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67中文网 > 其他小说 > 捡到一只始皇帝 > 第一百二十三章 一个老将军的死亡
    晋鄙要死了。

    最先明白了这一点的,是他自己。

    侧翼最先被攻破,无论晋鄙做出了怎么样的努力,筋疲力尽的魏卒,尤其是那些刚刚渡河而来,浑身都在狂风下颤抖的士卒们,是抵御不了如虎如狼的士卒的,秦人的一点点推进,后面摆出的兵刃,让这些魏卒们无比的绝望,无论是前进,还是后退,迎接他们的,都是一条死路。

    不少士卒飞速冲向了河水,他们跃进了河水之中,奋力的朝着家乡的方向游泳,他们哭着,他们想要回家。

    可是,这条孕育了他们的河水,彻底断绝了他们与家的道路。悍勇的秦人击溃了侧翼之后,就是晋鄙所安排的督战将士们,也有些拦不住自己的溃兵了,溃兵越来越多,他们从各个方向逃离这里,最要命的是,他们冲击了自己的中军,秦人向来很喜欢这样驱使着敌人来让他们互相残杀的剧情。

    当左翼,中军都混乱的时候,晋鄙看到了自己原先前往督战的儿子。

    晋环的头颅被砍了下来,被一个战车上的秦人用长矛挑起,高呼自己斩杀了魏国的大将的壮举。

    晋鄙想要说些什么,却只是发出了些没有意义的嘶吼,那甚至都算不上是吼声,那声音,只有晋鄙自己听到了。

    “将军!将军!!”

    有将领摇晃着晋鄙,指着不远处,说道:“将军!秦人要攻进中军位了!请迅速派人回援!”,晋鄙愣了一下,纠缠了他很长时间的头痛,此刻竟是消失的无影无踪,晋鄙看着中军的方向,他在扎寨的时候,是组成了一个巨大的锥形阵,背靠着大河,面朝前方的锥形。

    而如今锥形的后半部要被敌人贯穿了。

    前军是不可能去支援的,前军如今正在承受着白起部大军的进攻,晋鄙远远的能够看到白起的将旗还在不断的发出各种号令,这是一个可怕的人,在交战之后,还能够继续指挥军队而不至于使得各部陷入混乱的,当今并没有多少人,晋鄙自己就做不到,他认真的看着周围,却绝望的发现,白起没有给自己半点活路。

    晋鄙缓缓的短剑绑在了自己的左手上,他认真的说道:“不必理会中军,请您赶往右翼,告知将士们,在我进攻敌人中军位的时候,进行突围,沿着河水逃亡....”,将领瞪大了双眼,他说道:“将军,您这是...”

    “这是我的军令,左翼,中军,前军都没有办法护住了,唯独右翼,或许还有机会能够突围,信陵君距离我们应该也不远了,请您带着人突围罢,若是遇到了信陵君,让他不要行军,不要渡河,不能以疲惫的军队来与白起交战。”,晋鄙吩咐了几句,方才冷冷的看着白起的将旗,对驭者说道:“请您与我去斩杀白起。”

    那一刻,晋鄙的将旗高高举起,戎车咆哮着,朝着前方冲了过去,而围聚在晋鄙周围的魏军,也是跟随将旗发动了凶猛的冲锋,秦人正在与魏国的先锋士卒混战,晋鄙闯进了这混战之中,老将军左手持剑,右手持矛,疯狂的击杀着沿路的士卒,士卒们簇拥在他的周围,狠狠的撞进了战圈之中。

    而所有看到将旗的魏卒,变得格外激动,跟随在戎车的身后,竟是对秦人开始了逼迫与推进。

    看着前方的秦卒不断的后退,自相踩踏,忽然出现了不少的伤亡,戎车上的白起显得有些惊讶,副将也是如此,不过,他并不是为战局而惊讶,他是因为看到白起脸上终于出现了人所有的情绪而惊讶,副将看着远处不断逼近的将旗,他也明白了晋鄙的想法,这厮是想要手刃主将啊,呵,您也配?

