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67中文网 > 其他小说 > 捡到一只始皇帝 > 第四百五十三章 齐国的报应
    始皇帝元年。

    一王天下,不,无王天下,天下已经没有王了,只有一位皇帝。而最后的王田建,此刻坐在车上,与自己的大臣们朝着咸阳的方向前进,坐在马车上,齐王建看着那些看向自己的不屑的目光,心里隐隐有些刺痛,他也没有想到,自己居然会沦落到这个地步,堂堂一国之君,却如此被人蔑视,被人羞辱。

    秦人对他也不算太恶劣,会给他吃的饭菜,也不会辱骂或者殴打,只是,在道路上被人指指点点的时候,他们也不会理会,让齐王大张旗鼓的赶往咸阳,本来就是让各地的百姓们都看一看,起到一个震慑和激励的作用。齐王并不是最后一位王,赵王嘉在投降后也没有被处死,他被迁往巴蜀,不出意外,他会在那里度过自己的全部人生。

    故而田建心里并不是那么的害怕,他并不觉得嬴政有必要来杀死自己,他跟嬴政的私交还是很不错的,起码,他是这样认为的,两个人曾见过面,也曾开心的聊过天。让他难以忍受的并非是以后的惩罚,而是心里的愧疚感与那种羞辱,齐王建数日都没有合眼,每当他闭上了双眼,他总是能看到母亲的模样,母亲朝着他摇着头。

    齐王建的胃口也变得不好,在短短几天内,就变得憔悴起来,瘦了很多。就在这样亡国的折磨里,齐王建都变得有些浑浑噩噩的,他的那些大臣们,徒步跟随在他的周围,嬴政本来想让人将他们绑起来,如牛羊那样捆着,送到咸阳来,可是,他又有些担心这样的行为会无端的引起齐人的不满。

    故而他就没有对齐国的君臣进行太多的羞辱,齐地是最富裕的,长期没有战争,可以说富得流油,因为秦国对齐国的征服也没有经历血战,逼迫齐王不战而降,故而完整的富裕的齐国落在了秦国的手里,可以想象得到,在将来的一段时日里,齐国都会成为秦国的粮仓和财库,说不定,赵括的那些政策的施行,全要靠齐地的财富了。

    嬴政是不想让齐国动乱起来的,一点小规模的动乱,都可能破坏掉这个粮仓,为了这个大粮仓,停止对齐君臣的羞辱,也未必不可。

    可即使他们没有被捆绑起来,同样的没有经历打骂,可他们心里未必就有多好受。

    当一行人准备离开齐国的时候,就有几个大臣停止了脚步,任由士卒催促也不敢走出齐国的土地,他们声称要死在父母的土壤,随即自杀....可大概不是所有人都有这样的勇气,他们的死对于其余大臣而言,没有任何的意义,也没有什么感触。齐王建看着自己周围的大臣们,有些担心的询问道:“后相没有跟随,他是不是被杀害了?”

    “杀害??”,有大臣大笑了起来,也不顾秦国士卒们那不善的目光,他说道:“您现在还不明白嘛?后胜为人贪婪,收敛钱财,贪污受贿,他安排自己的心腹,走在这里的人,哪个不是通过贿赂他上来的?齐国的军队为什么不救援?为什么会傻傻的等着秦**队直捣王都?后胜,他如今在王都里清点着秦人送来的大礼呢!”

    “您怎么可以这样说呢?”,齐王建有些生气,他说道:“后相是我母亲的族弟,他绝对不会背叛寡人的!”

    大臣看着他,眼神复杂,他摇着头,说道:“我们走出王都的时候,您已经听到了吧。王都的孩子唱歌说:灭亡建的人是胜啊。这些年来,有多少人想要除掉后胜,您却没有理会,有很多的人怀着必死的决心,假意奉承后胜,随即进宫来告诉您实情,您却杀死了他们...有学者为了见您强闯王宫,您却以谋反罪将他们诛族。”

    “您的几个亲人前来劝说您,您就削掉了他们的封君位,将他们赶出了齐国。”

    “您胡说!寡人从没有杀过任何人!!”

    “您没有杀人?当初那些冒死进入王宫的人,您没有理会他们的话,让他们离开王宫,第二天,他们就因为自己曾说过的话而被后胜杀掉了,那些为了见您而闯宫的学者,因为您置之不理,被后胜投入牢狱,全族被杀,您的那些亲人,因为您不信任他们,被构陷污蔑,随即被后胜赶出齐国...这难道不是您所杀的吗?”

    “您知道这些年来,有多少齐人在与后胜争斗,有多少人为了如此愚蠢的您而赴死吗?”

