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67中文网 > 科幻小说 > 三坟定鼎决 > 第一百二十一章 北斗算命

第一百二十一章 北斗算命

 热门推荐:
    “那就好,我观你燈雷录已是收发自如,内功心法又有三坟定鼎决此等玄奥功法作保,行走江湖已是无碍,但身法上相比二者却是拖了不少后腿。看在你小子此次回大罗宫不忘给你师叔捎带几坛好酒的份上,老道就将自己这部不传之宝‘踏罡追月步’传授与你,你且拿去好生修习。”

    北斗筠松讲到这部“踏罡追月步”时候语气故作神秘兮兮,往衣服上揩了揩手上的酒渍后从怀中取出一卷书册递了过去。

    北斗筠松观察细致入微,被一眼看穿短板的杨休不好意思得挠了挠头,北斗筠松讲得不错身法这一块还确实是自己可圈可点的一大痛处。

    杨休回想起牧易当时施展身法从魔兵等人手里将自己救下的时候,对身法修习的倾慕之意油然而生,如此想到后双手接过北斗筠松手中那卷书册后不禁问道:“师叔,这可有牧易那小子的‘化身步’厉害么?”

    “噢哟,你小子都开始学会挑三拣四的了,这么和你说吧,老道我修习的这‘踏罡追月步’与白洞峨眉至尊身法‘化身步’却是相差无几各有所长,化身步讲究轻飘灵动,而老道我这踏罡追月步虽说没有那般轻灵,但却在飘忽若神之中加了几分刚劲,其中大意你自己去领悟我就不赘述了。”

    北斗筠松一语言罢又意味深长得补了一句:“还记得师叔我在白洞峨眉凉亭之中一去一回便抓着那简宣赫如同拎小鸡仔一样么,可懂否?就那种感觉。”

    自己这师叔北斗筠松多么精明?他修习的身法那能差到哪里去?如此想到杨休生怕北斗筠松后悔将那卷秘籍收入囊中当即朝着后者躬笑道:“挑剔不敢,想多得几分师叔讨教罢了,多谢师叔!”

    “好了,你小子这马屁也别拍了,真对师叔我感恩戴德到时回山门时候记得再多带几坛好酒来。你小子加紧修习武学大道切勿偷懒,不久后我中原武林与北燕魔兵之间必将有一战,到时候可得靠你给我们大罗宫长长脸。”

    聊到燕人魔兵,北斗筠松的脸色顿时肃穆了几分。

    望着北斗筠松忽然严肃,杨休也不敢马虎:“小子我定然不负师叔所望!”

    “今日叫你来是为了两件事,第一是为了告诉你如今的三宗并不想铁桶一般密不透风,白洞峨眉有暗子;大罗宫有暗子;龙磐寺可能保不准也有,中原武林之内何处何地皆有可能存在,总而言之你日后行走江湖总得多一分心眼,万分小心才是;至于这第二嘛,就得麻烦你辛苦一趟了。”

    北斗筠松旋即将桌上的杂物理了理,紧接着从身后拿出来两个重叠堆放在一起的长条木匣,将物什一左一右的摆放在桌子上,逐一掀开了木匣的匣盖摆在了杨休的面前。

    杨休望着眼前之物不禁眼前一亮,因为这两个长条木匣内摆放着两柄剑,两柄他认识的剑。

    左边那把剑剑体呈白蓝之色,剑柄正面雕着一尊无名道君,背面精刻着一个“斩”字,全剑上下透着一股无比威严的气息,正是当日里箴严道长用得那柄天罗维网;右边那柄剑剑体玄黑,剑柄正面雕着怒目阎罗,背面精刻了个“震”字,全剑上下透着一股诡异的煞气,正是玄宁子的那柄本命剑地阎摩罗。

    “师叔,你将这两柄剑交予我的意思是?”

    北斗筠松轻咳两声:“打住!先声明,这不是老道我一个人的意思,这是宫主广云子与我们在一起商量后的意思。”

    见杨休满脸不解北斗筠松继续解释道:“这两柄剑的主人你也应当也知道,箴严道长在北绝岩上遭人暗害不幸身死,而玄宁子又因罪被废了武功修为扔到了混沌谷,与死无异。剑的主人如今都不在了,按惯例先师遗物本该传给他们的弟子,不过他们二人之中玄宁子座下本就没有亲传弟子,而箴严道长亲传弟子厉行道人也跟着他师傅一齐去了。因为这两柄剑较为特殊,乃当年道门剑宗第一人浩渺剑老的两柄本命剑,所以断然不能荒废于我大罗宫中。犹是如此经过我们一番郑重考量还是认为遣人将其送还给道门剑宗最为妥当。”

    “一来为了表示对道门剑宗当年在我大罗宫最为危难困境之际出手相助之时的感激敬意,斯人已逝,当年剑宗将箴严道长与玄宁子派来,这些年他们二人也是为大罗宫所做的贡献不可否认;二来嘛你将这两柄剑交还给道门剑宗之时,记得一同将这封书信交予如今道门剑宗的观主,这封信是广云子宫主亲笔,将北绝岩一事与剑宗二位大能情况做了描述,如今你既然也是大罗宫的一名都管了,凭借你的本事,由你去送这些东西不仅稳妥还且不失同道礼数。”

    杨休罕见的为难道:“啊这?师叔,一定得让我去么,我有些私事急着办可能走不开……”

    北斗筠松挑了挑老眉:“放心,你走得开的,老道我给你算一算。”

    北斗筠松掐着手指耷拉着眼摆出一副江湖神算的姿势:“老道我观你小子气色藏红,这可是桃花运将至的征兆,老实交代你小子是不是要急着下山去云威镖局找你那个小相好?”

    望着杨休满脸一副怎么会被看透的样子北斗筠松又是得意的笑了笑:“放心,你师叔我路程都给你算好了,云威镖局总局的地址是在上郡城,你从大罗宫出发去往上郡城的中途路上若是走西北岔路的官道就得经过石洲城,这道门剑宗“剑仙观”恰好就是在石洲城。”

    “石洲城?”杨休口中默念着道门剑宗的地址将桌上的剑匣与信一把揽在怀中,当即转身往草庐外快速奔去:“好嘞,不等明天了,我现在就去收拾东西准备出发。”

    “哎哈哈,这小兔崽子……年轻可真是好啊。”

    北斗筠松捂着白须目送杨休遁入黑幕之中不禁心生感慨,见杨休彻底没了身影,北斗筠松这才将目光收了回来紧接着踱步至门边将草庐门栏紧闭,吹灭了桌上的烛火。他这可不是要休息入睡,从窗户透过来的那缕月光隐约可见,草庐内一个猥琐的身影兴奋地搓了搓手往木榻下的酒坛奔了过去。

    “嘶真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