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67中文网 > 其他小说 > 捡到一只始皇帝 > 第七十四章 魏有龙阳君
    魏国,大梁

    大多数国家的王都的建造时期都比较晚,大梁尤其如此。这座城池在修建完成之后,在很长的一段时间里,都是全天下规模最大,户籍最多的城池,只是这些年魏国的实力大不如从前,大梁曾经第一的位置早已保不住,沦落到了最大的城池之一。平原君原先是不想大张旗鼓的赶往魏国的。

    可是庞煖却对他说,声势必须要大,不但不能躲着秦人,最好还要弄得天下皆知。赵胜向来是个可以采纳他人建议的人,他带上了数百位门客,坐着四匹高大骏马所拉着的马车,声势浩荡的就来到了魏国境内,魏国上下早就知道了平原君赶来的消息,故而当他的马车来到了大梁的时候,早已有魏国的贵人前往迎接。

    平原君在魏国的名望也不低,何况,他还娶了魏昭王的女儿,别说是这些魏国人,就是如今的魏王,对平原君也是客客气气的。只是平原君所娶的这位妻,与信陵君是一母同胞,而魏王圉,与他们俩是同父异母,故而平原君与信陵君的关系更好一些。自从上次信陵君不肯接受魏齐,导致魏齐自杀之后,赵胜与魏无忌就不曾再有过任何的交流了。

    魏国的贵人在门口迎接,即刻有门客前来禀告赵胜,赵胜点了点头,从马车上走了下来,年迈的庞煖颤颤巍巍的从马车上走了下来,赵胜急忙上前扶持着他,朝着前方走去,庞煖轻轻咳嗽着,却压低了声音,吩咐道:“稍后您什么都不要说,板着脸,无论我说什么,您都摇头叹息就好了。”

    赵胜点了点头,没有再出口,板着脸,做出一副严肃的模样来。

    当他们两人来到了最前方的时候,也是看到了魏国派来迎接他们的贵人。这位贵人身姿婀娜,婉转媚人,洁白无暇的脸上是一双勾人的媚眼,赵胜愣了片刻,方才勃然大怒,魏王派出了一个女的来迎接??这是何等的侮辱啊!庞煖急忙在赵胜的胳膊上掐了一下,赵胜这才忍住了心中的怒火。

    好在这下不用假装板着脸了,赵胜是真的已经恼怒了。

    庞煖抬起头来,眯着双眼,打量着面前的魏国贵人,那位“女子”忽然娇笑了起来,朝着两人俯身长拜,方才说道:“拜见平原君,庞公,敢问两位毋恙?”,赵胜板着脸,一言不发,庞煖笑了起来,说道:“我很好,我听闻,魏国有位美人,封与龙阳,我听闻,齐国曾有一位唤作徐公的美人,您的美丽,怕是徐公也比不上啊。”

    赵胜有些惊讶,这位是男的?他认真的想了想,方才想起了魏国的确是有一位“美艳”的龙阳君,脸上的愠怒这才少了些。龙阳君听到庞煖的夸赞,再次笑了起来,平原君的几位门客直勾勾的看着这笑容,平原君清了清嗓子,这些丢人的家伙方才转过头去,不再敢看。

    龙阳君笑着问道:“庞公您刚刚见到我,就将我比作徐公,还说我比徐公更美,请问您是因为爱我呢?还是因为畏惧我呢?又是因为有求于我呢?”

    庞煖同样也是笑着,说道:“当然是因为爱您。”

    龙阳君一愣,有些回不上话来,这才急忙说道:“上君早已设宴等候,请跟着我来罢。”,赵胜回到了马车上,可是他没有想到,庞煖却没有跟着他一同回去,庞煖徒步走在最前方,跟着那位龙阳君,一路上有说有笑的,还常常逗得龙阳君“花枝乱颤”,赵胜一脸冷漠坐在马车上凝视着庞煖。

    他摇了摇头,长叹了一声。

    “家主,这位龙阳君深得魏王的宠爱,他是能让魏王采纳谏言人,因为是这样,庞公他也会热情的对待。我听闻,龙阳君精通剑术,为人聪慧,能在魏王的面前提出不少对国家有用的建言,他是个贤人啊。”,不知何时,一位门客凑到了平原君的身边,低声的说道。

