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67中文网 > 科幻小说 > 三坟定鼎决 > 第一百六十章 赵四公子
    “为何当年大公子他们要行此种骨肉相残之事呢?”

    傅筹仁望着惊愕失色的赵曲却是麻木的笑了笑:“怪只怪我父亲树大招风才引得祸事上身。”

    当年我父亲赵寺宇在疏勒城中的名声威望都快赶上我爷爷赵竹甫他老人家了,至于我父亲在赵朔漠他们三兄弟面前更是遥不可及。当时外头甚至都开始传言着赵家下任家主除了我父亲以外没有后辈可以坐得住,也没人配得上。可能就因为诸如此类的种种原因赵朔漠那狗东西才动了杀我父亲的心思,毕竟月亮的光辉将星星大部分的光芒给覆盖,星星若想愈加明亮只得等月亮落下。

    赵曲努力回想往事又是疑声问道:“可老家主当年早就公开表示过赵家以后的家主之位要传给嫡长子,这些大公子他们应当也是知道的才对!”

    “赵朔漠他们当然知道,所以这其中还有另外一个更深层次的原因,那就是:我父亲与他们虽是兄弟,却不是亲兄弟!”

    “我父亲赵寺宇排行老四,并非与老大老二老三是一母同胞,没有了这深层次的手足之情的束缚,也就成为了他们能放开手脚大肆戕害我父亲的缘由之一。

    我父亲的身世比排行老幺的陆一鸣要幸运得多,虽说他的母亲不是正室,但最起码是一位真真正正有名分的妾室,由此他也能光明正大的有个赵字姓,更不用如陆一鸣打小一般母子两挤在一座柴房内受苦受难。不过换种角度来看我父亲他又算不上幸运,毕竟陆一鸣出走算得上彻彻底底避开了这些勾心斗角假仁假义的兄弟情义。”

    傅筹仁侃侃而谈,当谈及赵朔漠那一辈的幺弟陆一鸣时候,不禁道出了一个天大的真相:“而且据我说知,陆一鸣母子俩当年之所以在赵家活得那么凄惨卑微,并不是因为我爷爷赵竹甫冷血不顾父子之情,实则是有人在背后给其压力,逼迫他完完全全舍弃那段亲情,更是迫使其不得不背负‘冷血父亲’的骂名做出那般行径。至于要说是谁能给得了他这个压力,除了他那正室妻子与其家族的势力,恐怕疏勒城中再也没有谁敢了,你说是吧,融傲璇?”

    傅筹仁言罢便将目光望向了融大小姐,融傲璇就是融大小姐的本名,而融家正是赵竹甫正室妻子背后的家族。

    融傲璇呆怔了半晌,她对于自己的本名却是很少再听到了,如今从傅筹仁的口中喊出却是莫然有着几分陌生,毕竟在赵家中她是那位一直被供奉尊敬捧得高高在上的融大小姐,就连家主赵朔漠也要给他三分薄面的融大小姐。

    “当年疏勒城中赵家竞选家主之位的时候内外混乱,我爷爷赵竹甫的几个竞争对手都各有着疏勒城中其余中小氏族的支持,唯独我爷爷却没有。他的目光望向了碎叶城,虽说疏勒城有明文规范城中势力在交接权力之时严禁引入外城势力参与,不过我爷爷赵竹甫也没了其余办法,要做家主他必须这么做,也只能这么做。当年在那个混乱的环境下他之所以能做到赵家的家主,多半的原因就是因为其娶了融家家主的闺女,也就是如今家主赵朔漠的母亲,有了融家的支持,他那个赵家家主的位置才能安稳地坐住。”

    现在的安西四镇分别乃龟兹城、疏勒城、于阗城与焉耆城,可当年还有一座军镇与安西四镇齐名,甚至说与焉耆城二者之间时常互换四镇守备的身份,那座军镇名为碎叶城,碎叶城中的第一世家正是融家!

    碎叶城是西部边防最远的一座军镇,据说其城中建筑都是仿制大唐国都长安城而建,奢豪程度可想而知,究其军镇底蕴实力上并不逊色于其余几座军镇。

    如此有着碎叶城第一世家的支持,赵竹甫这个家主之位自然更是坐的稳当。可渐渐的赵竹甫却发现自己将融家的大小姐娶到手稳定自己赵家家主地位的同时,赵家也在不知不觉中渐渐变成了融家的附庸。融家居然靠着赵家在疏勒城中的资源往安西之地发展,并呈现出慢慢侵吞赵家的姿态。赵竹甫几次三番因为两个家族之间大大小小的利益纠纷问题与融家进行交涉,得到的回应都是“你我既然是联姻家族,这点利益划分也就无须太过于斤斤计较。”赵竹甫过于忍让却被家族中的长者唾斥道卖祖宗的玩意,逼着他再去与融家进行交涉,但那一次融家家主也就是赵竹甫正室妻子的大哥融禄回应却是充满着冷言讥语,言外之意差不多就是“你赵家家主的位置都是老子帮你弄到手的,现在两家虽说有着利益瓜葛上的纠纷,但是你现在最好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不然我能帮你夺得家主之位也能够让你瞬时之间失去。”

    这一次赵竹甫心中凸显万分憋屈却依旧忍了下去,正当他苦思冥想该如何给族中长者老辈一个合理的交代之时,事情的转机却来了。那是开元七年,碎叶城也在那一年割让给了突骑施汗国,从此就不再是大唐的属地。树倒猢狲散,碎叶城中的氏族们在当年领土战争中本就伤亡惨重,栖居的领地如今再被外夷占领,犹是如此很快碎叶城内的各大小氏族被外夷所迁进的氏族力量完全给赶了出去。面对迁徙流亡的融家,这个时候的赵家顺其自然完完全全反为主,而赵竹甫瞬时之间成了融家家主融禄的所要倚靠的泰山。

    面对曾经不可一世的融家家主在自己面前求援,赵竹甫内心顷刻得到了当时被其所讥讽羞辱的慰藉,赵竹甫并没有爽快答应,而是报复性得一点一点慢慢接纳融家人,将他们编入当时赵家外府的管制,更甚者直接充做长工家丁在赵府的最外围当差,总而言之要收容,可以!不过是彻底打散他们的编制。

    紧接着赵竹甫带着这些收编入赵家的人,将之前融家侵占的家业尽数收回,甚至还往外扩张了许多,一时之间赵竹甫这个家主做得可谓是风光无限,族中长者老辈皆对其抛去了孺子可教的赞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