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67中文网 > 其他小说 > 捡到一只始皇帝 > 第四百八十四章 你想比一下国力吗?
    赵康一声令下,秦朝的三路大军依次展开了进攻。在百越之中,除却西瓯的兄弟俩,没有人看得上这支来自他乡的军队,百越平日里有纷争,并不和睦,彼此存在着很大的矛盾。在赵康发动了进攻的时候,百越内部甚至还在打仗。最先与敌人交战的是王贲所率领的第一路大军,他的目标主要是攻打东瓯和闽越。

    在百越之中,这里算是少有的富饶地区,楚国与百越相处的也并不是那么愉快,楚国也发动过很多次对百越的战争,双方在这里大战,其中最多交战的就是王贲所讨伐的东瓯和闽越这两个地区,楚国曾经有一位屡战屡败却格外顽强的将军,那位唤作景阳。虽然他一生都没有能击败前来攻打楚国的敌人,可是他先后抗住了白起,蒙骜,赵括等人的进攻。

    因为多年的军事经验,项燕在他面前都显得有些不够看,而这位将军,就是战死在了这里,他是被东瓯人的毒箭所射杀的,楚国内部叛乱,贵族勾结外部的越人,企图扩大影响,项燕击败了越人的联军,自己也受伤中毒,可他在临死之前,最后的上书,却是劝说楚王不要急着为自己复仇,秦国才是最大的敌人。

    或许是因为多年与楚国的战争推动了这里与中原地区的联系,这里的蛮荒程度比起其他地区要低得多,这里可以住人,而且这里还有道路,尽管不是秦国那种的道路,却也能让骑兵和战车勉强通过,加上这里还有简陋的木头城池,以及房屋,故而战争就方便了很多,王贲带着三万精锐,很快就在一处山林的出口遇到了东瓯人的伏击。

    这是东瓯人一贯的套路,在面对楚国的时候,他们就是如此,在险要的路口设下埋伏,再忽然袭击,重创自己的敌人,若是敌人因为袭击而溃败,那就趁势进行追杀,若是敌人要发动反攻,那就干脆躲起来,趁着山林的保护来避开敌人,他们用这样的办法,使得楚国的军队苦不堪言,他们本以为,这次的战争也是那样。

    只是,他们没有想到,秦国的军队与楚国的军队是不一样的,而秦国的精锐跟楚国的军队就更加不一样了,早在他们没有开始袭击的时候,受过专业训练的秦国斥候就已经大致发现了前方的伏击,王贲在得知消息之后,即刻安排自己的两位都尉各自带着万人的军队悄悄离开,从两旁进行包围。

    而自己则是带着军队故意走进敌人的伏击之中,东瓯人猛地从两旁的高处杀出,他们怪吼着,刚刚拿出了手中的武器,秦人就已经瞄准他们开始反击了,王贲早就吩咐好他们做好战斗的准备,他们心知肚明,早已做好准备,当敌人出现的那一刻,他们不假思索的进行反击。

    东瓯人刚刚抬起头来,就遭遇了“漫天飞羽”,这与他们所想的不同,因为受到伏击的人第一反应都是惊慌失措,可是面前这些人的反击速度却比自己还快,秦国最不缺的就是弓弩,这些时日里,随着墨家的发展,秦国的兵工技术也得到了进一步的发展,弓箭与弩箭的威力越来越大,速度射程精准度等都在直线上升。

    当双方接触的那一刻,全副武装,被操练到了骨子里的北军,一顿射杀,箭矢如雨点那般的落在两旁,没有片刻的间断,东瓯人成片的倒下,齐刷刷的,就像是割麦子一样,周围那些敢探出头的敌人全部倒下,而箭矢却没有要停下来的意思,同时,王贲组织其余士卒在箭矢的掩护下发动进攻。

    从接触到溃败,可怜的东瓯人连一支箭都没有能射出来,就被秦人无情的收割,当他们惊惧的准备逃离这里的时候,从两旁忽然冲出了秦国的其余军队,在这里,弓弩施展不开,战斗变成了近距离的血战,而每天能吃到肉食的北军将士面对常常饿肚子的东瓯人,从体力上来说,双方的差距是非常大的。