    赵胜显得有些不耐烦,这位门客唤作毛遂。平原君这次出使魏国,他本是没有想要带着这位门客的,除了那些跟随保护的人之外,他想带上公孙龙和他们的弟子们,这些人非常的善于辩论,在自己的身边一定是有用处的,可是没有想到,公孙龙大病了一场,没能跟随,他的那些弟子们,又不如公孙龙。

    在这个时候,平原君让众人推荐能够跟随自己前往魏国的使者,这位唤作毛遂的门客站起身来,举荐了自己。平原君也只好带上了他,只是在心里,并不怎么看重他,毛遂投到自己门下之后,没有发挥出什么才能来,他不过是一个庸碌的人。此刻,听到毛遂的言语,赵胜问道:“您到底想要说什么呢?”

    毛遂这才认真的说道:“臣方才看到您有些生气,但是为了国家的大事,请您千万不要激怒龙阳君。”

    赵胜点了点头,他本来也没有想过要去找龙阳君的麻烦。

    当赵胜与庞煖来到了王宫的时候,魏王亲自来迎接,魏王身材比起信陵君要矮小一些,但是膀大腰圆,蓄着浓密的胡须,他大笑着走到了两人的面前,急忙扶起了行礼的赵胜与庞煖,他说道:“寡人听闻平原君与庞公要来魏国,整日都派人站在屋顶上眺望远处,又派人将赵国前往魏国的树林都砍掉,这是寡人想要早一些见到您啊。”

    赵胜板着脸,他还记得庞煖的吩咐,一言不发,而庞煖却很客气的与魏王寒暄,随后,魏王开始介绍宴席内的众人,宴席上共有三位,都是此刻魏国的要臣,坐在最左边,看起来极为高傲,甚至都不曾起身回拜庞煖的那位,就是魏国的国相,段干子,他当然也有高傲的资格,他是名相段干木的后人。

    在过去,秦国听闻魏国要用段干木为相,十年之间都不敢侵犯魏国。

    身为这样的贤人的后代,他显得格外的狂妄无礼。庞煖也只是笑了笑,没有言语,而坐在这位贤人之后身边的,是魏国的老将,晋鄙。晋鄙并没有什么值得提及的战绩,可是从很早开始,他就一直在担任魏国的将军,征战无数,魏国人都非常尊敬这位勇敢的老将军,就连信陵君也是这样。

    庞煖显然是认识他的,看到庞煖,这位魏国的老将军笑着站起身来,问道:“庞公,您还记得我嘛?”,庞煖大笑,点着头说道:“当初那位暴躁的伯长,只因为我没有办法证明自己的身份,就将我扣押下来,无论我如何贿赂,就是不肯放行,最后还被上官训斥了一顿,敢问您,那位年轻的伯长,他还好麽?”

    老将军放声大笑,拍了拍自己的胸口,他说道:“我很好。”

    最后一位,他低着头,脸上总是一股散不去的愁苦,看起来,却是与赵国的田单有些相似,他缓缓起身,拜见了庞煖,庞煖长叹了一声,此人唤作芒卬,也是魏国原先的重臣,跟临武君一样的自信,指点江山,奈何,他率领魏国的大军,在华阳也遇到了一位谦逊的男人,这位谦逊的男人,完全击碎了芒卬的信心。

    魏国大军,全军覆没,芒卬逃回了魏国,魏王虽然没有处置他,可是在心里,他似乎已经将自己处置了,就是听到了那位谦逊男人的名字,他都会忍不住的浑身颤抖,非常的惶恐。

    众人坐下之后,魏王这才笑着问道:“请问庞公来魏国,是因为什么事情呢?”

    庞煖无奈的说道:“实不相瞒,我们是要逃去楚国,路过魏国而已。”

    “逃?”

    “是啊,秦国与秦国一同攻打赵国,平原君的封地都已经被攻占了,赵国要灭亡了,天下各国之内,唯独楚国能够抗衡秦国,故而,我与平原君带上了门客家产,准备逃亡楚国。”

    魏王大惊失色,瞪大了双眼,看向了赵胜。

    赵胜摇了摇头,长叹了一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