    齐王脸色苍白,只是,他倔强的摇着头,声音都在颤抖着,他说道:“不会的,不会的,后胜不是那样的人,寡人不是那样的君王...不是的。”

    “不许喧哗!”,秦国士卒严厉的叫道。

    士卒的呵斥结束了这次的齐国朝议,齐王建浑身都在颤抖着,他手足无措,重重的喘息着,不断的摇着头。

    而同在这个时候,后胜安静的坐在院落里,看着站在自己面前的蒙恬。

    蒙恬将手放在剑柄上,高高的抬起头来,看向后胜的眼里满是不屑,院落里堆满了各种奇珍异宝,这都是蒙恬所送来的,而在这些宝贝周围,还有更多的秦国士卒,这些如虎似狼的秦国士卒们,手里都提着人的首级,这些首级都是后胜的门客和武士,在强大的秦国士卒面前,后胜精心挑选的这些保镖,一无是处。

    看到他们敢抵抗,秦国士卒反而很开心,没有想到出去做个任务还有机会拿人头,这可太好了!可是,让秦国士卒觉得失望的是,后胜的武士太少了,不够他们多升几个爵位。后胜周围铺满了无头的尸体,而后胜却没有定点的畏惧与惶恐。他平静的看着蒙恬,说道:“我早就知道...秦人会食言的。”

    “秦人并未食言,这些都是你要的钱财,还有你要的爵位,你现在是秦国的封君了,可是因为你往日里的过错,如今陛下准备要处死你这个封君,你怎么能说秦人食言呢?”,蒙恬咧嘴笑着,他紧盯着后胜的脸,似乎是想从他的脸上看出些畏惧与惶恐,可惜,他没有如愿以偿,后胜还是格外的平静。

    “留我一条性命吧,我愿意用我一半的钱财来换,我有很多钱,若是我死了,没有人可以找到。”

    后胜说着,蒙恬却不屑的摇着头,他说道:“不可能的,陛下要你的命,没有什么可以留住你的性命。”

    “不可以交易吗?我可以出很多的钱,绝对可以抵得上我的命,秦王只会赚,不会亏损。”

    “您什么都想要交易吗?连你的命都可以?”

    “有什么不可以交易的呢?有了钱,什么都有了...权力,美人,没有什么是钱财买不到的...包括生命。”

    “我们老秦人,不像你们齐人那么会做生意...”,蒙恬冷笑着,说道:“你今天是必须要死了,你知道吗,齐人是如此的痛恨你,将你拉出去斩首,齐人只会欢呼而不会心痛,你的那些钱,可买不来那么多齐人的心啊...”,蒙恬凝视着他,让士卒们上前将他抓起来。

    后胜自己就起身了,他站起身来,苦涩的笑着,说道:“我早就明白会有这么一天了,不过,我就是忍不住,若是再来一次....我还是会这样做的。”

    士卒们压着他,走出了院落,蒙恬就跟在一旁,他看着齐人的反应,齐人早就知道,秦人要处死后胜,齐人果然没有任何的痛苦或者愤怒,他们非常的开心,后胜这个人,他害死了太多太多的齐人,那些正直而勇敢的人,全部都被他所害死,包括齐国覆灭,都与后胜有关,齐人对后胜的恨意,已经超过了对秦人的恨意。

    被押解着走进囚车,后胜还是没有什么害怕,他这一生,该享受的也都享受过了,他的年纪也不小了,他对死亡没有那么多的恐惧感,尽管如此,他还是有些不服气的看着蒙恬的方向,多次开口问道:“我出多少钱都买不到自己的性命吗?那能否给我一点时间,晚几天将我处死呢?”

    “我愿意出一万金来买一天的时间。”

    “两万金也可以...”

    “不行吗?”

    “那让我最后吃一顿我爱吃的吧?我可以付钱...”

    后胜总是提钱,这大概是有些激怒了蒙恬,对于蒙恬这样的人来说,钱财就是一种羞辱,他们从来不会在明面上表示自己喜欢钱财,就是互相送礼,也绝对不能送钱,只能是用同价位的宝物来折算,后胜想要花钱买通蒙恬的行为,在蒙恬看来就是一种羞辱了,蒙恬的脸色变得越来越难看。

    蒙恬什么也没有说,他只是催促士卒,快点前进。

    ......

    齐王的马车来到了函谷关之外,大老远的,就能看到这座巍峨的关卡,犹如秦国本身那样的粗狂,雄伟,让人敬畏,齐王建抬起头来,看着面前这座大关,不知为什么,齐王心里隐隐有些畏惧感,他被迫低下头来,不敢再打量着这座关卡。来到了这里,几个大臣却停下了脚步。

    士卒们如何催促,他们都不肯再前进。

    他们看着齐王的方向,认真的一拜,方才说道:“我们是不愿意被秦人所羞辱的,之所以跟着您来到这里,就是想要保护您,一路保护您,如今您已经来到了函谷关,就请允许我们向您告别...”,齐王一愣,他颤抖着看着面前这些大臣,他叫道:“诸君又何必要这样做呢!”

