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67中文网 > 科幻小说 > 三坟定鼎决 > 第三十七章 武林新秀大会(七)
    闻得太子令,众人只能悻悻作罢。

    在场的大唐武者对于这个而立之年便执天下兵马大元帅之职收复两京之地的太子爷,心中还是十分敬畏的。

    此时擂台上的战斗也已经逐渐进入尾声,不幸死伤的武者都被双方各自人马给抬了下去。

    陆百鸢也被陆一鸣连声示意走下了擂台,很明显这场擂台让她学会内敛不少,新辈翘首如云,一山更比一山高,在比试中自己几点攻防上的疏漏如若不是杨休出手相助,后果不堪设想。

    至于擂台的另一战线,白洞峨眉的牧易虽然在法正和尚的助力下将石达与康昂北二人给打下了擂台,但是也受了不轻的内伤下了擂台调养修整。

    普舟住持朝着擂台场上的法正和尚传音道:“法正,你也下来吧。”

    并不是普舟对自己的徒儿法正没有信心,而是那面具人十有八九是被下了邪术七星摄魂偃法,以目前普久的状态,再战赢的希望不大,他可不想为了一个未知的结果断送了寺中翘楚弟子。

    法正站驻擂台边缘踌躇不定,并非他不听自己师傅的指令,而是此战在他看来不单单只是关系到了龙磐寺荣誉,更加牵扯到了中原武林的脸面,如今中土三宗的掌教弟子独剩他一个立在台前,若是连他下去了,这场大会可就真的是大燕一方赢了。

    普久和尚望着法正模样,似乎明白其心中所想,犹是站在擂台下摆了摆手同样朝着法正呼道:“听你住持师傅的,他考量的一些东西不无道理,下去吧。”

    普久和尚神情肃穆,他方才与北斗筠松两人合力操控着内力对擂台场中做了个搜寻,并没有发现那股操纵的煞气丝毫波动,能将此邪功的煞气隐藏得如此周密,施咒者的功夫可能与普久和北斗筠松不相上下,甚至更高,虽说他与北斗筠松有赌约在先,但是回想起面具人的横杀手段他还是认为没必要让这龙磐寺的小辈去冒险。

    法正望见自己的师伯也如此说道当即点头称嗯,最后再将询问的眼光看了一眼自己的师傅普舟,望见裁判席的师傅点了点头,法正这才决然跃身下擂台。

    “看来是本座大意了,没想到中原武者还倒有一些眼光毒辣的老东西,差点就被他们给识破了。”

    “怪不得师尊,师尊取下面具也是为了扬我大燕威风使那群唐贼难堪,这帮鼠辈还是有点自知之明,知道不是师尊对手都麻溜得滚下了擂台。”

    纱幔遮拦的北边石窟内,一名老者身着血色长袍盘坐地上,面前一个满是油膏的骨架灯盏上燃起青荧诡异的亮光。

    在老者身后是一位卧在金塌上的锦袍男子,男子在两个俏丽宫女不停的挥舞孔雀翎扇下抿了口杯中茶无耻邪笑。

    血袍老者正是大燕国师昭武衅天,而叫师尊的那位黑云锦袍男子便是大燕王子史朝清。

    “小链子,大会奖励里面的那柄寒玉紫霜剑与银叶软甲看来是个好玩的宝贝,大会后你记得将这两件物什送到我府上。”

    “如此只怕何堡主他怕是不答应……”

    “名声是他鹰蓟堡的,又还留了个所谓精工巧物的破盒子赏给他,他若还是不知足叫他来我府上讨要!”

    史朝清口中所说的破盒子正是鲁班谱排名第三的“天覆机关匣”,这正是宛总兵孝敬昭武衅天的那个,当他师尊昭武衅天带着匣子回大帐后,他便一眼相中。不过史朝清可不是喜欢这种精巧之物,而是他清楚这匣子若是没有秘钥配套就犹如废铁一般,与其扔到角落布满灰尘,还不如充当个宝贝放在武林新秀大会的奖赏里,如此他倒也省得再拿出一件宝物充当奖励。

    “小的该死,小的该死,小的擂台大会后立即去办。”

    望见这位王子怒声模样,跪伏在史朝清身边那个叫做小链子的太监为自己下意识的多嘴立马连忙磕头辩解。

    天天侍奉在这个生性嗜杀喜怒无常的王子身边,小链子处处谨慎,今日多言却也是由心而发。

    就在前不久,鹰蓟堡的少堡主何若奥为了备战武林新秀大会,在鹰蓟堡的练功崖全力苦修时候忽然走火入魔,

    而走火入魔的原因便是这史朝清。

    史朝清为了确保武林新秀大会大燕一方的万无一失,他深夜找到自己师尊提议施展“七星摄魂偃法”助力。此法虽限制了施咒者的四成功力,但在他看来衅天国师余下的六成功力已然绰绰有余,不过此术对宿主要求严格,一时之间难以找到最合适的,权衡思虑后史朝清便将主意打到了鹰蓟堡的参会人员何少堡主的身上。

    待鹰蓟堡堡主何因明的儿子何若奥在练功崖全心苦修之际,挥起一阵迷烟,将一根细小毒针射入何若奥脑后,何若奥顿时倒地昏迷不省人事。

    其人昏眩倒地等到夜晚时分随从上崖送饭时才被发现,何因明得知后立马请了大燕朝廷几个一等一的御医前来医治,确诊后被告知可能由于练功走火入魔,已导致失心离魂,就算醒了也只是木僵之人。何因明深感悲痛万分,自己虽有三个儿子,但何若奥却是自己最看好的接班人。

    恰在此后,史朝清假意从太医口中得出鹰蓟堡发生此事后立马登门府上,先表告慰再道来意,令何因明受宠之余陷入踌躇。

    二者商讨之中明确表示擂台战事将近,史超清此番前来目的是想让何因明舍弃爱子之躯,用做奇术的宿主。赛事的荣誉奖赏尽数归鹰蓟堡所有,另外大燕对于鹰蓟堡的供养封赏提高一成。

    何因明再三思索之下痛下决心,答应了史超清的要求。何若奥既然已成木僵之人无可治,他想看着自己最得意的孩子在擂台上再一展所能,而并非一具行尸走肉苟延残喘,他相信九泉之下的何若奥也会与他所想一致,尽最后所能为家堡争光!犹是如此便让史朝清将何若奥的身子给带走。

    大会进行到此时,大唐一方的武者皆已离开场上,望着擂台上最后那位散修也从地上托起已经昏死过去的龙天秀往擂台外圈走去,蒙面武者发出一阵怪异的蔑笑,脚步大踩迈向擂台正中央,准备接受众人的荣誉封赏。

    “着急赶着去喝孟婆汤?”

    蒙面武者站驻擂台中央,以为接下来迎接自己的是众人喝彩,未曾想一声凛言大喝传入耳中。

    蒙面武者寻声望去,心中顿生怒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