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67中文网 > 科幻小说 > 三坟定鼎决 > 第一百四十七章 面具人皮
    此话一出,别说白孝德,就连自诩啥大风大浪没见过的白老爷子也是跟着呆了一下。

    杨休虽与陆百鸢没有父母之命媒妁之言,但陆一鸣在世时候却也是十分看好杨休,至于当事者双方的话,他们的关系彼此都知道只差一层窗户纸罢了,只怪二人面子尚浅且没有太多时间独处所以一直没捅破。

    二人疑惑吃惊的脸色杨休看在眼里,于是将他知道的陆百鸢与赵家的瓜葛与自己为何从关内长途跋涉奔赶而来的缘由一同给这爷孙两娓娓道来。

    白孝德义愤填膺感慨道:“可恶,赵家此种行事方式当真非大家家族所为。他赵家子弟卑鄙龌龊至极!陆镖主尸骨都还未寒,这群人竟然就开始惦记他生前的偌大家业。实在让我想不到的还有赵老爷子,虎毒不食子,人毒不堪亲,他当年竟然连自己的亲身骨肉也能舍得下手赶出家门实乃与禽兽无异。”

    “早就听闻关内久负盛名的云威镖局镖主陆一鸣与赵家关系匪浅,只是老夫无论如何没有想到他们二者之间居然是这种关系。”

    白老爷子思量片刻后继续说道:“他赵家行径确实可恨,不过以我对赵竹甫这个人的了解,他应当不是这种人。毕竟这安西四镇其余三个老家主中老夫也就与他算得上聊得过去,不瞒杨少侠,老夫此次来疏勒城还一个目的,便就是要就这个‘府城易主’找他聊上一聊,万万没想到到了疏勒城后才发现这赵家与尉迟家竟然暗合了起来,也不知道这是不是赵竹甫的意思……”

    白稽古口中的“赵竹甫”便是陆一鸣的父亲赵家的家主,白老爷子与赵竹甫的私交不浅,如今听完杨休所述再结合如今疏勒城中的情况,不免使得他心中五味杂陈。

    白老爷子放弃了思索转而向杨休问道:“算了先不说这个了,杨少侠,你下一步准备作何打算?”

    忽然被问这个问题,杨休似乎也猝不及防,对啊,疏勒城并没有自己想象的那么简单,下一步我该怎么做啊?

    杨休暗忖赵家如今都以婚约相逼了,心中不禁为陆百鸢隐隐担忧:“晚辈不知陆姑娘近况如何,想去赵家走一遭将她从里面带出来。”

    白稽古颇具欣赏得点了点头:“这妮子倒还真是有幸许了个有情郎,想必她父亲陆镖主九泉之下也能得以安息了。”

    白老爷子忽然想起了什么,故作催促道:“孝德,倒是你,年纪也不小了,怎滴还不赶紧找个老婆?”

    白孝德捂着耳朵挣扎摇晃道:“好了好了知道了,两只耳朵都听到了,爷爷你还是先和杨兄弟聊正事吧。”

    白老爷子和杨休接着说道:“赵家毕竟是盘踞疏勒城内运筹了多少年的氏族大家,你擂台之上那般败了赵吟川的脸面,孤身一人草率前往如同羊入虎口定是十分凶险,别说那陆小姑娘你带不出来且你自己都得跌个跟头。”

    杨休皱眉踌躇片刻,白老爷子的话没有错,就拿擂台上赵家家主赵朔漠躲在暗处放冷箭来说,看得出这赵家城府确实极深,不过如今杨休却实在更好的办法可以得到有关陆百鸢的信息了。

    白稽古看出杨休眼中难意,顺而开导道:“老夫倒是有个办法可以少了些风险,毕竟只要做到神不知鬼不觉进入赵家将那陆小姑娘给带出来,此事自当迎刃而解。”

    杨休眼眸之中闪了一道光随即却又黯淡了下来:“老伯说得自然是在理,但晚辈怎知陆百鸢在赵家何处院落何处厢房何种处境?或者说她如今可能根本没在疏勒城?”

    白稽古笃定道:“这陆小姑娘在疏勒城,肯定是在疏勒城的!”

    “老伯您怎滴知道?”

    白稽古解释道:“自从听到了吐蕃拉拢四镇之间大世家后,老夫就在各军镇中派出了一些探子打听吐蕃与这安西四镇氏族之间的讯息,其中在疏勒城中有一则当时看似不重要的探讯,如今套在这件事情上可谓是息息相关。”

    “那日探查简报内容讲陆镖主灵柩运到疏勒城的时候,赵家以祖宗丧制予以厚葬,从城门口到赵家大院一路白色旌旗,送葬的赵家子弟与配饰灵车更是络绎不绝,那叫一个风光体面。送葬队伍中为首扶灵的那位就是位女子,如此想来,那女子应该就是陆镖主的女儿也就是你口中的那陆小姑娘。”

    “看来这赵家大院晚辈还是不可避免要去一趟了。”

    “去,当然要去,去了那你就能找到一些关于陆小姑娘更确切的信息,只不过杨少侠你得换种方式去。”

    杨休脱口而出道:“什么方式?”

    “不做正面抗争,伪装潜入暗中打探!”

    杨休苦笑道:“可是我在擂台上与赵吟川和尉迟公子的比斗后,估计这疏勒城中没有谁认不出我这张脸来吧”

    “这个无妨!”

    白稽古言罢从身后的简易行囊中取出来一卷羊皮,旋即他将精心卷裹好的羊皮层层打开,里面赫然放着一块细腻温润的羊脂白玉璧。

    白玉璧虽光亮无暇,但杨休却是将目光放在了覆于其上的一层薄如蝉翼的皮膜上面。这也便是老爷子要给杨休的东西面具人皮。

    “这卷精致的面具人皮是当年老朽古稀生辰之时我白家后生子弟恭献的奇珍宝贝,这玩意一直放在老朽这并无大用,如今刚好给杨少侠你那可真算得上是恰如其分。”

    杨休在江湖上自然是见过面具人皮,不过他却从未见过如此薄的面具人皮。随即他小心翼翼得从白老爷子手中将面具人皮接了过去,那份谨慎模样是生怕将这轻薄的面具人皮给弄坏了。

    白稽古笑声说道:“杨少侠你放心,也不知道我白家那小辈从哪个地方淘来的这物什,你别看这皮子轻薄,工艺倒是紧实的很。”

    杨休点头称是,紧接着将面具人皮给戴了上去,顿时成就出一副英气粗犷的模样。

    白孝德失声惊诧道:“我滴个乖乖,别说是赵吟川认不出你来了,就连我都开始怀疑刚刚站在我身边的真是杨兄弟你么。”

    望着白孝德的表情,杨休算是彻底的相信了这张面具人皮的易容程度,当即朝着白稽古躬身谢道:“多谢老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