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67中文网 > 科幻小说 > 三坟定鼎决 > 第一百五十九章 赵家绝密
    赵平突如其然的死使得众人无不惊诧,究竟是谁?连赵家内府的管家说杀就给杀了?

    众人寻声望去,定睛细看待见那道身影也是一名穿着赵府家丁衣袍的男子。所有人无不更加吃惊疑惑,而杨休眼中异色却是更甚,因为这名男子杨休识得,正是与自己同期应征赵府家丁的长眉男子,傅筹仁。

    虽说赵曲与赵平有隔阂多年,不过融大小姐方才已经许诺了他内府总管的位置,如今好不容易有了出头机会的他还没来得及向赵平显摆,赵平便一命呜呼了,这可怎滴是好?犹是如此赵曲挺站了出来指着傅筹仁的脸怒声骂道:“混账下人!平管家岂是你说杀就能杀?还不赶紧跪下认罚。”

    傅筹仁满脸淡然朝着赵曲缓步走近,叹了口气低声道:“曲叔,你也就别装了,赵平这王八蛋这些年昧着良心干了多少坏事?死有余辜的玩意!而且他死了,最高兴的人应当是曲叔你,他这么些年恶意打压你难道还少么?”

    融大小姐一脸惊噫满是谨慎朝着赵曲喝问道:“曲叔?赵曲你与这人是什么关系!?”

    赵曲听得融大小姐的质疑之声入耳也是满脸懵相,连忙解释道:“融大小姐冤枉啊,我赵曲敢对天发誓我是真得不认识这小子,他这分明是在挑拨离间!”

    傅筹仁却是微微一笑说道:“曲叔,你不认识我,我可是识得你,当年我父亲遭赵朔漠赵吟川他们毒手之时,是爷爷赵竹甫亲身委托你父亲将我安然带了出去交给疏勒城郊外的农户抚养,如今二十多年过去了,爷爷有难,我也该回来了!”

    “二十年前?我父亲救下的孩子?”赵曲口中反复默念这句话陷入短暂沉思,忽然他猛地抬起头来喃喃道:“你莫非是赵寺宇的孩子!?”

    “莫非当年真是家主他下的手?”

    赵曲苦思冥想,脑中蓦然想到了父亲撒手人寰之时反复给自己提得一件事,那件事关于一个人,一个赵曲不敢说出口的人名。

    赵寺宇,这是赵家一个禁忌多年的名字,一个赵府内外府上上下下所有家丁都不敢提的名字,早在许久之前一位家丁不甚将这名字脱口而出,落得一个身首异处的下场,自此赵家再也无人敢提。

    赵家老家主赵竹甫有五个孩子,除去漂泊在外前往关内自立自强的陆一鸣之外,当年赵府中还生活着四个。老大就是现在的家主赵朔漠,老二便是先前摆设擂台的赵吟川,老三名为赵陡峰,一个赵府出了名的书呆子,老四便叫做赵寺宇。

    这位当时在疏勒城中鼎鼎有名的赵家四公子,自打出生起便有着异于常人的经商能力,当时赵家的长者们都笑称其为“范蠡转世”。

    赵寺宇而立之年的时侯便将这份经商能力运用到了极致,那时候赵家上上下下的库房走账清款基本上都是由他一人便可完成,俨然一副赵家大管家的派头。

    更甚的是当时赵家的帐房先生们干脆就年底的时候来赵家帐房内与赵四公子打个照面领个俸银,其余时间该干嘛干嘛。不仅如此赵寺宇在完成赵家内的账务琐事后,利用闲暇时间在疏勒城中经商,他不仅通达事理而且能够全局把握市场的动态,凭借这些优势使得其论个人资产而言,他倒也算得上疏勒城首富,不过资产积盛的他却不像其它商人那么吝啬唯利是图只进不出,反而赵寺宇时常慷慨解囊,扶危济困,博得了疏勒城上下百姓对其仗义之举的赞颂,疏勒城中甚至都流传出了“但得赵四公子一助,千难万苦皆可迎刃而解。”的风声流言。

    不过就是这么一个在疏勒城中赫赫有名被万人赞颂仗义的“赵四公子”,却在二十多年前风雨交加的一个夜晚忽然没了性命。

    同样没了性命的还有他的一家妾小,当时赵寺宇所住的那座内府别院在那个雨夜烧成了灰烬,整座内府别院上下包括家丁侍从没有幸存一个活口,就连别院中养得猎狗也和人一样烧得只剩下了焦炭。

    事发之后赵家人连忙封锁消息,对外的解释就是某位家丁执勤之时不甚抛落了油灯失火引起。

    “万分悲痛”的赵家人马不停蹄的将整座院子的尸身草草处理,先下葬而后再补办葬礼也成了当时疏勒城百姓口中津津乐道的怪事。

    是个人心里都明白,风雨交加的夜晚不可能一场火就能带走整座别院内的人,除非有人将这群人放在火中烤甚至还撒了油。

    于是赵家内有了风言,当晚有位执勤站岗的家丁亲眼看见一队蒙面人马从大公子赵朔漠的院落中洋洋洒洒的疾奔而出,径直来到四公子的别院中进行屠杀。这群蒙面人杀完人以后便开始清点焚尸,直至望着尸身焚烧至无法辨认才匆匆离开。

    也就是这个风言之后,赵家当晚所有执勤站岗的家丁竟然都神秘的“回家探亲”,然后如同人间蒸发一般,再也没有音讯。自此“赵四公子”身死一案尘埃落定,二十多年来无人再敢拂去这件事情面上积攒的灰尘。

    “没错,曲叔,当年我家别院内上下百来号人并不是死于火难,而是真真实实的一夜之间被惨遭灭门,下此毒手的人正是我父亲的大哥如今赵家的家主赵朔漠!”

    “当年我爷爷赵竹甫其实有所发觉,只是当他赶到想要制止一切的时候却发现还是晚了一步,赵朔漠派得那群蒙面人屠杀已经快接近尾声,火光之中他从衣柜中发现了被父亲藏在里面的我传出来的轻微气喘咳嗽声,当即将我救了出来安置在他的房间内。”

    我可能还活着的消息赵朔漠他们在清点尸身的时候就已经有所察觉,于是他们几次三番前往爷爷那进行打探,我爷爷怕哪天忽然有了闪失使得我被他们发现,于是乎便连夜委托他的二弟,也就是曲叔你爹将我偷偷地给送了出去,托付在了疏勒城外的农户家收养。

    信息量一下拨转到了几十年前的赵家密事,使得赵曲还没适应下来,他当即倒吸一口冷气,提出了内心深藏的一个疑惑:“老家主当年既然知道四公子的死为何不惩治大公子赵朔漠呢?”

    “爷爷他也想动手,可他却实感无能为力,因为赵家中他剩下的三个儿子都参与了那件事情!”

    “啊!?”赵曲不禁大惊失色,这个说法他还是第一次听闻。赵曲当下想到的就是三个儿子联手杀了自己另外一个儿子,身为一位父亲的老家主当时那得多么无奈绝望啊,赵曲心中都能勾勒描绘出老家主火光下顿显佝偻的背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