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67中文网 > 科幻小说 > 三坟定鼎决 > 第二十章 血夜真凶

第二十章 血夜真凶

 热门推荐:
    “宛囚崇,你且留下!”

    三位总兵准备各自去办衅天国师交代的差使时候,衅天国师却单独将宛囚崇留了下来。

    衅天国师将宛囚崇带到一处空旷的山丘忽然停了下来低语道:“宛囚崇,你的身手与心思在几位总兵中数第一,这也是本座最为看重你的原因。”

    北河三营之中,当属虎营最为精锐,但统帅总兵宛囚崇却也是三位总兵中最年轻的,若是没有衅天国师的提拔这个位置由他宛囚崇来坐确实说不过去。

    “谢国师夸奖,末将定会不负国师所望!”

    “先别忙着答谢,此地就你我二人,多的套就不必了,老夫且问你,当年交予你办的那件事距今已经几年了?”

    闻衅天话语渐冷,宛囚崇立马跪了下来:“差不多六……六年!”

    “如今还没结果么?还是说连一点眉目风声都没有?”

    “末将已在岭南各镇设了耳目,这几年来末将布置的这些探子也一直在打听当年那卷牛皮纸张与那个少年的下落,若找到那个少年模样的人或得到牛皮纸张的线索他们定会第一时间禀告于我。”

    “就怕这几年来,那小娃娃已经长开了,面容早就变了。”

    “这……”

    “算了,多的话本座也不再多说,当你可要记住了,本座能将你捧得高高在上,也一定能将你轻而易举的拍下去。那卷牛皮纸张非比寻常,待老夫需要牛皮纸张里面的东西时你若还未找到,你与你的一家老小也就别活存于世了,明白吗?”

    宛囚崇又跪了下去,脑袋重重埋在地上,不敢言语。

    “好了,你且退下。”

    “国师!末将此次去南方汇总情报之时,得到了这么个物什,知道国师对中原江湖稀奇物件感兴趣特地带回来孝敬。”

    宛囚崇递了个匣子交予衅天国师。

    “哦?天覆机关匣,还真是个宝物,可有秘钥?”

    宛囚崇语塞。

    “没有秘钥那就是废铁,算了,也算你的一份孝心,老夫且收下了。”

    衅天国师将匣子卷入袍中,闪身便遁入了黑夜之中。

    红霞拂过天边,伴着向晚的微风,疲倦的鸟儿也扑闪着翅膀归巢歇息,距离焚明山的距离也就半天路程了。

    杨休打算着今晚找个地方吃顿饱饭稍作歇息,未成想一路走来,都是空城废墟,连一个歇脚的地方都没有。

    “陆大小姐,你确定咱没迷路嘛?我看你这么兜兜转转也是迷糊得很的一副样子。”

    这一路上陆百鸢拍着胸脯信心百倍得和杨休吹嘘道,凭她陆女侠走镖多年经验,各关各道一清二楚,羊肠小道如履平地。杨休见陆百鸢如此胸有成竹的样子,倒也就放心的一路安心跟着,可越往后越不对劲,那路可所谓是越走越偏,甚至每到一个岔路口这位陆女侠还得站在道路中央支支吾吾思虑半天才能下定论,如此到了这次杨休当即生疑。

    陆百鸢听到杨休怀疑的语气,不服气且笃定得一口回绝道:“没有!绝对没有!绝对是这么走的”

    “那我们咋还没有找到可以吃饭歇息的栈,不要睡觉,你得让我吃个饭啊老天爷啊。”

    杨休累倒是无所谓,下马一滚进了草地便可以呼呼大睡。主要是饿,他感觉不知是修习的内功心法山坟功的缘故还是怎么,自己的丹田内气一屏一息都在运转带动,不知不觉间消耗太快了。

    “快到了,快到了,就在前面了。”

    这是陆百鸢第三次对杨休的望梅止渴法了,她也很饿,想念起临走时柳大海的那碗八宝白羽鸡汤了,如今这状态别说一碗了,一盆都得喝完。不过她也在安慰着杨休,因为他一路上可是看见过杨休的饭量的,那家伙,别说是柳大海做得饭菜了,估计连柳大海都能被他一顿吃下。何况自己如今都饿的差不多了,那更不用再提他了。

    “前面哪呢?”

    “不就那吗?”

    陆百鸢心虚的敷衍着随便一指。

    “走!快点!”

