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67中文网 > 科幻小说 > 三坟定鼎决 > 第一百二十二章 上剑仙观

第一百二十二章 上剑仙观

 热门推荐:
    道家之术,杂而多端,道门剑宗便是万千道派之中的一种。

    道门剑宗那座剑仙观乃道门剑仙派的派系分支,剑仙派传承于上古时期的大能者,往后推崇者有火龙真人等人,火龙真人这个名字大多数人可能是寡闻少见,但是说到他之后的弟子,却是人们耳熟能详的一个名字,剑祖吕洞宾。

    道门剑宗的大成者,所谓炼剑成功,能身剑合一,收发自如,白光一道,取人首级如若探囊取物。到了这程度的修士,道门剑修中给了他一个称呼,名为“剑仙”。

    近百年来已知的剑仙唯独箴严道长与玄宁子的师傅一人,也就是当年的道门第一剑浩渺道长。

    当道门剑宗的修士达到剑仙这个程度之后皆会隐市山林,避世不出。所以他们的传承也是道门中最为神秘的,那就是传法只许师寻弟子,不许弟子寻师。

    道门剑宗的修士分散大江南北,江湖各地,山川、丛林、河渊、沙漠皆是他们感悟剑道的地方,虽说这些修士平日里互无联系,但他们有着共同的一个联络地点,那便是杨休此次送信的地方,剑仙观。

    剑仙观,矗立在奇峰之上,堂廊亭殿砌造多是以山石与古树为主,远看好似与周遭环境浑然一体。道观内装饰虽说没有繁华庙宇的那般奢华大气,但是在这山岚深浓之间,却显得额外有着几分古色古香,庄严肃穆。

    “嘿哈”

    草堂之外,苍松之下,只见成排成列的道人手捻着剑诀,挥舞着宝剑唰出阵阵剑风声音,那剑招乍一看使得灵动却又略带着几分生僻。

    至于道人们剑招为何生僻的原因也很简单,因为观内那些剑术略有小成者大多数都出了剑仙观云游在外,在名山大川繁华市井之中寻找各自剑道的灵感。道门剑宗遵循自然的原则,师傅若没有主动教弟子,领悟便要看个人。所以目前留守剑仙观的道人更多数是担任那些在外云游的道门剑宗弟子之间的一个联络员的身份,也类似于守观人。

    这些道人所学的剑法大多数是剑仙观内存留下来那堆剑谱上面所记载的剑招路数,或是某位剑宗大能从外游行而回趁性传授众人几招。总而言之,修行看个人,都要靠自己去领悟吃透。整座剑仙观类似于一个大的自习室,一个道门剑修的自习室。这座偌大自习室中的众道门弟子目的也都一致,那就是成为剑仙。

    这些道门剑宗的弟子想成为剑仙的方法大致分为两种:第一种他们或等自己在观内这些古籍剑谱中能有所感悟有所小成,然后走出剑仙观外出历练,假以时日修成自己的剑道,成为剑仙;另一种则是他们或等自己哪天能幸运得被某位同宗剑修前辈给看上,接了其师承底蕴,加以整合消化最终成为剑仙。

    第一种强调自己领悟剑道,一步一个脚印使得根基稳固,重点在垒实过程;第二种则是站在巨人的肩膀上,带有些许依样画葫芦的成分在里面,重点在完整消化结果。不过二者又皆有一个共通点,那就是要有悟性毅力,如若没有悟性毅力修炼至死也有可能在万千剑道中找不到属于自己的那种。同理,如若没有悟性毅力即使你站着的那位巨人他有再高,你也吸收消化不了其中底蕴精华。

    剑仙观内的这些弟子基本上走的都是第一种道路,因为道门剑宗那些很多离剑仙只有一步之遥的大能,或是在草木山川之中羽化,或是在天南地北成为剑仙后从此隐居于世,独自修道不与常人来往。所以对于这些观内弟子而言,若是哪位同宗大能可以回来传授一两式绝学他们都认为是莫大的幸运了。

    “铭师兄!铭师兄!来人了!一位比较奇怪的贵!”

