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67中文网 > 其他小说 > 捡到一只始皇帝 > 第两百四十四章 君臣
    当赵括出现在邯郸城外的时候,着实将守城门的士卒给吓了一跳,赵括这模样,看起来太过吓人,浑身的血迹也不曾擦拭,士卒们做好了准备,可是看清了来人之后,却急忙俯身行礼,他们是认识赵括的,按着赵国的制度,赵国是没有常备军的,或者说,各国都没有常备军。

    士卒的构成是百姓,就连这些守护城池的士卒,也是要百姓轮流的服兵役,来担任,赵国的百姓,成年男子,每年都是要服兵役的,有些时候是驻守当地,有些时候可能就是去边关,时间是在三个月左右,当然在本地驻守和去边塞的时日是不同的。赵括走进了城池内,朝着王宫赶去。

    王宫的武士们拦住了去路,当然,他们也不敢对赵括无礼,即刻有武士前往禀告。

    很快,武士就热情的走了出来,邀请赵括进入王宫。赵王笑呵呵的走了出来,一如既往的热情,赵括俯身向他行礼,方才说道:“我有非常重要的事情想要向您禀告....”,赵王亲切的握住了赵括的手,拉着他走向了殿内,又让他坐下来,韩非就站在赵括的身后,赵王笑着对赵括说道:“寡人已经知道了。”

    赵王长叹了一声,说道:“这是寡人的过错,寡人没有教好他...还派遣他赶往马服,这都是寡人的过错,您审判了他,寡人并不会因此而愤怒....”,说着,他坐了下来,低着头,脸色略微有些悲伤,他说道:“只是请您不要因此而怪罪寡人,寡人并没有想过他会如此行凶? 唉...”

    赵括是没有想到,赵王会如此言语的,因为他知道? 赵王其实是很疼爱这个胞弟的,他本来做好了被赵王问责的准备? 也备好了说辞,可此刻全部都派不上用场了。赵括沉思了片刻? 方才说道:“长安君杀人,他原先也杀过人,可是我并没有审判他的资格? 可是他这次是在我的食邑内杀人? 我作为封君? 便处死了他。”

    “您可以安排董成子来探查,我的一切行为....”

    “不必了? 寡人是相信您的。”,赵王笑着说道,他又认真的说道:“只是? 寡人需要给宗室一个交代,尤其是平阳君,他非常的宠爱长安君,寡人不得不略微的惩罚您,就将您名下的几个食邑暂且拿走? 您觉得怎么样呢?”

    “可以。”? 赵括很干脆的便答应了他。

    两人正在说着话,殿外忽然传来了喧哗声,韩非急忙握住了腰间的剑柄,就在这个时候,魏无忌带头闯进了王宫内,魏无忌显然是醉了的,摇摇晃晃的,谩骂着想要阻拦他的武士,魏无忌孔武有力,武士也拦不住他,在魏无忌的身后,则是董成子,许历等大臣。

    看到他们走进来,赵括连忙起身,与他们拜见。赵王的眼里却流露过一丝深深的忌惮,很快就消失了,他笑着起身,说道:“信陵君已经很久都没有来拜见寡人了,今天怎么如此急切的想要面见寡人呢?”,魏无忌笑了笑,拜见了赵王,又坐在了一旁,方才说道:“廉颇说:马服君杀人。我是为了这件事而来的。”

    赵王哦了一声,方才笑着说道:“先前,有长安君的宾客前来,诬陷马服君,离间寡人与马服君的关系,因为信平君的提醒,寡人处死了那些宾客...如果您是为了辩护马服君而来,那您可是来晚了一些。”,魏无忌轻轻一笑,方才说道:“我知道上君是仁德的君王,仁德的君主不会因为自己的亲近而不辨是非。”

    “我并不担心您会处置马服君,我这次前来,只是为了防止再有小人离间您与马服君。”

    魏无忌说着,醉醺醺的看向了赵括,赵括身上的血迹,让他稍微清醒了一些,缓缓打量着,发现赵括没有受伤之后,他才平静了下来,他认真的说道:“实际上,长安君依靠上君的宠爱,无恶不作,从庶民到贵者,国内国外的学者,没有不厌恶他的,而因为上君您的仁慈,没有处罚他的行为,使得这些人在心里也对您有所不满。”

    “马服乡里聚集了很多的贤才,长安君当着那些人的面杀死庶民,这会造成什么样的影响呢?这已经不是逼走他们,而是会让他们愤怒的事情了,马服君及时的处置了长安君,而您又没有责罚,那些学者们就不会因为长安君所做出的事情而厌恶赵国,厌恶您。”

    “所以,我觉得,马服君的这个举动,实际上是为您,是为赵国而做的...”

