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67中文网 > 其他小说 > 捡到一只始皇帝 > 第四百六十八章 黄石公
    赵括在老人的这处深山别院里待了好几天,在这期间,赵括与老人总是在争吵,从各个领域出发,赵括已经很久没有体会过这样的感觉了,上次如此激烈的辩论,还是在桃山。犹如小说里的华山论剑一样,天下最为优秀的几个大家聚集在桃山,就按着不同的治国理念进行了一次辩论。

    荀子的仁,韩非的法,公孙龙的名,赵括的民....只可惜,物是人非,最为辉煌的百家时代还是过去了,赵括再也找不到可以与自己展开辩论,探讨自我的人。在如今,难得有人可以站在赵括的面前,与他谈论着天下的变化,互相解释自己的思想,这也是赵括初次遇到黄老学说的学者。

    对于这个在战后世界里大放异彩的学说,赵括本身没有任何的恶意,哪怕他有不足之处,赵括也没有恶意,他们也并非是自私的小人,他们与赵括一样,也同样在为这个世界而担忧,想要拯救天下的黎民百姓。在真正的历史线上,他们甚至还做到了这一点,饱受摧残的百姓,迎来了一次难得的修养机会。

    赵括在制定战后诸多政策的时候,也是借鉴了不少黄老学说的主张,减轻律法的限制,给与百姓自由发展的机会,这些都是黄老最先的主张。赵括与老人,心心相惜,老人同样如此,他藏身在这深山老林之中,思索着哲学,文化,政治等各个领域,想着解救天下人的办法,只恨自己遇不到可以倾诉心肠的知己。

    而赵括就在这个时候赶来了,老者非常的开心,哪怕赵括吼了他好几次,险些还要动手打他,可老人也不生气,这才对啊,赵括生气,说明他真正的在意与自己的辩论,而是他只是随口敷衍,他又怎么会变得那么暴躁呢?这可是打垮了六国的将军啊,性情如火,多正常啊。

    他们在完成了诸多领域的较量后,目光终于是落在了如今的天下,赵括一直都在忙碌着,可是他缺少一个可以指正出他缺点的人,而老人,他显然就看的比较清楚。老人皱着眉头,认真的说道:“您如今所做的,我不敢说是不对的,我躲在这里很久了,不能像您那样知道各地的情况。”

    “我沿路所看到的,总结起来,我心里有三处困惑。”

    “请您说吧。”

    “您先前的做法,似乎是想要取缔军功制,将其转变为军队特属,我早有取缔军功制的想法,这样的制度的确是不利于战后的天下,您将军功制变成军中特属,设立常备军队,是我所不曾想过的,也让我非常的激动。可是我不明白,您既然想要废除军功制,又为什么要在别处设立新的军功制,这不是前后矛盾吗?”

    听到老人的质问,赵括沉默了片刻,他说道:“先前的军功制,是百姓们唯一的出路,我冒然的废除,定然会引起百姓们的惶恐与不安,尤其是在老秦之地,故而,我想要给与他们往上爬的一个台阶,我设立了学校,想要通过普遍的教育来给与百姓们往上爬的道路...”

    “可教育是一项长久的道路,短时间内,无法实现啊...故而我想要通过在其他领域的激励来减少一些民怨,让改革能够顺利的进行,等到教育普及开,这些东西迟早都会变成名誉上的赏赐,不再拥有实质性的权力。”,赵括如此解释着,老人抚摸着胡须,点了点头。

    “您既然认同要与民休息的时日,那又为什么要急着去进行各种变革呢?在如今的时期,您这样的做法会造成政务混乱啊,这不利于天下的安定啊。”,老人问出了自己的第二个问题。

    “我在年轻的时候,南征北战,身受百创,曾经的我强壮如牛,尚且能撑得住,可是如今...我能感受到,自己撑不住太久了,受不了寒冷,不敢脱掉外衣,甚至拉不开弓...”,赵括苦笑了起来,他说道:“这就是我为什么如此急切的原因啊...我也明白自己的举动有些急切...可是,如果我现在不做,我怕就来不及了。”

    “我知道调理的办法,您可以暂居在我这里,休息上数年,修身养性...定能长寿。”,老人忍不住的开口,他指了指自己,说道:“我曾拜访过您的父亲,我记得他的模样,这也是我为什么第一眼就能认出您的缘故...你看我,到如今,还是身体强健,不受疾病的困扰,您可以与我成为邻居....”

