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67中文网 > 科幻小说 > 三坟定鼎决 > 第三十六章 武林新秀大会(六)

第三十六章 武林新秀大会(六)

 热门推荐:
    “好不要脸!输了不认账,没想到这中原武林皆是一些无耻之辈,米堡主你觉得呢?”

    “康堡主说得是,本教一介女流也对此等行径颇感不齿。”

    眼见大唐一方提出质疑,坐在裁判席位上的米梦絮与康震又开始一唱一和反驳众人,二人故作大声,满含讥讽之意。

    本就一直心不在焉又同坐裁判席位的涵霄子听闻后,脸胀通红朗声道:“既然底下人有提议,证明此着绝非是空穴来风,老道我反倒认为重新核验身份此举并无不妥。”

    “阿弥陀佛,老衲赞同。”

    身为本土三宗的龙磐寺的住持,普舟大师自然也早瞧出了端倪。

    “既然大唐一方的武友铁了心要看,那咱们就投票决定,现在就要看陶大会长您且支持哪一方?”

    望着台上台下的质疑声一时之间也压不下去,康震只好将询问的目光抛向了坐在最中间的陶纯。裁判席上已经是两人支持两人反对,制衡的关键点便落在了陶纯的身上

    陶纯经营宝蠡商会,在燕唐各国都能左右逢源,自然有着独特的圆滑世故和异于常人的本事。可现如今面对这样的问题,这个天下第一商会的会长也开始为难起来,毕竟得罪任何一方对他整个商会都有不可小觑的影响。

    陶纯左手轻轻敲打着那根金玉拐棍,他在想着该如何做得不伤和气且又两边如意,可显然这种二选一的决定真要处理明白却是比较棘手。

    正当此时,擂台下方忽然传来一阵骚动,原来场上的面具人将覆于脸庞的鬼神面具扯开来放肆狞笑着,满脸挑衅得扫视着大唐一方的武者。

    此般面孔,面具下的男子不是鹰蓟堡的何若奥还会是谁?

    “这就是鹰蓟堡的少堡主不会错!”

    大燕一方的看纷纷拍手叫好,他们知道此举仿佛是对大唐提议的武者狠狠打脸一般,所以叫嚣的愈加厉害。

    康震望见擂台场上状况先是愣了愣,片刻后回过神来,洋洋得意的朝着涵霄道人笑道:“怎么样?这裁判席位如若看不清楚的话,你们大可以下去再加核验一番。”

    涵霄子不语,坐在中间的陶纯见给自己出的难题就这么迎刃而解,微皱的眉毛自然也是舒展开,一丝笑意挂在了脸庞上。

    大唐一方提议的武者也都噤声不言,唯独北斗筠松眉头却是更加紧锁,手中比划着东西南北方位,似乎在演练着什么。

    “老秃头,你注意到此人在比武中的步伐身法了吗?”

    “没有,怎么忽然关心起这个?”

    普久拧了拧了手中的酒葫芦摇着头,对于北斗筠松的这个问题他还真没注意,当擂台上何若奥的身份被核实之后,他的目光全集中在场上法正和尚的身上,毕竟那些宝贝疙瘩全压在他身上了。

    “此人无论攻守,身法行步一直停驻在坤位,震位和兑位,巽离两个方位也只是短暂飘身,却从未踏入乾位,坎位,艮位。”

    “嗯?坤震兑三个方位属凶门,听你这么一说,那么此人从未进过生门?”

    “你再仔细看看此人眼珠和额头上的印记。”

    普久定睛望去,若有所思得转动着手中的佛珠,忽然间一脸惊觉得望着同样眉头紧锁的北斗筠松。

    不知是光线偏暗,还是面具人故意掩饰,如果不仔细观察,一般人还真瞧不出来。那双眼睛瞳孔已经扩散成斑点状,额头上隐约还浮现出一个暗紫色十字刀口印记。

    “此人虽是鹰蓟堡何若奥,却不是个活人!”

    普久手中佛珠横甩,中气十足的朝着裁判席朗声说道。

    裁判席上的康震冷笑回道:“先是疯道士,现在又不知从哪冒出个疯和尚!难道死人可以自己站在擂台上活动?你们大唐武者打不赢就坦白承认好了,弄这些稀奇古怪的幺蛾子不嫌丢脸么?”

    “师……阿弥陀佛,这位大师你如此说法可有什么依据吗?”

    裁判席的普舟住持望见多年未见的师兄也在这个擂台大会上甚是欣喜,他知道自己的这个师兄虽然行事古怪,但是却从不打诳语。

    在大会之初骂过普久和尚让其别挡道的大唐看一眼认出了此时说活的和尚:“咦?这不是先前那个野和尚吗?还真是吃了豹子胆了敢在这胡闹。”

    “小声点,你看那龙磐寺的普舟住持对他礼遇有加的样子就知道他并非凡人,我方才听别处小声议论说他是多年前龙磐寺出走的那位首席长老。”

    那位大唐看咽了一口口水后,老老实实呆望着远处争辩的普久出神。

    “此人额头上那个暗紫色的十字刀口便可以说明一切,住持大师你有没有听说过七星摄魂偃法?”

    “七星摄魂偃法?莫非是那个亡骨穴的法王秘功?施咒者在将死之人的额头上,开个十字刀口放入骨虫。用此人身体最后一口精气为引滋养骨虫,施咒者再配合此秘诀在附近的地方点一盏骨油灯,便可以达到控制此具身体的一言一行的目的。此具身体的实力虽由施咒者功力所决定,但此法约束的条件颇多,施咒时此人必须还剩最后一口气,控制的时间也只有区区七天,每隔一天瞳孔便会扩散一个斑点,扩散至七个斑点后骨虫灭,骨法尽。”

    普舟住持对这魔功自然也有耳闻,却从未亲眼见过,当他目光再望向何若奥准备进行确认时,那一张狰狞的鬼神面具又出现在了何若奥的脸上。

    涵霄子见着机会顺势说道:“康堡主,你让此人把面具再摘下给我们看看。”

    “你大唐欺人太甚!擂台上赢不了,台下却找着各种借口,本教看你们就是存心找事!”

    康震将手中的茶杯捏成粉末扬了出去怒喝道。

    “唐贼!侮辱吾儿,真当我大燕无人了吗?”鹰蓟堡堡主何因明倏的一下跃身而起,浩荡内力陡然而生。

    此时此刻,气氛陡然凝固,就在双方剑拔弩张之际,南边石窟的黄绸纱幔缓缓拉开,一位传令太监挥着手中拂尘尖声说道:

    “传太子令,大唐武者不得再干扰擂台比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