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67中文网 > 科幻小说 > 三坟定鼎决 > 第一百二十章 草庐对掌
    陈士珍对北斗筠松的话语嗤之以鼻,反而更是狰狞得笑道:“老头,我那同行的伙伴可是逃了一位回去,老祖宗很快便会知道此间蜀中峨眉发生的一切,包括我被你们所抓,到了那时候咱家敢担保你们大罗宫上上下下不得安宁。咱家现在可是好心好意给你提了个醒,如今放了咱家尚且还来得及,不然到时候谁是孙子谁是爷还不一定。”

    北斗筠松望着陈士珍要么不说话,开口便是威胁自己,酒兴来了的他倒也不再顾忌长者身份,不禁指了指他的裤裆调侃道:“你一个太监还想做什么爷?条件可是不允许啊。”

    北斗筠松转而故作猥琐一笑道:“你这小兔崽子把那颗侥幸的心给老道我明明白白得揣在肚子里,老道告诉你,纵使你那位同伴逃了出去我晾他也找不到我大罗宫来!”

    “白洞峨眉的掌教大会是武林中的空前盛会,与会之际各路牛鬼蛇神都到了场,那条竹林道路又有多少人经过?在那种环境下想要查个人可比登天还难,更何况老道还特地嘱咐了我那宝贝孙女穿着男装好生打扮一番,随行的门人弟子也都是穿得是无标无牌的常人素袍,纵使你家那老祖宗李辅国他有天大的本事估摸着也找不到我这来。”

    “老头你!……”

    陈士珍惊了,正道中人的名宿长辈怎么可以无耻到这个地步?北斗筠松此番话顿时气得陈士珍的脸都快变了形,先前那股张牙舞爪的劲更是荡然无存。

    北斗筠松用手指敲打着葫芦,面色微凝,像是在思考着什么。忽然疾出单臂将陈士珍擎起踏步而出,遁入了夜幕之中,约莫一盏茶的功夫便又回到了草庐内。

    杨休望着北斗筠松空手而回疑惑道:“师叔,那太监呢?”

    北斗筠松轻描淡写道:“埋了。”

    这下可轮到杨休吃惊了:“埋了?”

    北斗筠松拿着桌上的茶壶漱了个口:“咕咕咕……对!招呼着几个弟子把他带下山埋了。”

    对于这师叔古怪机敏的行事风格再配合这雷厉风行的手段,还真让杨休大脑没反应过来:“不再逼问点什么了么?”

    “已经问不出了,他刚刚反倒是提醒了我,要是被那群阉人查到反倒对于大罗宫来说是个祸害,不如趁早解决了为好,毕竟想知道的刚刚他也给了答案了。”

    杨休回想片刻低声道:“他刚刚说了什么吗?”

    “刚刚我与你商谈之间便一直留着各心眼观察他,见其反应看来老道所言猜的八九不离十了,玄宁子应该也是察事厅布下的暗棋。再多的可能他也不知道了,无非想吊个胃口保命罢了。”

    杨休若有所思得点了点头。

    忽得北斗筠松盘腿而坐,朝杨休挥了挥手:“你也坐下。”

    杨休盘腿坐稳其对面后,北斗筠松继续说道:“出掌。”

    敢情北斗筠松是要与自己对掌,内家对掌本就十分凶险,如若双方没掌握火候倒是得出个两败俱伤的结果,何况北斗筠松脸上带着一丝酒晕,杨休怕有不测,心中却是迟疑始终不敢出手。

    “出掌!放心,师叔还算清醒的,你尽管用尽你得力道,否则我不能了解你现如今的武学造诣到了何种地步了。”

    北斗筠松语罢丹田劲力迸出一道气流直耸草庐之上,杨休望此气势立马双掌并出对上了其两只手。

    “嗯?你这燈雷录运功怎么未游走八脉,直接在丹田内凝劲而出?”