    赵括低着头,沉思了许久,最终,他摇了摇头,他说道:“生命的意义并不在于他的长短,而是在时限内所创造的价值...从我二十岁踏上战场后,我就一直在想着让天下安宁,让百姓过上好日子....为了实现自己的理想,我失去了很多的东西,我没有能陪伴在我的亲人身边,哪怕是他们最需要我的时候...我也没有能回去见他们一面。”

    “我亲手杀死了自己最崇拜的人。”

    “我与自己最亲密的朋友在战场上相遇。”

    “在一段时日里,我甚至没有办法去面对赵人。”

    “我的志向快要实现了...我太累了,我现在只是想要早些去陪陪他们...我想跟信陵君饮酒,想要跟信平君道歉,想要再听一听那几位长辈的教诲,我想要亲手给母亲喂几颗枣子,我想要每天都陪在妻的身边...我还有几个非常有趣的门客,我真的很想念他们吵架拌嘴的样子...”,赵括忍不住的笑了起来,眼里带着光。

    老人看着他,迟疑了片刻,没有再多说别的什么。

    “您相信死后有魂灵?”

    “原先不信,现在相信。”

    “为什么呢?”

    “因为我亏欠的太多,我希望有机会可以弥补。”

    老人开口说道:“正如您所说的,生命的价值不在于长短,我想,他们此生能与您这样的人为伍,为友,为伴,他们此生定然也没有什么遗憾,您不必如此想。”,老人感受到被赵括深藏在心里的那种悲伤,他笑着说道:“其实,您不必如此的急切,您要相信我们的后人。”

    “您对这一代的人所做的事情,已经足够了。”,老人继续说道:“您如今带着秦国飞速的发展,完全就是因为您强大的威望,能够折服所有人,也只有您可以做到这样的事情,可是有一天,若是您不在了,您现在凭借个人所带来的发展,反而会失控啊,若是让我说,您最好就什么都别做,就待在家里,养一些鸡鸭,将天下交给年轻人吧,看看他们会怎么做。”

    “若是他们犯错,您再出来训斥制止,也是可以的啊。”

    赵括知道老人并没有说错,自己的确是有些操之过急,别的不说,就说爵位的事情,若是自己哪天不在了,其余人真的知道后续的办法是什么吗?他们又不知道未来的发展,他们会将自己的制度变成什么奇怪的样子呢?赵括忍不住的沉思了起来,思索了许久,他点了点头,认同了老人的看法,问道:“您的第三个问题呢?”

    “既然您都认可了,那第三个问题,就没有问下去的必要了!”,老人大笑着。

    赵括就在老人这里待了一段时日,他们常常谈论将来的政务,未来的天下趋势之类的,只可惜,他们的辩论与探讨,并没有被记录下来,戈每天都是在吃喝玩耍,完全不理会这些事情。若是陪着赵括来的不是戈,是萧何,张苍,或者蒙毅,他们定然会欣喜若狂,听的如痴如醉。

    若是韩非在这里,也一定会记录下来,说不定也会卷开袖子来参与辩论。

    可惜,戈并不知道这些。

    赵括还要继续自己的巡视,他要前往楚国一代,看一看自己的儿子和孙子。老人将他送到了道路边上,两人都有些依依不舍,知己难寻,若是赵括没有这么多的事情,他真的很想在这里待更长一段时日。老人同样如此,他一个人生活了很久,难得遇到赵括,心里也是非常的不舍。

    赵括坐上了马车,他看着不远处的老人,跟他再次告别。

    “到现在,我都不知道该如何称呼您。”

