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67中文网 > 科幻小说 > 三坟定鼎决 > 第一百一十九章 江湖棋局

第一百一十九章 江湖棋局

 热门推荐:
    “啊?师叔,此事莫非与察事厅也有关联?”

    杨休不禁心中暗凛北斗筠松这老头太可怕了,掌教大会人山人海比肩接踵,在人群中稍不留神走丢都不奇怪,没想到这二人居然在人群中被这老头给逮到了。

    北斗筠松不禁感慨道:“何止是有关联,细细思来这件事从始至终就是由察事厅在背后捣得鬼,老道若是猜得不错,无论是白洞峨眉掌教惨死一案,还是我大罗宫北绝岩惨事,幕后操纵这一切的正是皇城中的那个神秘组织察事厅。”

    杨休望着北斗筠松笃定一般下着结论,犹是问道:“师叔,这又从何说起?”

    “我们先前都以为主导这次白洞峨眉灭教之难的主角除了胡人魔兵便就是白洞峨眉两位护法紫罡明与风云鹤,其实不然。”

    “风云鹤与紫罡明这二人久居蜀中,自然没有途径主动去与北方的胡人魔兵打交道,而如果是让北燕胡人主动去拉拢风云鹤与紫罡明的话那就更无可能,我大唐与北燕战事既起,紫罡明与风云鹤二人就算再怎么糊涂也不会选在这时候同意胡人的拉拢,毕竟只要他们二人被旁观者嗅到了其中一丁点的猫腻,他们俩无论是谁做了这掌教也必将被武林同道所唾弃,这种落人话柄的事情这两个人精绝对不会做。这么一来风云鹤与紫罡明两位白洞峨眉的护法与胡人魔兵之中肯定存在一个媒介,而正是这个媒介充当着中间者的角色,调度两方的行动。而具备此种调度能力的正是察事厅,风云鹤与紫罡明充其量是暗子罢了,是察事厅那老太监李辅国布在蜀中武林的暗子。”

    “同理,再看北绝岩惨事,道理亦是如此,玄宁子应当也并未与胡人魔兵直接勾连,他与风云鹤紫罡明的经历肯定是如出一辙,都是由察事厅渗透入内在大罗宫布下的一枚暗子。不同的是他这枚暗子按常理来说不该暴露得这么早才是,最起码不应当在北绝岩就暴露,毕竟这枚躲藏在暗处的棋子实现利益最大化的方式是在大罗宫内做内应,以备它日大举进攻大罗宫之用,至于他为何暴露得这么早原因暂且不明。”

    杨休理了理思路当即皱眉道:“师叔,这有一点我就弄不明白了,察事厅乃皇城的秘密机构,隶属于大唐,为何他们会和北燕胡人勾结呢?而且是与北燕胡人串通好去祸害中原武林?三宗昌盛则武林大定,他们首要目标却是对中土三宗开始下手,这样一来岂不是如同自断臂膀使得武林大乱,损耗自己的力量么?”

    “你小子看问题倒也透彻,这问题老道我也思考过。答案很简单,其实就一句话‘武林虽是中原的武林,但却不是大唐的武林。’”

    “武林虽是中原的武林,但却不是大唐的武林?”

    北斗筠松说道:“那老道今日便好好地与你说道说道,你小子可否知道你所习功法‘三坟定鼎决’的由来?”

    “这个我如今倒也知道了,此次回纥之行一路走来淑风师太对我有所指教。”

    “既然她与你说过,那老道我倒也省得再解释了,‘三坟定鼎决’本就是为了解当年太宗皇帝一愁而来,那一愁你想必也知道,便是对武林之愁。隋唐之期,江湖武林空前鼎盛,稳坐朝堂的那些人目标不单单局限于保国安民,开拓疆土,更是生出了对江湖在野的掌控之心。自古以来朝堂主要维系明面上的秩序,而江湖武林则是充斥着快意恩仇,想要将这二者融合在一起可以说是天方夜谭,可如今偏偏有人想要如此做,可是将这江湖暗涌尽数斡旋于手中又谈何容易?所以一直以来朝堂与中原武林双方也只是合作的关系身份,可今时不同往日,现在朝堂中有人开始不安分了,借着中原战乱的机会准备染指江湖,意欲将江湖武林收归其用。”

    杨休顿悟道:“师叔我明白了,你的意思是现在有人要将中原武林变为朝廷的武林。而这个人便是那察事厅的大太监,李辅国!”

    北斗筠松赞许的点了点头:“现在你再结合这个结论去回答你首先那个问题,显而易见,察事厅那老太监为何会与北燕胡人魔兵勾结?那是因为他想通过这些暗子达到控制中土三宗的目的,可苦于他自己不方便出手,由胡人魔兵出力最为合适;而北燕胡人为何明知道那老太监是在利用他们却依旧出手呢?那是因为他们可以借着这机会削减中原武林的力量。二者皆是由于各自利益所属,以至于他们能放下成见达成一致。你且瞧白洞峨眉一事,武林泰斗一代巨擘司徒风狂惨死其中,再瞧北绝岩一事,我大罗宫年轻一辈翘楚弟子覆灭惨死多数,刑罚堂箴严道长遭难,这些都是中原武林不可估量的损失。如今三宗唯独龙磐寺没有遭难,或许……或许只是还没到遭难的时候。”

    北斗筠松愈往下讲双眼愈加出神,担忧之色尽显而出。

    杨休从腰间系下当日里太子爷李豫交给自己的贴身之物金龙令,将其紧握手中,义愤填膺道:“大唐皇城的‘察事厅’干尽这些见不得人的勾当,我要奔赴长安向朝廷将他的罪状公诸于世。”

    “哎,你这傻小子可别犯浑,现如今大唐与北燕战事上打的热火朝天,哪有闲工夫管这件事,而且此事你那太子朋友对此事可能都做不了主,毕竟如今这位李辅国老太监可谓是权倾一时,谁都不怵。”

    “那我们就眼睁睁的看着老太监杵着这根搅屎棍祸害中原武林吗?”

    “当然不是,仇我们是一定要报的,但不是现在,如今当是以预防为主。”

    北斗筠松唏嘘长叹一声继续说道:“我最为担心的还是眼前诸事,这老太监既然都能在三宗神不知鬼不觉的布下暗子,那武林之中不知会被他布了多少暗子呢?”

    如此说法杨休不免细思极恐,无论何人都不想自己所托付的后背一柄利刃时刻朝准着自己伺机而动。

    瘫坐地上被点了哑穴的陈士珍听得杨休与北斗筠松这一番攀谈心中大凛,细细想来确是输得心服口服。都说武林能人数不胜数,眼前抓住自己的这位老道便是其中一位,因为这一老一少方才所言将察事厅的动向推测分析得八九不离十。

    耳中传来陈士珍沉默良久后的稍微动静,北斗筠松为其点开哑穴笑言道:“怎么,是想通了要开口如实交代么?老道说过,只要你回答完我的问题你便可以立马走!”

    “武林中你们这些阉人到底安排了多少暗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