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67中文网 > 科幻小说 > 三坟定鼎决 > 第一百六十七章 宗祠祖地

第一百六十七章 宗祠祖地

 热门推荐:
    “哪里逃!”

    心想自己打不过难道还跑不过的赵吟川,没有料到自己是真得跑不过。

    杨休大喝一声,紧接着点地轻踏而出,一个瞬身便已经疾步拦在了赵吟川的身前。

    赵吟川见逃路不成干脆一咬牙心一横,一抖硕大衣袍霍然出手疾出双臂朝着杨休攻去。

    一个还未交手便内心胆怯的人怎么可能会赢?三招之后高下立判,杨休一扫横腿将赵吟川踹至墙角。

    赵吟川刚想扶墙站立,紧接着一把闪着寒光的利刃倏忽之间却已经架在了他的脖子上,赵筹仁并不想给赵吟川爬起来再战的功夫。

    赵筹仁来回摩挲着架在赵吟川头上的剑,缓缓说道:“二伯,这下你可是实实在在得落到了我的手中了吧!?”

    “小兔崽子,老子劝你还是放了我,不然等到时候你大伯带着人马赶了过来,我敢保证,你和你的这狗屁甘霖门都得死!”

    赵吟川冷哼一声,闭目靠着墙角甚是桀骜。

    “哦对,这你就提醒侄儿了,当断则断侄儿谨记!”

    但见赵筹仁递剑一送,满脸云淡风轻的便刺破了赵吟川脖颈大动脉。

    顿时赵吟川脖颈喷涌出鲜血,捂着脖颈上的伤口的他一副难以置信的模样望着赵筹仁,片刻后倒地却再没有了生息。

    赵筹仁如若无事般擦拭着手中利剑,紧接着又往赵吟川身上啐了口痰喃喃道:“我说过,今天你绝对出不了这个巷子!”

    杨休望着痛苦倒地已经死去的赵吟川不禁暗自惊愣了一下,旋即杨休一把将赵筹仁按至墙角急声质问道:“你这是做什么?如今我那事务还未问你就给杀了?”

    赵筹仁一改脸上阴狠模样,揽着杨休的臂膀赔笑道:“哎,杨兄弟你放心,我答应你的东西绝不可能食言。”

    杨休将赵筹仁搭揽在自己身上的手臂拍开来,一脸机警得望着赵筹仁冷声反驳道:“你也说过,关于陆姑娘的下落赵府当中应该不超过三个人才知道,如今这三个人中你已经杀掉了两个,这最后一个我可不会再出手助你!”

    赵筹仁连忙赔笑道:“哎!杨兄弟你误会了不是,我赵某人定然不是如此无耻之徒,我是说过关于陆姑娘的下落赵府当中应该不超过三个人才知道,但赵府外却还有人知道啊!”

    杨休连忙追问道:“哦?是谁!?”

    赵筹仁指着自己说道:“我呀,我就知道啊!”

    赵筹仁紧接着缓缓解释道:“陆一鸣当时灵柩运到疏勒城的时候,赵家以祖宗丧制予以厚葬,从疏勒城的城门口到赵家大院一路白色旌旗,送葬的赵家子弟与配饰灵车更是络绎不绝,那叫一个风光体面。而后到了陆一鸣下葬于赵家宗祠祖地之后,所有赵家子弟回了大院,但出殡队伍中站在最前的那位女子并未归返赵家,而是留住在赵家祖地旁草庐之中为陆一鸣守灵。如此想来,那女子应该就是陆一鸣的女儿也就是你口中的那位陆姑娘。”

    赵筹仁所说确实与当时白老爷子告诉自己的相像,不过即使如此杨休依旧满脸质疑道:“赵家祖地旁的草庐?你说得可是真的!?”

    “杨兄弟,这个绝对是真的,赵某若是骗了你天打五雷轰不得好死!”赵筹仁故作发誓笃定道。

    杨休这才意识到自己从始至终就在被眼前这个长眉汉子利用,当下怒哼一声不再搭理赵筹仁,旋即甩手离去。

    “杨兄弟慢走!”

    赵筹仁望着杨休愈来愈远的背影,忽得嘴角露出一个稍瞬即逝的诡异弧度。

    赵府门前的集市,不知从何时开始就比以往繁荣了不少。

    忽然,集市中传来一声颇具节奏的铜锣敲击声,集市中有些贩夫走卒们闻讯后纷纷取下自己手中忙活的行当,朝着哨声方向一座偏远的茶馆集结。他们,皆是白家的内府护卫军,由白孝德安排在赵家附近的集市中伪装成城中商户百姓随时准备接应杨休。

    这座偏远茶馆内,寥寥二人,那两个身影并肩而坐,似在商谈什么。

    “杨兄弟,你打探到陆姑娘的线索了么?”

    “嗯对!就在赵家宗祠祖地,白兄你知道是在哪里么?”

    “当然知道,我们这便出发前往!”

    瞬时之间,一队浩浩荡荡的劲衣蒙面人马从这座偏远茶馆内疾奔而出。

    “吁!到了!”

    沙尘古道中,这队劲衣蒙面人行至最前的男子却是忽得拉马牵缰停了下来。

    白孝德挥着马鞭指着沙尘古道边额外凸起的一片山说道:“杨兄弟,那儿便是赵家的宗祠祖地了,宗祠祖地中可能少不了赵家通报的眼线岗哨,人多眼杂,我们就不跟你上去了,你单独一人行动最为妥当,找到陆姑娘后你再将其神不知鬼不觉地带下山来,我就在此地接应。”

    “杨兄弟,你尽管放心大胆的去,我带领着人马留守此处下山之路,就埋伏在这沙枣树丛中接应着你。”白孝德旋即又将马鞭移到了山边一片翠绿的树继续说道。

    “那就有劳白兄了!”杨休抱拳答谢扭头便驾马赶往山间。

    夕阳西下,岩山苍茫。当遗留在天空最后那抹橙红弥散,整座山峰陷入一片寂静。

    “嘟”

    不知何处凹岭传来一声长哨,夕阳残虹映衬的山林间顿时出现了不少窸窸窣窣的影子。

    “西面无异常!”

    “南面无异常!”

    “北面无异常!”

    山间一处凿壁石窟内,三道人影围坐在火堆旁,另有一瘦黑男子踩在一块石头上从石窟口往外眺望喃喃喝问道:“南面什么反馈?赵板坡那兔崽子还没来?”

    “来了来了!队长我来了。”丛林之中一个臃肿的步伐迈着小碎步奔了过来。

    “南面情况怎么样?”

    被称为赵板坡的男子一屁股往火堆边坐了下去,拧开水壶大喝了一口不乐意的回道:“南面无异常!无异常!队长这地界能有什么异常嘛,我们这暗哨都快蹲了有半月了,山上面那姑奶奶也没啥下山动静,家主有没有说我们多久可以回去啊,我想城南门的花生肘子了。”赵板坡想到花生肘子又舔了舔自己的嘴唇。

    “吃吃吃,你就知道吃,也不看看自己那肥样!家主上次前来咱宗祠祖地的时候再三交代,一定要看好山上那位小姐,若是有风吹草动得立马禀报他,不然出了差错咱五人都得吃不了兜着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