    “太久没有人称呼,我也忘了自己的名字了,您可以叫我老友,或者如那些乡人一样,叫我一声下邳老人,黄石老人,都可以。”黄石公笑着说道。赵括皱着眉头,总觉得这名字有些耳熟,忽然,他似乎想起了什么,他曾听说过一个故事,张良在下邳曾遇到了一个老人。

    老人将自己的鞋子丢下去,让张良帮自己捡起来,如此做了好几次,张良都没有发火,老人就将自己的书籍送给了张良,张良认真学习,最终成为了一代明相,而那位赐予张良书籍的老人,就被称为黄石公。赵括忽然咧嘴笑了起来,他看着不远处的黄石公,他说道:“老友,你的学识不能如此中断,你要找个合适的年轻人来继承你的才学啊。”

    黄石公一愣,点着头,说道:“我一直都在找。”

    “新法律不再禁止人们出行求学,我想,若是有缘,您会遇到的。”

    赵括说着,转身离开了这里,黄石公看着远去的赵括,若有所思,他也返回了自己的家里,脸上并没有什么悲伤,他隐居在这里,生死都已经看淡,更别说是分别了,他拿起了笔,找到了一个新的竹简,开始书写了起来,《与武成侯论》,他写出了一个大大的标题,随即开始如实的记录这些天来自己与赵括在所有方面的内容与知识。

    黄石公博览群书,记忆力是非常不错的,何况赵括给他的印象那么深刻,他清楚的记得自己与赵括辩论的那些内容,乃至是输赢的结果,他不愿意作假,就连赵括发怒,自己被吓了一跳的事情都写了下来...夜色下,风轻轻吹动茅草,奏响了寂静的悦耳的乐章,老人坐在案前,点着烛,认真的书写了起来。

    天空之中,电闪雷鸣,再次落下了小雨。

    老人抬起头,听着屋外的雨声,忍不住的笑了起来,颇有趣味的写道:“书籍写成的时候,电闪雷鸣,上天也忍不住的为武成君的言论而震惊....”,他却不知道,他这句玩笑,在未来引起了多大的波澜...

    黄石公用了很长的时日,终于完成了自己与赵括辩论的这本书,从各个领域上的辩论,一直到最后治理国家问题上的探讨,可以说,这本书籍的价值远超过了自己所书写的其他书籍,同时概括了两位大贤的所有思想,黄石公捧着这本书,爱不释手,心里是无比的开心,可是,他又有些担忧了起来。

    这本书是好的书籍,可是要从哪里找到一个能学会这本书的人呢?

    现在的人都那么的愚笨,若是这样的书籍,落在一个无知的人手里,那可是太浪费了呀,明天开始,自己就要四处走一走,堪看是否能遇到可以教导的年轻人。

    与此同时,赵括也是离开了这里,朝着楚地的方向赶去,坐在马车上,赵括看着周围的耕作画卷,心里却还是在思索着老人的建议,看来,自己真的该放慢一些脚步了,一代人有一代人的目标,自己如此教导皇帝,而自己却不能以身作则,这是不对的啊。赵括沉思着,而他距离赵康,扶苏的距离也是越来越近。

    赵康在这段时日里,可以说是被弄得焦头烂额,主要问题还是来自于他的犹子,赵康深受父亲的影响,在来到会稽郡后,他采取无为而治的办法,自己从不干预太多的事情,任由百姓们自己去发展,这样的行为使得会稽郡很快就从战乱恢复了过来,同时,他又亲近当地的百姓,提拔重用,可以说,会稽郡如此稳定太平,都离不开赵康天生所有的亲和力。

    而扶苏的到来,却将这一切都毁掉了,扶苏是一个眼里容不得沙的人,为人太过正直,见不得半点的灰暗,赵康从前睁一只眼闭一只眼,而扶苏就是双目圆睁,不许任何违背律法的事情...韩非和赵括的教导加在这个善良的人身上,造就了他正直,守职,嫉恶如仇的性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