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67中文网 > 其他小说 > 捡到一只始皇帝 > 第一百二十八章 驱逐出境
    白起向来喜欢安排好每一步方才行动。

    他击溃廉颇,进入赵地的时候,并没有携带全部主力一同出击,在上党各地,秦国还拥有一批主力精锐。而在赵地,白起的士卒只有二十多万人,王龁的偏师,拥有十万精锐,白起在意识到这十万人可能面临危险的时候,他就想好了摆脱廉颇与魏无忌的办法,前来支援。

    折损十万人的精锐,哪怕是对于秦国而言,都是伤筋动骨的大事,而且,若是偏师覆灭,那白起就要独自面对赵括,廉颇,魏无忌三部,赵魏联军会在人数上占据压倒性的优势,尤其是这三位将领都不是什么庸才。他需要足够的人数来听从自己的调遣,他要击败这三个敌人。

    他通过与蒙骜的换防,一个魏无忌与廉颇之间的时间差,成功的摆脱了他们两人,赶到了武安。只是,他到来的时候,是一个非常尴尬的时间点,若是他能早来一些时日,他或许能与王龁夹击赵军,他看得出,赵括的左右翼的将领,缺点都是非常的明显,两人合力,绝对是能够击溃这支赵国主力的。

    当他赶来的时候,王龁部已经被打残,他们被围困在武安之外,交战三天,伤亡惨重,最重要的是,军心动摇,似乎已经绝望了。而卑鄙的赵括又直接打开了包围圈,驱赶这些绝望的士卒们来阻拦白起大军的冲锋,等白起安置好溃兵的时候,赵括已经开始试探着出击了。

    白起在此时认为,赵国主力经历了几天的恶战,是疲惫之师,自己的士卒们虽赶路,但是并没有遭遇到战事,是可以一战的。

    可是,赵军展现出了一种惊人的斗志,白起从未在赵人身上看过这样的顽强意志,原先的赵国大军,面对悍不畏死的秦人大军,几轮箭矢下去,即刻落荒而逃。如今白起的大军从两个方向突围,赵括自然是不会放过这样的好机会,全力追击,只是,白起早在现身之后,就做好了准备。

    首先,他将自己的后勤部队安排在了不远处的一处密林之中。

    而他现身的时间,也是他精心挑选出来的,白起在有信心全歼敌人的时候,通常会选择在清晨与敌人交战,而没有这个信心,仅仅是试探性进攻的时候,则是会选择傍晚,因为深夜,是战争的天敌。士卒们之中,有非常多的人,在入夜之后就什么都看不到,完全成为瞎子,哪怕点着篝火,也是如此。

    这就是白起的可怕之处,他能把一切都当作是自己的士卒,在他的眼里,什么都是战争。

    故而,在远处的密林内传出秦人的战鼓呐喊,而天色又渐渐昏暗的时候,赵括下令,停止对白起的追击,士卒们无法在夜里进行追击,他也担心,自己会遇到白起的伏击。赵国的将领们急忙收拢士卒,而赵括也是急忙安排人救治战场上的伤兵,赵括吩咐好了这些,就让士卒们返回武安城休息。

    赵括急匆匆的走进了院落内,大老远的就能听到狄杀猪般的叫声,听到狄还能如此有力气的吼叫,赵括算是送了一口气,狄躺在床榻上,而赵傅就坐在一旁,正在往他的后背上抹着什么,看到赵括走了进来,赵傅正要行礼,赵括却是摇了摇头,直接坐在了一旁,问道:“狄怎么样了?”

    “他披了两层甲,只是破了些皮,并无大碍。”,赵傅无奈的摇着头,他堂堂平原君的门客,战场上的勇士,如今愣是成为了赵括身边的“医学圣手”,战场上杀完敌人,还要回来救人,赵傅也只能感慨世事无常,他这前三十年都不曾想过有一天自己竟会在医学上拥有如此造诣。

    赵傅如今所涂抹的,是一种可以止血的草药。

    狄抬起头来,看着赵括,笑着问道:“少君,我们什么时候回家啊?”

    赵傅冷哼了一声,说道:“怎么,还没有成亲,就开始思念家乡了?”

    赵括看着他,笑着说道:“您还是不懂狄啊,狄这急着想要将战场上他英勇救将的故事说给乡人们听啊。”,赵括正在说着,就看到一个老头急匆匆的闯进了院落里,“狄!”,“狄!!”,来人是戈,戈身上的血迹还没有擦拭,他的声音有些发颤,踉踉跄跄的闯进了院落内。

    那一刻,狄忽然就将头放下,紧紧的闭上了双眼。

    戈走进了屋内,看着床榻上一动不动的狄,赵括清楚的看到,老头的双眼通红,他走到了狄的身边,看了一眼赵括,又看了看赵傅,嘴唇颤抖着,许久说不出话来,一滴眼泪从眼角掉落,迅速在他血迹斑斑的脸上留下了一个显眼的白痕,赵括皱着眉头,一掌打在了狄的头上。

    “哎~~”,狄吃痛,急忙抬起头来,有些恼怒的质问道:“少君,我受了伤,您还打我!”

