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67中文网 > 科幻小说 > 三坟定鼎决 > 第二十一章 把狗留下

第二十一章 把狗留下

 热门推荐:
    “人可以走,狗要留下!”

    还未等众人反应过来,只听那大黑狗一声嚎哼,便被杨休打晕拎着狗头拖拽而去。

    吴仕房与五位捕快望着杨休只是要留下狗,那颗悬着的心总算是安定了下来,他们生怕杨休后面还有什么事要招呼,立马大步流星的狼狈溜逃。

    “谢谢少侠!谢谢女侠!”

    啼哭的婴儿已在妇人的怀抱中入睡,妇人躬身向杨休和陆百鸢道谢,中年男人则瘸拐着推开半掩的门示意二人进门坐。

    “光天化日,他们身为官府的衙差,怎么抢孩子抢到家里来了?”

    “你可不知道,前些日子县里忽然贴了告示,说要给每家每户还不到一岁的孩子户籍登记,只要将自己符合条件的孩子登记在册后那户相应的人家不仅免本年赋役,还会给发五十个大钱。这可是天大的好事啊,告示贴出来后周围几个村子的百姓都带着自家孩子去衙门登记。不曾想,后面发生的事却是非常离谱,赋役未免不说,连五十个大钱都没有给,最主要的是他们居然将去登记的孩子都给扣在衙门里头了。最初有一些村民就开始在县衙门口聚众闹事了,可如今这战乱世道肚子都吃不饱,哪还有多的力气闹下去?县衙里头的官兵杀了几个带头的村民,这件事情也就算了压下来,无论再怎么去上访告状都不了了之。”

    陆百鸢好奇的问道:“官府扣留孩子做什么?”

    “我们也不清楚,只是知道这些人的孩子没有一个放回来的。有一个胆子大的村民说他偷偷翻进衙门的院子里,看见这些孩子都被放在笼子里面从衙府后门运了出去。”

    “大姐,为何你们怎么没有跟着去领这五十枚大钱?”

    那妇人支吾片刻却还是掩面开口道:“说来惭愧,本来我也想跟着附近街坊领居一起去的,得亏我家男人他读过几年私塾识几个字,曾经做过那县衙官府专门管理户税的里正手下的一名书记员,从而也知晓一些县衙内的现实状况,他便拦住了我让我再观望一二,而后果然事情越来越离奇古怪,我就更不会往那官府去了。本想着这样便能平安无事,可谁知过了不久,这些人就干脆开始挨家挨户开始抢小孩了。”

    “咕咕”

    正在说话间,不知谁的肚子响了起来。

    “哦,先前瞅见恩公在门前摘柿子吃,想必二位恩人还没吃饭吧,忘了这茬倒是我思虑不周了。”

    妇人连忙转身进了厨房,从厨房角落的米缸里倒出过年才吃的糕点都倒了出来,煎摊了几张油饼端了出来,中年男子也没闲着,将自己床头一直舍不得喝的那半坛子谷酒拿了出来。

    “家里的余粮就这么多了,恩人你们先吃着,我再让我家男人去集市上买点东西回来。”

    妇人拉着男子回到后厨,嘱咐着手中攥着自己银发簪的丈夫快去快回,杨休似乎也已经看出这家子人如今家庭际遇并不甚好,既想表待答谢之礼,却只能用她的饰物去给自己与陆百鸢二人换吃的,当即回绝道:“不用不用!我这有!你们稍等会我去去就来。”

    杨休从碟子里拾起一张油饼塞在嘴里,拖着脚边还处于晕眩状态的那只膘肥的恶犬进了厨房。

    杨休先前打第一眼起就相中了那只狗,自从知道狗主人是那个狼狈的县丞之后这更是让杨休对狗起了烹食歹意。

    要说烧肉吃,杨休可以说很有话语权了,在山上待了那么久啥野味没烧过?现在唯一不同的一点就是,如今这厨房里还有各种烹饪厨具和调料。

    过不了一时片刻,杨休就端出来一盆狗肉,要说这狗还真壮,妇人家中最大的盆都差点装不下。

    不知是饿了的缘故还是怎滴,陆百鸢拾起筷子吃了几口狗肉后赞不绝口道:“好家伙,不知道你还有这手艺。”随即大快朵颐的起来,此时若是柳大海在场定会气得咬牙切齿:“就这手艺?凭啥吃这小王八犊子做的却不吃我的?”

    饭桌上,妇人左手覆于右手之上来回搓缩,面露踌躇,似乎有难言之隐一般,终于经过其内心反复斟酌后,朝着杨休与陆百鸢跪了下来:“恩人,民妇尚有不情之请,方才见那官府县丞对你们恭敬惧怕神情,想必你们二位身份本事一定不简单,能不能麻烦二位恩人帮我们做主,让官府将抓走的孩子还给这周围百姓乡亲。”

    中年男人悄摸着扒着妇人衣襟,低语道:“咱们的孩子保住了你就知足吧,别再多管闲事了,咱们收拾一下回老家避难去,二位恩人肯定是还有自己的事情要做,可再莫要再麻烦二位恩人了。”

    妇人将中年男子的手抖落开来反驳道:“人心都是肉长的,谁家丢了宝贝孩子都着急难过。你就说住在隔壁的陈大姐,老来得子就那么一个心肝宝贝都被他们给抢去了,据说眼睛可都哭瞎了。”

    中年男人再要说话的时候,陆百鸢当即一拍桌子:“岂有此理!这事本姑娘替你们做主了!”

    陆百鸢推了推正在对桌上肉酒进行扫尾的杨休:“怎么样?”

    杨休将喉咙里的肉咽下去后,点头回道:“好!咱们这就去帮你们找寻这些孩童下落。”

    杨休心中想着反正焚明山就在眼前,真要去找那北斗方士也不急在这一时片会,何况路见不平应当果敢出击相助,这才是侠士所为。

    吃完了的杨休抹了抹嘴边的油,从钱袋里掏出几两银子压在桌子上:“吃你们的喝你们的,属实叨唠了,见你们生活也并非容易,如今既然要回乡下避难,这银子你们刚好拿做盘缠路上用。”

    妇人和中年男人齐齐下跪,感激退却道:“使不得,使不得!恩公,你这就折煞咱夫妻俩了,你的大恩大德我们还来不及报答,再拿你银子我们夫妻二人那真就成了什么人了?”

    妇人将桌上银子推推攮攮的给塞了回去。

    杨休望着妇人诚心敬意的模样,倒也架不住这阵势,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将银子收了回去,临走之时又趁妇人不注意将银子留在厨房案板之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