    赵王恍然大悟,笑着说道:“您说的很对,寡人不该惩罚马服君,寡人应该奖赏他才对啊。”,听到赵王这么说,董成子等人也都松了一口气,董成子看着赵王,也认真的说道:“我也赞同信陵君的话,在先前,长安君就犯下了很多的罪行,理当处死,他又窝藏了一些罪犯,妨碍我的执法。”

    “我听闻,残暴的君主会因为亲信而违背国家的根本,这样的君主有桀,纣,他们为了保住身边的奸逆,宠妃,故而无视国家,使得国家灭亡,而庸碌的君主,则是会因为亲信而不去惩罚他们的罪行,这样的君主有楚怀王,楚平王,卫灵公,他们宠爱小人,不愿惩罚奸贼,任由他们为祸,最终使得国家衰亡。”

    “而贤明的君主,则是能分得清是非,不会因为自己的宠爱而纵容奸贼,不会因为自己的恼怒而惩罚良善,这样的君王有齐桓公,秦穆公...国家因为他们而振兴。”

    “您如今不因为长安君与您有亲而袒护他的罪行,不因为马服君杀死了他而惩罚他,可以看到,赵国将要因为您而振兴了...”,董成子的这句话,不知为何,却又让赵王陷入了沉思,他皱着眉头,思索了许久,这才说道:“您说的很有道理。”

    赵括这才对赵王说:“律法的事情,本来就是国家的根本,董成子编写律法,虽然没有能完全编完,可是一些重要的内容,还是可以在赵国内推广了,让各地的官吏们学习,严禁这样的事情再次发生。”

    赵王答应了他。

    赵括又说道:“赵国的百姓因为税赋和徭役的事情而深受苦难,请您减少赵国的税赋,我已经将各地税赋的报告,农产都做了详细的调查.....还有就是徭役的事情,除却挖掘列人渠道之外的其他徭役,可以停下来。”,赵括即刻将自己心里的所有想法都说了出来。

    这一次,他的脸上带着一种坚决,果断,再也没有畏手畏脚的模样,魏无忌眼里满是赞赏,随即,他又看了看赵王,赵王在威风凛凛的赵括面前,也是有些愣神,只是点着头...当赵括与众人走出了王宫的时候,赵括将董成子叫到了自己的身边,他认真的说道:“请您迅速捉拿所有触犯律法的罪人。”

    “无论他们躲藏在哪里,都一并抓住,若是有人庇护他们,就以庇护的罪名将他们也抓起来。”

    董成子脸上满是喜悦,重重的点了点头,这才迅速的离开了。

    魏无忌看着离开的董成子,又看了看赵括,这才感慨道:“想必死去的那位,是您很好的朋友?”,赵括沉默着,沉默了许久,方才对魏无忌说道:“那是一个很好的人。”

    赵国因为长安君之死震动,董成子开始四处抓人,那些平日里行凶的人,躲藏在贵族的家里,或者本身就是贵族,他们仗着自己的身份,随意的践踏律法,董成子有心抓捕,却因为没有赵王的命令,而不能行动,贵族们互相勾结,一同在赵王面前诋毁董成子,董成子的心里,早就憋了一团火。

    当他带着士卒,冲进了那些贵族的家里,将那些为非作歹的人揪出来,押解着前往司寇府的时候,那些原先庇护他们的人都不敢开口了,只是陪着笑,全力的想要撇清自己与这些罪犯的关系....当董成子抓捕了几十个人,又处死了六个带着宾客反抗士卒的权贵之后,整个邯郸就再也没有人敢反抗了。

