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67中文网 > 科幻小说 > 三坟定鼎决 > 第一百二十三章 十二字诺言
    杨休跟在铭琦道人身后一路前行,很快便来到了一处幽静的草堂外。

    到了此地其余的道人闲聊之声立马压了下来紧接着非常有默契的一哄而散,虽然道人们也想继续跟着如今这位道门红人杨休身后听他讲述那些新奇的故事,但是他们了解自己的这位观主涯际道长生性喜静,若是触了他的眉头可没啥好果子吃,犹是如此也就由铭琦道人一个人将杨休领了进去。

    涯际道长,如今剑仙观的观主。当年道门第一剑浩渺道长的师弟,按辈分来讲算得上是箴严道长与玄宁子的师叔。

    铭琦道人轻声扣响了房门:“观主!大罗宫来了位都管拜访您。”

    宁静,片刻后房门内没有任何回音。

    莫非是涯际道长没听见?铭琦道人紧接着又拍了两下,力道相比之前加重了几分。

    依旧宁静,房门内似乎没有任何动静。

    “晚辈大罗宫刑罚堂新任右都管杨休特来拜见涯际道长。”

    杨休一语恭声言罢,与铭琦道人互望了一眼二人又老老实实站立门前等了片刻,后者觉得有所异样于是将耳朵贴附在了门上,皱眉思索道:“看来观主他老人家不在草堂之内,应当是外出远游去了。”

    铭琦道人小心翼翼的将门推开,果然如其所述,房中没有一人。

    房门被推开,映入杨休眼帘的便是厅堂摆放正中一尊栩栩如生的泥塑道像,道像一手竖着剑指朝天,另一手紧握宝剑竖立身前,凌然出尘之外又多了几分庄严肃穆。

    “铭琦道友,这尊道像我好似从未见过,这是哪座道尊你可知道么?”

    杨休对眼前这尊泥塑道像满是好奇,自恃在大罗宫众庙殿看见过很多道像的他着实未能认出眼前道尊为谁。

    铭琦道人释然一笑:“杨道友,大罗宫少见这尊道像倒也不稀奇,此乃我道门剑宗特有的一尊广成子炼剑道像,广成子道兄你应当知道他被称为‘人皇帝师’,乃轩辕皇帝的授业恩师。其实他还有另外一个身份,那便是上古时期最早的剑仙。”

    “哦?他也是剑仙?”杨休听得入迷,心中直呼还真是长了不少见识。

    “对,自古道教典籍当中虽说对各种道法道派都有所谈及,却唯独我剑仙一门,如雪泥鸿爪被一笔带过。古典能追溯到的剑仙便是这位上古大能,在古书中便有黄帝崆峒问道广成子,鼎湖之畔炼丹剑的记载。观主他老人家还同我们讲过,当年观内不少大能修习剑道之时遇到瓶颈,与这座广成子的尊像面视一昼夜后却是忽然有了剑道上的灵感,这可能便是冥冥之中剑仙的力量了吧。”

    谈及道门剑宗的大能铭琦道人满脸自豪,望向那尊泥塑道像的眸子里又多了一分敬畏。

    杨休啧啧称奇得点了点头,忽得想到了什么疑惑问道:“既然这尊道像能给予你们剑道上如此大的帮助,为何不移到庭院去供观内的所有道友一齐参悟呢?”

    铭琦道人自语道:“剑道一门哪是人人都可以随便参悟的,我猜测嘛肯定得练到一定的程度,对剑道有着自己的理解才行,我反正还没达到那点。”

    铭琦道人惭愧的摆了摆手接着说道:“前些年观主他老人家从山下请了几位巧匠上山,打了一尊和这一样却更加高大的道像,就正立摆放在道场中央,使得我们观内这些弟子随时都能看到,耽误不了我们的感悟哈哈。”

    “原来如此。”

    “杨道兄,观主他老人家可能出游几日了,看样子今日你应当是见不到了。”

    杨休问道:“道友,你如何知道的?”

    铭琦道人指着房内的那桌书案解释道:“观主他老人家每日在修道练剑之余都会书法静心,而砚台内的墨看样子像是干了几日了。”

    杨休顺着铭琦道人的方向望去,书案上还摆放着涯际道长临出游前写的最后一幅字:

    至道之情,杳杳冥冥。无视无听,抱神心以静。

    杨休从这副行云流水,落笔如云烟的墨笔上不难看出,涯际道长果真是个喜静之人。

    杨休从墨笔的意境中回过神来:“道友,涯际道长出游大概多久能回你可知道么?”

    铭琦道人为难道:“那就说不准了,观主他老人家浪迹浮踪,外出云游短则三周两周,长则一年半载。”

    “啊?这样么?”

