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67中文网 > 科幻小说 > 三坟定鼎决 > 第一百六十八章 明岗暗哨
    赵板坡挤兑着他那肥腻的脸庞甚是恶心的撒娇道:“我的好队长,在您英明神武的带领下怎么会出差错呢,再者说山上那位小姐虔诚着呢,整日里除了休息睡觉就一直跪在她老子的墓前烧香烧纸痛哭流涕。”

    那位被称作队长的男子猥琐一笑试探性得问答:“哦?你这胖子还去偷看了人家?”

    赵板坡拍了拍身上的肥肉如是说道:“队长你既然都说我胖了,那我吃饱睡醒了自然要去山里头溜达一下。不过墓那边阴气重,我瘆得慌,所以也只是瞟了一下就赶紧跑回来了。”

    火堆边最靠左那人也问了起来:“队长,家主他有没有说我们多久能从这暗哨边撤走么,哥几个都快在这鸟山内憋死了。”

    “快了快了!我听上次来山里送给养的车夫说道,那于阗城中的第一世家尉迟家的公子爷马上会将山上那小姐给娶了去,到时候我们自然也就可以撤退了。”

    赵板坡嘿嘿一笑又是说道:“尉迟家那公子爷可真是上辈子修得不浅福气了,你们还别说,山上那姑奶奶模样长得还挺俊。”

    “好你个赵胖子,下次看可记得带上我。”火堆边靠最右的男子擂了赵板坡一拳戏谑道。

    领头的队长示意众人消停点,旋即从饭箱内拿出酒菜摆了出来催促众人道:“好了好了,你们赶紧吃完晚饭各回哨位继续盯着,再忍个几天便可以了。”

    赵板坡忽然捂着肚子吃力说道:“哎呀,我肚子痛!我得先去方便一下。”

    “你小子可真是个直肠子,拉了吃吃了拉,赶紧滚去解决完。”生怕赵板坡放屁,瘦黑模样的领头队长连忙捂住口鼻甚是嫌弃说道。

    片刻过后,火堆边忽然多了一个人影。

    瘦黑领头闷了口酒笑着拍了拍那个黑影的肩膀夸赞道:“真是奇了怪了,赵板坡你小子今天蹲个坑居然没有磨磨蹭蹭。”

    瘦黑领头手在那肩膀上来回摩挲了几下,忽得感觉哪里不对劲,赵板坡的后背可没有这么清瘦。旋即领头队长抬头一看,笑容顿时凝固在了其脸上,手中酒碗吓得落了下来,指着来者疑声惊呼道:“你!你是谁!?”

    四面透进来的风穿过山间石壁缝隙将地上燃旺着的火堆吹得摇曳乱舞,使得本就半明半暗的洞窟又黯淡了几分。

    不过纵使光线再怎么不好,盯哨的领头队长他也能看得出来这道健壮身影绝不是那死胖子赵板坡。

    来者并未搭话,而是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将火堆边的四人一一放倒,摆曳的火光照耀在此人脸上,不是杨休又是谁?

    杨休自从在南面上了山后,便敏锐得发现了在山间到处溜达的赵板坡那溜达窜动的人影,从赵板坡衣服制式来看与他当时在疏勒城中擂台边看到的赵家子弟服饰一模一样。于是其心中暗忖赵家可能在山间布着蛰伏已久的暗哨,后来他便一直小心翼翼的跟在赵板坡身后,直到跟着他回到这洞窟营地。

    “哥几个你们今天酒量可真是不行啊,就这么鼓捣几口便躺下了?”

    洞窟口赵板坡哼着小曲提了提裤子,望着倒下的几人扭着那丰满的臀腰跑了过来嘲笑道。

    赵板坡瞪着眼睛审视着众人,再三确认他们皆昏迷不醒后,连忙将他们碗内的鸡腿拾掇到了自己碗内,正当他窃喜得咬了第一口下去后,一柄剑慢慢的轻放到了他的脖颈之上。

    赵板坡余光瞟见那是柄锋利的剑刃后,手中的鸡腿顿时不香了,只见他手中哆嗦着将碗放到了地上,接连哭声求饶道:“嗯?大侠饶命!大侠饶命!”

    “饶你不难,你只要老老实实回答我的问题便是。”杨休把剑收了回去,单臂擎起赵板坡将其扔到了山间墙壁边,如此便是个下马威,赵板坡也瞬间老实了很多。

    赵板坡小心翼翼的往火堆边匍匐着靠了过去,立马肥腿一软磕头如捣蒜般大呼道:“只要大侠您高抬贵手,小的定是知无不言言无不尽!”

    “你们都是赵家的?”

    赵板坡听闻杨休语气,似乎是专程来找赵家麻烦一般,瞬间那快埋到裤裆下面的头抬了抬立马解释道:“大侠你若是来找赵家寻仇更应该饶过我了,我赵板坡除了是姓赵之外,和赵家再也扯不上一丝半缕的关系。我只是靠亲戚介绍来赵家做个家丁混口饭吃罢了。”

    “放心我不会杀你,躺在你身边的这几人我也都只是打晕罢了,我还是那句话,只要你老老实实回答完我的问题我定会保你相安无事,不过你若是敢糊弄我的话……”

    杨休捡起地上一块硬石捏成湮粉,从赵板坡眼前挥洒而下。

    赵板坡肥躯一震,又将身子压低了几分:“若是我赵板坡与大侠所说话语有假,定叫我五雷轰顶不得好死。”

    “好!”

    见威慑住了赵板坡,杨休点了点头继续问道:“赵家家主派你们来此目的为何?”

    “这段时间这赵家宗祠山头上来了位守孝的小姐,这一守便待了差不多有半月之久了。赵家几位当家的爷对其很是上心,特意吩咐过我们如若山间要是有了什么风吹草动,或者这位小姐有什么异常情况定要禀报于他。”

    “这不就是派你们来监视她么?你们这些暗哨总共有多少人呢?”

    赵板桥连忙指认着那些被杨休放倒的人说道:“全都在这了,你看这个是我们头,这个是负责在东面放哨的,这个是西面的,这个是北面的,小的我则是负责南面的。”

    杨休记得白孝德还特意提醒自己这赵家宗祠之地守卫深严,而如赵板坡所说的如今只有五人在此守卫,却当真使他疑惑不已,犹是如此杨休厉声喝道:“你可要老实交代,赵家宗祠祖地怎么可能就只会安排你们五个人在这值岗放哨?”

    赵板坡听闻杨休质疑的语气立马解释道:“绝对属实啊,大侠,这赵家的宗祠祖地原来防备人员还算挺多的,不仅有不少明岗,而且还有暗哨。不过就在前些日子家主忽然将所有明岗变成了这为数不多的暗哨。至于本来那些护防赵家宗祠祖地的家丁护卫们从上周开始就陆陆续续撤下山去,据说要为一个叫啥‘府城易主’的大事做准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