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67中文网 > 其他小说 > 捡到一只始皇帝 > 第一百五十一章 请能退敌?
    楚国的使者来到赵国的时候,几乎是被吓呆了。

    他看到赵地的官吏们亲自在帮着百姓们收割庄稼,甚至亲自驾车来运输粮食。这让离开赵国很多的楚使非常的茫然,因为刚刚经历的战争,各地的百姓们还被痛苦的云所笼罩着,在沿路上,他看到了那些失去故土的韩人,失去家人的魏人,那种浓郁的绝望,化解不开的愁苦,是平原君也无法解决的。

    哪怕是在丰收的季节里,百姓的脸上也看不出多少喜悦,可是赵国不同。

    赵人似乎已经忘却了战争所带来的磨难,在道路上,常常能看到背着篓筐哼着不知名小调的赵人,赵国的庄稼并不比韩魏二国要长得更好,赵人的生活也未必就比邻国更好,但是一种不可言喻的不同,那是精神上的不同,从笑容里,从他们的脸上能够看出那种不同来。

    楚使也不禁有些动容,心里对魏无忌更是看重了一些。

    可是,当楚使与这些赵人谈话的时候,发现他们说的最多的,却不是魏无忌,而是他们的马服君。老人们露出一口豁牙,笑着说道:“马服君曾来过我的家,吃过我的饭。”,孩童们骑着竹马,拿着木棍,通常由最高大的孩子来扮演马服君,其余人都是他的门客将军,他们就在乡野里乱跑,高呼着马服君的大名。

    官吏们非常的客气的对待楚使,谈论起马服君的时候,连连称赞,感慨着他的仁义。

    而那些强壮的男人,则是高傲的看着楚使,大声说着自己曾与马服君征战的事迹,楚使隐约感觉到了他对自己的那种不屑,那种得意。在闲暇的时候,常有人坐在乡邑门口,说起马服君的事迹来,必定是有一批人在周围听着,在得知楚国使者在这里之后,他们都是高高的扬起头来,不屑的看着他。

    楚使的车与一位赵国商贾的马车正好堵在了道路上,楚使急躁的站起身来,愤怒的质问道:您不知道卑微者向高贵者让路的道理吗?

    商贾竟抬起头来,大声的问道:您知道赵国的马服君吗?

    楚使瞪大了双眼,不知该如何应答。不过,这位商贾还是很快就让开了道路,在楚使路过的时候,商贾朝着他拱手一拜,随即对楚使说道:马服君若是在我的对面,他会为我让路,而您不会,这就是您不如马服君的原因,如今我为您让开道路,您不要觉得我是因为畏惧您,这是因为我是赵人,要效仿马服君的品德的缘故。”

    楚使听闻,羞愧难当,用衣袖捂着脸,急忙逃走了。

    楚使从不曾想过,一个人,居然就可以改变一整个国家。

    当楚使赶到邯郸的时候,是由魏无忌来迎接他,又将他带到了赵王的面前。赵王打量着面前这位使者,楚使表现的非常恭敬,他直截了当的将楚国的想法告诉了魏无忌,没有半点的掩饰,这也是黄歇的吩咐,黄歇说:魏无忌是个豪爽的人,他不喜欢别人遮遮掩掩的。

    在楚使将自己的来意告诉了魏无忌与赵王之后,便安静的等待他们的回复,魏无忌看向了赵王,说道:“如今诸国,没有一个国家能够独自对抗秦国,只有联合起来,才能面对暴秦,请您答应楚王,赵国与楚国友好相处,这是秦国所不愿意看到,而两国的贤才们都愿意看到的事情。”

    既然魏无忌都这样说了,那赵王自然是没有反对的道理,他答应了楚使,楚使自己都没有想过,事情会这么的顺利,只是,赵王并不愿意就这样让楚使回去禀告,他要设宴来款待楚使,使者既想早些回去完成自己的使命,又不敢拒绝赵王的好意,两国刚刚答应要结盟,自己就拒绝赵王的邀请,这要是破坏了大事,那他的使命就完不成了。

    这个时代的人,对自己的使命看的非常重,几乎是到了一个偏执的地步,在韩国,刚刚就出现了几起血案,先是穆被赐死,在他死去之后,觉得自己没有能保护住他,明明答应了御史,却没能完成使命的司寇自杀了,在司寇自杀之后,觉得自己害死了穆与司寇的御史肃也自杀了。

