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67中文网 > 科幻小说 > 三坟定鼎决 > 第一百四十六章 府城易主

第一百四十六章 府城易主

 热门推荐:
    杨休问道:“前辈,看您模样似乎甚是重视他们其余三个大家族共同的这个意愿‘府城易主’,可这究竟是指什么呢?”

    白老爷子大概解释道:“也就是说,他们其余三大家族是想换安西之地的都府城池。”

    杨休虽不懂安西四镇间四大家族的恩怨瓜葛,但明白安西都府城池是什么,犹是蓦然疑问道:“这‘安西都府’不是朝廷委派安西四镇经略使所时常驻扎的城池么,怎么又是你们几个家族说换便随便就能换了的呢?”

    白老爷子徐徐说道:“我们安西四镇中的四大家族当然不能动摇朝廷的决议令旨,朝廷所设立的安西府城依旧还是龟兹,这个谁也不能改变。这‘府城易主’的意思指的是几个大家族互相调换根据地,说白了就是这另外三大家族都想将自己所在的家族迁到龟兹定所。”

    杨休释然,接着问道“敢情这龟兹是个香饽饽啊,他们另外三大家族自己的驻地难道条件极为苛刻么?”

    “四镇皆是军镇建设能苛刻到哪去?只是各人心中欲壑难填罢了。”

    白孝德接着解释道:“杨兄弟,你可能不明白龟兹在安西四镇中的地理位置。那是统辖整个安西都护府的节度使所常驻的驻地,也就是西北军政的中心,如同长安是天子脚下,各大家族就如同那些抢破头都要去做京官的一样,所以龟兹的一些资源相比其余军镇要稍微雄厚,而人杰地灵之所则正是各大家族开枝散叶的绝佳环境。”

    “那就让他们三家也都一齐迁到龟兹去呗。”

    白老爷子接话道:“唉,要是真如杨少侠你所说的话,那么这些年我们安西之地这四大家族也不用背地里暗斗那么久了。于公来说,朝廷早就三令五申,龟兹身为重镇府城,城中氏族不能太过林立,也就是说为了防止宗室力量过大从而节制府城职权,所以只允许保留一个大家族。于私来说,龟兹虽说资源雄厚,但若有两个家族及以上在此定所,久而久之反而会互相掣肘,于发展反倒是更为不利。”

    “早在许多年前,四大家族的先祖就考虑到我辈皆是以鞍马为家,射猎为俗,对环境的适应能力极其强悍,所以便共商制定了‘府城易主’的规则:时间是以五十年作为一个轮回,家族之中各挑选百人公开设擂台场地互相竞比,由获胜一方的家族挑选资源最丰厚的居住地,其余属地以此类推。”

    “这样一来,首先能保证肥水好处不会让一个家族占了去,其次能促进各家族之间比拼进步,禁贪图安逸之心。不过为了撅止乱像发生,于是先祖们几经考虑商量后便约定在以五十年为限的基础上加了一条:只要征得半数以上家族同意后便可开启‘府城易主’的规则。”

    “今年便是第五十个年头么?”

    白稽古点了点头,颇具无奈慷慨陈词道:“老夫所担心的其实并不是龟兹城最终哪个家族定所占了去,而是在此等外患侵扰时机若是举行‘府城易主’公然更换各大家族原本属地必将引起大小事端。”

    “府城底蕴资源再是如何雄厚究其根本也不过只是一丸族群栖息之地,与我大唐国事相比说到底也只是小家利益,我安西军精锐驻守已然不多,面对吐蕃外寇侵袭,就靠着氏族与驻军同心协力,军民合心才可巩固军防。这个时候再进行‘府城易主’恐怕将因小失大,国将不国何以为家?咱四镇之地的各大家族若真是到了故土尽失的那一天就真得是有愧于先祖多年以来的福荫庇佑!……”

    望着白稽古语速过于激烈从而干咳,白孝德连忙轻抚其后背宽慰道:“爷爷,现如今您一个人干着急也是没用的,还是要等与那另外三大家族的主事者齐聚的时候再共同商议一番。”

    杨休附言道:“对呀!老伯你不是说要在这四个家族里征得半数以上家族的同意才能重开‘府城易主’嘛?那意思不就是至少得有三家同意才行么?您白家反正是不同意现在这个时机进行‘府城易主’更换属地,如此说来您只要在其余三个氏族中间拉拢一个氏族与你们站在同一阵线就可以拖延这个方案。”

    白老爷子叹了口气道:“虽然说是这么个说法,不过你也可以讲是从其余两个氏族中间拉拢一个氏族,而并非其余三个氏族,因为那龙家对四镇共商之事向来没有主见,都是服从多数或是干脆听之任之。至于他们的龙老爷子,老夫这三十余年见到他的尊面也才三次不过,他龙家行事风格在这安西之地是以稀奇古怪而出名,如今那龙家的家主龙跷蹊想法更是令人难以捉摸且行事飘忽不定,这一家老夫完全没有把握。”

    杨休犹是问道:“不是还有疏勒城赵家与于阗城尉迟家么?”

    白老爷子摇头苦笑道:“本来这‘府城易主’就是尉迟家那老鬼率先带头重提,让他否决这项方案如若天方夜谭。至于赵家的话,本来老夫还确实认为其中尚存一线机会,不过今日老夫来到疏勒城后便彻底明白了想要拖延这个‘府城易主’的方案比我想象中的要难,这尉迟家与疏勒城赵家二者之间的猫腻今天你也看到了。”

    “想必杨少侠心里也清楚,方才擂台之上赵二爷本身就是假意输给尉迟家的那位大公子。其实这也就是变相得告诉西北之地的军民百姓,于阗尉迟家与疏勒赵家已经联姻结好,背地里双方算是彻底捆绑在一起站在同一条战线上人了。”

    白老爷子能看出擂台上赵家的不齿行径并不奇怪,杨休内心暗凛的是,原来这疏勒城赵家摆擂并非真是要比武招亲,而是为了与尉迟家联姻刻意排演的一出好戏。

    “不经老伯提点其中利害关系,晚辈只怕还看不出这比武招亲的擂台只是双方家族欲要结为秦晋之好公布于众立下的幌子,不过老伯您放心,这段姻缘他尉迟家定然无福消受!”

    杨休算是恍然大悟,这擂台说是舞台不为过,上演得是赵家与尉迟家联姻的巨幕。上了擂台的挑战者真正的敌人并不在擂台之上,而是擂台之下,除了尉迟家的大公子以外无论是谁有了一线赢的契机,都会被躲于暗处的赵家家主赵朔漠给乖乖撸下去。

    如此细思,这疏勒城赵家在杨休心中的印象里已经从非常不好降到了极其反感的地步。

    站在一旁的白孝德好奇问道:“杨兄弟,我观你在擂台之上便对他赵家上下似乎流露着非常不满之意,结合你方才话语看来莫非你是与赵家有所过节不成么?”

    杨休顿了半刻,终究咬定牙口沉吟道:“他赵家招亲设擂要嫁出去的是我媳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