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67中文网 > 其他小说 > 捡到一只始皇帝 > 第三百九十二章 赵人的马服子
    赵括从熟悉又陌生的床榻上起身,却又情不自禁的愣住了。走出院落,看着这自己长大的地方,赵括心里百感交集,他记得这座院落的每一个角落。他在这里出生长大,脑海里所有美好的回忆,都与这里分不开关系。赵括走在院落里,轻轻抚摸着这里的墙壁,他仿佛能在这里看到幼年时自己的身影。

    赵括就在马服住了下来,每天都陪伴在乡人的身边,听着他们讲述这些时日里的故事,赵括也会将自己几个儿女,乃至是孙子的故事讲给他们,众人忍不住的大笑,他们实在没有想到,当初的马服子,都已经成家,甚至还有了自己的孙子。只是,赵括看起来不太像个大父,无论是魁梧的体格,还是长相。

    岁月从他身边夺走了很多,也没有能拿走太多。

    在马服待了几天之后,赵括就决定要赶往邯郸,他还有很多事情要做,秦国刚刚结束了与赵国的战争,各地的动乱尚且没有平息,需要做的事情非常的多。而这就是赵括发挥自己作用的时候了,无论怎么说,赵人还是很爱他,在所有秦人里,大概只有赵括,能说动这些百姓,让他们接受这一切。

    赵括并不是要欺骗他们,他只是要说出实情,秦国并非像传闻中的那么暴虐,你们一定会过上好的日子。赵括来到邯郸的时候,邯郸戒严已经有一段时间了,当然,看到赵括前来,守城的士卒急忙打开了城池大门,带着他来拜见正在邯郸的蒙武,邯郸街道上空荡荡的,所有的大门都是紧紧关着的。

    没有人敢走出来,道路边上的食肆也没有开门,就像是一座空城。

    蒙武见到赵括,当然很开心,他急忙请赵括坐下来,无奈的说道:“您不知道啊,赵国的百姓,实在是难以治理,到如今,都没有人愿意出门,没有办法重新开市,他们也不愿意外出耕耘,他们难道是想要窝在家里饿死吗?”,蒙武格外郁闷,秦国先前征服韩国和魏国,都不曾出现过这样的情况。

    赵国百姓大多都不敢拿起武器来对抗秦国的官吏和士卒,可是,他们却极其的不配合,官吏前往询问情况,他们保持沉默,让他们去耕作,他们也消极对待...蒙武有些时候,真的是想要让这些人知道什么叫秦律,可是赵括还在赵国,他就不敢如此,他不愿意得罪赵括。

    赵括终于来到邯郸,蒙武就开始了诉苦,他抱怨着赵国的一切,言下之意,就是希望赵括能找出个解决的办法。赵括轻笑了起来,他说道:“赵国与韩魏不同...韩国百姓的生活本就不富裕,后来又经历了严重的灾害,而韩国并不能救济他们,故而当秦国灭亡韩国,救济当地百姓之后,他们很快就忘记故国,愿意成为秦国百姓。”

    “他们一直都在被欺辱,在秦国的治理下,他们不再被欺辱,故而征伐韩国是最容易的。”

    “魏国的情况又有所不同,魏王平日里没有恶行,故而当魏国灭亡之后,百姓们非常的厌恶秦国,可是秦国免掉了他们一年的税赋和徭役...又派出大量的官吏来说服底层百姓,普及律法与一王天下...到如今,魏国也基本成为了秦国的一部分,魏人或许怀念他们的国家,可是他们也很珍惜如今的生活。”

    “赵国长期与秦国作战,战死的士卒大多都死在了秦国的手里,在这里的人,从小就是听着秦国的坏话长大的,他们非常的敌视秦国,哪怕国家覆灭,他们也不愿意归顺秦国。这一方面是因为他们从小所接受的思想,第二点就是他们不知道自己所要面临的是什么,是生,还是死。”

    “想要让赵国也成为秦国的一部分,就只能将希望放在时间上了,等时间抹平了如今的仇恨,等到赵人大量的成为了秦国的官吏...等到他们接受一王天下的思想,让他们享受到统一的福利。”,赵括说着,蒙武认真的听着,随后又问道:“那您的意思,就是等着?什么也不做?”

