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67中文网 > 其他小说 > 捡到一只始皇帝 > 第一百二十四章 故虽有名马
    楼缓很慌。

    他在这里并没有看到一个能够击败白起的名将,他只是看到了一个不学无术,纸上谈兵的贵公子,在楼缓到来之后的几天里,这位贵公子是每天都要召集廉颇,魏无忌等人,给他们下达一些根本不可能完成的任务,例如藏着牛渡河,等敌人准备进攻的时候就在牛尾巴上点燃火焰,发动火牛阵。

    就连传闻里那几个年轻的赵国将领,如李牧,田约等人,对赵括也非常的不满,楼缓曾听到李牧咬牙切齿的抱怨道:赵括让他带领骑兵们断白起的粮道。

    楼缓并不愚蠢,面对与传闻截然相反的画面,他想要找一些秦国所布置的暗卒进行询问,可是,他没有想到,几次大战,秦国那些安插在赵军内的奸细都死的差不多了,那些为数不多还活下来的,都是负责后勤,他们打探到的消息非常的夸张,赵括单车冲营,险些一矛刺死白起之类。

    这样夸张的传闻,反而是让楼缓更加的不信。

    他不了解赵括,可是他很了解白起,白起向来就不是个以身犯险的人,他时刻都不能失去对军队的控制,故而,他是不会冲锋的,什么两人对战,赵括刺白起之类的,显然都是谎话,楼缓经过仔细的探查,发现这些传闻都是来自于赵括的一位门客,那位门客唤作狄。

    楼缓想了办法,以想要结交赵括的名义,邀请了这位狄。

    说实话,当得知楼缓召见狄的时候,赵括心里还是有些慌的,毕竟,狄是不知道自己的这些安排的,就怕他会露馅啊。

    坐在营帐内,楼缓看着面前这魁梧粗壮的大汉,笑着问道:“我在秦国,就已听闻马服君的威名,有心与他结交,得知您是他最为信任的门客,故而想要与您询问关于他的事情。”,狄看着他,笑了起来,“那您可是找对人了。”

    “当初啊,我家少君借粮运往战场,在太行遇到秦人的伏击...我家少君身先士卒,连杀四十多位秦人,使得秦人望风而逃啊....”

    “在伯仁啊,我家少君冲锋在前,无人能挡,斩将夺旗,他一人,可敌十万人!”

    “在长平,我家少君遇到白起,正要擒他,白起这厮害怕,急忙放箭,我还为少君挡了箭矢呢....”

    楼缓目瞪口呆,看着狄滔滔不绝的说着,狄就这样不间断的说了一整晚,楼缓只觉得双耳轰鸣,自己就不该找这厮,可是无论他怎么说,这位勇士就是不愿意离去,继续说着马服君的那些英勇往事,可怜的楼缓又推不动他,当廉颇走进了营帐的时候,狄意犹未尽的看了楼缓一眼,依依不舍的离开了。

    楼缓激动的握着廉颇的手:谢谢您啊,老将军。

    廉颇看起来非常的不悦:赵括让不懂得运用兵法,竟是要临时重新编制军队,撤回了驻守丹水防线的士卒,使得防线完全空虚,他是来跟楼缓告辞的,他要带着亲兵去防守,以免白起袭击。

    楼缓与廉颇告别,廉颇离开之后,他方才有个时间可以认真的思考,可是狄的那些言语仿佛还回响在耳边,让他头晕目眩,他从来没有见过如此...健谈的人。赵括别的不说,这门客里倒是人才济济啊,楼缓能判断出来,狄所说的都是假话,他也见过赵括,赵括的确高大强壮,可是他堂堂一个主将,怎么也不可能在十万人阵中斩将夺旗!

    看来,廉颇与魏无忌,说的并不是谎话,这位将军非常的追求名望,故而任命狄这样的人来为他造势,其实,他并没有什么才能,不然,连他的父亲,母亲,蔺相如那样的人,都会那样严厉的指责他吗?

    楼缓认真的坐在营帐内,他在等着,在等待着丹水方面的消息。

    如此等了两天,赵括的编制已经完成,可是白起并没有发动进攻,就是在这样空虚的时候,白起都没有发动进攻,楼缓眯着双眼,武安君为什么要诈败呢?为什么要故意败给这位赵括呢?

    让赵王用赵括,是应侯的计策,而武安君与应侯不和,他该不会是...

    楼缓摇了摇头,武安君不可能为了陷害应侯就付出这么大的牺牲啊。

    忽然,他想起了秦王谈及白起的军功时那为难的脸,他猛地惊醒,封无可封!

