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67中文网 > 其他小说 > 捡到一只始皇帝 > 第七十九章 言而有信
    “清理前方三十步的道路!!”

    “杀死三十步内的所有人,驱逐三十步内的所有战车,任何人不许靠近!!”

    卿秦怒吼着,他的步卒们一惊,因为在他们前方的三十步内,全部都是自己的士卒,面朝赵人,举起盾牌与长矛来,正在准备抵御,周围的精锐士卒们不解的看向了他,眼里满是惊讶,卿秦将短剑对准了他们,大叫道:“不从令者斩!!”,士卒们咬着牙,猛地就朝着前方扑杀了过去。

    有的人在用长矛驱赶这些同袍,他们不愿意杀害这些人,他们都是长期在一起的同泽,好友,甚至是亲人,也有的人,愤怒的斩杀面前的袍泽,大叫着,努力的想要让卿秦注意到自己这里的情况。燕人士卒紧张的看着远处的赵人,咬着牙,做好了赴死的准备,而在那一刻,背后传来剧痛,他们倒下了。

    一个又一个燕人在困惑之中倒下,他们非常的愤怒,难道该死的赵人已经绕到了身后?

    那卿秦将军不是危险了麽?

    也有的燕人转过身来,看到了同袍脸上的泪痕,倒在地面上,心里依旧是不解,为什么?

    燕人杀死了一个又一个同泽,只是在很短的时间内,卿秦的面前就出现了一大片的空地,被燕人尸体所铺满的空地,这一幕,同样的也被栗腹所看到,栗腹站在戎车上,看着卿秦凶狠的杀死自己的士卒,浑身都颤抖了起来,他指着远处,叫道:“打令旗!!让卿秦停下来!”

    卿秦冷漠的看着前方,看到前方出现了大片的空地,卿秦也没有来得及吩咐那些士卒们返回,他猛地对着驭者大叫道:“冲锋!”,“所有的战车!!跟随我冲锋!!!”,这一刻,驭者浑身都颤抖着,实在不敢挥鞭,他抬起头来,哭着说道:“不行啊,将军,前方都是同袍啊。”

    “冲!!”,卿秦再次怒吼。

    骏马嘶鸣,战车冲锋。

    战车飞速冲锋,碾过地面上一个又一个的燕人,就是那些负责驱散的燕人,也都被这狂暴的战车所撞飞碾过,一辆又一辆的战车跟随着卿秦的戎车,战车的速度越来越快,驭者双目赤红,战车迅速从人山人海里碾出了一条道路来,一路上的燕人都被撞死,碾死,或者被战车周围的步卒杀死。

    卿秦完全没有理会栗腹的令旗,战车迅速的朝着赵军杀了过去。

    在此时,骑兵还不能用来冲步卒的阵线,因为骑兵很容易摔下马来,而且又精贵,不能如此浪费,大多时候,骑士还是负责追杀,探查,而对步卒的大杀器,却是战车,平原地区,在咆哮着的战车面前,步卒完全没有任何的抵抗力!卿秦举起了弓,戎车暴躁的冲向了赵人。

    一个又一个溃散朝着自己的中军逃离的燕人,惊恐的看着自家战车冲锋而来,又很很短的时间内死去,赵括同样也看到了远处的战车,战车不顾一切的朝着自己冲锋而来,战车之上,则是一位身披甲胄的将军,他高高举起了手中的弓箭,对准了自己,而赵括不假思索的,手中的强弓也是对准了他。

    两人的距离越来越近,近的两人都能清楚的看到对方的脸!

    两架战车越来越近,戈狞笑着,直勾勾的盯着对面的驭者,戈的脸上满是血迹,犹如恶鬼,对面的驭者却是愈发的恐惧,“嗖~~”,那一刻,赵括与卿秦怒视着对面,眼里是同样的疯狂,松开了手,羽箭飞出,赵括的羽箭从卿秦的耳边呼啸而过,猛地射中了身后的士卒,而卿秦的羽箭,却是直接扎在了马车上。

    两人同时拔出了短剑,战车狠狠的撞击在一起!

    骏马撞在一起,战车剧烈的晃动,戈咆哮着,左手拽着缰绳,站起身来,右手的短剑猛地就朝着对方的驭者丢去,“扑哧~~”,短剑直接插进了驭者的喉咙,驭者倒下,他闭上了双眼,面带泪痕。而赵括的戎车因为撞击而停了下来,卿秦大喜,这就是他的目的,赵人依靠着戎车来冲锋,而戎车停下来,赵人也即刻停了下来!

    戈的脸上没有半点的担忧,他拽着缰绳,往侧一拉,骏马竟是齐齐转头,从卿秦战车的侧边就饶了过去,已经有两匹骏马死去,戈切断了它们的缰绳,双方战车的步卒厮杀在了一起,戈再次挥鞭,战车竟是再次发动,卿秦大惊,而他的战车却已经不同了,一旁的步卒急忙跳上车来,为他驾车,双方的战车擦身而过!