    使者还是留下来参加了赵王的宴会,这宴会的规模并不大,只有赵王的几个心腹大臣,如御史赵晖,司寇董成子等人,赵王开心的看着楚使,询问道:“荀子在楚国,过的还好吗?”,楚使急忙回答道:“他过的很好,认真的处理兰陵的政务,又收了很多的弟子进行教导。”

    赵王有些失落,点了点头,又询问道:“寡人听闻楚国的贤才就像是繁星那样的多,不知道到底有哪些贤才呢?”

    使者回答道:“楚国有春申君这样受人尊敬的君子,有景阳,项先这样勇猛的将军...”,他就简单的将楚国的贤才们介绍了一遍,赵王双眼放光,表现得非常激动。

    .........

    秦国的咸阳

    秦王严肃的看着面前的范雎,两人刚刚看完了密探所送来的情报,范雎很是冷静,只是秦王此刻看起来就有些急躁,有些恼怒,秦王愤怒的说道:“楚国已经与魏国,韩国拟定盟约,决定同进共退,抵御外敌,他们这是要联合起来对付秦国啊!!”,范雎笑着摇了摇头,说道:“大王,您说的不对。”

    “哦?”

    “赵国,齐国,不久之后也会参与联盟,这是如今就可以确定的事情。”

    秦王听闻,更加的生气,说道:“五国联合起来准备要讨伐秦国,您怎么看起来一点都不担心呢?”,范雎笑了起来,他说道:“这是黄歇的谋略,楚国想要称霸。”,秦王皱着眉头,还是不太明白,范雎又说道:“当今诸侯都畏惧秦国的强大,坐立不安,惶恐的躲在王宫里,生怕听到秦国进攻的消息。”

    “黄歇想利用这个机会,以楚国为首,与五国联盟,他的目的是要增加楚国的威势,借助五国的手来击败秦国,从而确立楚国的霸主地位,如今的拟盟,只是他谋略的第一步而已。”

    “他知道秦国需要恢复国力,短期内不会发动战争,故而拟定盟约,这样一来,短期内不必与秦国交战,还能让五国的蠢物认为是楚国的庇佑,才让他们避免了战争,以此来增加楚国在诸国心里的地位,为日后以楚国为首的伐秦联军做好准备。”,范雎说着,不由得笑了起来。

    “我们在想着兼并的时候,楚国就在想着称霸,如今我们想要一王天下,而楚国还是在想着称霸...哈哈哈~~”,范雎不屑的笑了起来,说道:“这有什么值得担心的呢?”

    秦王看了他一眼,随即说道:“马服君的言语未曾传到秦国的时候,您也是跟他一般的想法,请您不要轻视我们的对手。”,范雎一愣,方才说道:“我不会轻视他的,我的想法是这样的。”,他顿了顿,方才说道:“楚国的谋略,是建立在秦国短期内不会发动战争的基础上,所以要摧毁同盟,也是非常简单的事情。”

    “请您派出武安君,率领一万精锐的士卒,前往韩国,韩人殴打了我们的使者,侮辱了您,这是我们所不能容忍的,请您给汉王写信,韩王必须要亲自赶到咸阳来,向您请罪,不然,武安君就要灭亡他的国家,俘虏他的子民。”,范雎沉着的说道,秦王若有所思的点着头。

    “可是,若是这样,只怕会让诸侯更加的畏惧秦国,从而让楚国的战略成功,要是五国联军讨伐秦国,寡人担心就是武安君也不能应对这样的情况啊。”,秦王有些担心的询问道。

    范雎说道:“齐国与燕国,是绝对不会出兵秦国的,这一点,我是可以向您立誓的,赵国刚刚经历了大战,国内少青壮,又是秋收的时日,怎么可能为了韩国而发兵呢?至于魏国,魏国没有大将可以统兵,又经历了一次大败,魏王是不敢出兵的,能够救助韩国的,只有楚国。”

    “黄歇一直都在避免秦国与楚国爆发战争,想要通过其他手段来削弱秦国,所以,楚国也不会发兵的。”

