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67中文网 > 其他小说 > 捡到一只始皇帝 > 第九十九章 庞子使楚
    楚国与秦国,如今已经是非常亲善的两个蛮夷。

    苏秦曾说:“纵合则楚王,横成则秦帝”,楚国与秦国,是幅员辽阔,带甲百万的强大蛮夷,只是,从楚怀王的时代开始,楚国在与秦国的交战之中,总是处在劣势之中。楚怀王曾用屈原,进行变法,奈何国中贵族疯狂反抗,使得变法失败,正是秦国与齐国争雄的时期,因为楚国与齐国关系密切,张仪前往楚国担任说客。

    张仪以献商於之地六百里为条件,要楚怀王闭关绝齐,断绝与齐国的关系,楚怀王一听,即刻就答应了,结果等到楚国与齐国外交关系破裂之后,张仪立刻改口,将六百里改成了六里地。愤怒的楚怀王讨伐不讲信义的秦国,结果惨败而归。

    在后来,秦王邀请楚怀王前来会盟,结束两国之间的恩怨,心思单纯的楚怀王笑呵呵的就过去了,结果就被秦王抓住,留在了秦国,使得楚国群龙无首,国力迅速下降。楚怀王愤怒的质问秦王:各国会盟的时候,连使者都不能伤害,怎麽能扣押前来会盟的诸侯呢?

    秦王笑着告诉他:这不是你们楚国开创的新理念麽?当初楚成王趁会盟之际扣留宋襄公,为天下开辟了一条崭新的道路,我们秦国是蛮夷之国,都是跟你们学的啊。

    楚顷襄王没有想着去救父亲,只是想着快点登基为王,而在他的时代,白起攻打楚国,打得楚国迁都与陈,连王族的坟地都被秦人攻占了,屈原投江,楚王自闭。

    自闭的楚顷襄王已经不想再跟秦国打下去,听到秦王想要带着韩国,魏国的军队,以武安君白起为将讨伐楚国的消息之后,楚王是吓得魂飞魄散啊,急忙派遣使者黄歇赶往秦国,黄歇是个能言善辩,见识广博的人,楚王觉得他一定有办法。黄歇在赶到秦国之后,急忙劝说秦王。

    他说:大王啊,您看楚国与秦国都是最强大的国家,我们交战,最后得利的就是三晋之国啊,您还是让武安君好好在家歇着吧,就别出来转悠了。

    秦王一听,他说的也有道理,便告诉黄歇:停战可以,但是你们需要派遣质子来秦国,还有你,也算是个有能力的,你也要跟着来,楚国只要不再招惹秦国,寡人就不动用武安君!

    于是乎,公子熊完与黄歇来到了秦国为质子,一待就是待了十年,在楚顷襄王身死之后,熊完想要回国继承王位,秦王不许,黄歇先是去说服范雎,随后用了一手偷梁换柱,让熊完装成马夫离开了秦国,自己却留在这里,在熊完离开之后,他方才跑去跟秦王谢罪。

    秦王本来想要杀死他,可是范雎劝阻了秦王,范雎只是笑眯眯的看着黄歇,说道:“他回去,定是楚国的令尹,这是好事啊。”

    熊完成为了楚王,而黄歇成为了令尹,淮北地十二县,号春申君。黄歇成为了令尹之后,忠诚的执行与秦国亲善的计策,范雎为了试探他,曾出兵攻打楚国,黄歇即刻将州陵割让给秦国,完全不抵抗,看到黄歇摇尾巴摇的这么好,范雎也就没有再找楚国的麻烦,将目光投向了三晋地区。

    庞煖早就想过,有这么一位心向秦国的令尹在,想要让楚国派兵是非常困难的事情。可是他没有想到,他甚至连楚王都没有能见到,他刚刚来到了王都陈,就被请到黄歇的府邸上,被软禁了起来。每天的饭菜都按时送到了他的面前,可是,就是无法出门,黄歇也没有来与他相见,整日都是待在内室里,院落里站着十几个楚国的武士,盯着他们。

    庞煖的日子非常的惬意,坐在内室里,大吃大喝,看起来没有半点的担忧,他带走的毛遂,此刻看起来却有些不安,毛遂站在窗户边上,观察着外面的情况,对庞煖说道;“庞公啊,我看黄歇是想要将我们当作礼物,献给秦国啊。”,庞煖笑了笑,说道:“您觉得,质子在敌对的国家,会过的怎么样呢?”