    “征伐赵国是我们的事情,而一王天下却是秦王的事情,你不必操心,大王自己知道该怎么去做。”,赵括说着,他又站起身来,说道:“不过,我是一个赵人...我还是要做点什么,减少一些仇恨。”,蒙武并不知道赵括想要干什么,他也没有多问,咸阳也该派出官吏来接手了。

    如今在赵国的官吏,大多都是秦国出征的士卒,按着爵位暂时来担任各地的官吏。

    赵括先是去拜访艺的母亲,他来到许公的家,这里看起来非常的破旧,赵括敲响了大门,很快,艺的母亲颤颤巍巍的打开了门,看着门外陌生的人,她问道:“您要找谁?”,赵括嘴唇颤抖着,缓缓说道:“母亲,是我,赵括。”,艺的母亲呆愣住了,她看了许久,终于认出了女婿。

    她哭了起来,赵括扶着她,走进了院落内,许历早已逝世,而艺母则孤身一人,在这里麻木的活着,她之所以还在坚持,就是为了等到自己的女儿,等到自己的孙子...赵括让她坐下来,这才讲起了艺的情况,说起了嬴政的儿子...艺母流着泪,时不时的点着头,赵括答应她,一定会让艺早些来看望她。

    在拜见了岳母后,赵括没有离开邯郸,他从邯郸王宫外开始,找负责当地的暂时官吏,要求这些官吏将治下的百姓叫出来。当士卒们带着这些不情愿的百姓来到赵括身边的时候,赵括就站在街道上,看着这些人,开始了自己的讲话。

    “我是赵括...二三子无碍?”

    “自从诸侯割据,战争以及持续了几百年,连年的战争,杀死了太多的人,有的是战死的,有的是被逼死的,到了如今,还有很多人饿死,冻死,这是为什么呢?这都是因为战争的缘故啊,战争还在继续,二三子就无法安心的耕作,无法陪伴自己的家人...如今秦国所想要做的,就是结束战争。”

    “一王天下之时,将不会再有战争,所有人都可以安心的在自己的家里,做自己想要做的事情...不会再有沉重的赋,不必再去修建长城宫殿,不必再缴纳一年全部的收成...不必再送家人前往战场....”

    赵括认真的说着,他也不知道,自己到底说服了多少人,赵括在讲完之后,便让官吏们将这些百姓带走,自己继续前往下一个地方,就这样,通过了六天,赵括终于是走遍了邯郸之内的所有街道,并且将自己的想法一遍遍的告诉了他们。

    看着这一切,蒙武都有些心疼。

    在这期间,赵括收获了祝福,诅咒,感激,辱骂。可赵括还是坚持了下来,他完成了邯郸的事情后,便朝着下一个地方,列人的方向前进。

    蒙武挡在他的马车前,说道:“武成侯啊,赵国的百姓,足足有数百万,您要这样一路说服,那要耗费多长的时间啊?还是等官吏到齐之后,让他们来说吧。”,赵括摇了摇头,他告诉蒙武,赵国其实并不大。

    就这样,赵括离开邯郸,前往赵国的各个城池,每到一个城池,他总是让地方官吏召集百姓,然后再告诉他们对秦国的误解,以及一王天下的世界。

    而在此刻,蒙武惊讶的发现,邯郸之内的市,再次出现了商贩,也有百姓拿着农具,前往耕地里耕耘。

    蒙武不由得感慨,赵括在赵国的影响力,实在是太可怕了。

    可是蒙武他并不惊讶,因为他知道,赵括完全配得上这样的尊重。

    在赵国覆灭后,秦王与群臣商谈对赵国的治理办法,当然还是老三套,免除一年的徭役税赋,派遣官吏来进行普法教育,哈有最重要的,迁徙贵族。底层的百姓,对自己的国家并没有太多的认同感,而有认同感,愿意赴死的,大多还是贵族,以及那些不满秦国统治的职业从事者。

    吕不韦将赵国分为太原郡,云中郡,雁门郡,代郡,邯郸郡,以及巨鹿郡...此刻秦国的官吏真的是严重的不足,甚至连县一级都没有办法补全,更别提说最基层的那些位置了,而秦国向来重视基层,秦王有些生气,原先以官吏繁多的闻名的秦国,到了今天,怎么能出现如此大的空缺呢?

