得,韩非如今是赵括的大弟子,这些学子们见到他,自然也得恭恭敬敬的。

    被学子们簇拥在中间,韩非真诚的告诉他们:狄说的不对,荀子说他的学问远不如马服君。

    在众人目瞪口呆的时候,韩非带来了那三辆车的竹简,放在了这里,这些都是他与师君的对答,他们是可以看的。学子们犹如饿虎扑食,纷纷前往,其中那几个秦国的学子,此刻更是双手颤抖,热泪盈眶,没有想到啊,任务居然是如此的顺利,太好了,这竹简往咸阳一送,一个官大夫就跑不了了呀。

    韩非非常认真的向他们讲解了这些对答,包括当时发生了什么,自己产生了什么样的困惑,赵括又对他说了什么,这些贵族大多都是来找赵括学兵法的,可是没有想到,这劈头盖脸的就是圣人学问,让他们瞬间忘了自己是来学什么的,入魔一般的听着韩非畅谈,听着韩非谈起拯救天下的学问。

    而在这个时候,赵括最没有想到的人,也来拜访他了。

    赵姬娇滴滴的坐在赵括的面前,她穿上了自己最好看的衣裳,花了妆容,看起来格外的美艳,赵括第一次看到她的时候,也是愣住了,险些失态,可他还是很快就回过神来,赵括对待赵姬,并不能算是冷漠,赵括通常也对人冷漠不起来,只能说是逃避,他当然也喜欢看这艳丽的女人,可是,他也不希望自己做出什么不道德的事情。

    他不想对面前这个女人有什么非分的想法,因为这是一位母亲。

    “要不是您的收留,只怕我与政儿也活不到今天,我今天来,是特意来感谢您的。”,赵姬说道,赵括摇了摇头,回答道:“异人早就安排好了商贾来照看您...无论我当初有没有收留,您都是不会死掉的。”,赵姬笑了起来,询问道:“你既然知道,那为什么还要收留我呢?”

    赵括说不出话来,赵姬带来了些美酒,不知从哪里找来了酒盏,就要站在赵括的身边为他倒酒,这一般都是家臣和妾才会做的事情,赵括急忙反应过来,说道:“我不饮酒...”,可是赵姬已经为他倒好了酒,酒盏也递到了他的面前,笑吟吟的看着他,赵括伸出手来接过酒盏,两人的手触碰在一起,赵括的脸色顿时涨红。

    他急匆匆的喝下了酒,方才对赵姬说道;“我实在是不善饮酒。”

    赵姬或许是第一次看到他这个模样,她瞪圆了双眼,忽然笑了起来,问道:“马服君?是美酒醉人?还是美人醉人呢?”,赵括支支吾吾的,说不出话来,手忙脚乱的站起身来,赵姬笑着离开了,只是她看向赵括的眼神,变得温柔了很多。她从没有见过这样的男人,这样令人心醉的男人。

    赵姬刚刚离去,韩非就抱着小家伙走了进来,或许是闻到了空气里的香味,韩非有些狐疑的看着赵括那赤红的脸,赵括揉了揉额头,说道:“我实在是不善饮酒啊...”,韩非看了看周围,这才呆萌的点点头,坐在了赵括的面前,小家伙犹如树熊那样挂在韩非的脖颈上,韩非便将自己这些时日里教导其他学子的事情告诉了赵括。

    赵括惊讶的看着韩非,在他的印象里,韩非并不善言辞,他是个喜欢独自思考的人,平常也不喜欢跟他人寒暄,甚至是有些小自私,脑海里只装得下自己的想法,而没有与他人结交的念头,这样的人,怎么忽然就开始来代替自己教导学子了呢?赵括不由得询问道:“你为什么要这样做呢?”

    “老师,是觉..觉..觉得我做的不好?”

    “并不是,我也听了你的讲解,很多事情,你讲的比我还要清楚。”

    “那老师是怪罪我.我..我将这些透露出去?”

    “也不是,学问藏在肚子里,不能运用,不能传播,那还要学问有什么用呢?”

    韩非的脸色严肃了一些,他认真的说道:“我当初来向老师请教的时候,您是抗拒的,不愿意教授,可是您忽然就收了这么多的弟子,我在想..想..想老师是准备要将自己的学问传播下去,要开始进行您拯救天下的构..构想了。”

    “嗯?”

    “我将您七国一体,仁爱相亲的想法传授给..给..给他们..七国一体的想法若是可以被普遍接受..我..我...我想这对一王天下是有帮..帮..帮助的,只要有更多的人秉持您的理念...秉持您的思想...才..才..才能改变这个天下。”,韩非一激动起来,说话就非常不利索。

    韩非正要继续说...忽然...一股水流冲击在了他的上衣上,韩非将小家伙举了起来。

    千古一帝看着面前的韩非,咧嘴大笑。

    “您看,连政都同..同意我的想..想..想法。”

    “就..就是可惜了我的新衣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