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67中文网 > 科幻小说 > 三坟定鼎决 > 第一百六十一章 你做赵家家主吧?
    十年后,赵家宅院内府之中一座雕梁画栋的阁楼之上,一个佝偻的背影孤寂凄凉得透过金丝雕镂的窗棂望着高悬于天际的月亮不禁陷入沉思感叹:当年他就不该逞一时之快仓促大意的将融家收容进来。

    这个倚在阁楼独自观月的佝偻孤寡背影正是赵家家主赵竹甫,赵竹甫高估了自己的手段,低估了融家家主融禄的心机,更是低估了自己那正室妻子胳膊肘向外拐的能力。本意将融禄玩弄于股掌之间的他却没想到原原本本得被融禄鸠占鹊巢,到了这个时候他才发现融禄通过自己正室妻子的辐射下早就已经将手伸到了赵家各处,大有一股通过赵家这个壳复辟融家天下的味道。

    融禄野心猖狂至此如此那还了得,赵竹甫使尽浑身解数才在赵家族兄族弟的帮助下才挽狂澜于既倒扶大厦于将倾。虽然他掐灭了融禄欲图吞并赵家的火苗,但是依旧留存着不少问题,其中最大的一个问题是如今的赵家分为两股势力,一股姓赵,一股姓融,两股势力泾渭分明呈现不可再合之态,而且融家的势力竟然比本家赵家的势力要大上不少。

    事已至此赵竹甫只好与融禄进行和谈,二人和谈的一个媒介则是通过赵竹甫正室妻子也就是融禄的亲妹妹,由她作为公正。

    三人久经商量仍旧意见不合,商量的结果若是赵竹甫一边稍得了利,融禄又站出身来反对:“凭什么,如今自己可是站在优势一方。”如若是融禄从中稍微获利,赵竹甫又挺了出来:“让步绝非可能,这是我赵家,真要干起来大家都讨不得好。”就这么僵持了许久,最终二人在这位既是妻子又是妹妹的女人主持商量之下,得出了一个看似皆大欢喜的结果:那就是融禄与赵竹甫双双隐退幕后,二人隐退之前将一家之主的权利双双合并后接着又交出来,交到大公子赵朔漠的手中,由他执掌这个赵家。

    赵朔漠,既是赵竹甫的大儿子又是融禄的亲大外甥。融禄眼看既然是自己的亲大外甥,也是自己妹妹的提议,就当是还了赵家当年收容自己的一个人情,反正赵竹甫也为自己当年在自己落难之时讥讽自己的事情上感到万分后悔,这么细细一思考融禄犹是作罢,而赵竹甫呢看着这赵家只要还是姓赵,又是自己的亲骨肉大儿子坐家主这个位置,自然更是当下点头肯定。这爷俩再加斟酌一下认为可行,便当即双双隐退将权利糅合一起扔到了赵朔漠的身上。

    自此赵家就只剩下了一股势力,一股由赵、融两家心照不宣组合杂糅而成的势力。

    转眼间又是十年已过,这股势力在赵朔漠手中磨合了十年倒也将近浑然一体,奈何就是这第十年不安分的因素渐渐生起。

    其中第一件事便是赵竹甫的幺儿陆一鸣在关内混得风生水起,竟然成了纵横南北的第一镖主,那般家业更是让赵家人也眼红,赵家族内当即就是否将陆一鸣笼络回赵家一事召开了族会,这场族会结论毫无疑问的是笼络,一定要笼络!

    笼络陆一鸣虽是赵家迈出的一小步,但对此时并未在关内有势力的赵家来说算得上是往前迈了一大步,而拍板敲定此事的人正是赵朔漠。至于他为何会决心做此事呢,并不是因为其忽然顿生怜悯之心开始体谅这个弟弟,相反他第一意识里想到的是要在这个幺弟手中将云威镖局那份家业给撬过来,也就是说吞并。

    不愧是长孙像舅,赵朔漠的这一个想法倒是很像融禄当年故作颓败潜藏赵家多年,最终要将赵家这份家业吞并一样,都是赤裸裸的为利而往。

    奈何赵朔漠对陆一鸣指挥得多起笼络攻势都已失败告终,接连派往关内联络陆一鸣的赵家信使皆是铩羽而归,更甚者被踢打得鼻青脸肿。

    正当赵朔漠陷入踌躇思量之时,他那机智的二弟帮他想到了一个人,一个在情理上似乎能说动陆一鸣的人。这个人正是他们共同的爹,早已隐退在山间遛鸟养鱼的赵竹甫。

    当众人找到游乐于山间的赵竹甫之时,后者乍一听当即表示此事可行,顿时来了兴趣的他立马开干。他先做的第一件事便是指挥着众人将陆一鸣母亲陆氏的坟墓从郊外的薄地迁移到了赵家宗祠祖地,这件事赵竹甫其实当年就想做了,毕竟在他看来很是对不起陆一鸣这个幺儿。“爷奶疼大孙,爹妈疼老根。”要说赵竹甫对自己这个幺儿没有一丝感情倒也可以说是完全不可能,不过碍于赵府上上下下那么多人盯着自己的眼睛只得作罢,如今能光明正大的干这件事他只怕到死也料想不到。

    果然,这一次赵朔漠派去关内的信使不仅没挨揍,竟然还携带了不少瓜果礼品回来。赵朔漠甚是欣喜,当然不是为了那些瓜果礼品而高兴,那些俗物赵朔漠自然也看不上,他心中明白的是很显然这个赵竹甫所谓的策略让陆一鸣顷刻之间减少了蛮多对赵家的排斥。

    眼看双方沟通的渠道打通了,于是赵家连忙对陆一鸣献起了谄媚,而后者却也照单全收。

    而为了让陆一鸣彻底放弃心中芥蒂,赵朔漠还特地雇了个车队将老爹赵竹甫送去关内云威镖局进行游说。而就是赵朔漠自以为是的这一着妙棋,却也让事情的高潮悄然来到。

    多少年没见的父子俩这么单独一聊,父子间的火花还真就给擦着了。年近入土的赵竹甫感慨疏勒城之外自己还有这么一个威风凛凛的好儿子,当他将当年事情自己迫不得已的苦楚一一说明,身为儿子的陆一鸣也算是减低了对年迈父亲的那份恨。父子两就这么深夜在烛火前抱头痛哭,互说各自往事到了鸡鸣时分。赵竹甫不知是老糊涂了还是十分欣赏如今很像自己当年时候的陆一鸣,他竟然向陆一鸣提出了一件惊天大事:“要不你回疏勒城中做赵家家主如何?你爹我出山倾尽全力助你!”

    陆一鸣摆手否决承诺年后将带着陆丫头回家祭祖认认生,说者无心听者有意,门缝边赵朔漠派来监视他爹的家丁侍从将二人的话原原本本的带回赵家。顷刻之间赵家三兄弟都炸锅了,赵竹甫的功夫毕竟在赵家数一数二,他要是真闹起来,还真不好收场。虽说如今赵朔漠的母亲早已去世,但自己那个隐退的舅舅融禄可还在世。众人很快便想到请其出山。

    赵朔漠旋将此事原原本本告诉了融禄后,融禄二话不说立马应承了下来:“好家伙,我妹妹一死,你就开始蹦跶?不可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