    看到狄抬起头来,戈勃然大怒,愤怒的骂道:“你这蛮夷,怎么还没有死?!”

    ........

    赵括并没有在狄这里待太久,他要处理的事情还有很多。

    武安城内,伤兵们还在痛苦的呻吟着,赵括并不是医生,他知道消毒这个事,可是他不知道如何进行消毒,酒精似乎可以?可是那些甚至都燃烧不起来的酒,真的可以麽?高温似乎也可以?赵括还是没有急着去用酒泼这些伤兵,他找来医师,与他们商谈用来取箭矢的刀能不能先用火烧一烧。

    他告诉医师,这是自己从古籍上所看到的知识,或许有用,另外,他告诉医者,可以用清水来擦拭伤口,医者本身最好也要沐浴,当然,这也是从古籍上看到的知识。

    赵国与秦国的差距体现在哪里?

    秦国的部队里有专门的军医,负责处置伤兵,预防瘟疫。赵国的部队里,并没有专业的医者,赵国的伤兵,通常是要从征召的士卒里找出一些会医术的人来进行救治,另外就是巫,通过跳舞和祝福的办法,来让伤兵们痊愈。赵括一般都是不愿意来伤兵这里的,他是个善良的人,每次看到这些垂死挣扎的人,他的心里总是非常的难过。

    那些被长矛刺穿,或者被砍伤,乃至是被踩伤的人,除非是要害受伤,否则是很难死去的,他们通常会痛苦的挣扎许久,医者们没有办法救下他们,只能看着他们承受莫大的痛苦,哀嚎着,乞求同僚能够帮助自己,让自己快点去死,别再让自己如此的痛苦,整整一夜,赵括都是在帮着处置这些伤兵。

    对于那些即将要逝世的人,赵括会告诉他:自己一定照顾好他的家人。

    而对于那些还在被抢救的人,赵括会告诉他:您一定可以活下来,我会为您祝福。

    人生百态,似乎能在伤兵之中看的最为清楚,有哭嚎着只求一死,有嘲笑着那些同僚安然赴死的,有神情奔溃请求赵括救救自己的,有诅咒一切谩骂所有的,更多的,还是那些无力的躺在病榻上,念叨着家人的名字的。凌晨的时候,疲惫不堪的赵括方才离开了聚集着伤兵的东城。

    细心谨慎的田约,派遣了不少骑士,探查秦人的消息。

    而李牧,他变得非常沉默,这个高傲的年轻人,认为是自己的过错导致白起逃走,他无比的自责,整整一夜,他都是站在城墙上,望着远处,一言不发,不肯休息,赵括在城墙上找到了他。走到他的身边,赵括长叹了一声,看了看城外那根本没有办法洗刷干净的血色,说道:“您知道勾践这个人麽?”

    “我知道。”

    “当初,越王被吴王所击败,越王服侍了吴王三年,放牛牧羊,受尽屈辱,回国后,他发誓要复仇,他怕自己会贪图舒适的生活,消磨了报仇的志向,晚上枕着兵器,睡在稻草堆上,他还在房里挂了一只苦胆,每天早上起来后就尝尝苦胆,按着他的命令,每一天,门外的士卒都会问他:您忘了三年的耻辱了吗?”

    “他亲自到田里与农夫一起干活,他的妻也是纺线织布,过了十年,越国强大了起来,打败了吴国。”

    赵括说着,方才询问道:“您所遭受的耻辱,要超过勾践所遭受的麽?”

    “并没有。”

    “您的敌人要比勾践的敌人更加的强大,地位更高吗?”

    “也不是。”

    “那您为什么不效仿勾践,发奋图强,厉兵秣马,向白起复仇,而是独自站在这城墙上,自怨自艾呢?”

    李牧低下头来,握紧了双拳,坚定的看着赵括,他说道:“我一定会击败白起。”,赵括笑了笑,这才离开了这里,田约所派遣的斥候,回来了不少,赵括需要知道白起最新的动向,按着斥候的禀告,白起似乎是在朝着丹水的方向撤退,赵括在长子和路城都留下了守城的士卒,根本不担心白起会强攻。

    他先是派遣士卒们去联系廉颇与魏无忌,方才继续在这里休整,士卒们经历了一次大战,需要休整。

    这场战役,赵括也不知道,是否能算作一次胜利,双方大战,赵括初次指挥了超过十万人的军队,加上武安城,以及长城的驻军,赵括足足有十八万士卒,而在白起这边,加上王龁的偏师,总兵力是在十四万。最先是与王龁的交战,整整三天的厮杀,王龁的九万将士,在武安城外丢下了近四万人的尸体。