    北军将士愤怒的挥戈,甚至能将面前敌人的头颅直接砍飞....东瓯人哪里见过这样的军队,在厮杀之中,王贲亲自带队追击,取得了第一次战役的胜利,东瓯人的军队只有一万多人,王贲一次就杀掉了**千人,其余人逃进深林之中,不见了踪影,而王贲也没有下令再去追击,他一方面收拾战场,一方面准备继续出击。

    只是第一次的交手,东瓯就被打废了,当消息传开之后,各地的越人方才惊醒,他们终于意识到,这次的敌人似乎与从前有些不同,王贲继续进攻,而接下来的战斗,就没有人再敢前来送人头,越人不敢聚集在一起,只是通过骚扰的方式来进攻王贲,赵康给他下达命令,要求北军以千人为单位,小规模的与敌人作战。

    北军组织度很高,哪怕是千人作战,也是能发挥出强大的战斗力。

    王贲继续自己的进攻,沿路攻破了一个又一个的城寨,战功赫赫,与此同时,赵康也是采取了化整为零的办法来进攻,赵康的主要进攻目标是东越部落,只是,与王贲所面临的情况不同,赵康要继续南下许久,才能遇到自己的敌人,而继续南下之后,赵括的士卒出现了减员的情况。

    北军中的士卒大多都是北人,他们根本无法忍受这里的气候环境,这里高温潮湿的环境,很快就诞生了疾病,还没有正式与敌人交手,就有士卒因为疾病而死去,这让赵康非常的心痛,这些北军可都是秦国的心血啊,哪怕是战死一个,都让人心疼,何况是这样无意义的死去呢?

    除却士卒不习惯这里的环境之外,前进也变成了一件非常困难的事情,因为山林的缘故,无论是运输粮草,还是前往进攻,都是非常不容易的,处处都是山林,这里总是在下雨,那种雨水沾染在身上,让人非常的难受。同时,这里没有道路,没有城池,越人躲藏在山林里,没有固定居所,想要攻打他们,只能在山里找他们的身影。

    赵康从前与越人交战,是在越人主动出击,或者是在平原地区遭遇的情况下,他并没有见过这样的山林,茂密的树林阻挡着道路,而连绵的丘陵又让人绝望...在这样的情况下,赵康只能是等着后续的民夫前来,开辟道路,同时,他在各地留下了后续的民夫来作为支援点,一点点的扩大秦国在山林之中的势力范围,想要减少越人的生存空间。

    可是越人非常的熟悉这里的山川沼泽树林,他们四处躲藏起来,赵康几乎没有能得到什么战功,暴躁的他一度想要焚烧这里的山林,却又忍住了。而比赵康更要惨的,大概就是第三路的屠睢。若是说王贲的进攻难度是简单,而赵康的是中等,那屠睢的大概就是困难了。

    屠睢要攻打的南粤和西瓯比起赵康的进攻地区还要靠南,这就导致屠睢需要深入敌境,他所需要的粮食根本不能按时的送到他的手里,不只是粮食,他要前进也成为了一个大问题,麾下的将士们无法忍受这样恶劣的气候,气候与地形成为了最大的杀手,很多精锐的北军将士白白的死在了这里。

    作为总指挥的赵康,必须要想出办法来解决这些问题,意识到这里进军的难度之后,赵康忽然冷静了下来,赵康并不愚蠢,作为马服君的嫡子,作为跟王翦,李牧这些人打过交道的年轻辈里排第一的将军,他并没有因为暂时的失利而被冲昏头,没有焚烧山林,也没有全力进攻。

    哪怕是在这样的劣势下,秦国还是消灭了数个百越部落,在正面战场,这些部落民完全不是秦**队的对手,可是赵康却忽然下令,要求三路军队停止继续进攻。赵康的命令,让屠睢和王贲都有些惊讶,他们并不知道,主将为什么要下达这样的命令。赵康皱着眉头,他不能再忍受北军将士如此无意义的死去。

    北军对秦国意味着一切,若是北军折损在这里,秦国就会遭遇巨大的动摇,这并非是解决了百越问题就可以挽回的,赵康要求各路军队退出深山,驻扎在附近的平原地区,同时,赵康要求后方的民夫上前,他令楚地的太守们派人在被征服的地区修建道路,修建临时的城池,挖掘运河。

    屠睢和王贲立刻明白了赵康的意思,赵康要将这次的突袭战变成一次持久战,赵康不急着要直接攻打百越,他要一点点的蚕食,通过楚地的百姓,来修建出道路和水渠,解决粮食供应问题,同时,要在这里修建一些城池,要一口一口的吃掉这里。如果不是常备军队,那攻打这里秦国大概要组织几十万军队,持久战耗费会非常的巨大。