    “如果他出兵了,那就更好,趁着诸侯不能帮助他的时候,让武安君帮黄歇和楚王冷静一下。”,范雎说着,眼里满是凶光。

    秦王这才笑了起来,点着头,说道:“寡人这就给韩王写信。”

    咸阳的某一处院落内,白起正在笑着与蒙武讲解着战争里所需要注意的事情,白起并不是一位合格的老师,他给蒙武讲述的兵法,也并不复杂,只是告诉他很简单的事情。他不告诉蒙武如何布阵,却告诉他要迅速的布阵,他也不告诉蒙武要如何判断对方的意图,他只是告诉蒙武,要及时判断出对方的意图。

    这在他人看起来有些糊弄的废话,蒙武却是听的津津有味。他还很认真的将白起的话记录在竹简上,每天翻来覆去的看,他这些时日里,不是在军营里,就是在白起的身边,连家也不回,他的妻天天哭着来找蒙武的父母诉苦,她已经坏了身孕,即将临盆,可是蒙武却不理会她,四处乱跑。

    这是蒙武的第一个孩子,他也很在意,只是,他觉得就是因为孩子的缘故,自己才应该更加努力的学习兵法,最好能通过战争挣来一个封君的位置,让自己的孩子将来能够继承爵位,他偶尔在想,若是个女孩,就取名为善,若是个男孩,就取名为恬,或者毅。

    “请问夜袭要注意的事情。”

    “不要夜袭。”,白起摇着头说道,蒙武一愣,白起随后温和的说道:“行军之前,战斗之前,要计算好时辰,避免夜晚交战,夜晚遭遇袭击,这才是将领所应该要做的事情。若是在夜晚遭受到袭击,要冷静,不能随意的调动士卒,只要能做好防备,先溃败的一定是先袭击的那一方。”

    白起正要再说,忽然有几个武士走进了院落里,他们带来了秦王的王令,要求白起即刻动身,准备讨伐韩国。白起惊讶的站起身来,接过了王令,蒙武也是非常的诧异,怎么忽然就要讨伐韩国了呢?还是要让武安君亲自领兵?对付韩国这样的国家,还需要武安君亲自动手吗?

    蒙武好奇的转过头来,看向了白起,问道:“您能带上我吗?”

    白起兵没有回答,他拿着王令,再抬起头来的时候,脸上已经是变得无比的冷漠,再也看不到平日里的笑容,冰霜一般的脸庞,杀气腾腾的脸,吓得蒙武都后退了几步,不敢靠近,白起朝着使者低着头,冷酷的说道:

    “起领命。”

    蒙武还是如愿以偿的加入到了大军的行列里,秦王临时从咸阳聚集了一批老秦人,他们都是秦国的精锐,是能够在大战的时候担任继承军官的勇士,只是用了不到十天的时间,大军就已经聚集在了咸阳的王宫里,这些经历了近十年操练的精锐武士们,很快就被白起所整编起来,而蒙武也被任命为白起的副将。

    大军从咸阳出发,朝着韩国的方向赶去,这一路上,白起再也不肯与蒙武多说一个字,而蒙武也完全不敢询问,说实在的,他很害怕战争状态下的白起,这个时候的白起会非常的恐怖,曾经有一位随同白起作战多年的将领,他因为一次小的失误,麾下战死的人远超过斩首的名额,故而被白起无情的诛杀。

    正因为这样,没有人再怠慢白起的命令,也没有人敢粗心大意,因为白起从来不顾这些,在很多人的眼里,他都是一个冷冰冰的战争机器,所以有很多的士卒将领敬佩他,可是也畏惧他,并不敢接近他。

    当听闻白起率领秦国大军杀向韩国的时候,韩王再也不能保持他的冷静了,他慌了,他浑身都在颤抖着,无比的惊惧,他慌乱的召集了自己的大臣们,不断的擦着额头上的汗水,放低了姿势,向他们请教击退白起的办法,可是,无论他如何询问,他的大臣都是沉默着,一言不发。

    韩王勃然大怒,他颤抖着质问道:“难道韩国内就没有一个贤人可以为寡人击退白起吗?”

    “有的。”

    “谁??!”

    “中尉穆,司寇娄,还有御史肃。”

    “来人啊!把这厮给寡人拉出去!斩了!!斩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