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67中文网 > 科幻小说 > 三坟定鼎决 > 第一百七十章 弄巧成拙

第一百七十章 弄巧成拙

 热门推荐:
    “百鸢!我来了!”

    陆百鸢暗忖自己今晚得好生歇息一番,不然近些日子劳累过度积郁成疾都渐渐开始出现幻听了。可随即这一声愈加清晰的音调让她意识到了,这一切好像是真的!

    陆百鸢连忙放下碗筷往门口望去,果然她心心念念的那道熟悉身影如今却是站在了门前。

    陆百鸢望着来人不知是哭是笑般低声骂了一句“你个天杀的冤家终于来了!”与此同时她蓦然起身钻入杨休怀中,后者紧紧抱着脸上洋溢着傻笑,此刻无言既也无声。

    丫鬟小翠一脸吃瓜的诡笑,却遭到了柳大海拿着筷子的迎头一击:“小姑娘家家,赶紧吃你的饭!”而他自己满脸却是洋溢着满足的笑,毕竟他也是这么多天以来头一次望见陆丫头如此开心。

    陆百鸢就这么趴在杨休身上嚎啕大哭,纤纤玉手握成小拳拍打着杨休胸脯委屈哭道:“骗子!你这个骗子!那日大会你答应我的事你忘了么?上了大罗宫后你便再也没来找过我了!”

    陆百鸢多日来的压抑今天遇到了杨休如同洪水溃堤般尽数宣泄而出。

    大会后陆百鸢与杨休耳语的话,杨休自是不会忘,那便是大罗宫一行之后便来镖局找她父亲陆一鸣定亲娶她,可谁知世事太过难料。

    “我自然不敢忘却……我当时也……”杨休想解释什么,却又不知从何开始说起,毕竟上了大罗宫后所发生的事太过繁杂,一时半会也说不清,于是杨休将陆百鸢揽抱着坐到了饭桌前捡着重要的几件事概括的说着。

    陆百鸢轻抚着杨休脸上新增添的几道暗疤,埋藏心底的那股子女侠之气顿时展现了出来,眉眼颦蹙的娇嗔道:“那你怎么连信都不给我捎传一个,你这傻子要是真死外面了怎么办?你若早些告诉我你有这些际遇,姑奶奶我一定二话不说提剑策马去帮你!”

    久别似新婚,陆百鸢一连串看似频频埋怨的话语却使得杨休心中暖意顿生。

    柳大海再也忍不住了,咂舌吧唧嘴调侃朝着杨休道:“这些日子来老柳我也是第一次陆丫头如此畅心愉悦,小杨你这让我好生妒忌啊。”

    陆百鸢夹了一筷子的菜往柳大海碗里塞去,企图堵住他的嘴:“柳大爷!吃饭吃饭,您老辛辛苦苦做得饭菜都快凉了。”

    “得,总算讲了句我爱听的了,你实在觉得老柳辛苦,咱就多吃点!”

    柳大海见陆百鸢主动提出要吃饭心中自然也是高兴,抿了口酒后笑容久久停留在那张红晕的脸上。

    “对了,你们赶紧收拾一下东西,咱们这就下山,如今这城中有不少变故,我们得赶紧回中原!”

    许久未吃过中原菜的杨休今日里吃着柳大海的这番手艺算是开了个荤,狼吞虎咽的他忽然想到了来此的目的。

    “怎么了?”

    陆百鸢听杨休语气中带有几分不可拖延的意思,当即疑惑的朝他问道。

    杨休心中思量陆百鸢果然是被蒙在鼓里毫不知情,索性将赵家这些日子里所作所为和盘托出。

    杨休陈述之词越往后说着,陆百鸢那不可思议的眼神也随着愈睁愈大,父亲陆一鸣走后,爷爷赵竹甫他也再没见过,而大伯赵朔漠与二伯赵吟川在她面前表现出来得都是一副至亲可依的模样。

    可陆百鸢未曾想过他们全是披着羊皮的狼,给父亲陆一鸣按照祖制风光大葬是为了取信自己;将自己妥善安置在赵家宗祠祖地的庐房之中嘘寒问暖实则背地里监视着一切,好让赵关河有机会奔往关内总局假传口信吞并父亲陆一鸣留下来的家当“云威镖局”;最让她心中不敢置信的是如今自己身在丧期,身为血亲长辈的他们竟然为了赵家的利益自作主张给自己许下婚事。种种劣行用满口仁义道德虚掩,实则目的皆是为了吞掉父亲陆一鸣多年经营的云威镖局罢了。

    陆百鸢这才回忆起父亲陆一鸣生前的提醒,陆一鸣当时对赵家拉拢的暧昧态度敬而远之,就是因为他明白这身体里流淌的赵家血脉终究还是附于表面皮肉之下并未深深在骨子中流淌。而陆百鸢之所以会被赵家爷俩营造出来这父慈子孝的模样蒙骗其中的缘由则是其失去至亲之后,太过对亲情寄托的渴望所致。

    丫鬟小翠悉心拍抚着陆百鸢的后背劝其听了这些不要太过于伤心,后者失神般地强颜欢笑,蓦然那游离的眼神聚凝起来斩钉截铁说道:“走!赶紧收拾东西回中原!”

    很显然陆百鸢这个坎算是迈过去了,与父亲陆一鸣去世相比赵家兄弟俩这点幕后操作还真算不了什么。陆一鸣与陆百鸢父女两本来与这疏勒城中的赵家就只有血脉上的桥梁,既然对方在这本就藕断丝连的亲情上狠狠的剜了一刀,那自己也就没有必要再去刻意维系了,她相信九泉之下的父亲陆一鸣也是站在自己这面的。

    “终于要离开这鬼地方了,老柳我还真不适合这干燥的西北气候。”

    柳大海搓了搓龟裂脱皮的双手,早年在南洋待惯的他很是抵触这边环境,能坚持这么些天都是咬牙挺过来的,如今听着要回中原自是十分支持。

    “柳大爷,难为你了!”

    之前柳大海将手中开裂起皮的地方刻意藏了起来所以陆百鸢也没看见,如今被陆百鸢亲眼瞧见后心中自然不是滋味。陆百鸢前往西北赵家的时候,柳大海担心其生活饮食不适应执意跟了过来,这么些年柳大海对自己的好陆百鸢比谁都清楚。

    “我老柳哪有什么可为难的,只要陆丫头你以后多喝几碗汤必啥都强。”

    柳大海这诡异的话锋转换,三句不离汤。一旁小翠见怪不怪,杨休在一旁都快逗乐了。

    “那我们现在就出发吧!”

    三人来疏勒城都是简装出行,所以也没有什么需要携带的。

    “大晚上的你们这是要去哪啊?”

    就在此时,忽然房门被一阵劲风荡开,一位老者站在了门前,紧跟其后得还有众多身穿劲衣举着火把的赵家家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