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67中文网 > 其他小说 > 捡到一只始皇帝 > 第八十五章 仁者无敌
    赵国最为精锐的士卒,并不在长平,而是在王宫。

    因为秦国常常有直接围攻敌人国都的习惯,所以在对战秦国的时候,诸侯都不敢让自己的都城是空着的,就是怕直接被暴秦所灭亡。守护王都的这支军旅,大小军官都是从各地征召的贵族子弟,而士卒们也都是百里挑一的健壮男子,当年魏国挑选士卒的办法,赵国也学了个大概,但是也不敢全学。

    负重奔跑,对战厮杀,最后的胜者凑成了这支强军,赵王以肉食来款待他们,普通的士卒们都能披甲持盾,可谓是赵国最为精锐的军队。赵王平日里都是不舍得让他们离开王宫的,只有偶尔遇到小规模的战争,才会派出他们来练练手,当作实战操练,大概这次,他也是如此想法。

    燕国已经没有了主将,犹如散沙,派出一支精锐的骑士,多杀几个燕人,练练手,当然也是不错的。

    在得到了虎符之后,楼昌召集了两千位精锐的骑士,许历早就做好了出征的准备,在召集好了士卒之后,楼昌又派人去调集出征所用的粮草物资,许历等待了两天,楼昌竟还没有半点要出征的意思,许历大怒,直接找上了门。好在楼昌的门客也没有阻拦他的想法,直接就带着他来见楼昌。

    楼昌正坐在室内,淡然的看着书籍,看到前来的许历,他非常的开心,急忙站起身来,“许君,您来了,快坐下罢,我正要跟你请教战事呢!”,许历冷哼了一声,愤怒的说道:“上君信任您,这才让您率军出征,可是已经过去了两天,您还在室内读书,您如此怠慢战事,这是大罪!”

    楼昌一愣,方才无奈的说道:“我并没有怠慢,只是粮草尚未凑齐,如今粮草极缺,总不能让士卒们空腹上战场啊,这骑兵所要耗费的粮食比步卒还要多,您总得要给我一个准备的时间啊。”

    许历愤怒的说道:“您所率领的军队,是受到上君看重的,他们所囤积的粮草也不少,怎么会需要这么长时间的准备呢?”

    “难道我只用带着自己所需要的粮食麽?昔日马服子带去的粮草不多,如今定是粮草耗尽,需要支援,您怎么可以只想着自己呢?难道就不能为马服子想想嘛?我凑集粮草,也是为了给马服子送过去啊。”,楼昌不满的说道。

    许历一时间说不出话来,恶狠狠的说道:“若是您再故意耽误时日,我会去找上君,请求治您的罪!”,说完,他也不顾楼昌的挽留,转身离开了府邸,楼昌平静的看着他离去,笑了笑,不过是个出身卑贱的莽夫而已。楼昌再次坐了下来,认真的看着赵国的舆图。

    燕人被烧毁了粮草,他们想要进攻柏仁,这是不可能的,饿着肚子,他们总需要去找些吃的啊,等他们饿的受不了,外出劫掠百姓,正式成为残暴的流贼的时候,想想赵国境内忽然出现了近万人数的流贼,四处劫掠,遍布半个赵国,呵,这危害,可不比燕人围攻邯郸要小,如此一来,马服子的那些功劳,都要变成罪过了。

    马服子身边只有不到千人,根本无法击败其余的溃兵,自己的援兵不到,他就只能眼睁睁看着燕人四处逃窜作贼,赵国各地都缺少青壮,也没有办法抵御这些流贼。而他们一旦散开,即使是自己的援军到了,马服子想要带人将他们全部抓住,也需要几年的时间。楼昌阴沉的笑了起来,或是自言自语的说道:

    “急什么呢...我又不是争功的小人...可不能抢了马服子的大功啊...”

    随后的几天里,楼昌不慌不忙的等待着粮草的凑齐,在这期间,许历几次的面见赵王,赵王也是催促了楼昌几次,楼昌这才动身准备前往柏仁,楼昌坐在戎车内,骑士们列阵簇拥在周围,离开了邯郸。只是,他并没有让骑士们全速赶往柏仁,还派出了骑士在周围进行戒备,随时复命,导致行军速度甚至还不如战车部队!

    天色刚刚有些昏暗,楼昌就会让士卒们停下来扎营休歇,不再进军。清晨的时候,他也不愿意早些进军,反而是要求士卒们先好好的吃饭,备足精神力气,许历数次前来质问他,楼昌振振有词,“燕人的溃兵很多,若是遇到了燕人的偷袭怎么办呢?”,“我们若是急行军,赶到柏仁的时候已经成为了疲敝之军,怎么能作战呢?”

    终于,当楼昌说天气太过寒冷,应该休息的时候,许历有些忍无可忍了。

    楼昌与两个亲兵坐在战车的左侧,他身上披着厚厚的裘,一旁的亲兵正在为他生火,还有一人是在准备给他烧些水,楼昌很是惬意的坐在这里,眯着双眼,士卒正在堆积木块,“砰~~”,忽有人一脚踹翻了他的柴火,亲兵大怒,猛地站起身来,却是看到了怒气冲冲的许历。

    亲兵不敢发作,委屈的看着他,许历一把推开他,站在了楼昌的面前。

    楼昌缓缓睁开了双眼,抬起头,看着面前的许历,笑着问道:“许历将军,您有什么事?”,许历猛地伸出手来,一把抓住楼昌的脖颈,就将他拽了起来,额头碰在他的额头上,犹如一头愤怒的公牛,他喘着气,说道:“请您即刻下令,全速赶往柏仁!!!”

