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67中文网 > 科幻小说 > 三坟定鼎决 > 第一百六十六章 独一无二
    赵吟川一语言罢,袍中双臂疾出,一道狂猛的罡风冲劲瞬时之间喷薄而出,直直朝着赵筹仁胸口轰去。

    “呵!你终于也亲口承认当年那场大火就是你们这几个老王八蛋放的!赵二狗!爷今天把话撂在这了,今天你绝对出不了这个巷子!”

    赵筹仁横眉怒目点步跃起,探出双臂凝成罡风借着身后的墙壁迎着赵吟川挥摆的双臂蹬了过去。

    赵筹仁这一借力打击似乎是为他自己赢得了一分可以巧变的时机,犹是如此他在拳锋相触碰之时,化掌而出巧妙得卸了几分力道,待他目光瞅准赵吟川的收臂轨迹之时,立马挥拳从中拦截直追而出。

    “雕虫小技竟敢班门弄斧!”

    赵吟川似乎是看出其意图当即冷哼一声,改收臂为沉臂,又将沉下去的臂膀结结实实得挺了出去,赵筹仁这一套臂法动作变化一气呵成行云流水,赵筹仁不禁脸色大变硬着头皮拆招躲避而退。

    见赵筹仁躲闪败退,赵吟川连忙乘胜追击一个纵身飞跃奔至赵筹仁身前挥臂打压,双方见招拆招你来我往十余次,可见赵筹仁瞬时之间大汗淋漓,而赵吟川却是满脸不屑,云淡风轻。

    忽得赵吟川挥臂按压之际借着赵筹仁的力道往后弹掠出几步,似乎是想给赵筹仁缓一口气,方便自己再加玩弄他。

    果不其然,赵吟川瞬而开口讥讽道:“呵,早就听闻这坊间传言疏勒城中有个在野势力叫做啥狗屁甘霖门的发展可谓是如日中天,这势力也是越来越大,我还只道这背后的操控者会是谁呢?大侄子你要是早说是你,二伯我早就得来看望你了。这样吧,二伯今天忽然想了一下,这次就饶你一命怎么样?不过二伯我可不会白饶你,我看你这甘霖门发展的倒也像个样子,你就将其交到二伯手里如何?”

    赵吟川见靠在墙壁边呼喘着气的赵筹仁依旧不答,犹是戏谑说道:“前人栽树后人乘凉,你也知道二伯是个喜欢乘凉的人,就好像我们当年从你爹手中接下被其管理得井井有条的赵家一样。”赵吟川言罢放声猖狂大笑。

    “赵二狗!老子杀了你!”赵筹仁听闻赵吟川居然还有脸提自己的父亲,当即大怒,一股汹涌罡风猛然盖过双臂似做破釜沉舟的模样朝着赵吟川冲了过去。

    “你这熊孩子,二伯这是再跟你做买卖呢,过了这村可没这个店了!”赵吟川眼神一拧故作惋惜,旋即刺出双臂朝着赵筹仁迎了上去。

    “嘭!”

    巷道之中突现一声惊天炸响,两旁墙壁的瓦砖缝隙中顿时激散出无数尘土。

    沙尘弥漫之中,双臂贴双臂,罡风对罡风。

    “噗”

    双方较劲片刻之后,但见赵筹仁大臂上的青筋忽得萎缩了一下,似乎已经力竭一般的赵筹仁往后倒摔在墙壁之上,呕出一股浓浓的鲜血。

    很明显他败了,他终究还是在这场双方硬碰硬的角力之中没能得对赢眼前的赵吟川。

    赵筹仁一身臂功乃赵老爷子亲手调教出来,如此年纪就能将赵家绝学千钧六合臂修成“丰筋之力”的程度,无不证明着他还是有这个慧根天赋的,假以时日肯定也定能够成为一名臂法巨擘。奈何他这些年一直将心思放在了如何找赵家复仇之中,这也就犯了武功修行中的一个大忌,太过于三心二意没有做到心无旁骛。所以这也就酿成了今日的败局,虽说他与赵吟川都是练至了“丰筋之力”的地步,但是他才刚迈入门槛火候方面定然不够。

    不过好在今日的他还留有后手,不然后果可料。

    “杨兄弟!还是得麻烦你了!”

    赵筹仁捂着疼痛发麻的胸口抚着墙壁缓缓站了起来,朝着墙壁上方喊道。

    与此同时,一道身影从墙壁上飘忽而过,稳稳得站在了赵吟川的身前。

    杨休从始至终一直站在了墙檐上观看着底下的一举一动,虽说赵筹仁让他出其不意的偷袭赵吟川,但杨休却是讲的明明白白对付赵吟川这种人自己还用不着偷袭,只要等赵筹仁想要自己出手便发个信号打个招呼就行。奈何方才赵筹仁似乎是想尝试着自己与赵吟川较力一番,二者角力之间其又陷入了恋战,于是到了此刻明显出现颓败之势的时候他才想起了招呼着杨休出手。

    “怎么是你!?”赵吟川望着来人不禁惊诧道。

    杨休淡淡回道:“怎么可能不是我?”

    “少侠,你究竟是何方神圣,我赵家是有什么事情招惹了你么?你为何总和我赵家过不去呢?”赵吟川眼神躲闪,似乎在踌躇思量。

    “这是你第二次问我了,我也再耐着性子和你说一次,你们赵家大摆比武招亲的擂台便就是得罪了我!”

    如若是之前杨休对赵吟川如此狂妄不可一世,他高低会给杨休一个下马威让其好看,不过现在却是不一样了,毕竟他知道了杨休的实力似乎是在自己之上,他不肯也不愿冒这个风险。

    犹是如此赵吟川嘴角缓缓搐动,只得略作服软模样回道:“少侠你与我赵家是有怎样的冤仇咱们日后再细算也不迟,烦请你这次高抬贵手,莫要插手我与这小兔崽子之间的矛盾,无论这小兔崽子许诺给你如何厚重的条件,我赵吟川代表赵家掷下豪言许诺你两倍,你看这样如何?”

    还未等杨休回话,赵筹仁却是在一旁立马接过话茬幸灾乐祸道:“二伯,这恐怕不行,因为我许诺的条件以目前赵家的实力不可能有两倍。”

    赵吟川却是朝着赵吟川吼喝道:“你这小兔崽子莫要再挑事端,你那狗屁甘霖门与我赵家在疏勒城的势力相比相比,不过区区九牛一毛罢了,什么东西你能许诺答应他,老子赵家却是不行的。”

    赵筹仁阴恻一笑,一字一句的说道:“二伯,我许诺的条件便是联手将你给抓住哦!”

    “啊?”

    赵吟川惊声出口,好汉不吃眼前亏的他未再有片刻迟疑,当即脚底抹油般一溜烟得踩着身旁的墙壁准备跃逃而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