    可是对如今的秦国而言,养活北军并非是难题,赵康完全可以长期在这里与越人对峙,在后方正在动工修建道路驿站等建筑的同时,赵康还希望能够让这些来自北方的士卒渐渐的适应这里,让他们同时熟悉在山地作战的办法...赵康看出,山地作战与平原作战并非是一样的事情。

    赵康的忽然停步,让惊惧的百越部落松了一口气,先前秦**队的一系列进攻,真的是打的百越措手不及,要不是因为这里的气候与地形,只怕他们都灭亡了,他们发动的几次反击,都被赵康的军队打的全军覆灭,赵康是巴不得他们来找自己血战,而他们给敌人带去的损失,还不如气候所造成的死亡。

    这一切,都让百越不再小看自己的敌人,他们是真的怕了,尤其是当王贲灭亡了两个大部落后,仅剩下的几个部落逃进了山里,他们想起了当初译吁宋所提出的联盟的想法,急忙派人来找到译吁宋,请求缔结联盟,共同对付强大的敌人。等到这些使者来找译吁宋的时候,众人都劝说他答应,译吁宋却摇着头拒绝了。

    他无奈的对这些使者们说:“还是请各位回去吧,联盟的事情就不要再说了!”

    使者们非常的惊讶,包括译吁宋的弟弟,大臣们都是如此,急忙问道:“您当初说只有百越联合起来,才能击退敌人,可是如今为什么要拒绝联盟呢?”

    “若是要形成联军,就必须要听从一个人的号令,所有的部落犹如一个国家,才能发挥出自己的所有力量,若是各自怀着别的想法,看着盟友死去而不听君令,对盟主的提议有怀疑,这样的联盟又有什么作用呢?”

    当使者们返回自己的首领身边时,首领们大概也明白了译吁宋的想法,可是他们也没有别的办法,译吁宋的势力本来就是各部落里最强大的,加上他的个人魅力,若是让他来担任盟主,听从他的想法,倒也不是不能接受,反正这种联盟只能持续到战争结束,等到敌人撤退,联盟就要终结,若是敌人没有撤退将自己击败了,那盟主又有什么意义呢?

    众人再次派出使者,愿意听从译吁宋的命令,直到这一刻,译吁宋终于同意,并且组建了百越的联军,由他来担任君王,统率百越的军队来对付秦国的军队。在此刻,赵康停止了进攻,可是他们还在修建道路,驿站,民居,城池,其他部落首领都松了一口气,唯独译吁宋,却显得有些焦急。

    这是他第一次如此焦急,他明白,秦人这是一定要灭亡百越,为此不惜与自己拉开持久战,想要一步一步的蚕食,这比忽然的进攻要更加的可怕,秦人的主将居然有这样的耐心。译吁宋思索了许久,最终决定要骚扰敌人,让敌人没有机会来完成自己的战略,要拖垮敌人,让敌人放弃这样的念头。

    于是乎,译吁宋发出的第一道命令,就是骚扰敌人,破坏他们修建的基础设施,打断他们的工程,他将军队分散开,让他们躲藏在山林里,趁机出击,却不许他们与秦人正面交战,放个火,杀几个民夫,然后就可以逃了,主要目的就是拖延敌人的时间。赵康很快就明白了敌人的用意。

    敌人躲藏在山林里,时不时的对赵康进行骚扰,对此,赵康早有部署,赵康派人前往百越,找到各部的首领,并且许诺,只要能投降秦国,就可以不杀死他们,可以给与他们爵位,可以让他们继续保持如今的地位与富贵。赵康显然是想要分化联盟,离间他们,拉一部分,打一部分。

    只是,赵康所派出的使者,全部被杀,百越大部落之中,居然没有一个部落愿意投降。

    既然分化不管用,那赵康就只能耐着性子跟敌人来拼一下国力了。

    ps:“而越人皆入丛薄中与禽兽处,莫肯为秦虏”,百越各部落负隅顽抗,宁愿与禽兽野兽待在一起也不愿意投降,死战到了最后。所以某人书里分化百越人的手段可能不太靠谱。百越内部有过节,可是真正面对强敌的时候,还是能一致对外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