    毛遂一愣,急忙反应过来,说道:“这位质子登基之后,看不出有报仇的胆魄,反而跟秦国愈发的亲善啊。”

    “那是因为他耳边所能听到的只有议和交好的声音....如今,可就不同了。”

    王宫内,春申君黄歇看着面前执拗的楚王,心里满是困惑。黄歇与楚王在秦国待了近十年,两人的关系非常的密切,亲如兄弟,故而在黄歇担任令尹之后,楚王没有反对过他的任何提议,可是就在今天,说什么楚王也不同意将赵国的使者送给秦国。黄歇长叹了一声,无奈的说道:“大王,我知道您的想法。”

    “可如今,还不是能够朝着秦国举兵的时机。”,黄歇身材消瘦,个头不高,坐在高大英俊的楚王面前,矮了一个头,楚王身材高大,极为魁梧,大概是所有国君里最像将军的那一个,而此刻,楚王就好像是孩子般,别过头去,装作听不到黄歇的劝谏。

    “大王,楚国有谁可以作武安君的对手呢?楚国的士卒能否敌得过秦国的精锐?我与应侯比起来又如何呢?您与我在秦国生活了那么久,秦国的强大,难道您还不清楚麽?楚国需要的是养精蓄锐,等到时机来临,您在秦国所遭受的那些屈辱,都要还给秦国!!”

    “楚国愈发的虚弱,秦国愈发的强大!到底什么时候,才算是最好的时机?是秦王将短剑插进我胸口的时候麽?”,楚王顿时就怒了,伸出头来质问道,看到楚王如此激动的模样,黄歇沉默了片刻,方才说道:“好,我不会将赵国的使者送给秦国,但是请您再好好考虑,不要派兵伐秦,若是您能找到可以抵挡武安君的将军,我不会劝阻您。”

    “身居高位的人,不能因为自己的喜怒而发动战争,请您牢记。”

    楚王迟疑了片刻,方才说道:“好。”

    黄歇离开了王宫,诺大的王宫内,只剩下楚王独自一人,楚王呆愣的看着前方,却是陷入回忆之中。

    “你这楚国来的懦夫,还敢在秦国嚣张?打!!”

    “哈哈哈,你的大父,就是死在这里,你看,他被犬一般的锁在这里!”

    “来,剥了他的衣裳,看看,楚人的玩意与我们有什么不同!”

    楚王浑身颤抖了起来,颤抖着的手缓缓擦掉了脸上的眼泪,在秦国的经历,给年幼的楚国公子带去了一身的伤痕,更严重的伤痕,留在了心中,至今,他无法人道,没有子嗣。

    庞煖与毛遂终于在王宫之内见到了这位高大英俊的楚王,楚王并不是个跋扈的人,庞煖刚刚被带进了王宫之内,楚王便开心的走了上去,热情的扶着庞煖坐了下来,庞煖与毛遂都能言楚语,他们却没有想到,楚王竟也能说一些赵话,双方见面之后,气氛很是融洽,楚王就像对待长辈那样对待庞煖。

    只是,每当庞煖谈及秦国与赵国的战争的时候,楚王就会显得有些迟疑,急忙转移话题。

    从日出谈到了日中,楚王依旧是不肯详谈会盟的事情。

    毛遂缓缓握住了腰间的剑柄,正要有所行动。

    忽有武士急急忙忙的走进了王宫,朝着楚王行礼说道:

    “荀子求见。”

    楚王听闻,有些不敢置信,急忙站起身来,欣喜的大叫道:“快请他进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