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67中文网 > 其他小说 > 捡到一只始皇帝 > 第四十九章 得道者多助
    坐在宴席里,赵王还在热情的为赵括介绍着他的贵客,坐在赵括面前,高高扬起头,身材魁梧的壮汉,就是赵王的贵客,他是临武君,来自楚国。赵王开心的说,楚国得知了赵国的危难,故而派临武君来相助,他说,临武君精通兵法,一定能帮助赵国化险为夷,甚至,赵括看到赵王还有些想要招募临武君的想法。

    不过,赵括并没有理会这位精通兵法,堪称大将之才的临武君,这让临武君有些不悦,而其余众人,都是这些日子里陪伴赵王的大臣,有楼昌,这位大臣看起来非常的儒雅温和,他笑着朝着赵括点了点头,他是赵国的司寇,主管刑法之事,只是,看他的样子,怎么都看不出他有半点执法者的威严。

    随后是虞卿,这位本来是接替了田单位置的赵国国相,奈何,他之前因为平原君的事情,自己放弃了相位,想要帮助魏齐逃到楚国,事情不成,他又回到了赵国,如今担任假相,也就是副的国相,除此之外,还有一位唤作赵晖的御史,管理文书及记事,许历也在这里,他早也不是赵括印象里那位负责修筑的官吏,而是赵国的中尉,也就是负责举荐能人的官吏。

    赵国的重要大臣,几乎都在这里了,众人对于这位名满赵国的马服子也是非常的好奇,也愿意与他结交,在赵括入座之后,赵王有些开心的对临武君说道:“临武君啊,寡人听闻您精通兵法,这些天来,寡人的诸多大臣,也没有能说赢您的,可是这位马服子,与您一样,精通兵法,是赵国最出色的青年,不知道您能否赢了他呢?”

    临武君看向了赵括,自从来到赵国之后,众人都非常的尊重他,可赵括对他的无视,让他心里很是不悦,可是,看到如此英俊,威仪不凡的少年郎,他心里也还是忍不住的称赞了一声,好一个赵国少年郎,这些天来,他一直都在听着关于赵括的传闻,赵括在赵国的地位非常的高,就连赵王都是喜爱有加,为之自豪。

    临武君还真的不敢小看了他,据说,当年赵奢论战都不是他的对手,若是自己败给了这样一个毛头孩子,这楚国的脸不是都被自己给丢尽了吗?看着格外平静的赵括,临武君笑了笑,说道:“马服子的大名,我是早就听闻过的,只是,我与诸君谈论了三四日,口干舌燥,还是改日再与马服子论战罢,不然,也不能与马服子论的尽兴啊。”

    赵王深深的看了他一眼,方才笑了起来,说道:“好,就按着您说的吧。”,他似乎非常的开心,于是看向了赵括,说道:“听闻您有重要的事情要来拜见寡人,不知道是什么事情呢?”

    赵括这才站起身来,面色肃穆,他说道:“长平之战危矣,我想请您委派平原君,前往各国求援。”,赵王一愣,脸上的笑容迅速消失,他看了看一旁的临武君,说道:“楚国派出了临武君来帮忙,何必还要让平原君再外奔波呢?平原君年纪也不小了,寡人实在不愿意看到他继续为了国家的事情而劳累啊。”

    赵括认真的说道:“如临武君是率领了一支楚国的军队,从南阳进攻秦人,平原君是不必去求援的,可来的只有临武君一个人,长平的粮食严重的不足,而赵国的青壮又在长平,若是没有援军,没有诸国借给我们粮食,几十万士卒就要战死在上党,而几百万百姓则是要饿死在赵国。”

    赵王的脸色逐渐变得肃穆起来。不远处的楼昌看出了赵王的心思,站起身来,说道:“上党还有近四十万的士卒,更是有廉颇将军来率领他们,我听闻,您今日里又为上党送去了几十万石的粮食,您又为何要这样说呢?我听闻,为将者只有不畏惧敌人,士卒们才能奋力作战,您这样畏惧秦人,这难道不是会影响军心麽?”

    赵括有些生气的说道:“我问了廉颇将军,上党的粮食只够士卒们吃半年,半年之后,又该怎么办呢?”

    “难道赵国的士卒在半年之内还不能击破秦人麽?马服子为什么要这样看低赵国的勇士呢?!”,却是御史愤怒的质问道,赵括叫道:“秦人的士卒要比我们多!他们占据着有利的地形,只有几个小山谷可以进出,要如何去击退秦人呢?秦人一直都在进攻,廉颇将军也不过是勉强能够守着,您如此信任赵国的勇士,那您有什么办法可以击退秦人呢?”