    而同样的,他也狠狠从赵括身上咬下了一大块肉,赵军的伤亡超过了三万,与秦人不相上下。

    随后就是以十五万的将士,对战白起以及王龁的溃兵,足足有十万人。

    这次的大战,交战时间并不长,可是战况意外的惨烈。

    双方各自再丢下了三四万人的尸体,白起带着残余的六万多士卒撤离了战场,而赵括这里,带着十万多的可战之卒进行休整,双方的伤亡,是持平的,这并不是预料中的大胜,最多能算个惨胜,武安城,成为了一个巨大的坟墓,双方有超过十万人死在这里,赵括的士卒们不休不眠的掩埋了一天,也没有能让这些士卒们全部入土。

    在这十几万人的背后,可能就是一百万个流泪的亲人。

    当司马尚来禀告伤亡情况的时候,赵括呆愣了许久。

    如此休整了四天,斥候带回了廉颇的书信。

    廉颇在书信里,详细的说明了白起之所以出现在武安城的原因,另外,他还告诉了他与秦将蒙骜的交战经过,蒙骜与两人纠缠了许久,前些日子,似乎是接到了什么命令,急忙撤离了战场,从中牟传来的急报里发现,他是朝着丹水方向赶去的,另外,就是恭贺赵括的胜利。

    胜利?

    赵括看着手中的竹简,久久没有言语。

    休整了几天的将士们,再次出发,目标是丹水,而驻扎在伯阳的廉颇,同时也是出兵,他要先到中牟,再转去丹水。哪怕是击退了白起一次,可赵括还是不敢大意,一路山,他都是谨慎行军,斥候不断的出现在各地,打探最新的情况,赵括一路推进,偶尔遭遇秦人的溃兵,俘虏不少。

    看来,白起也并没有成功的带着所有人撤离。

    赵括的主力大军在靠近丹水的一处平原,正式与廉颇等人合兵。

    双方在分许久之后合兵,这些将士里,有同乡的,甚至还有同室的父子,兄弟,只是廉颇担心白起的袭击,不许将士们随意的走动,故而,廉颇的军队驻扎在一旁的时候,双方的将士都是在营帐内探出头来,彼此喊话,询问自己亲人的安危,而廉颇却是带着公子无忌,诸多将领,朝着赵括的营寨走去。

    赵括也是带着田约,李牧等将领,以及自己的门客,前往迎接。

    两伙人在路中相遇,廉颇将军看起来非常的兴奋,看到赵括的第一眼,他就是笑着,急忙走上去,一把抓住了赵括的双手,廉颇将军经历了这样险恶的战事,可是看起来没有半点的疲惫,声音依旧响亮,“我知道马服君可以击败白起,可是没有想到,您能如此迅速的击败他啊!!”

    赵括笑了笑,并没有多说战事,只是询问廉颇的身体是否还健康。

    廉颇与他聊着,魏无忌就在一旁打量着这位久闻其名的马服君,他当初还在信陵的时候,就常常听到关于马服君的各种传闻,说他是个仁义,爱士的人,他的名望很快就媲美平原君,成为了赵国的贤人,后来,他的门客前来寻找自己,魏无忌对于马服君方才有了些好奇。

    在战争中,他又看到了马服君的才能。

    如今,他真正的看到了真实的马服君。

    这是一个英俊的青年,笑起来非常的好看,只是,他的眉宇之间总是有股悲痛,眼神里没有击败白起的那种喜悦或者得意,只有一抹悲伤,这是一个忧心忡忡,深陷痛苦无法自拔的年轻人。廉颇终于是将赵括带到了魏无忌的面前,赵括也看向了这位魏国有名的贤人。

    信陵君要比他年长一些,并没有所谓公子的贵气,却有着一股游侠般的豪气,两人行礼拜见,魏无忌这才笑着说道:“我来到赵国之后,每天都从他人的口中听着您的贤名,今日有机会与您相见,才知道他们并没有说谎。”,赵括谦逊的摇了摇头,又恭维了魏无忌几句,这才带着他们走回了营寨。

    刚刚进了营帐,廉颇甚至还没有来得及询问战况,赵括便开口说道:“如今是白起最为虚弱的时候,他麾下几支大军,都是刚刚经历了惨败和急行军,正好趁着这个机会,将他赶出丹水,逼回上党。”

    廉颇迟疑了片刻,方才说道:“我觉得,应该将他的大军覆灭在赵地,若是让他回了上党,反而没有办法再击败他了。”

    “现在是可以播种的季节...战事不能再拖延。”

    “执意消灭白起的大军,且不提我们会死伤多少的士卒,就是国内的百姓,又该怎么生活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