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67中文网 > 科幻小说 > 三坟定鼎决 > 第一百四十五章 四镇密辛
    “此次晚辈疏于防范被奸人所害,蒙宗门内长辈福庇荫垂,幸而得到老伯搭救,老伯勿要叫晚辈什么都管不都管得了,直呼我杨休即可!”

    老翁对杨休谦谨颇为赞赏,转既回过神来朗声笑道:“专打听杨小友身份来路去了,老夫倒忘了自我介绍了。我乃白家家主白稽古,这是老夫的孙儿,名为白孝德。”

    杨休喃喃道:“白家?好像在疏勒城这几日未曾看见有这家族啊。”

    赵家举办的比武招亲,疏勒城的各家族应该都到了捧场才是,可杨休回想起那日比武招亲擂台边的看席场景,各家族所在区域的家姓旗帜上并未出现“白”字。

    白孝德带着傲然神色朝着杨休嘿嘿一笑:“杨兄弟你这还真说对了,咱白家可不是这疏勒城的家族,他疏勒城的赵家又如何,依旧在我白家之下,我白家那可是安西四镇之一龟兹城的第一大世家!更是安西四大家之长!”

    “德儿!爷爷早和你说过出门在外不要锋芒尽露,前人田土后人收,后人收得休欢喜,祖宗福荫不是你在外面志骄意满的底气。”

    听得爷爷震声训斥,白孝德立马一个激灵将高昂的头缩了回去:“孙儿知错了!”

    慈蔼的白稽古对白孝德瞬而正颜厉色的改变,使杨休不禁感慨白老家主对自己晚辈的家教还是非比寻常。

    “杨小友你切勿见怪,其实我让孝德这孩子敛性不仅是为了他自己,也为了我白家。”

    白稽古嘘叹一声和杨休继续说道:“杨小友你且不知,就拿今日老夫救下你之后要几次三番验明你身份后才敢推心置腹与你多言两句,究其原因正是因为老夫乃白家之人,更是白家的老家主,这使得老夫不得不加之谨慎啊。”

    “咚咚咚”

    就在此时房的门却忽然敲响。

    白稽古锐目一扫,直瞅房门处:“何人?”

    “官们,你们的菜都做好了,现在方便端进来嘛?”

    白稽古舒然一笑,朝着杨休自嘲道:“你瞧瞧老头子我,刚说自己如履薄冰之际都忘了自己现在是在栈里头居然还如此谨慎。”

    “劳烦你送进来吧!”

    店小二将热气腾腾的饭菜端到桌上,小心翼翼地掩门而去。

    “民以食为天,肚子可不能受着饿,杨小友咱们边吃边聊。”

    白稽古将一双筷子递给了杨休后问道:“杨小友你自从出关以后,对沿途所经过的边塞城镇有何感想?”

    杨休顿了顿,如是说道:“说来惭愧,晚辈一直在奔忙赶路无心细看沿途风土民俗,不过就拿这疏勒城来说,晚辈认为此地相对燕唐战事致使关内百姓哀鸿遍野如陷水深火热之感来讲还算个比较太平的地方。”

    白稽古点了点头徐徐说道:“杨小友你可千万别被这表面上的风微浪稳给迷惑,安西四镇如今所处境遇那可是犹在惊涛骇浪之中,而激起这层巨浪的源头恰恰正是关内的燕唐战事。”

    杨休不解问道:“哦?此话从何说起,还请前辈您赐教。”

    安西四镇境况杨休确实不知所以,如今白稽古老爷子宁愿指点一二他自然心中欢喜。

    白稽古侃侃而谈道:“西域之地的地理位置不用老夫多言,草原诸国若要遏制中原王朝,必要以西域为跳板及中转,而中原王朝要想使丝绸之路的经济线畅通无阻,必要控制西域。”

    “但是若想将西域之地控在手中,必得手握安西四镇,早在高宗时期吐蕃便大举侵略,夺掠安西四镇为其所有。这群外夷与侵占其余领土不同的是,他们并非劫掠完后就跑,而是生有长期经略之心。好在武后时期,朝廷重兵压境一举收复失地,赶走了这些掠夺强盗。武后深知安西四镇重要性,伏设大军驻扎建立军镇,于是这西北边陲又进入了一段长期稳定的时期。”

    “可到了现在燕唐战事一起,为了关内平叛,我安西军精锐尽数赶往中原支援。安西四镇那塞外吐蕃本就垂涎已久,如今得知大唐西关守备不足,已经委派多股斥候入得各军镇打探。”

    “安西四镇扼守各地交通要道,身为军事重镇自然责任重大,吐蕃人的矛头便自然而然得优先地指向了我们。我本想联四镇各大家族之能为勠力同心抗击吐蕃,奈何就于前几日得到讯息,传闻吐蕃拉拢有术,有个别氏族已经站不住脚了,而且这个氏族还是四镇之间一个大世家。”

    “哪家?”

    “外面风声传言太过杂乱了,其中还有吐蕃人为了使四镇内讧特意放出来的假消息。如此传闻有真亦有假皆不可信,我白家身为四镇之首职责所在,所以老夫这次特意简衣出行便是为了调查此事。”

    杨休好奇问答:“那前辈您调查出结果了么”

    “焉耆城第一世家龙家,龙老头早就抛下家事外出云游,如今龙家家主脾气古怪从不按常理办事让人捉摸不透,所以调查未有结论。”

    “于阗城第一世家尉迟家,尉迟老头前些日子家中来了吐蕃刺,据说那此刻差点要了他性命,所以如今尉迟家守备深严老夫也不便前往调查。”

    “到了疏勒城赵家这,赵老头前些日子便就不见了踪影,而他的儿子也就是如今的赵家家主赵朔漠近些日子忙着给他侄女在疏勒城中摆设擂台找贤侄婿,更是未曾与他人私有来往,荡然没有外通吐蕃嫌疑。”

    “至于我龟兹城白家,有老夫在世的一天就绝无外通吐蕃的可能,为防后世生有变故,老夫还曾特意立下严令,家族子弟中如若有叛国求荣者尸骨无存!”

    说到自己白家的时候,白稽古眼中闪过一丝决绝,坐在其身边的白孝德情不自禁颤了几下,因为他知道自己家老爷子慷慨之言绝对没有掺假。

    白老爷子就是这么个情感代入很强的老头子,忽然见白孝德手中筷子停了下来呆望着自己,恍然明白刚刚自己太过认真,紧绷的脸瞬间又慈祥了起来,缓声说道:“好在这次出来也不是丝毫无所收获,虽然调查不到这几个大家族是否与吐蕃有染,但最起码知道了这另外三家如今似乎有着一个共同的意愿,那就是‘府城易主’!”

    白老爷子说到最后四个字的时候,老眸微微暗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