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67中文网 > 科幻小说 > 三坟定鼎决 > 第一百六十二章 杨休身份

第一百六十二章 杨休身份

 热门推荐:
    于是乎赵朔漠与融禄甥舅联手将从关内迟迟归来的赵竹甫给制服,为了防患于未然,赵朔漠甚至不惜将他老子几十载的功力尽数废去,好在他还没有完全泯灭人性,并未杀掉自己的父亲,而是将赵竹甫废掉武功给关在了赵家内府的深宅大院准备让他孤寡一人在那了却余生。

    之后随着陆一鸣暴毙于云威镖局,赵朔漠就再没有任何顾忌,他也不用担心自己这个弟弟会为了赵竹甫如今的处境迁怒于自己,相反他可以肆无忌惮地侵占自己这个弟弟在关内的家业。毕竟如今云威镖局当家的只剩下了一个小丫头陆百鸢,在他看来这便是天赐良机。

    正当他沉浸在种种喜悦之时,殊不知赵竹甫一枚二十年前留作后手的棋子动了,那枚棋子便是众人眼前的这位名叫傅筹仁的家丁。

    傅筹仁不是姓傅,更不是一个家丁,他乃当年鼎鼎大名赵四公子的长子,一位在灭门惨案之中幸存下来的孩童,赵筹仁!

    这些年来当赵竹甫的妻儿子女渐渐疏远他的时候,孙子赵筹仁就成了他的慰藉。而他正好趁着那段隐退的时间将自己毕生所学对这个孙子倾囊相授,赵筹仁一身本事尽得赵竹甫相传,放眼当下疏勒城平辈之中也算得上是个数一数二的人物。

    赵筹仁有着一身武艺作保,行走江湖自是不难,更难得的是他没有对不起父亲赵寺宇给他名字中起的那个“筹”字。因为他的心思机敏不下于当年的赵四公子,他凭借着拉拢当年父亲在疏勒城中施过恩惠的那些旧部,慢慢的在疏勒城中形成了他自己的势力,这股势力更是在他统筹兼顾的谋划智策下发展壮大成为了疏勒城中一股不可小觑的在野力量甘霖门。

    甘霖门游走在疏勒城内各中小家族之间,在疏勒城中充当着氏族打手的角色,也就是为这些中小家族干他们各自明面上不好下手的事情。谁给的银子多甘霖门便为谁办事,毕竟赵筹仁迫切想要发展势力,而只有大笔的银子才能让他有发展势力的资本。

    不过甘霖门却有一则规矩,无论对方给的银两再多,他们都不接与疏勒城中赵家相关的买卖。因为在这之前赵竹甫一直给这个孙子灌输着不要残害同族同宗的思想,有着赵竹甫对赵筹仁的规制与管控,赵筹仁倒也算得上安分,这些年来甘霖门这股势力虽说一直在疏勒城中暗涌,却是一直没有触碰这个底线。

    如今却不一样了,赵竹甫被自己的杀父仇人也就是如今的赵家家主赵朔漠给废了武功关进了深宅大院之中。出于爷孙之情考量赵筹仁理应出手,出于为父报仇思虑赵筹仁更是义不容辞。

    赵筹仁满脸阴翳站在原地,只见其朝着身后信手一挥,忽然他身后的那些山岩之间土坡之上窸窸窣窣得冒出了许多闪着寒光的箭矢。

    “呲”

    也就是在赵筹仁手耷下来的那一刻,漫天箭雨积在长空撕鸣直直向着那些与狮子缠斗至无力瘫坐在地上的众赵家家丁侍从们射了过去。

    瞬时之间,此次赵家内外府陪同融大小姐出来打猎的那些家丁皆身中数箭倒地,躺在了血泊之中,全然没了先前那副在赵府院外骑高头大马威风凛凛的样子。

    箭矢殆尽,满地赵家家丁尸体丛中却是赫然站直了一个身影,这道身影奋力挥着手中铁棍,舞出的阵阵棍花卷杂着气劲将直面朝向他射去的箭矢一一拍拦而下。这个人便是杨休,也就是众人眼中所谓的家丁召龟儿。

    杨休刹那间便明白了先前自己想不通的一个问题,为何本是群居动物的狮子怎滴是分批而至?现在他明白了,就是眼前这个长眉汉子所为。凭他的本事想要事先知道融大小姐此次要来这地界狩猎狮子肯定不难,于是他将计就计,先前单着的那一只狮子就是他放出来的诱饵,目的就是引诱融大小姐与这些赵家家丁入套,消磨他们的战力,使得赵家家丁之中心中出现分歧裂痕。而后另外那十只狮子从左右两边进入谷底,正是形成了合围之势,这长眉汉子故意用狮子来击垮拖累这些赵家家丁,而他自己却是以逸待劳,做那最后获利的渔翁。

    当是时,但闻赵曲满脸惊诧得哆嗦着手指着召龟儿疑问道:“召龟儿!你这小子居然会武功!?”同样惊诧的还有融傲璇,她顿时明白了自己能被召龟儿救下来不止是运气使然,更多的还是这召龟儿本身所有的实力。

    唯独赵筹仁却是意味深长的望着杨休鼓掌放声大笑:“好一个召龟儿!自从我与你同在这次赵家家丁应征考核上望到了你的表现后,我便笃定你不是一般人。独扛水缸如履平地这可不是一般庄稼人干几年农活就能会的,更何况我暗处观察你居然在这途中还气息平稳,赵某自恃自己都难以做到,何况是你!”

