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67中文网 > 科幻小说 > 三坟定鼎决 > 第一百六十九章 乌云托月

第一百六十九章 乌云托月

 热门推荐:
    府城易主的事杨休倒也听白老爷子讲过,如此听赵板坡一说倒也似乎却在情理之中,犹是如此杨休接着问道:“现在山上只有你说的那姑娘一个人待着么?”

    “那当然不是啊,据说她还有一位随身丫鬟伺候着,对了!还有一位伙夫大爷陪着她在山上。尤其是那个伙夫!我的天啦,炒的菜那叫一个香,有时山间刮一下阵风后,那好家伙我从南坡就能闻到……”

    “好了住嘴!”

    杨休暗叹赵板坡这一身膘果然没白长,提到吃当即眉飞色舞全然忘了自己是何境地一般。

    丫鬟杨休倒不意外,只是这个伙夫是谁?莫非是当时镖局内看到的那个逼着陆百鸢喝汤的胖伙夫柳大海?嘶,杨休脑海中立马回想起那个阳光明媚的早晨那胖大叔拿着菜刀捕杀鸡的场景。难道他也跟来了?

    不明就里的赵板坡望着陷入思索的杨休不禁低声问道:“大侠,你话是不是问完了……”

    杨休厉声正色道:“你还要催我不成?”

    “不敢不敢!”赵板坡把头往后缩了缩。

    杨休紧接着指了指地上几根草绳又指了指洞窟最靠内的一个角落:“你用绳子将这几人给我绑扎实了堆那个角落,嘴上还得用布给我塞严实了。”

    “好嘞!”

    赵板坡臃肿的身形开始忙碌了起来,充当着最佳助攻的角色。别看其身形笨重可不到一会便按杨休说得一丝不苟的全给办完了。擦拭着汗水的他走到杨休跟前喃喃道:“那大侠我是不是可以走了?”

    “看你累的出了这么多汗,便也好好休息一下吧。”

    杨休从背后递了个绳子给他:“是你自己动手,还是我帮你?”

    “大侠!你……你骗人!”赵板坡一脸吃瘪委屈得说道。

    “我哪有骗你,我只是答应你保你平安无事,你现在确实相安无事啊。”

    懒得再拖延时间的杨休干脆一手将赵板坡砍晕,用绳子绑好给他压在了另外四人的身上。

    如此之后山洞内瞬时之间安静了下来,杨休故作事情办完的模样大步流星往外走去。就当杨休前脚刚离开,后脚便溜进来了一个瘦小身影。

    这道瘦小身影点地而走,甚是小心翼翼地走到了被杨休打晕的众人身边,开始了搜寻翻找,不一会儿便传来了他喜悦的窸窣声,那是领头队长身上翻出来的一支信号弹,瘦小身影手中紧紧攥着这枚信号弹走出洞外。

    瘦小的身影来到一处宽敞的地面上,将信号弹对准高空,正当其准备拉响引线的那一刻,一根树杈忽闪一瞬直直插到了他的喉咙之上,树杈钉穿其肌肤的那一刻,他也应声倒地。

    只道先前远离的杨休如今却是走了回来,他走到这道瘦小身影边,将那支信号弹从其手中拔了出来握在手中细看,猜测这应当是这些暗哨通知赵家府院人的信号弹。

    自从杨休出了陶罐黑市便多了个心眼,他知道以赵筹仁那家伙的品性肯定还得做不少文章。果不其然,从陶罐黑市出来这一路上,杨休都能感受到有人尾随自己,虽然这人身法高明,却依旧躲不过多了个心眼的杨休的感知。

    杨休想都不用想,肯定又是那赵筹仁要玩的阴招,杨休看破不点破,在对方尾随自己的同时,杨休也在暗中感知他在做什么,他的意图究竟是什么?当这人来到洞中翻找信号弹的时候杨休便明白了,只道是赵筹仁想拿自己做引子帮其吸引火力让赵家人看到信号弹赶往这赵家宗祠祖地,而赵筹仁的最终目的为何却是值得思量。

    “赵筹仁!等爷事情办完了得好生收拾你这个王八蛋!”杨休冷哼一声将那支信号弹掰断扔到了地上,便扬长而去。

    山顶庐房,那不大的灶房内烟火气却是十分足。

    柳大海从草筐中掏出几个鸽蛋打碎后放入大勺中匀抖两三下,待荷包蛋成型后将其放入一碗乘着紫菜的钵碗中,紧接着再倒上熬煮得飘香四溢的清汤。顿时那底下的紫菜从荷包蛋边线漂浮而上,而底下的荷包蛋就顺势沉了下去。

    “大功告成!”

    柳大海用筷子点了点汤汁入嘴,颇为满意的点了点头。

    他煞费苦心熬了那锅清汤,为的就是做成陆百鸢喜欢的这道老家爽口香汤,紫菜形似乌云,荷包蛋犹如皎月依托于乌云之中,这便是那道陆百鸢最喜欢喝的汤“乌云托月”。

    随着鲜汤的出锅,柳大海又做好了几道菜后,却未再曾停歇半分,而是连忙拾起几个萝卜切皮洗净用一柄竹签雕切了起来,未曾想那看似臃肿的手指顷刻之间便将形状怪异的萝卜雕成几只栩栩如生的小白兔放在盘子上点缀,其用意无非其它,只想将深陷丧亲之痛的陆百鸢逗开心罢了。

    忽然柳大海左耳朝着房屋外灵动地颤了颤,紧锁的眉头随即展开来若有所思的笑了笑,随手往烧的只剩干炭的灶炉内添了几根柴火,又转身从门窗边的梁上取下两条风干好的老虎前腿肉,这是柳大海前些日子不知从哪弄过来的野物,被他自己吃得只剩下挂窗的这两条了。

    “开饭咯!”

    柳大海吆喝一声,干净利落的左右手各端三盘将菜平平稳稳的端放在了桌子上。

    “小姐你快看,柳大叔雕得这几只小白兔好可爱!”

    陆百鸢轻嗯一声,目光再扫过桌子上的菜忽然意识的问道:“柳大爷,今天做这么多菜咱们吃的完嘛?”

    柳大海朗声笑道:“吃得完!吃得完!先吃吃看!陆丫头你瞧这个肉,这可是我……”

    柳大海每做一顿饭都要解释半晌,告诉陆百鸢每道菜营养在哪,制作多么不易,一旁的丫鬟小翠听得甚是入迷小鸡嘬米般连连点头称赞哇塞,而陆百鸢却是耳朵都快听得生茧了一般做出满脸嫌弃的模样。

    “百鸢!”

    陆百鸢在柳大海叭叭的解说中忽然听到了一个声音,这些日子来她一直期盼听到的声音,一个让她魂不守舍的声音,为此她还下意识得惊愣了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