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67中文网 > 其他小说 > 捡到一只始皇帝 > 第一百六十五章 鬼才韩然
    若是说在进入王宫之前,赵括还没有明白项先的意思,那在见到韩王之后,他就有些明白了。韩王看到面前的赵括,眼里有些惊讶,甚至是不悦,他皱着眉头,盯着自己身边的项先,项先完全不在意韩王那凌厉的目光,甚至,他对这位韩王也算不上太恭敬,完全没有在君王面前应有的拘束。

    而赵括,就只是打量着面前的韩王,完全不明白韩王到底是什么意思。

    韩王只是盯了项先片刻,便立刻看向了赵括,脸上终于出现了笑容,“寡人早已听闻马服君的大名....请您入座。”,赵括也不客气,直接坐在了韩王的身边,赵括的弟子们,只有少数几个人站在了赵括的身后,门客也跟着赵国士卒去休息了,赵括刚刚坐下来,还没有来得及开口,就看到一位文士急急忙忙的冲了进来。

    韩王看着他,似乎更加不开心,不过没有当面训斥,让他也坐了下来,这位文士朝着赵括俯身长拜,方才说道:“平见过马服君。”,赵括回力拜见,这才明白面前这位就是韩国的国相张平,张平的年纪其实并不大,只是,或许是因为疲惫,他的神色看起来不太好,有一股与年纪不匹配的颓废。

    张平就坐在赵括的对面,项先的身边,他似乎是有些担忧,脸上满是愁苦,莫名的让人心生怜悯,项先对他的态度倒是很和蔼,在他坐下来之后,就跟他低声交谈了起来,不等韩王开口,赵括急忙对他说道:“韩君,我有一件事要与您商谈。”,韩王一愣,方才笑着说道:“请您说吧。”

    “如今秦人尚且没有出动援兵,韩国境内,只有白起不到一万人的军队,我可以与项先将军出城征讨,将白起赶回秦国,我前来的时候,看到了韩国各地的情况,韩国的百姓失去了粮食,没有办法生活,甚至要通过吃土,啃草的办法来存活,请您准备好粮食,援救各地的百姓...”

    韩王点了点头,笑着说道:“您说的很有道理,可是...您长途跋涉的赶到韩国,也该休息几天...”

    “韩君,这件事不能再耽误了,百姓们要活不下去了...”

    “唔...”,韩王点着头,却并没有回答,他看向张平,说道:“请您准备好宴席,寡人要款待马服君。”,赵括急忙站起身来,说道:“韩君?您的百姓正在受苦,他们在等着您的救援,宴席的事情,是否能在驱逐了秦人之后再进行呢?我在道路上,已经安葬了很多位韩人...”

    “唔...”

    韩王意味深长的看了马服君一眼,方才看向了张平,询问道:“您觉得呢?”,张平看着皱紧了眉头,开始愤怒起来的赵括,急忙说道:“臣这就去准备粮草,救济各地的百姓。”,韩王面色不悦,又看着赵括,认真的说道:“赵王能派您来救助韩国,寡人是非常开心的,可是,白起这个人,是不能小看的。”

    “寡人担心,您若是在韩国遭到了不测,会使得韩国又多了一位对手...”,韩王认真的说道,他长叹了一声,又看了看项先,询问道:“难道您就不能独自去击破白起吗?”,项先一愣,看了一眼赵括,却很坦荡的摇了摇头,说道:“我不是白起的对手。”

    赵括坐在韩王的身边,皱着眉头,他是真的不知道韩王到底想要做什么,他猛地站起身来,身后的弟子们也跟着起身,他看着韩王,认真的说道:“我要出城去讨伐白起了,等我发现他的踪影之后,请您派人去救济各地的百姓,我会缠着他,不让他继续掠夺,若是可以,请您让各城池将乡邑的百姓进入城内,参与防守...这是一举多得的办法。”

    韩王听到赵括的言语,却是笑了起来,询问道:“寡人听闻,您有韬略,能用兵,就是治国的办法,您也是知道的,寡人还想要跟您请教治国的办法呢。”,赵括认真的说道:“等到驱逐了白起,让各地的百姓能够存活之后,我会亲自来王宫与您商讨这件事。”