    杨休迫不及待的催促道。虽说是陆百鸢的随手一指,但杨休真的看见了,常年待山上的杨休,夜视能力肯定比陆百鸢好的不止一星半点儿。他看见了远方的袅袅炊烟,有烟的地方就有灶,有灶的地方就有人。

    “晓德村”

    杨休带着陆百鸢停在了村门口,望着村边石头上的刻字,呢喃拼读道。

    虽是村庄,村口的这间房屋却没有茅草盖顶的敷衍,片瓦遮盖严严实实。屋前的菜园子种上的南瓜、丝瓜、番茄之类的蔬菜瓜果歪歪扭扭的溢出在街边土路边,杨休管不了那么多了,二话不说先弯腰摘了个番茄填填肚子,嘴角传来的窸窣动静却是惹得房屋门前栓挂的狗冲他吼了吼。

    杨休瞟了瞟这大黑狗,好家伙,这灾荒之年居然还这么膘肥,哪是这般村民能养得起的,想是这么想,但杨休瞅着那大黑狗的狗腿竟然不经意间留起了口水。

    “大人,求求你了,我家就这么一个孩子了,他还小。”

    “我不管,这可是上头的命令!快撒手。”

    房门打开了,熙熙攘攘出来了五个佩短柄长刀的捕快衙役,紧接着一个青色皂袍,方面阔脸的肥胖男子手中抢抱着婴儿,一脚踢开了紧抓他裤靴的妇人,大摇大摆的迈步走了出来。

    “走!去下一家抓。”

    皂袍男子将襁褓中的婴儿塞给身边的捕快,牵着门前恶犬唱着小曲便走离。

    伤心欲绝的妇人趴在门框上痛苦,被门内背弓着的中年男子搂进怀里,从男子脸上的淤青不难看出他也是遭到了毒打。

    “光天化日,抢孩子抢到家里来了?”

    陆百鸢虽不知前因后果,但从方才房屋内简短的话语却是让她明白了一件事:“这群捕快不是什么好东西!”旋即冲上前对着皂袍男子的肥脸就是一拳,忽然间皂袍男子嘴中一口血掺杂着几颗烂牙被打得喷了出来。

    猝不及防的皂袍男子捂着肿痛的右脸,彷徨得望着打他的陆百鸢,先是大吼道:“给我打死这个泼妇!”而后定睛打量了一番陆百鸢后淫笑改口道:“别打,别打!抓住就行!”

    五名捕快听了指令,望着来者是年轻的一男一女,咧嘴一笑。凭他们以往的经验对付这种年轻未经世故的男女抽出刀来吓唬一番就可以了,可想虽是这么想,五个人手中抽刀未过半寸,便已被齐齐放倒。

    杨休在一脚踹飞那皂袍男子,从其脱落的手中接过襁褓中啼哭的婴儿递回给了妇人。

    “这就没了?”

    还没弄明白怎么回事的五名捕快趴在地上捂着疼痛的膝盖面面相觑,惊恐疑惑得望着杨休,他们明白来人不简单。

    皂袍男子似乎很快就明白了自己当前际遇,只见他眼珠一动便立马踏着小碎步来到杨休跟前谄媚讨好道:“我乃本县县丞吴仕房,不知壮士尊姓大名,敢问我等有如何唐突之处得罪冒犯了你们?”

    “不止是壮士,还有女侠!女侠!”

    还没等到杨休回答,这位叫做吴仕房的县丞却又迎来了陆百鸢的一顿拳打脚踢。

    杨休望着这个县丞的惨状,暗忖女人真可怕,随即附过身来对着陆百鸢小声说道:“陆女侠,再踢真就踢死了。”

    陆百鸢停下了脚抚了下秀发,从腰间扯下一枚令牌扔到了那位满身脚印的县丞脸上,这令牌是陆一鸣给陆百鸢出门在外带着的,不仅是江湖信物,更是大唐王朝授予陆一鸣的封赐,来笼络这些江湖上有地位权利的人士。

    只见令牌上正面书写天下第一镖背面几个金色大字二品侠官。

    大唐朝廷为了笼络中原武林人士,特与一些荣誉职位授予武林中的翘楚之辈。这陆一鸣“二品侠官”的令牌就是身份的象征,虽无实权,震慑一个地方小小县丞却绰绰有余。

    “看明白了吗?还趴在这等着过年呢?”

    吴仕房费力得睁大着被揍得鼻青脸肿的眼睛,默读着令牌上的字。片刻后立马跪了下来,大呼道:“小人有眼不识泰山,这就滚蛋。”吴仕房从地上窜的一些爬了起来,牵拽着狗撒腿就跑,众捕快望见此时情况不对也立马连滚带爬的踉跄跟着他身后。

    “等等!”

    这时说话的正是杨休,他叫停了吴仕房等人,众人疑惑杨休叫住他们的原因却又不敢不停下灰溜的脚步,只得回头苦笑望着这位大爷,全然一副不知所措的待站原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