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67中文网 > 科幻小说 > 三坟定鼎决 > 第二十二章 总兵甘崔
    县衙内,聚集了整座县城的捕快衙役,他们列阵等待,个个腰间悬挂着横刀,或手中握着杖棍,举起的火把照亮了整个衙门大院。

    衙门正堂那块明镜高悬的匾下支棱着一把太师椅,太师椅上稳稳当当坐着一个浅绿绯袍的男子,其把玩着手中的古檀木佛珠,瞟了眼众衙役又轻轻地抿了口茶。随即缓言道:“人都到齐了没有?”

    “回刘县令的话,县尉,都头,捕快,三班六房全到齐了。”青色皂袍的肥胖男子起身禀报道。

    灯火下依稀可见皂袍男子脸上的淤青,不难辨别出他便是先前在民居门口被陆百鸢揍得不轻的县丞吴仕房。

    “那就出发!”

    刘县令起身,吴仕房紧随其后嚣张朗声道:“待会若是抓住那小子,给我往死里打;至于那小娘们嘛,也先给我揍老实了,但不要伤其性命听候我的处置”

    “看来你这老小子还没挨够揍,你姑奶奶我今日个就好好满足你这个愿望。”

    县丞捂着被揍过的脸又是一脸猥琐的大笑,却忽闻一道熟悉的声音传来,被揍破皮的嘴角竟也下意识得莫名跟着抽搐了一下。

    杨休一脚踢开了县衙的大门,陆百鸢跟在其身后站了出来:“你们这谁是管事的?给姑奶奶滚出来,那些孩童被你们抓到哪里去了?”

    手拿尚武刀的县尉瞅了眼二人竟然真如吴县丞所说如此年轻,当下心生蔑视指挥众人道:“正好,省的我们再去找你,弟兄们上!尽早抓了别耽误咱吃肉喝酒的功夫。”

    县尉一声令下,顿时整个大院充斥着喊打喊杀的声音,不过这个声音伴随着各自骨头错位得断裂之声与痛嘶嚎叫,渐渐小了起来。

    “都给小爷住手,这狗官在我手里!你们若再敢动一步可就别怪我手下无情了。”

    杨休一路冲撞过去,飞身一跃将地上捡的一把刀立在了刘县令的脖子下面。

    这回刘县令总算是想明白了,不再把吴仕房被一个毛头小子和一个年纪不大的姑娘胖揍一顿鼻青脸肿当做笑话了。

    刘县令眼瞅眼前这二人虽说年纪不大,但功夫却也了得。短短几分钟不到,院内躺了将近一半,本就脸上挂彩的县丞吴仕房更是被打得压在了最底下。

    “这十里八乡那些被你们抓回县衙的小孩呢?如今在哪?”

    “……”

    “是谁教你们这么做得?身为百姓的父母官不想着为民谋利,而是在光天化日放任下属随意抢掳小孩,此等行径和强盗有什么区别?我看你这狗官实在是枉活于世,不如一刀切了算了。”

    “……”

    杨休连声质问,让本就被刀架在脖子上的刘县令愈加哆哆嗦嗦了,他想解释什么话到了嘴边却又不知从何开口,他怕,怕自己若是回答的稍微出了错,眼前这二位不知是何身份的人阵会对自己做些什么。

    “那个狗县丞是没告诉你咱们的身份吗?是本姑娘手中那堂堂朝廷的二品侠官令不管用了么?你这老小子还敢着带兵找我们麻烦?”

    陆百鸢再一次将令牌拿了出来厉声说道:“本姑娘现在就命令你将那些孩童的下落说出来!”

    申县令面露难色结巴道:“这个……这个我也……也不清楚啊。”

    “怎么,你还想抗令不成?”

    “抗令?抗谁的令?这县城前不久就已经归我大燕附地了,你说这大燕的县令何时得听大唐的命令?你说对吧,申县令。”

    忽然,一道刺耳戏谑之音从房檐上传了出来。

    定睛一看,房檐上站立着一个身穿绣着红白烈鹰胡服的男子,手拿一柄与人同高,镌刻着复杂花纹的弯镰。

    “对对对,崔将军说的没错。”

    似乎看见救星一般,申县令激动得应着。

    杨休对着房檐上的男子皱眉问道:“你又是何人?”

    “本将乃大燕北河鹰营总兵甘崔。”

    陆百鸢对着疑惑地杨休解释道:“居然是大燕北河王牌三营之一的鹰营总兵,看来燕军在附近有什么大的活动啊,咱们要务必小心。”

    申县令着急的喊道:“救我啊!甘将军!”

    望着申县令那急切的样子,甘崔舐了一下舌头邪笑道:“放心,这就来救你了”

    忽然房檐上寒光一闪,甘崔朝着身后挥动了手中的弯镰,似乎在下达着什么指令。

    “不好!”

    杨休一把搂着陆百鸢闪开来。

    顷刻之间,箭矢的呼啸声遮蔽了整个天空,本以为等到救命稻草的申县令也成了扎着一身箭的刺猬,三棱弩强大的破坏力使院内瞬间陷入了可怕的静寂。

    强劲的三棱弩箭一番肆虐攻射之后,衙门院子内躺着的尸体上皆是血洞大的创口,飘零血雨如同给府衙大院内的陈旧装潢上了一层鲜红的漆。

    静,死静。

    “末将愿下去查看一二。”

    衙门大院的地上虽有依稀掉落的火光,却照不到内堂的动静,站在甘崔左侧的一名亲卫站起了身,见底下动静全无为了邀功的他主动请缨下去查看。

    “下面可还是有两个呼吸声的,听一呼一吸的频率似乎功夫底子还不差,你当真愿意下去?”

    “这……”

    这名主动请缨的亲卫,往后退却了几步。

    甘崔冷眼一瞟一声冷哼,不再管他便挥扫镰刀一个跟斗踩了下去。

    这位亲卫识趣的跟在了后面,这倒不是完全因为他没有血性贪生怕死,而是他知道自己跟着的这位甘总兵不会开玩笑。。

    内堂的大梁后,陆百鸢小鸟依人的趴在杨休的怀里。

    这位陆大女侠从最开始被杨休忽然搂进怀里,还有点猝不及防,当望见那寒星点点的箭矢后,她便觉得这是最可靠最信得过的地方。

    这番比翼连枝的暧昧气氛,倒是在杨休蓦然嘀咕面前显得不堪一击:“你松开一点,勒的有点紧。”

    “本姑娘可没叫你搂!”

    陆百鸢对着杨休垒了一拳,装作气不过得样子把害羞的脸别了过去。

    “原来在这!”

    内堂这细微的动静自然还是没能逃过定心探查的甘崔,猛听“轰”的一声巨响,可见甘崔手中那柄寒光弯镰钉劈在了梁柱之上。

    紧接着房檐上的军士也纷纷从左右闭环围了上来,片刻之间就将杨休与陆百鸢包围住。

    军士们将弓弩绕转到背后,从腰间抽出弯刀,如同草原围猎般瞪着狰狞的目光朝着自己的猎物步步逼近。

    冲在最前面的那道身影正是之前甘崔左边的亲卫,既然都已经包围住了杨休和陆百鸢,他那方才被总兵甘崔打击下去的胆子顿时又有了,他急切的想斩杀首个人头证明自己,手中的弯刀也在霎时之间劈向了陆百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