    甚至有的贵族将自己庇护了许久的门客直接送到了董成子的府邸上。

    一个又一个恶人得到了惩罚,一个又一个恶棍被处死。董成子也开始派人去抓捕那些逃到了外出的罪犯,这种抓捕行动很快就影响到了整个赵国,董成子所抓的,有杀人的游侠,有贪污的官吏,有仗势欺人的走狗。在这个时候,赵括却被许历带到了自己的府邸里,许历对女婿的行为,是相当满意的。

    他早就看不惯那个长安君了,他仗着自己的身份,做了很多的坏事。许历告诉赵括,他只要听说谁的府邸里有好的骏马,就会派人去买,邯郸内的马商都不敢来贩卖了,因为长安君买什么骏马,都只给一钱,若是不同意,他的那些宾客就会殴打对方,恐吓对方,甚至直接抢走马匹。

    董成子派士卒捉拿,还被他打残了好几个,士卒们根本不敢伤害赵国公子。

    许历愤懑的说着,说了很多赵括都不知道的事情,许历说:长安君挑唆公子偃,打伤了董成子的儿子,作为报复。这些事情,都是赵括所不知道的,此刻听闻,赵括只觉得,自己如此干脆的杀死长安君,还真的是有些不妥,这样的畜生,该多遭一些罪,然后去死。

    许历的妻子,对这件事却有不同的看法,她还是很担心,赵括毕竟是杀掉了国君的胞弟,国君哪一天若是回忆起胞弟来,可能就要对付赵括了。

    赵括拜别了他们,走出了门,韩非驾车,带着赵括赶往了马服,马车行驶在道路上,韩非忽然说道:“赵王绝对不会宽恕您的,信陵君说,赵王先前曾吩咐信平君和赵布,这两个人,一个是邯郸郡士卒的统帅,一个是王城精锐的统帅,赵王肯定是想要让他们来抓您,可是他们都拒绝了。”

    “赵王如今表现得对长安君毫不在意,这就说明,他准备向您动手,若是今日他训斥您,骂您,那都可以当作他不打算追究了,可是今天他表现得如此平静,看来,是早已做好了要对付您的打算。”

    赵括听着韩非的分析,却没有说话。

    韩非又说道:“国内的将军,大臣们都愿意听从您的吩咐,他是没有办法伤害您的,除非就是暗杀,并且灾祸到其他人的头上,不然,若是赵人知道了您被赵王杀死,呵呵,那他即刻就要被赶下王位,可能还会被杀死,请您以后要注意安全,不要接近陌生的人,要提防那些刻意接近您的人。”

    “我知道了...”

    赵括认真的说道,这才闭上了双眼。

    而此刻的赵王,却是独自坐在王宫里,凝望着前方,表情变幻不定,他是真的很喜爱马服君,曾经是那样的为马服君而骄傲,听闻他的事迹,是那样的欣喜,可是如今,马服君随意的杀害了自己的胞弟,国内群臣全部都站在了他那边,自己这个国君,完全失去了所有的权力。

    都没有办法跟他问罪,甚至还要感谢他的行为。

    他再次感受到,自己的孤独,自己在国内,完全没有了心腹,自从楼昌失踪之后,王宫内的要位都被赵括的好友们所占据,这个没有担任任何官职的人,此刻却是隐隐成为了赵国的权力核心,将自己排斥在外,赵王是不能忍受的,他可以给与赵括一切他要的,唯独自己的权力,是不能给他的。

    这让赵王的心情非常的复杂,他已经失去了一个自己喜爱得人,难道还要再失去一个人吗?

    马服君啊,那可是七国仰慕的马服君啊。

    赵王长叹了一声,再次拿起了酒盏,他心里清楚,以马服君的为人,他绝对不会谋反,绝对不会叛乱,可是他的存在,却让自己失去了王的权力,他没有办法庇护自己想要保护的人,没有办法处置自己厌恶的人,他已经成为了马服君手里的一个工具。赵王迟疑不定,手中的酒盏上似乎也出现了长安君的倒影。

    胞弟正在痛哭,高呼着,让自己来救下他。

    赵王猛地将酒盏砸在了地面上,他叫来了一位武士,说道:“将平阳君请来,不要让任何人知道。”

    “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