    杨休眉头暗皱,难怪从始至终感觉这周身一直有人窥视自己一般,原来不是自己的错觉原来真是有人,便是这赵筹仁!

    “自从我对你产生了怀疑后,我便始终坚信你似乎是在刻意隐瞒着什么。犹是如此我特意发动手底下的众兄弟在背后对你展开了一番调查,从你在疏勒城中出现在他们视线中开始,往前一直查,查出来的结果却令我感到遗憾,从他们口中得知你好像是凭空出现在疏勒城一般,来源不明极具神秘。旋即我便只能从招你入门的那位应征登记的家丁查问起,从他口中得知你好似是赵昂熊的远房亲戚,可我找到赵昂熊后,他在我的一番利诱之后却是道出实情,说你并非是他的远房亲戚,而是一个想着进入赵家攀龙附凤的主?毕竟你向他打听首个问题也是唯一的问题居然是‘你可知道赵府有啥特殊身份的女主子?’这似乎也不像是一个直奔着吃软饭的小白脸该问的事。”

    赵筹仁诡异一笑又是接着说道:“首先我还以为你是要找这融大小姐,毕竟这融大小姐的身份在赵家也算得上赵府内有特殊身份的女主子,如果从融家入手我还在想着你莫非也对当年赵融两家的瓜葛知情?犹是如此我便对你愈加好奇,不过今日我却完全确信,你并不是为了融大小姐而来,莫非是为了从关内刚入赵府为父亲陆一鸣办丧事的那位叫做陆百鸢的姑娘而来?”

    杨休心神一拧,暗道赵筹仁此人心思甚是可怕,这种人作为敌人却是着实头疼不已。不过好在杨休擅于伪装,眼神之中并未直接流露出他自己的意思,让赵筹仁无从揣度猜测,至于其若要从杨休脸色入手观察分析的话后者更是不慌,毕竟他有着那张面具人皮在外撑着,完全看不出其真实的一个面色。

    果然,似乎是没有发现杨休破绽,赵筹仁摇头短叹了一声。蓦然之间赵筹仁动了,两根犹如炮筒似的粗臂从衣袍中疾出,带着几分破空劲力轰向杨休的心门。未有想到赵筹仁忽然动手,杨休当即弓步架出摆好阵势,一记雷掌将赵筹仁的劲拳给削开。

    二人拳掌相交的那一刹那,赵筹仁嘴角却是流露了一丝得意的笑,似乎他的目的达到了一般,短暂的交锋后他便急急往后退掠数步。

    当其脚步彻底站稳之后,赵筹仁又紧接着挥了挥手示意那些围上来企图帮助他来一起对付杨休的弟兄们往后撤退,而阵势摆开想着与赵筹仁一战的杨休却是忽然摸不着头脑,这长眉汉子葫芦里又是卖的什么药?

    赵筹仁朗声一笑,急声说道:“兄弟,你莫要再掩藏自己的身份了!你便是先前疏勒城中比武招亲时候力战尉迟公子与我那二伯的人!”

    疏勒城中那么盛大的集会而且又还牵扯到了赵家,赵筹仁自然是要好生关注一番,亲眼目睹了比武招亲全场的他,对杨休这个武功高强接连战胜尉迟翎尘与自己二叔的神秘中原人颇感兴趣,本意想着比武招亲擂台赛事后联系杨休好生招揽一番的他没,却想到之后擂台上会遇到那种事,赵家卑劣的手段他也尽看眼中,正当他想要出手帮被赵朔漠偷袭倒地昏迷的杨休一把之时,一个黑衣人却是抢先一步,在他出手之前便将杨休带走。风云乱像,却是让赵筹仁突生刺激之感,接下来的时间里他脑海中一直回味着杨休与尉迟翎尘和赵吟川对战中的气劲手法,大到拳掌相撞,小到其一呼一吸一静一动,此番推敲就是为了之后若是再见到杨休能一眼将其识得。

    果真机会是留给有准备的人,就在刚才他与杨休拳掌相交之刻,那股他推衍的熟悉的感觉他立马便感受到了,虽说杨休有所掩盖但终究是没有料到赵筹仁忽然出手只是为了试探,急于出掌的最先头那一刻气息是杨休的本能反应,赵筹仁敏锐捕捉到了,这下总该错不了。犹是如此赵筹仁他敢笃定,眼前的这个所谓的召龟儿其实就是先前比武招亲擂台上的那个神秘武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