    卿秦高高举起了手中的短剑,就在那一刹那,赵括与卿秦交了手,卿秦的短剑划过了赵括的臂膀,而赵括的短剑则是划过了卿秦的腹部,战车交错而过,卿秦捂着腹部,从战车上倒了下去,眼里满是不甘,战车再次朝前,燕人四处逃亡!而卿秦所带来的更多的战车与赵括碰撞!

    戈不断的拉拽着缰绳,战车不断的变换着方向,避开了一次次的撞击,双方的战车不断的侧身而过,赵括不断的挥舞着短剑,而王樊也是挑下一个又一个的敌人,只是,赵国的步卒就遇到了大麻烦,燕国的战车不能阻挡赵括,却能碾压这些赵国的老卒,士卒一个又一个被战车撞翻,一个又一个被碾死在车轮下!

    老卒们怒吼着,朝着战车扑了上去。

    而在卿秦撕开了一道空地之后,燕国的战车不断的朝着这里冲锋而来,赵国的冲锋停了下来,只是在一瞬间,死伤惨重,而周围都渐渐的堆满了燕国的士卒,赵人被团团包围,骏马的嘶鸣,士卒们的吼叫,战车破碎的响声,赵括已经说不出话来,他的嗓子完全沙哑,只能发出啊啊的无意义嘶吼,他抖动着的手持着短剑,指着远处的栗腹。

    城墙之上,董成子看着远处的战况,战车已经停止了冲锋,赵人迅速被燕人淹没了,赵括败了。董成子缓缓蹲下来,抱着头,痛哭了起来,“城守!城守!”,有人呼唤起他来,董成子再次看去,他看到那杆鲜艳的大旗依旧被高高举起,从燕人的海洋里,竟是又杀出了一架战车,以及跟随在他们周围的士卒。

    很快,他们再次被淹没。

    再次冲锋,再次被淹没。

    “我..我...”,李牧的父亲双眼通红,他抽出短剑来,猛地就朝着城墙下跑了过去,董成子沉默的看着他,死死的咬着牙,泪水止不住的流,他看了看周围的门客,那些沉默着的老弱。

    “咚咚咚~~~”,赵国的战鼓再次响彻云霄,栗腹没有理会,他已经看出柏仁这座城池的虚弱,只是虚张声势而已,他还在专心的传递号令,一旁的士卒急忙推着栗腹,指着城池的方向,瞪大了双眼,浑身哆嗦着,栗腹急忙看向了城池,城池大门,不知何时已经被打开了。

    一位身材魁梧的胖子,站在一架马车之上,没错,那就是个马车,并不是战车,而且还是只有两匹瘦马所拉动的马车,一位年迈的老者坐在马车的前方,神色肃穆,在马车的周围,聚集着无数赵人,有老人,有妇女,甚至有孩子,他们拿着木棍,拿着锄,甚至拿着石块,死死的盯着栗腹,眼里满是仇恨与杀意。

    “快派人拦住他们!!!”,栗腹尖叫了起来。

    那一刻,赵国战鼓轰鸣,赵国的第二辆战车朝着燕人冲锋而来!这支大军狠狠的撞在了燕人的侧翼,老人们拿着木棍,朝着燕人的脑袋狠狠砸去,妇女们的手直接插向了燕人的双眼,孩子们抱着他们的腿咬了起来,而那胖子,手持长矛,站在马车之上,闭着双眼,疯狂的刺击周围的燕人。

    李牧的父亲驾着战车,怒吼着。

    燕人崩溃了,侧翼受到忽然的袭击,燕人的中军彻底的混乱,士卒们疯狂的奔跑,再一次拦住了燕人的战车,赵括并没有发现远处的援军,他只是不断的杀死一个又一个扑上来的燕人,战车离栗腹越来越近,栗腹能够看到赵括那狞狰的脸,他吓得浑身发软,大叫道:“撤!中军后撤!!!”

    戈的戎车撞在了栗腹的戎车之上,战车再也受不了这样的撞击,高高跃起,狠狠摔在地面上,摔得粉碎,赵括倒在地面上,拄着长矛,缓缓站起身来,栗腹正趴在远处,他的腿被战车压住,疼的直呻吟,赵括一步一步的走到了他的身边,抓住戎车上的燕人将旗,猛地丢在了地面上。

    “将军死了!!”

    “跑啊!!”

    “将军死了!”

    将旗的倒下,成为了压垮燕人的最后一根稻草,燕人哭嚎着,朝着四处逃散,赵括却没有理会周围的情况,伤痕累累的他,抓住了栗腹的脖颈,将他从战车下拉了出来,一只膝盖跪在他的胸口,栗腹痛的大叫,双手紧紧抓着赵括的膝盖,却无力将其抬起。

    赵括单膝跪在栗腹的胸口处,双手握住了长矛,高高举起,长矛对准了栗腹的头颅,栗腹的眼里满是惊惧,“请您...请您...放过我...放过...”

    “邯郸造!!!!”

    “扑哧!!”

    长矛狠狠刺下,顿时洞穿了栗腹的喉咙。

    栗腹倒在地面上,双目看着天空,喉咙处喷射出的血液涂红了赵括的脸。

    他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