    说完,赵括便转身离开了大殿,他的弟子们跟随在他的身后。

    张平也急忙站起身来,跟在赵括的身后,忽然,从殿门左右冲出了几十位武士,武士们手里持着强弩,却是对准了殿内的赵括,在他们的身后,有越来越多的武士出现,大多都是持着强弩,还有持剑的,将殿到王宫大门的道路给堵的水泄不通,看到这情况,赵括大吃一惊,而他的弟子们也是骚动起来,纷纷拔出短剑来,护在赵括的面前。

    赵括很快就平静了下来,他转过身来,看着远处上位的韩王,询问道:“您是要将我交给白起?”

    韩王笑着摇了摇头,说道:“您是来救寡人的,寡人怎么能够将您交给白起呢?您来到王宫里,没有得到寡人的允许便要离开,这是不符合礼数的,请您坐下来,寡人还有很多事情想要与您请教。”,赵括的几个弟子此刻都是怒视着韩王,杨端和却是低声说道:“老师,请您答应他。”

    杨端和与其他弟子不同,他是经历过战场的,在这样的距离下,想要杀死一群持着强弩的敌人,并不是容易的事情,他知道,不能与敌人硬碰硬,他所明白的道理,赵括自然也是明白的,他又朝后走去,坐在了自己的位置上,弟子们围在他的周围,而那些手持强弩的武士也走进了殿内,强弩依旧对准了赵括。

    在这样的威慑下,赵括的弟子们却毫无惧意,只是傲然的看着那些武士,就是赵括,也没有丝毫的胆怯,只是复杂的看着面前的韩王,韩王笑着说道:“寡人登基以来,不敢忘记振兴韩国的事情,下令发展商贾,降低了对商贾苛刻的税收,使得新郑成为了商贾汇集,交易往来昌盛之地。”

    “又下令将耕牛分发给百姓,推广更好的耕作技术,增加了耕地的产出。”,韩王骄傲的说道,不远处的张平却是低下了头,无奈的摇晃着。

    “寡人以申不害之学说,招纳贤才,为寡人所驱使,可即使如此,韩国也总是遭受到诸国的欺凌,没有办法强盛起来,您觉得这是因为什么缘故呢?”

    赵括忽然笑了起来,他说道:“我听闻,张相接替父亲,成为您的国相后,促进商业,鼓励农桑,这些都是国家兴盛的关键,不过,您说您招纳贤才,为您所用,这我是不认可的,君王招纳贤才,应该是看贤才的能力,看他对国家的贡献,我听闻,您却要用自己的好恶来提拔官吏。”

    “那些善于奉承您的,得到您欢心的,哪怕是没有半点才能,都能居于高位,而真正有才能的人,向您上书,却要遭受到您的训斥....”,赵括认真的说道,韩王的脸色愈发的不善,他愤怒的说道:“这些都不是实话,不知道是谁告诉了您这些虚假的事情呢?”

    “是我。”,韩非从赵括的背后走了出来,抬起头来,看着韩王。

    韩王一愣,又看了他片刻,方才吃惊的说道:“非?你怎么在这里?”,韩非与韩王是有亲的,不算太亲近,可也不算太远,韩非看着面前的韩王,认真的说道:“我向您上..上书,整整三..三年,您却不曾听我一句话,治国不务求人任贤,反举浮淫之蠹而加之功实之上...这就是您招贤纳才的方式吗?”

    韩王恼怒的挥着手,说道:“你还年轻,不明白这其中的道理,不可胡言乱语,回家去!”,韩非只是看着面前的韩王,并没有答应,却是退回了赵括的身边,韩王还想要说些什么,看了看殿内的众人,还是忍住了,赵括询问道:“您与秦人议和,就是想要将我送给白起吗?”

    “您若是这样想,我得要告诉您,秦人向来就不会信守承诺,无论他们答应了您什么,他们都不会实现的...”

    “哈哈哈~~”,韩王大笑了起来,说道:“都说马服君聪慧,没有想到,如今,您都不曾看透寡人的想法...”,韩王站起身来,指着赵括说道:“寡人并不会将您交给白起,寡人知道秦人是什么样的...”,他看着一旁的项先,项先此刻也是愤怒的看着自己,他对项先说道:“我要您带着赵国的士卒,去进攻白起...”