    秦王便让李斯来负责学室的时候,在韩,魏,赵八十多座县城设立学室,招收更多的当地人进入学室,学习律法,然后再派遣到地方来担任官职,而上层的官职,只能是老秦人来了,倒不是因为不信任,中上层的职位是需要相应的爵位才能担任的,这爵位不是说你进了学室就能得到的,还得立下战功才行。

    这次出征的秦**官,大多都能得到地方上的官位了...秦王原本还想要修建道路,可是在吕不韦的建议下,秦王暂时的打消了这个想法。秦国在短期内,估计是没有办法再出兵他国了,这一次的收获太大,秦国想要消化掉,难度也大。秦王倒是不急,在与群臣商谈好了赵国的事情,以及几个郡县的官吏人选之后,秦王疲惫的返回后殿。

    他拿出了赵括所写给他的书信,认真的读了起来。

    正读着书信,忽然,嬴政感觉到有人在挠自己的后脖颈,嬴政回过头来,就看到扶苏的小手,不知什么时候,茗抱着小家伙来到了这里,小家伙正伸出手来,朝着嬴政的方向扑着,嬴政大笑,从她手里接过小家伙,小家伙舒舒服服的躺在父亲的怀里,发出些意义不明的咿呀声。

    “看您笑得这么开心?是有什么好消息吗?”

    “是父亲的信,父亲说去了一次马服,还说马服的乡人都非常的思念寡人...他想让康带着大母和母亲去一趟马服...”,嬴政说着,回忆着从前,说道:“寡人在马服还有不少的朋友呢...寡人也很想去马服啊...”,茗笑了笑,说道:“康刚刚成婚,只怕是不愿意离开咸阳的...不如,您就装作是康,带着大母他们去马服?”

    嬴政有些意动,他思索了片刻,方才笑着说道:“寡人想要去马服,何必要伪装呢?谁敢说不行呢?”,他顿了顿,又说道:“只是刚刚收复赵国,还有很多的事情要做...若是寡人离开...”,嬴政迟疑了许久,忽然起身说道:“算了,咸阳与邯郸又不远,暂时将政务交给丞相来操办吧。”

    他抱起了小家伙,在他的脸上亲了一口,说道:“我们要去马服了!你父亲出生的地方,你开心吗?!”

    小家伙只是笑着挥舞着双手,好奇的看着父亲。

    次日,嬴政就以巡视赵国的名义,离开了咸阳,他坐着很大的马车,吕不韦担心他的安全,特意安排了四千士卒来保护嬴政的安全,嬴政带上了母亲,大母,善,让他没有想到的是,赵康居然也主动要求一同前往。在士卒们的簇拥下,马车浩浩荡荡的朝着邯郸前往,嬴政禁止道路上的官吏接待自己。

    他不想要耽误地方的事情,若是一路弄得鸡犬不宁,只怕赶到邯郸后,父亲会当面来训斥自己。

    赵母非常的激动,当嬴政告诉她,要带她去马服的时候,她呆愣了许久,这才开心的点着头,笑了起来。而艺同样如此,因为她的父母,也在邯郸,她已经有很多年没有见到母亲了。善蹦蹦跳跳的跟随在母亲的身边,她从小听着马服的故事长大,心里对马服也有些好奇。

    嬴政坐在马车上,看着一旁的王后,忍不住的说起了自己年幼时的故事。

    嬴政的童年是非常幸福的,与赵括一样,他所能想起的最快乐的岁月,都是在马服发生的。嬴政说起小时候母亲曾给自己做的盔甲,说起杜给自己做的战车,说起了戈,平公对自己的爱护...他高兴的对茗说:“马服子要回家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