    杨休同样面露难色,自己昼夜赶路无非是为了早一日见到这剑仙观的观主涯际道长,将宫主广云子亲笔书信与那剑匣中的两柄剑交予他,然后奔赴上郡城云威镖局总局去找陆百鸢。杨休估摸着那个自诩一切都算好了的老神棍北斗筠松也没料想到涯际道长他不在观内,如此境况杨休陷入踌躇不该如何是好。

    杨休心想是继续等涯际道长呢?还是直接将东西托付给铭琦道人,让其代为转交?等涯际道长的话,也不知这几日能否等到,若是让铭琦道人代为转交,又怕失了礼数不知如何开口。

    铭琦道人望着杨休犹豫纠结的脸色,不禁问道:“杨道兄,你此行来我剑仙观具体所为何事能否透露一下么?”

    杨休点了点头,将此行前来的目的娓娓道来。

    “道兄手头上若是有急事便先去忙吧,你大可放心,这两个剑匣与书信放在草堂之内出不了任何差池,我再即刻修书一封托观内弟子去观主经常出游的几座名山大川去寻找通报,将道兄你此行拜访之事告知于观主他老人家,等他回来亲启。”

    杨休犹豫紧绷的脸色瞬时之间缓和了几分,如此正合他心意,犹是其由衷朝着铭琦道人施礼答谢道:“如此便多谢道友了。”言罢转身疾步出了剑仙观。

    铭琦道人望着杨休施展迷踪身法的背影,不禁喃喃感叹:“什么时候能成为杨道兄这样便好了。”

    无名山峰,奇山兀立。

    缭绕云雾之中两道磅礴剑气针锋相对互为争斗,森然剑气肆虐四方如有席卷天地之势。

    “罢了罢了,又是平手,不打了不打了。”

    话音刚落顿时一道剑气消弭,而另一道剑气也随之湮灭。

    云雾之中走出两位持剑老者,一位青袍,一位霞袍。

    青袍老者将剑收入怀中,故作苦恼道:“丹松你也真是,修成了剑仙也不说一声,害得老道我这一趟又白跑了。”

    霞袍老者笑骂道:“涯际你这老小子还好意思说老道嘛?平日里不来找老道我闲聊唠嗑饮茶下棋,自己偷偷修成了剑仙便屁颠屁颠跑来找我切磋一番。如若不是前些时日我也修成了剑仙,那不得让你这老东西阴谋得逞看了笑话?”

    青袍老者哑了哑,装作无事样子将脸别了过去眺望群山。

    这二人皆是道门剑宗大能,霞袍老者乃丹松道人,青袍老者正是剑仙观观主涯际道人。

    “观主!观主!”山路小径,一年轻道人手持着封书信一路小跑高呼。

    丹松道长调侃道:“咯,找你这位观主的来了,这些小崽子们还真放心不下你这老小子,居然都找到这里来了。”

    涯际道长愁苦道:“你们这群老东西将剑仙观强塞给我来打理,自己却舒舒服服的躲在山野之中潜心修道,现在还好意思笑话我。”

    丹松道长轻咳几声:“现在可不是咱们争论这个的时候,这小子能找到这里来肯定是有要事,先问问这小子是发生了什么情况吧。”

    “铭天,你怎滴从剑仙观找到这儿来了?”

    被称作铭天的小道将手中信封恭敬得递到了涯际道长手中:“回禀观主,近日里从大罗宫来了位姓杨的都管找上观门拜见您,据说是有要物相交,您不在,铭琦师兄他也做不了主,便特地修书一封将情况写明派我来告知您。”

    “哎,估计是大罗宫北绝岩一事,广云子道人倒也气,特意派遣了位都管将箴严与玄宁子的事情告知于我道门剑宗。”

    丹松道长与涯际道长二人早就对北绝岩一事有所耳闻,但涯际道长望着信封内容那一抹稍纵即逝的惊诧之意还是被丹松道长给捕捉到了,后者疑问道:“嗯?难道还有其余事情么?”

    “铭琦信中所写,大罗宫不止是遣人送来了大罗宫宫主的亲笔书信,这位杨都管还将浩渺师兄那两柄本命剑天罗维网与地阎摩罗野一同给送过来了。”

    涯际道长将手中信封递给了丹松道长,思绪万千。

    “啊!?”

    丹松道长快速浏览完手中信封后,老眸中露出罕见异色:“铭天!本道问你,这位杨都管可是江湖上传得沸沸扬扬,年纪才不过而立之年的杨休?”

    铭天道人忽闻沉声喝问,脑瓜子嗡嗡的,旋即点了点头:“正是此人!”

    丹松道长表情与涯际道长一般如出一辙,沉重且复杂。

    涯际道长朝着不知所措的铭天道人挥了挥手:“行,那你先回观吧。”

    铭天道人听得观主指示,当即撒腿直溜溜的下山,他不明白为何自从两位剑宗大能看完信后,周遭的气流忽得沉重了不少,直压得人喘不过气。

    “涯际,你可还记得浩渺师兄羽化前反复强调的那十二个字吗?”

    “那是我道门第一剑与那方士立下的约定,我们还未履行,自然不敢忘却。”

    涯际道长眺望着远山云雾沉吟道:“后生至,天地交,玄雷令,剑仙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