    “我听闻,有智慧的人来管理郡县,刚正的人来直谏君王,勇武的人来击退敌人,国家才能兴盛,这击退敌人的事情,难道不该是廉颇将军来想办法麽?”,御史正义凌然的说道。

    “有道理,何况,我们早就向各国派去使者,结果遭受到了侮辱,平原君是赵国宗室,若是他也遭受了这样的侮辱,赵国将会颜面无存啊!”

    “若是平原君再次被他人抓起来,当作人质,要挟赵国,到时候又能怎么办呢?”

    “赵国有马服子这样的年轻俊才,何必要劳烦年事已高的平原君呢?不如就让马服子接替廉颇将军,我听闻,秦人最害怕马服子来担任将军!”

    诸大臣们七嘴八舌的说了起来,赵括完全插不上话。

    赵括静静的看着他们,现在,他心里已经能够确定,在这些人里,可能有数个人都已经被秦人所收买,他们完全就是胡搅蛮缠,根本就是不愿意让赵王接受自己的提议。赵括长叹了一声,方才问道:“秦人给了你们多少钱,才能让你们看着无辜的赵国百姓们饿死,忍受着这样的痛苦?我想知道,这几百万百姓的性命,值多少钱?”

    “放肆!!”,顿时,楼昌面红耳赤,指着赵括,质问道:“在这里坐的人,年纪都跟您的父亲一样,我们像对待自己的晚辈那样的爱您,您却要这样的无礼,这是什么道理?”

    赵括没有再理会他,看向了赵王,说道:“上君,请您看看王宫之外,不知道多少父母在思念着自己的孩子,多少孩子在等待着父亲,不知有多少无辜的人饿死,在长平,士卒们鼓起了勇气,为您死战,在邯郸,百姓们宁愿饿着,也要献出粮食来,您不要听信这些人的谗言,请您派平原君去求援罢。”

    赵王沉默了许久,方才说道:“寡人听闻,只有能广纳谏言才能使得国家太平,寡人不是个独断的人,自然还是要听贤才们的谏言....”

    赵括浑身都有些发冷,心里猛地就浮现出了一股绝望,绝望的寒冷冰封了他的躯体。

    “说的有理...咳咳...咳咳...上君当然要听贤才们的谏言...只是不知道...咳咳...我们能不能算的上是贤才。”,忽然,门口传出熟悉的声音,众人看向了门口,年迈的蔺相如,住着拐杖,一步一步的走进了王宫之内,在他的身旁,则是田单,田单冷着脸,他与另外一位赵括不认识的老者,扶着更加年迈的乐毅。

    而在他们的身后,则是那位赵括在道路上所帮助的英俊老者,老者抚摸着胡须,跟在他们的身后。

    众人猛地跳了起来,就连赵王也是急忙起身。

    “蔺公!田公!乐公!庞公!荀子??!!”,赵王一脸惊讶的看着他们,尤其是最后方的那位老者,让赵王吓得险些从上位摔了下去,反应过来的大臣们则是早已弯下了身,恭恭敬敬的拜见了他们。

    赵括却是茫然的看着他们,什么情况,蔺公?乐公?连田单都来了?还有那位老者?荀子??他目瞪口呆,说不出话来。

    众人顿时要拜见赵王,赵王手足无措,急忙让他们起身,这几个都是赵国的古董,还有荀子这样的人,他哪里敢安心的受他们大礼,蔺相如咳嗽着,缓缓看向了远处的楼昌,楼昌此刻也是瞪大了双眼,看着这几个老头,呆若木鸡。

    蔺相如愤怒的大叫道:“在这里站着的人,年纪都跟您的父亲一样,我们像对待自己的晚辈那样的爱您,您却要这样的无礼,这是什么道理?”

    楼昌吓得急忙俯身拜见。年迈的乐毅被两个人扶持着,他看着赵括,露出了一个温和的笑容,他身旁的那位庞姓老者,此刻也是微笑着点着头,田单就显得有些冷淡,高傲的抬起头来,荀子看起来有些愤懑,看着那些大臣们的眼神里,满是厌恶。

    蔺相如没有理会惊悚的楼昌,他转过头来,看着不远处的赵括,他笑着眨了眨眼。

    你看,我说过,您的事情一定会成功的。

    因为,您从来都不是独自一人。

    您还有我们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