    楼缓做好了离开的准备,想要赶往邯郸,因为他发现,赵括根本就不配来当自己的对手,面对这样稚嫩的贵公子,楼缓原先的一切谋划,都失去了作用。

    想要下棋,您得找个会下棋的对手,面对一个连棋盘都看不懂的人,无法形成一个棋局。

    楼缓还是向赵括告辞,赵括高傲的看着他,听着楼缓的奉承,忍不住的笑着,楼缓心里格外的鄙夷,却依旧是一副尊崇他的模样,赵括大手一挥,给与了他赏赐,又说道:“我听闻,我的门客狄与您一见如故,不如,就派他来护送您赶往邯郸罢。”

    “不用,不用,多谢马服君,不必如此。”,楼缓惊恐的摇着头。

    终于,狄还是没有跟着楼缓一同前往,楼缓松了一口气,坐在马车上,朝着邯郸走去。他是想要过路城,到涉,到武安,再到邯郸,如今这几个城池,还是不会轻易开门的,楼缓也就只能住在城外,邯郸郡的道路,远比他离开赵国时要更加的破旧,长满了野草,坎坷不平。

    同行的秦人抱怨着这道路,眼里满是愤怒。

    楼缓坐在马车上,放眼望去,处处都是废墟,从前的那些小城邑,此刻都变成了死城,空无一人,而在城邑之外,则是坟堆,也不知这里埋葬了多少人,看着这些坟堆,就是那些秦人,也觉得有些不安,仿佛有人正在死死的盯着他们,咬牙切齿,每次从坟堆周围经过的时候,他们总是被吓出一身冷汗。

    坐在篝火前,楼缓变得有些沉默,他看着周围的废墟,脑海里却是不断的闪过从前的回忆。

    英俊的贵公子,乘坐马车狩猎游玩,城邑的百姓们笑着前来迎接,美丽的女孩娇羞的看着他....而从前那招待过贵公子的城邑,都化作了废墟,而那些热情的人,只怕早已逝世,他们的后人,被埋葬在这里。

    楼缓伸出手来,装作挠头的模样,偷偷擦了擦眼眶。

    马车接近邯郸的时候,他们终于看到了赵人的踪影,即使是敌对的赵人,也让他们安心了不少,起码,这些赵人还是活着的。奇怪的是,赵人并没有表现出对他们的仇恨,在得知他们前来议和的时候,甚至还有人想要请他们留宿。此处的赵人对赵括都有种狂热的崇拜,谈及赵括的时候,显得格外激动。

    楼缓笑了笑,并没有多说什么。

    终于,来到了邯郸城外,邯郸城,倒是与他离开时候,并没有什么区别,只是冷清了一些,马车刚刚来到了城外,就有武士走了上来,带着他们赶往王宫。听着熟悉的乡音,楼缓心里百感交集,看着邯郸城内的变化,只是,这里的人并不热情,那些刚刚从战场回来的男人们,愤怒的眼神几乎要淹没这些秦人。

    若不是周围的武士,只怕他们早已扑上来,将这些秦人撕碎。

    “砰~~”,一块石头狠狠砸中了楼缓身边的一个秦卒身上,秦卒的额头顿时冒出血来,丢石块的是一位老妇人,老人哭着叫道:“还我的儿子!”,武士们急忙上前,拉住了老人,围聚的赵人越来越多,悄悄拿起了农具,从四面八方赶来,楼缓的脸上并没有半点的慌乱,只是冷酷的看着这些赵人。

    守护王宫的精锐们出动,精锐们用戈矛勇武的将这些百姓们逼退,面对数量远超自己的百姓们,精锐士卒拿出了自己的勇气,勇敢的面对,打伤了数个不愿离去的百姓,很好的展现了这支自身的勇武,打的百姓节节败退。在他们的簇拥下,秦人有惊无险的走进了王宫。

    楼缓走进了王宫的时候,赵王亲自前来迎接。

    赵王看起来非常的热情,拉着楼缓的手,认真的说道:“寡人多次派人去秦国请您,可是都没有能见到您,今日您能前来,寡人是非常的开心啊。”,楼缓笑着,他知道这位赵王的性格,也并没有吃惊,与他聊着,终于坐了下来,楼缓看了看周围,赵王只请了自己的几位心腹,楼昌并不在这里。

    宴席开始,楼缓这才说道:“范雎不愿停战,是我上奏秦王,请他派我来议和,秦国与赵国,是兄弟之国,本就不该互相残杀,我愿意代替秦国,与赵国签订盟约,结束战争。”,赵王笑着,说道:“好啊,您能因为赵国的事情向秦王上奏,就说明您还是在意赵国的,寡人想让您留在赵国,您觉得怎么样呢?”

    楼缓忽然觉得有些头痛。

    我说的是这个意思麽?我跟您说要结束战争,您跟我说我心向赵国?

