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67中文网 > 科幻小说 > 三坟定鼎决 > 第一百二十四章 先礼后兵
    上郡城。

    云威镖局依旧是在那个城中那处最为繁华街道边的宏伟宅第内,可当日的“陆”字镖旗不知何时却换成了“赵”字。

    自从燕唐战事上进入了白热化的阶段以后,各地更为动荡不安,来往商身怀钱财辎重又感觉不甚安全,于是走镖的营生便也跟着火热了起来。

    有着“天下第一镖局”盛誉的云威镖局总局自然不能例外,望那镖门总局九寸有余的门槛中间竟然已被近日来往的人马渐渐磨平。

    此时,云威镖局的大门口来了一位劲衣男子,胯下骑了匹高头大马,似乎是经过一路风尘仆仆,那匹大马自打停下后便一直吭哧吭哧得喘着粗气。

    劲衣男子从马背上跃下,直奔镖局外一处水槽洗了把脸,当清水将脸上泥垢清去之后,劲衣男子俊朗的面容也渐渐浮现了出来,此人正是杨休。

    杨休拍打着身上的灰尘站驻门前观望,打量着镖局里外,心中总感觉和自己上次来的时候哪里不一样。差不多过了半柱香的时辰,守卫大门口的镖师再也忍不住的开口问道:“少侠你是来托镖的么?水镖还是旱镖呢?若是还没确定好需要咨询镖门事宜还劳烦你进门商谈,勿要占道中间挡了这来往的车马。”

    当即反应过来的杨休这才意识到自己站在了大门中央阻了镖门来往的道路:“抱歉!我是来找人的。”

    听到杨休来镖局不是为了走镖而是来找人的,守门镖师当即疑惑道:“找谁?”

    “镖主陆一鸣”

    杨休不便直说陆百鸢的名字,心中暗忖只要找到其父亲也便能找到她了,当即将陆镖主的名号报了出来。

    待镖师当即眼光暗敛,眉头半皱怒声大喝道:“阁下是来捣乱的?”

    杨休也品出了镖师言语中细微变化:“你这老兄怎滴如此说话?我来找人怎能说是捣乱,难不成陆镖主不在么?”

    “老东家去世的消息整座上郡城无人不知无人不晓,你说老镖主他还在不在?”

    “啊?陆镖主去世了?”

    守门镖主一声冷哼:“是已经已去世多日了!”

    “来几个兄弟!这儿又来了一个找茬的!”

    自从陆大镖主逝世后,各路牛鬼蛇神上门挑衅,这守门镖师如今都已经见怪不怪了,语罢磨拳霍霍得召集着门后的几位镖师一同朝着杨休围了过去。

    听闻陆一鸣已然去世,杨休心中不免大惊:“误会!陆镖主去世的消息我也是刚刚才知道,沈决三沈老管事呢?麻烦通报于他老人家,就说大罗宫杨休拜访,他识得我!”

    “少侠你便是杨休?”

    当头的镖师听完后皱眉片刻立即挥手示意众人停止向前,毕竟杨休这个名号在江湖上可是无人不知无人不晓,而且诸位镖师也听过风言其与镖门陆大镖主的千金陆百鸢关系不错,犹是想到心中直呼此人可不能得罪。

    杨休从腰间系出大罗宫都管玉牌证明身份后,那位守门镖师尴尬的挠了挠头,为首的镖师当即笑声歉道:“真是大水冲了龙王庙!杨都管你且里头请。”

    打又打不过,身份又还摆在那,江湖上混久了的老油子见风使舵的能力还是不一般,当头镖师连忙招呼着众人去里屋端茶倒水。

    没想到镖主陆一鸣竟然去世了!那么陆百鸢她如今会是个什么状况呢?唉,肯定是很伤心,自己要是早点过来就好了,能在陆镖主去世的时候陪一陪陆姑娘。心中如此想到杨休很是愧疚,干脆免去了那些套直问道:“陆姑娘呢?快带我去见他。”

    镖师答道:“陆小姐他不在镖门总局,至于去了哪我也不甚清楚。”

    “哦?那沈老管事呢?我找他问就行了。”

    “沈管事被赵镖主召集到内堂中议事,据说这南北水旱一众镖头只要是有点分量的今日都来了。”

    “赵镖主?这云威镖局何时多了个姓赵的?”

    杨休未来得及再多想,一声轰隆巨响便从内堂传来,那几位镖师被震动声吸引,回过神来后却发现刚才眼前的杨休早已不见了身影。

    杨休身影就在这瞬时之间闻声而进,因为他明白这一声响动是物体碎裂的声音,议事内堂应该是发生了打斗。

    议事内堂。

    “议事内堂之中那把镖主古檀交椅何时轮到你乳臭未干的小子坐的?别他妈给脸不要脸,赶紧给爷们滚下来!”

    “栾老哥说得对,这狗蛋蛋的真把自己当个人物,用陆大镖主的镖主令召集咱兄弟南北赶回来开会,让咱二话不说以后全听你使唤?咱们这帮子兄弟可不干这种事,你这小兔崽子又不是镖主,这凭啥啊?”

    “陆镖主尸骨未寒,你个小杂毛竟这么快便将这总局的‘陆’字旗换了下来,害得老子还以为找错了地,待在总局门口踌躇半晌望见几个面熟的镖师才算放心进来。赶紧把你那丑出天际的‘赵’字镖旗给爷扯下来!”

    “……”

    站在人群中略显魁梧的一位汉子这声玩笑当即惹得身旁的镖师乐了起来,而成为镖师们众矢之的便是那位端坐在内堂正中镖主椅上的黄衫男子。

    “在场的诸位都是各地鼎鼎大名的镖师,整日里可谓是风餐露宿刀口上舔血,还时常和那些拦路求财的土匪恶寇们打交道,口中自然没有什么斯文好话,赵某也谅解你们,但是从现在开始请你们闭嘴,哪位好汉有问题烦请端茶敬号,赵某我自会一一答疑。”

    望着眼前男子脾气心性还如此淡然,众镖师愣了半晌却又是大笑了起来,看来这是摆明了的好欺负啊。

    被称为栾镖头的男子站了出来指着黄衫男子带头起哄道:“你这小王八蛋赶紧先从那镖主椅子上滚下来再给诸位爷们嗑几个响头,大家伙才考虑跟你唠几句嗑,你们说是不是?”

    “是啊!是啊!哈哈哈!”

    黄衫男子正经的一句话被栾镖头这么起哄后,众镖师立马也紧跟着哄堂大笑,场面又恢复了先前的嘈杂。

    “真是狗嘴里吐不出象牙,赵某这先礼算是敬完了,后兵也得紧随其后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