    剑仙观今日执勤的门童道人从前堂一路飞奔疾跑,来到了参天古木下。这门童倚着树木舒缓了口气,径直跑到了为首的那位道人面前报信。

    身为目前观内辈分最大的师兄,铭琦道人如是镇定问道:“小师弟,勿要大惊小怪的,你且慢慢说,来得是什么人?”

    众练剑的道人也纷纷停下了手中演练的剑招,将目光齐齐望向了这位门童师弟,他们也好奇到底是谁会到访这深山之中,叩响了剑仙观的大门。

    门童师弟伸出手指比比划划又是急声说道:“观门口有位男子他声称自己是大罗宫的都管,劳烦我给他通报一下。是大罗宫都管哦,师兄!”

    “哦?难不成是箴严道长与玄宁子道长这二位前辈回来了么?”

    “不是不是,若是这二位前辈到了我早就恭恭敬敬将他们给迎进来了,哪会还特地来找师兄你通报呀,听这人话语好似是来找观主的。”

    铭琦道人思索片刻缓缓喃喃自语道:“可我剑仙观除了这二位前辈,也没人再在大罗宫做都管了啊。”

    “对,师兄,我看这年轻男子身着劲衣,一点都不像同门之人。”

    铭琦道人皱眉道:“哦?劲衣?他年纪有多大?”

    “二十以上,三十以下。”

    铭琦道人点了点头,追问道:“这人有没有说他叫什么?”

    这位门童师弟挠了挠头努力回想道:“杨……杨xiu来着。”

    铭琦道人双眼一瞪:“杨休!”

    “对对对!”

    得到了门童师弟的肯定,铭琦道人连剑都忘了塞入剑鞘,直直向观门奔去。

    二三十岁又喜欢穿着劲衣的大罗宫都管,除了那位在武林新秀大会一战成名道门翘楚杨休还有谁?

    剑仙观一众弟子呆愣了半晌,却也是立马反应了过来,赶紧跟在铭琦道人的身后一同迎了出去。

    如今杨休的名气,在中原道门之中可谓是如日中天,年轻道人之中闲聊无事唠个嗑若是不知道杨休的事迹都接不上话茬。如此年纪不仅实力惊人,且其所经历的事务可谓是如同在大风大浪中一路披荆斩棘着前行,不可谓是令众人叹服。

    “剑仙观小道铭琦拜见大罗宫都管杨道兄!”

    铭琦道人将观门挺开,带着所有道人朝着站在门口等候的杨休恭敬行礼。

    行礼的人不乏一些比杨休年纪大的道人,可他们还是要恭恭敬敬朝着杨休喊一句道兄。毕竟杨休的辈分在那,中原第一道门大罗宫的都管。

    杨休对众人对自己的礼数倒也不意外,因为这几日在大罗宫上他早已是习惯了自己的都管身份。刚开始的他被道人们热情尊敬相待还是很拘束,到得之后杨休脸皮也渐渐厚了,胆子也渐渐大了,正式场合下的举手投足却是有了几分都管的威严在那。

    杨休恭敬的回了个礼,礼节性的将都管玉牌给众人看了一眼表面正身。

    大罗宫都管玉牌,晶莹圆润,正面刻着在教职位,背面细印着三清宝诰,而这左侧边角便印着所属人姓名。

    众人很快便更加相信了杨休的身份,望着杨休的那双眸子愈加炽热了起来。

    “杨某今日前来有事与贵观观主相商,能否劳烦道友带个路。”

    “可以可以,当然可以!”

    铭琦道人摆出了个里面请的姿势为杨休开路:“哎,杨道兄远道而来,一路风尘仆仆,还不赶紧来几人帮杨道兄拿一下这两个木匣子。”

    铭琦道人指着的那两个木匣,就是盛放那天罗地网与地阎摩罗两柄宝剑的匣子,两柄宝剑重量不轻,本来大罗宫特地安排了道人为杨休此行一路拿木匣。不过杨休是当夜赶路趁着夜色一路疾奔,倒也懒得再麻烦别人,自己扛着两个匣子上的剑仙观。

    随着铭琦道人一声呼喊,几个道人争先恐后帮杨休抱拿着盛放宝剑的木匣,将杨休身上负重能减下来的都给减下来了,那些没有机会为杨休帮忙的甚至恨不得抬着杨休入门去找观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