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67中文网 > 科幻小说 > 三坟定鼎决 > 第一百七十一章 柳大爷会武功
    “杨休?爷都说了后会有期,可没想到这么快我们又见面了,还是在这种地方!”

    赵关河从举着火把的众家丁中走了出来,火光下的那张脸庞泛起了一抹阴森的得意。

    那为首的老者信手指着杨休不禁好奇问道:“关河,他便是在关内云威镖局阻拦你的人?”

    “回舅爷爷的话,就是这小崽子!”

    舅爷爷?杨休当即明白了这个老者的身份,那个当年与赵家老家主赵竹甫抢夺家主之位的人——融禄!

    融禄那双浑浊的眸子上下仔细打量着杨休,一股极其瘆人的寒意顷刻间露了出来。

    融禄虽说膝下无子,可护外甥孙那是出了名的,不然当年也不会与赵竹甫妥协交权,如今听得自己这最疼爱的长外甥孙受了眼前小子的欺负那还了得。

    “大公子,人找到了!”

    一名高瘦的家丁指着其身后被捆绑扎实却又意识不清仍处昏迷状态的几个男子小声禀告道。

    “成事不足败事有余,先将他们拖下去各打一百棍,生死有命也让他们好好长个记性。”

    “遵命!”

    杨休往门前站近了几步,再三确认后发现那被拖下去的几个身影正是被他打晕捆绑在洞窟里的五个赵家暗哨,东南西北外加一个领头队长一个不少。杨休暗忖自己上山前还特地在山下晃悠了一圈,按理说应当应该没有人会刻意再去报信,可又是为何如今还是被赵家人这么快就给发现了呢?

    赵关河望着杨休朝着昏迷的几个赵家家丁再三确认的眼神,很快便猜到了其内心大致所想,旋即讪讪笑道:“你这王八蛋没有料到吧,我爹特意交代过几枚信号弹给那位暗哨领头,命其每日夜间定个时辰发射一枚,只要我们看见了这信号弹,便代表咱这宗祠祖地整天没有任何异常情况发生,可今天……”

    听着赵关河解释,杨休暗道大意自嘲今日里弄巧成拙了,如若今日里不拦着赵筹仁手底下那个啰啰引燃信号弹的话,或许赵家人倒也不会发现。杨休心中不禁感叹果然这氏族大家做事果真严谨,不过既然来了他自然也不怕。

    “嗯?舅爷爷,你快看那!那不是咱圈养在宗祠祖地的虎王么?还是当年你可捕回来的!”

    融禄眼神顺着赵关河手指的方向望了过去,果真瞟到了房间眼前屏风上挂着的一件硕大虎皮,那张讥笑得意的老脸瞬间凝固。

    融禄早年归隐田园,从塔里木生擒了一只老虎给弄到了疏勒城,那只老虎尖牙利爪身形庞大说是虎王不为过,为彰显赵家宗祠祖地的威严气派家主赵朔漠便命人将其放养在这山中。

    融禄望着那张偌大的虎皮喃喃道:“这畜生识我气息,每次只要知道老夫来到了此地必会虎啸问候,老夫刚还在纳闷今日上山这畜生怎滴不与我叫唤,原来早被你们这群胆大包天的东西给宰了!”

    小翠侧过头瞧了柳大海许久,因为她知道这大虫是柳大海有天夜里扛回灶房的。山里夜晚偏寒他扒了虎皮给陆百鸢做毯子,剩下挑了几块健壮的肉风干躺在灶房就酒喝。

    “小妮子,我给你两个选择。第一,改名姓赵,将云威镖局的管权交给我这宝贝外甥孙儿,然后安安心心给老夫嫁到于阗城的尉迟家去;至于第二嘛,你还是不选为好,毕竟若是让老夫动手将你抓住可没有什么好果子吃。”

    “呸!你这老死鬼想得也忒好了,我父亲辛辛苦苦攒下的基业你休想得到!”

    赵关河沉声笑了笑随即煽风点火道:“舅爷爷,这妮子是铁了心的要与我们为敌啊。”

    融禄脸色一沉,怒喝道:“动手!”

    “啪-啪-啪。”

    房间内所有的门窗瞬间被关得严严实实。

    又随着吱呀一声响,几颗迷烟通过门窗的缝隙塞了进来,杨休连忙提醒道:“不好!捂住口鼻!这烟有毒!”

    房间本就不大,几颗烟丸产生的烟雾不到片刻便充斥弥漫到了整个房内,并未有什么内息功夫的陆百鸢与小翠很明显已经吸入稍许迷烟。

    “丫丫个呸的,这老小子还真是不要脸。”

    柳大海往地上狠狠地啐了口痰后大声怒骂,旋即只见其转身用一块布包住桌子上的汤钵塞到小翠手中朗声说道:“小翠,你待会给陆丫头带上,在路上喝!”

    众人还未来得及对柳大海的迷惑行为不解,耳边忽闻一声轰隆巨响,柳大海大喝一声单臂擎起桌子将房间砸出一个大洞。掀起的劲风将地上的几个迷烟筒顺着墙壁大洞扔到了赵家家丁之中,顿时几个没有防备的家丁被墙壁崩出的石头砸中后松了手上火把倒了下去。

    陆百鸢与小翠瞪眼惊呼道:“柳大爷竟然会武功?”

    一旁的杨休擤了擤鼻子同样惊诧的眼神望着柳大海,柳大海会武功他倒是不意外,毕竟在镖门干了这么些年了,耳濡目染看着镖师们耍些把式肯定也得会个一招半式。他所感到意外得是从那道劲风中透露出柳大海的武功不差,而且似乎在自己之上。

    单从其能快速反应过来且在迷烟之中轻松运气使出如此大的内劲,与之相比杨休自恃差了些许。

    想到此处杨休不禁汗颜,初次见柳大海的那个清晨,他还质疑这个臃肿迟钝的胖大叔不会轻功,如此看来自己倒是大错特错看走眼了。

    “果真有高手,我爹接连派出去的那几个附墙探子难怪没有一个回去复命禀告,原来都葬送在了你这老狗的手下!”

    赵关河脸色逐渐由淡然转化成了凝重,这几名武功不错的附墙探子还是他父亲赵朔漠亲命秘密委派,其余人等包括赵家二老爷赵吟川都不知道,赵朔漠的目的是想全方位知道陆百鸢在山上包括房间内的一举一动。

    可没想到派出去三次,每一次都如同石沉大海一般没有音讯。其中赵朔漠也疑惑过,莫非陆百鸢功夫这么强?这也是他之后没有立马与其撕破脸的顾虑。

    “附墙探子?柳大爷还有这些事么?”

    什么附墙探子陆百鸢未曾听过,不过他能听出来这是自己那位“好大伯”派来监视自己的人,赵家这所作所为实在令她心中生厌恶心透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