    “您不会明白的,齐国灭亡的时候,我们就已经死了,如今跟随您前来的,只是您的臣子而已。”

    齐国大臣们看着周围几个秦国士卒,叫道:“我的故土在东,请让我们面朝东方而死吧!!”

    人与人的感情大概是不能共通的,又几个齐国大臣死去,而其余大臣却并没有任何的感触,看着这悲壮的场面,他们只是觉得有些吵闹罢了。齐王一路被护送到了咸阳,可是没有人再出来迎接他,当地官吏将他安排在了咸阳内一处府邸里,秦王,不,皇帝并没有前来见他,也没有召见他。

    齐王建不配去见他,来处理他问题的,只是一位大臣,楚国的启。

    皇帝心里是真的想要杀死齐王建,嬴政不想要食言,说给他五百里的土地就一定给他五百里的土地,可以在云中找一片荒原,给他五百里的活动空间,不许他外出,也不给他吃的喝的,就让他享受这五百里的土地。可是,到最后,嬴政也没有这样下令,毕竟,齐人不在意后胜,未必不在意齐王。

    齐国还有很多的人才,齐地是一个宝库。

    启告知了对齐王的处置,齐王被废除了所有的爵位,他被送往了北地郡,余生都要在那里生活。齐王建到最后,也没有能见上嬴政一面,他就像一个无名小卒那样,匆匆的前来,又很快被送走。而跟随他前来的大臣,有的被处死,有的被释放..反正,他们这辈子也不能再返回齐国了。

    后胜跪坐在刑场,周围聚集了很多的齐人,齐人开心的看这一幕,忍不住的欢呼着,蒙恬就站在他的面前,等待着士卒将他处死,后胜不由得看向了蒙恬,他再一次开口问道:“我真的买不下自己的命吗?”

    “你这样的人,怎么会明白,君子所追求的是荣誉,并非钱财...你若是再这样羞辱我,我会让你死的很痛苦。”,蒙恬眯着双眼,恶狠狠的说道。

    “荣誉?荣誉多少钱啊?....荣誉根本不值钱。”,后胜不知在想着什么,他低声说着。

    行刑者站在后胜的身后,准备将他斩首。

    后胜急忙看向了蒙恬,他说道:“如果我不能买下自己的命,那你就买下我的命吧,给我一点钱,然后再杀了我。”

    蒙恬瞪大了双眼,他看着面前的后胜,这厮大概是被吓疯了吧?

    蒙恬从怀里掏出了一枚秦币,丢在了后胜的面前。

    后胜笑了起来,他说道:“谢谢...”

    ......

    一个孩子正在院落里玩耍,他专心致志的在泥土上建立自己的城池,用石头来代替士兵,他正玩耍着,父亲领着一个中年人快步的走进了家里,他们俩坐下来,他们看起来有些不安,有些惶恐。

    “上君今日又给我说了那件事,国内百姓爱他已经超过了爱王,国内将士们只想着他当初复国的举动,只知道听从他的命令,就是庙堂里的大臣,也只能低着头来拜见他....”,中年男子皱着眉头,他又说道:“上君是被他所拥立的,可是,他毕竟也是公室啊...他也有继位的权力....”

    “兄长,您说的对,上君这些话,只是告诉了您?”,男孩的父亲低声问道。

    “是啊,毕竟是一家人,也只能告诉我了...上君已经做好了准备,等赵国的使者到来...他就要在庙堂里讲述这件事,到时候,您一定要支持上君啊。”

    “我知道的,兄长请放心吧,不过,我所担心的是...他若是被逼得谋反..我们拦不住他...”

    “无碍,这件事可以交给我...”

    两人密谋了许久,终于,中年男子离开了,男孩有些好奇的看着父亲,他开口问道:“父亲?你们要将安平君卖掉吗?”

    “你休要胡说!这些话,你不能告诉任何人!知道了吗!”

    “我刚刚听到...您和伯父说要将安平君卖给赵人,安平君是我的英雄,他救了我们的国家,战功赫赫,有着无数荣誉,您怎么可以将他卖掉啊?”

    男孩的父亲冷笑了起来,他不屑的说道:“有什么不可以卖掉呢?什么都可以拿来交易,荣誉?呵,荣誉又不值钱!”

    男孩目瞪口呆,手里的石头掉落在地上。

    他呆楞着,喃喃道:“什么都...可以交易....”

    ps:朋友们,老狼今天要参加县里的一个会议,不知什么时候能回来,如果不能及时回来,我明天一定会补上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