    楼昌被吓了一跳,随即骂道:“您想谋反麽?我才是主将!”,他朝后一仰,伸出手指重重的点着许历的胸口,恶狠狠的说道:“您只是一个副将,您没有资格下...啊~~”,只是那一刻,许历抓住了他的手指,猛地一掰,“咔嚓~”,楼昌的手指直接被掰断,楼昌痛呼,“他要反!!他要反!!”

    周围的士卒们惊讶的看着他们两人,却是无动于衷。

    许历冷冷的看着楼昌,一只手抓着他的脖颈,一只手缓缓从腰间拔出了短剑,楼昌瞪大了双眼,急忙低声说道:“请您饶了我,若是您杀掉我,士卒们不会听从您的命令,即便您强硬的带着士卒赶到柏仁,士卒们也不敢战斗了,战事一定是会失败的!”,许历看了看周围那些惊惧的士卒。

    他将短剑抵在楼昌的腹部,说道:“请您上战车!”,楼昌颤颤巍巍的上了戎车,许历站在他的身旁,说道:“请您下令,全速前往柏仁!!”

    “全速前往柏仁!!!”,楼昌大叫着,士卒们跳了起来,迅速上了骏马,骑士们疯狂的朝着柏仁的方向飞驰而去,楼昌面色苍白,额头上不断的滴落着汗水,他看着许历,傻笑着,脸上堆满了笑容,而眼里,却是刻骨铭心的仇恨。该死的匹夫,就算您现在急行军赶往柏仁,也早已来不及,等回到邯郸,我要掰断你每一根手指!

    而在此刻的鄗城,因为长期没有食物,燕人士卒都几乎要疯掉了。

    整个鄗城,几乎连泥土里的虫,都被他们挖出来吃掉,而士卒们的骏马,早已成为了将领们的盘中餐,燕人士卒们眼里满是血色,看向同袍的时候,都会微微的出神,咽着唾沫,那幽幽的目光,格外的瘆人。出现了数次的动乱,将士们也难以控制这些士卒,而死在动乱里的遗体,在被掩埋之后,竟出现了神秘失踪的情况。

    “马服子他杀掉了被抓住的所有将领??”,站在城墙上,阳及抓着从柏仁逃来的士卒的脖子,冷冷的问道。那士卒害怕急了,点着头,说道:“马服子说,士卒们不知道仁义的道理,只能听从将领的命令,固然在战场上杀死了敌人的士兵,他也不能怪罪,可是为将者知道这些道理,却不劝阻国君发动不义的战争,放任士卒们残害无辜的百姓。”

    “这是他所不能宽恕的,他还说,只要我沿着河流,回到燕国,不残害沿路的百姓,他就不会追杀我,骑士们也不会阻挡我,可若是我伤及赵国的百姓,他就是追到燕国,也要将我杀死...”,士卒颤颤巍巍的说道。

    “住口!不许再说!”,阳及愤怒的说道,他看了看周围的几个将领,方才说道:“赵括小儿,这是想要将我们都杀死啊...既然他对没有没有仁义,我们也就让他知道燕人是不能小看的。”,他这才抬起头来,面朝城墙台阶下围绕着的诸多士卒们,大叫道:“他所说的都是谎言,赵括会杀掉所有的燕人!”

    “我们杀死了他的朋友,他的同袍,他怎么会宽恕我们呢?”

    “回去的道路已经被赵国的骑兵所切断!我要带着你们,杀向赵国的各个地区,赵国境内,有的是粮草!有的是美女!哪怕是要死,也不能在这里饿死!!”,阳及大叫着,他刚刚说完,被他抓住的那个士卒惶恐的叫道:“不,马服子不许我们残害百姓,他是个仁义的君子,他会...额...”

    阳及的短剑已经刺进了他的胸口,他一脚将这士卒踹下城墙,这才看着众人,说道:“他已经被赵括收买!他是赵括安排的内应!!”

    然而,燕国的士卒们并没有言语,只是冷冷的看着他。

    “被马服子所宽恕的士卒,竟然死在了我们自己的将军手里。”,一个满脸浓须的士卒看着地面上抽搐的尸体,咬着牙说道。他此言一出,周围的燕人士卒都是急忙看向了他,阳及大怒,指着他说道:“将他抓起来!他也是内应!”,那士卒大笑着,愤怒的看着阳及,他大叫道:

    “同袍!我听闻,孔子说,君主看待臣下如同自己的手足,臣下看待君主就会如同自己的腹心,君主看待臣下如同犬马,臣下看待君主就会如同路人,君主看待臣下如同泥土草芥,臣下看待君主就会如同强盗仇敌!如今,这些食肉的人,甚至都不将我们当作泥土草芥!而是当作奴隶那样看待!!”

    “赵国的马服子,释放了有罪的士卒,宽恕了他们的罪过,甚至还为他们医治,给与少许粮草...就连有罪者,他都能当作自己的手足那样看待!!既然如此,我愿意将马服子看作自己的腹心,把这些愚蠢的食肉者当作自己的仇人!二三子觉得如何?!”

    “好!他们杀了我的骏马,却不给我们留下一口!”

    “我亲眼看到他们将运粮士卒所带来的粮草全部带进自己的府邸里!!”

    “臣下看待君主就会如同强盗仇敌!!”

    燕人士卒们大叫着,举起了手中的军械,指向了各自的将领,阳及茫然的看着他们,嘴里不断的喃喃道:

    “错了..你们都错了..错了...那是孟子说的....”

    “你们...想要做什么?!你们的家室还在燕国!你们...”

    “错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