    他看了看周围的几个赵臣,发现他们都没有要开口的想法,这才无奈的说道:“上君,去留的事情,我们可以稍后再谈,现在秦国与赵国的几十万大军对峙在丹水,若是不能及时议和,只怕他们又交手,造成极大的伤亡啊,秦国与赵国受损,这是其他国家都乐意看到的事情,两国止戈,友好相处,这是两国百姓都乐意接受的事情。”

    赵王诚恳的说道:“此事不急,寡人早已听闻您的才能,若是您能留在赵国,寡人定将大事托付于您,您离开赵国已经很久了,寡人听闻,不能休眠在自己的故土上,这是先祖也不会原谅的事情,请您留下来罢...”

    楼缓“感动”的浑身都颤抖了起来。

    御史赵晖忽然开口询问道:“我听闻,您去了丹水,面见马服君,难道马服君没有同意议和的事情麽?”,楼缓看了他一眼,眯着双眼,看着面前的赵王,有些困惑的说道:“我先前的确是去拜见马服君,因为我听闻,马服君可以决定赵国的战事。”,听到他的言语,赵王渐渐皱起了眉头。

    楼缓又说道:“可是,马服君他不愿意议和啊,他说,他要生擒武安君。”

    听到楼缓的话,赵王一惊,急忙问道:“他真是如此说的?”

    楼缓眯着双眼,点了点头,呵呵,赵王就是再信任赵括,听到赵括这样狂妄的言语,心里也会愤怒罢。

    突然,赵王放声大笑,他有些感动的对楼缓说道:“这是他答应寡人的事情啊,在出征之前,他就答应寡人,要生擒白起,马服君是个信守承诺的人啊,是赵国的贤人啊...”,赵王感动的说不出话来,而楼缓却是张大了嘴,原来赵括还真的不是在糊弄自己,他这个傻子是真的想要活捉武安君???

    在这一刻,他对赵括的怀疑,顿时消散,确定了,这就是个六谷长的愣头青,一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傻子!

    别说是楼缓,就是虞卿,此刻也是懵了,一脸茫然的看着面前的赵王与楼缓。

    赵王继续拉拢楼缓,面对这样的盛情拉拢,楼缓无奈,只能说是会考虑,这才让赵王稍微收敛了一些,两人这才正式的谈论起了议和的事情,楼缓刚刚开口,虞卿便站起身来,他傲然的说道:“秦国退出上党,赵国才会同意与秦国议和。”

    随后就是唇枪舌剑,楼缓与虞卿争论了起来,两人寸步不让,吵得面红耳赤。

    “若是您这么说,我就回去禀告秦王,给武安君增派更多的士卒!继续这场战争!!”

    “好啊,我们也会给马服君更多的支援,让马服君与楚国合兵,进攻函谷关!”

    “秦国还能召集三十万士卒!五百万石粮草!善战者更是数不胜数!”

    “赵国还能召集二十万士卒!四百万石粮草!有马服君一人,您所谓的善战者不值一提!”

    虞卿正在吵着,赵王忽然示意他走上前来,虞卿困惑的走到了赵王的身边,赵王为难的看着他,说道:“赵国可不能召集二十万士卒啊..粮食也不足....”,虞卿看着面前的赵王,嘴唇抖了抖,大声的说道:“上君,臣是假相,当然知道赵国能召集多少人,能运送多少粮草。”

    “哦~~”,赵王恍然大悟,点点头再也没有开口。

    楼缓似笑非笑的看着面前的虞卿。

    赵王还在想着办法要招募自己。

    他的群臣都在大口吃着羊肉,只是为了表现自己的勇猛。

    只有一个虞卿,愤怒的与自己继续争论,想尽了办法,想要为赵国获取利益。

    楼缓竟有些心疼面前的虞卿。

    若他在秦国,应该是个很受大王宠爱的大臣吧。

    楼缓虽是这么想的,可是在议和的事情上,还是没有半点的退让,他与虞卿吵了三天,始终没有办法让虞卿改口,楼缓是个聪明的人,他没有再缠着虞卿,反而是拜见了赵王,他告诉赵王,自己因为秦王的命令赶到赵国,若是能完成自己的使命,他就能留在赵国,可若是无法完成,他还留在赵国,世人定会觉得他是畏罪潜逃。

    他楼缓不愿意承担这样的罪名,故而,若是事情没有成功,他必须要回去。

    果然,赵王大喜,大手一挥,答应双方的议和。

    而作为议和的条件,楼缓暂且留在了王宫内。

    赵王在王宫内设立宴会,热情的款待楼缓。

    虞卿也坐在这宴席内,他不断的饮着酒,烂醉如泥,放声大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