    刚一接上杨休双掌便感掌力如同惊涛骇浪般袭来,北斗筠松不由一凛暗忖此子为何凝集丹田之力如此迅速,得亏自己首先运行了丹田气做了预热,不然跟不上杨休这凝结丹田内力的速度可算吃瘪了。

    “这就是修习了三坟定鼎决的原因,之前山坟功便是其中的一支。”

    “哦,难怪。老道也只是查阅了解过此法从何由来,至于此法的功效什么倒也是第一次见,着实让人大开眼界。”

    北斗筠松点了点头,回想起初见杨休之时就觉他内功心法颇为古怪,如今一试心中便感到释然了。

    “继续!”北斗筠松得知杨休内功颇为不凡后,将眼闭上又推了几分力出去。

    约莫过了一炷香的时辰,草庐中的对掌的二人皆冷汗直冒,犹是杨休嘴上牙齿还打着稍许颤声。

    如此动静北斗筠松自是看在眼里,当即朗声喊道:“撤掌!”

    二人接连收掌,提气稳身。

    “玄妙!当真玄妙,未曾想多日不见你小子的内功竟然精进到这种程度,当日里见你时候还只是刚从小周天游走至大周天内运行,如今却是直接在大周天内充盈运转,若要严谨的分个境界的话,好歹也算得上是大周天圆满之境了,差点没让我这老头子缓过气来。”

    虽说北斗筠松此话带着些许玩笑意味,但其刚刚对掌之际却也是出了八分的气力。

    “大周天圆满之境?这是什么?”

    “这个只是对你内力的一个估量说法,仅仅代表丹田内力充盈的程度,真正武者的实力考量可不是单单只靠内力,比如还有兵刃、武技、对敌技巧、经验等。”

    “那师叔你的内力达到了一个什么程度啊?”

    北斗筠松低语道:“圆满之上顶峰之下。”

    奇怪的知识增加了,杨休疑惑的望着北斗筠松,后者继续说道:“说得直白点,你可以把圆满分为大圆满和小圆满,而你是小圆满,老道我则是大圆满。可能是老道我那修心不稳,多年来一直停留在这大圆满的临界点,始终到不了顶峰之态。”

    “那何为顶峰?”

    “老道我也不知怎滴描述,我要是能感悟到这个层次就好了,不过给你普及一个知识点,能被大唐朝廷授予一品侠官之衔的人差不多都达到了顶峰,例如中土三宗各自首脑。”

    杨休点了点头,骤然明白现在牧易那小子背负的压力有多大了。

    北斗筠松望着杨休眸子渐渐出神,以为其妄自菲薄,当即鼓舞道:“你还年轻,如此年纪便有了此等内力,精进内功将来肯定能到得那一步的。”

    “不瞒师叔所言,我这三坟定鼎决还未学全。”

    刚刚才缓过神来的北斗筠松听闻此话差点没喷出一口老血,忍不住一个趔趄身子往后捎了半分,惊疑道:“什么?还未学全!?”

    还没学全便是如此内力修为,学全再加精进感悟后内力修为岂不是直接迈进了那一步?

    杨休便把自己的三坟定鼎决情况与北斗筠松说了个明白,后者点了点头总结道:“三坟定鼎诀分为“山坟功”,“气坟功”,“形坟功”。这三类功法即可独立,又可合力。山坟功旨在固气,气坟功旨在补气,形坟功旨在控气。也就是说你已经学齐了三分之二,将山坟功与气坟功融会贯通,另外三分之一那卷形坟功却又是被分成了上中下三册,分存在了大罗宫,白洞峨眉与龙磐寺。”

    面对北斗筠松的啧啧称奇,杨休继续说道:“对的,白洞峨眉的那卷形坟功中册牧易已经为我找到了,过几日我便去那修习,至于大罗宫的上册与龙磐寺的下册还得稍许时候。”

    “按你先前说法三坟定鼎决看来是只有三宗掌教才知道,大罗宫有上册这件事我还真未听闻,你可以去找掌教广云子道长打听一下。”

    “我有询问过广云子道长,他告诉我说当时三宗掌教分得这形坟功后,各自放入本门的藏经阁保管就未再过问,而大罗宫藏经阁暗格众多,朝廷看得这么重要的东西当时肯定收藏隐秘。当时大罗宫宫门事务繁杂,谁也没太过在意这卷东西,如今真要去查个所以然的时候却还真就忘记放在了何处,唯一的办法只得询问对藏经阁最熟悉的阁老行禹道长,但阁老现在失踪不见,所以他也未有办法帮我。”

    对于出走多年的行禹道长,北斗筠松不禁感慨万分:“哎!这可难办了,行禹这老东西我私底下也找了多少年了,并未有其音讯,倒是龙磐寺那你可以先去找个机会拜访借阅一下。”

    “嗯,等处理完些许事务我便会去那走一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