    “白起中了寡人的计策,如今是做好了偷袭新郑的准备,他没有防备!”

    项先缓缓站起身来,说道:“唯..”,便要离开这里,他刚走了几步,韩王便急忙对他说道:“您最好不要想着带领大军来要挟寡人,寡人一声令下,马服君就要死在这里...”,听到韩王的话语,项先停下了脚步,看着韩王,愤怒的说道:“无耻!您就这样对待来帮助您的人吗?”

    “哈哈哈~~”,韩王得意的笑着,看着众人,说道:“寡人手里有马服君,无论是秦,是赵,魏,楚,以后都不敢随意的来凌辱韩国!只要他们敢来,寡人就要杀了马服君!马服君在韩国一天,韩国就是安全的!寡人就不会再担忧外来之敌!”,韩王看着赵括,询问道:“您觉得这个谋略如何啊?”

    赵括已经懵了。

    不只是赵括,赵括的弟子们,张平,项先,几乎所有人都懵了,这到底是什么谋略?挟持马服君来号令诸国??马服君又不是周天子!

    张平颤抖着站起身来,他指着面前的韩王,想要说些什么,“噗嗤~~”,他猛地喷出一口血水来,嘴角涌出血液,一头栽倒再了韩王的面前,韩王惊讶的看着他,急忙让武士将他扶起来,虽说韩王不是很看得起这位国相,可他还是有一点点治国的谋略,穗说他抢走了不少自己治理国家的名声,可是在自己的带领下,他的确是提高了韩国的税收与粮产。

    武士们带着晕厥的张平离开了此处。

    众人还是惊诧的盯着韩王,韩王懂了,自己惊人的谋略吓住了他们,让他们不敢言语,什么马服君,也不过如此啊,韩王挥了挥手,那些韩国的武士们直接包围在了赵括的周围,韩王这才对项先下令道:“请您带着楚国与赵国的士卒,袭击白起..请您一定要将白起赶出韩国,到时候,寡人就会放了马服君。”

    看着面前那高深莫测的韩王,项先一脸的茫然,他询问道:“您究竟是想要做什么?白起还在您的国家里肆虐,您却要挟持来帮助您的人,还要如此逼迫来救援的盟友?”,韩王唔了一声,却没有回话,眯着双眼,看着面前的项先,项先看了看远处的赵括,赵括长叹了一声,此刻,竟也是说不出话来。

    韩王看着他们,心里却还是思索着自己的谋略,他手里有马服君,完全可以让白起退兵,可是他不能这样做,他要逼着楚国,赵国,秦国大战,削弱他们三个国家的国力,最后再给他们下令,让他们撤出韩国,自己的谋略啊,环环相扣,就是白起,也是看不透的吧,韩王自信的笑着。

    最先反应过来的还是项先,他忽然摇着头,苦笑着说道:“原来您竟有这样的谋略,这是我不曾想到的...我会听从您的吩咐,可是...赵国的将士见不到马服君,不肯听从我的吩咐,我该怎么办呢?”,项先恭敬的看着面前的韩王,认真的询问道。韩王听到项先的询问,心里顿时不屑,如此简单的事情您都不懂?

    韩王是很愿意为这些愚蠢的人来解决他们的困惑的,他便说起了自己的办法,也就是让赵括来书写命令,项先又问起了几个很简单的战事,韩王也是一幅寡人有办法的模样,高深莫测,与项先聊着天,赵括忽然发现,项先正在不断的拉近自己与韩王的距离,他甚至坐回了原先的位置上,笑眯眯的看着韩王。

    赵括瞬间明白了他想要做什么。

    ps:韩王不想教出马服君,他是想要挟赵括以令诸侯,有猜对的书友吗?如果有,那就恭喜你们已经达到了跟韩王一样的鬼才地步,以后在书评区里遇到了,请允许我叫你们一声鬼才(rui zhi),谢谢大家的支持。

    其余的书友们,请跟着老狼一同在谋略堪比韩王的大才的本章说下回一句鬼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