    他肃穆的看着白起,说道:“将军,我愿意为您开路,可以杀死他。”

    白起只是冷冰冰的看着将旗,下令道:“派人挡住晋鄙,增援右翼,他可能是想从右翼突围。”

    “可是...”,副将正要说些什么,白起忽然转过头来看向他,白起眼眸里的寒冷,让副将忍不住哆嗦了起来,急忙说道:“唯!”,秦人打出了令旗,更多的士卒从白起的身边冲了出去,阻挡晋鄙的舍命一击,晋国的戎车撞飞了一个又一个敌人,就当他清楚的看到了将旗的时候,左侧战车的撞击,让他战车直接翻了出去。

    晋鄙从战车上摔了下来,在地面上翻滚了数圈,当他浑浑噩噩的抬起头来的时候,他的亲兵正在周围奋死抵抗敌人的围攻,晋鄙缓缓站起身来,看向了自己的腹部,他正在流血,晋鄙举起了手中的武器,猛地冲了上去,一矛刺死了一个秦卒,随后他就一头扎进了人海之中,他周围都是秦人,甚至,他跟秦人贴着身子。

    这就是大军冲锋所形成的人海,老将军手中的短剑不断的挥舞着,迅速抹掉了一个秦人的脖颈,又刺进了第二个秦人的腹部,亲兵在他的身后,不断的帮着他抵抗其余人的进攻,晋鄙杀死了一个又一个敌人,与白起的将旗越来越近,到最后,晋鄙的眼里就只剩下了远处的将旗,他什么都看不到了。

    “扑哧~”,又一杆长矛刺进了晋鄙的腹部,晋鄙嘴边溢着血,前进了一步,将手中的短剑刺进了敌人的脖颈。右翼已经开始了突围,中军几乎所有的战车都被聚集在了这里,同时展开进攻,就是要撕开缺口,让步卒能够安然的逃离,战车的冲锋,的确不是轻易能够阻挡的,秦国的战车又聚集在左翼和前军的位置上,突围充满了希望。

    晋鄙离那将旗越来越近,而他自己的将旗,却是在后方,战车翻滚的时候,他的车右抱着将旗及时掉了下来,而魏国的士卒就围绕在他的周围,奋力杀敌,如今,左翼,中军,前军,都是处于混战的局面,唯独右翼还在进行突破,将旗,已经不重要了,士卒们早就开始了溃逃,而晋鄙的性命,也不重要了。

    只需要这将旗能多吸引一些敌人,减轻右翼的压力,这就足够了。

    终于,晋鄙看到了白起的亲兵,白起就站在戎车上,冷淡的看着自己的这位对手,只是看了他一眼,便继续看起了远处的战事,这让晋鄙感觉到了羞辱,晋鄙瞪大了双眼,怒吼着,手中的长矛恶狠狠的投向了白起,那一刻,白起无动于衷,长矛甚至都没有能命中白起的戎车。

    几个亲兵上前,四面八方的长矛捅穿了晋鄙的身躯。

    晋鄙嘴角滴落着血液,愤怒的看着前方依旧在指挥各部的白起。

    “咚,咚,咚,咚....”

    晋鄙觉得,自己似乎听到了魏国的战鼓声...这战鼓声,若隐若现,他很想回头去看看,可是,他没有这个力气,他看到白起似乎在叫着什么,他的身后,各种令旗不断的出现,亲兵们拔出了长矛,晋鄙倒在了地上,仰望着湛蓝的天空,几个士卒从他身上踩踏而过,晋鄙也没有再感受到什么疼痛。

    听着那愈发清晰的战鼓声,晋鄙脸上出现了一抹笑容。

    是援军...援军来了。

    晋鄙的双眼渐渐失去了光泽。

    晋鄙死了。

    一生谨慎的老将军,他没有败给敌人,只是,他败给了一个不值得效忠的君王,和一个贪财的卑鄙小人。

    ps:侯生曰:“将在外,主令有所不受,以便国家。公子即合符,而晋鄙不授公子兵而复请之,事必危矣。臣客屠者朱亥可与俱,此人力士。晋鄙听,大善;不听,可使击之。”於是公子泣。侯生曰:“公子畏死邪?何泣也?”公子曰:“晋鄙嚄唶宿将,往恐不听,必当杀之,是以泣耳,岂畏死哉?”----《史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