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67中文网 > 科幻小说 > 三坟定鼎决 > 第三十八章 武林新秀大会(八)

第三十八章 武林新秀大会(八)

 热门推荐:
    面具人没想到此番上擂台比斗使自己恼怒的人不是大唐一方的武者,竟然会是两名散修,他自然是受不了这般嘲讽。

    开口大喝之人正是杨休。

    顿时全场哗然,目光纷纷齐聚这名散修,原来杨休只是将晕死的龙天秀带到擂台外托付北斗筠松等人照看,并未弃赛。

    见到杨休居然未丝毫有露怯之意,坐镇裁判席的涵霄子板着的冷脸上掠过一抹难以察觉的赞许之色,口中轻喃道:“不愧是他的徒弟……”

    “今日这奈何桥你也是注定要走一遭了!”

    蒙面武者冷眼一扫,那股凌厉阴狠的杀意,陡涨顶峰。

    瞬息之间,只见面具人洞天一指直戳杨休头顶,此着正是击败龙天秀的那指“骨焰凶符”,开局既是杀招,足以证明其心中杀伐之意。

    见面具人枯指急速袭来,杨休来不及再做思量,双掌翻天而上,伴随手掌间隐隐的赤红雷电闪烁,施展一式“惊雷点灯”迎了上去。

    顿时场中一声轰隆巨响,扬起一阵石沙漫天,震得周遭众人心神剧颤。

    飞沙散去,只见蒙面武者拳掌相抵退了几步,杨休虽站原地,口中却呕出一股血流溅到脚下踩着得碎石坑上面。

    有着龙天秀的前车之鉴,杨休已是万分小心,未曾想此人的内力居然压了自己一头,心中笃定此战看来不能硬拼。反观蒙面武者,脸上虽未见变化,暗地里却在凝神施功,驱散逼离战斗之中那一丝丝悄入体内骨间的雷暴之气,他万万没想到杨休的雷法会造成骨虫气息的紊乱。

    面具人思忖之下欲要速战速决,拂袖之间双掌齐出,伴着阵阵血腥黑气直袭杨休。望见掌风此般凌厉,杨休连忙蹬蹬往后退了几步,身形一侧避开了双掌。却还未来得及半刻歇息,面具人又是双掌一横,铺天盖地的掌影呼吸之间便围满了杨休四周。杨休见躲避不行,只得左右开弓拳掌护身,与掌影连连相对而出,就在众人以为杨休必要与面具人交织一起无法脱身之时,杨休瞅准时机掌心凛力扫出,划出一道弧线破开了面具人的攻势腾空闪掠而出。

    “只会逃么?”

    面对面具人的嘲讽,杨休站稳身形,一甩胳膊手腕呢喃道:“看来北斗道长说的没错!”

    “那现在就开始吧!”

    话音刚落只见杨休身形一闪,目标却不是攻向面具人,而是在擂台地上拾起先前重伤的参赛选手未带走的一柄冷钢横刀。

    望着杨休行动不是朝自己攻来,而是去捡起地上的刀,面具人嗤笑出声。难不成这小子多了把武器就以为能赢?

    虽是别人忘带下场的刀,但能上擂台的参赛者皆非凡人,刀也并非普通钢刃。杨休挥舞着这柄锋芒横刀,一撩一砍一剁一抹朝向面具人攻去。待到杨休攻到第七招之时,面具人几乎不费气力一一挡下,到第八招之时忽见变数,伴随碎布“呲”的一声,面具人的左臂被划出一道口子。

    “老张,这不是你那八方风雨刀法?”

    “没错啊!”

    “那这小子怎么会使?”

    “这个嘛我也不是很清楚……”

    “看起来比你使得厉害”

    “放屁!”

    擂台场下两名带刀的中年男子窃窃私语,杨休用的正是这所谓老张的“八方风雨刀法”,但杨休并不知道这套刀法的名字,毕竟他也只是从擎天观内的地上刀谱所习得,短时间内记起来罢了。

    面具人内心一凛,不由慌了手脚,令他感到惊奇的不是这套平平无奇的刀法,而是杨休这接连而来的身法转换令他出人意料。

    “才发现?可惜晚了!”

    杨休之前一味的躲闪并不止是因为不愿正面相抗,而是自己在将昏迷的龙天秀交给擂台边的北斗筠松时候,北斗筠松便窃语告知杨休。

    面具人可能碍于术法操控限制,无论是攻是守之时,身法行步一直停驻在凶门内活动,也就是说只会在坤位,震位和兑位这三个方位。巽离两个方位也只是短暂飘身,却不会踏入生门,也就是乾位,坎位,艮位三个方位。

    杨休留心观察后,发现面具人行动方位与北斗筠松所言不差上下,于是乎从对应的生门入手行招果然显有奇效。杨休将面具人一直逼向他退无可退的生门,杨休催发着全身内力,手中横刀挥舞的两道刀芒十字交叉,滚滚刀气朝着面具人飞速掠去,似乎做了输赢的最终审判。

    “嘭!”

    一声震天闷响,双方内气的涟漪急速扩散波动扬起一阵巨风。

    风卷散去,擂台正中央的面具人双掌竟牢牢的接住了这致命一刀。

    虽说面具人将刀锋接了下来,但夹杂的刀气依旧削破了他覆于脸上的鬼神面具,其全身大大小小的刀口中黑血慢慢溢了出来,狼狈惨状不过如此。

    “很不错,小崽子,但仅凭这般耍小聪明还远远不够!”

    面具人那双无神的黑斑瞳孔望着杨休,嘴唇微动,桀桀怪笑。

    但听“铮”的一声破碎激鸣,面具人却将杨休手中那柄横刀震断成几截,改接刀双掌为指,仿若釜底抽薪般得将一式“骨焰凶符”暴掠而出,直欲戳穿杨休脖子。

    “噌!噌!噌!”

    面具人招式过半却被几个刀剑入骨的声音打断,入骨之音过后面具人身子便重重得砸向地面,随即身体发出剧烈抽搐,惊恐得望着眼前这位气喘吁吁刚施展完雷法的杨休。

    “就等你震断!”

    原来杨休恰在面具人震断手中利刃,恼怒全心朝自己攻来之时,一揽半空中被震飞的刀片,巧动“燈雷录”将雷气附加上去,直插面具人几道重要穴位,已刀引雷直入面具人体内果然使骨虫化为湮粉,没了这个骨虫作为媒介,面具人自当无法进行运气操纵。

    面具人弥留之际扯出全身的力气诡声朝着杨休喝道:“小崽子,别让本座再逮到你,不然你会死得很惨,很惨!”

    “噗!”

    北边石窟内,身着血色长袍的老者一口鲜血狂喷而出,面前骨架灯盏上的油膏尽数倾倒。

    “师尊!怎么样了?”

    衅天国师被史朝清搀扶了起来:“无碍!我这师弟的至尊骨术果真鸡肋!若老夫亲自上前,不用片刻,此子定将命丧黄泉。”

    “竟是这不知从哪冒出来的散修获胜了?”

    整座东望山,似乎都在这一刻静了下来,无论燕唐双方,满场的目光皆是凝固在这擂台中央的布衣少年身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