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67中文网 > 科幻小说 > 三坟定鼎决 > 第十九章 魔兵开眼
    “混账!”

    陆一鸣双眉横皱紧握着偃月刀提刀一扫顷刻间便呼出飒飒刀浪,朝着白皙男子直劈而去。

    白皙男子瞅准刀芒闪身躲开,身后的大树却是轰然倒地,顿时尘土飞扬。望见身后大树切口的干脆整齐,可想而知陆一鸣这一刀的刀锋之速厉。

    白皙男子不敢再大意,想着要先发制人,于是拔出盘系在腰间那条黑纹细骨鞭,抽向陆一鸣的下盘。

    陆一鸣虽拿七尺大刀,手法身形却丝毫不显笨重,翻转大刀压刀一按便弹飞了那白皙男子疾击自己下盘的接连几鞭。

    白皙男子见连击不成便一个转蹬闪身不见,再露面时人已经绕到了陆一鸣身后,其结力拧缩将手中那柄黑骨鞭变若一根螺旋钉般钻刺了出去,直指陆一鸣后背。陆一鸣右耳忽闻背后气流声立感不妙,手中大刀立马背手而拿,舞出刀花,打散了成型钻出的螺旋钉状的黑骨鞭。

    双方你攻我守了五十多招,终究未见胜负,正当白皙男子准备继续下一波攻势之时,一道鸮冥的声音使用隔空传音的妙法传入了他的耳中。

    “尸鸦,还不赶紧让他们走!若是耽搁了大公子复苏的时辰,本座定饶你不得!”

    尸鸦正是这白皙男子的名号,他便是亡骨穴的右护法。

    声音入耳尸鸦面容惊变,连忙举起了左手朝着背后挥了挥,与此同时四周灌木草丛中陆陆续续出现拉弓搭剑的声音。陆一鸣望着灌木草丛内露出来的寒锋剑簇,却是对此地有埋伏并不感到有何稀奇,毕竟这里属于人家的地盘。

    “陆镖主,瞧瞧您发这么大的火气干什么?就当兄弟我失手,这一箱银两算是我的赔礼心意,此事就此告终勿要再伤和气。”

    尸鸦与陆一鸣此番打斗,愈加确信陆一鸣的武功修为并不在自己之下,如若是要再耗下去自己也讨不了几分便宜。尸鸦如此想罢于是朝后面使了个眼色,两名胡人士兵提着一个箱子朝陆一鸣走了过去。

    望着两名胡人军士搬提箱子费劲的样子,镖师们明白这箱子里装的银两并在不少数。其中一名胡人军士掀开了箱盖,露出了里面成堆银两朝众镖师傲慢的嗤笑一下,似有打赏之意,随即招呼着同样甚是嚣张的伙伴大摇大摆的转身离开。

    “呲!”

    可惜,傲慢的笑容在两人脸上却没有停留几秒,头颅便在须臾之间与身体分了家。

    陆一鸣拽下躺在地下兵士的袍巾擦拭着沾血的大刀,向没了头颅的两具胡人尸体啐了口痰,不以为然的笑道:“那这一次算我陆某人失手,你的好意我笑纳了,现在我且将这箱银两赔给你们。”

    陆一鸣说完将箱中的银两一脚踹翻,散落的银两随同着铁箱漫天抛洒砸往尸鸦与众胡人军士。

    “你!……”

    尸鸦眉头一拧,单掌轰开了飞过来的箱子,紧握拳头望着陆一鸣龇牙咧嘴尽显杀气,埋着头挣扎了半晌最终朝着胡人军士们断断续续憋出了一句话:“既然是陆镖主赔的银子你们还不快捡起来?”

    “哦,对了,我兄弟的命可比你们这些个狗命金贵着。”

    陆一鸣从薛高郎的身旁捡起长图,扯卷开来,用力将长图一撕为二,将一半的长图裹在薛高郎的身上。

    这可是标注着大燕如今领土各个要道走镖的通行关口图,从此图标注的关口走镖将通行无阻,也就代表着大燕的镖交给了他陆一鸣。虽说如今失了一半的镖路但陆一鸣却也丝毫不在乎,望着其余镖师炽热的眼神望着自己,他明白,值!

    一命换两尸半图,薛高郎的死在众人看来够本了,几个镖师抬起裹着长图的薛高郎尸体跟在陆一鸣身后一齐离开。

    陆一鸣等人走远后,站在尸鸦身后的一位胡人军士缓缓走上前,撕掉了外面的那层假脸,扯开了头戴的军盔,苍苍白发蠕动了出来,干裂粗糙如树皮般的老脸上镶着两个深渊一般,墨绿色的瞳孔从深渊展望,就这么静静的盯着尸鸦。

    “啪”

    老者衣袖微微晃动,一个清脆的巴掌声传来,只见尸鸦如同断了线的风筝,结实的摔飞在左侧大树上。

    虽然并不知道衅天怎么乔装打扮在众军士之中,但是老者的模样面孔可是深深的印在他们之中,大燕也只有这么一位国师,胡人众军士纷纷匆忙跪地行礼。

    “恭迎衅天国师!”

    尸鸦艰难的晃悠着站了起来,擦了擦嘴角的血迹,躬身行礼大呼道:“师伯教诲的是。”

    被称为衅天国师的老者全然没有理会众人,径直一个闪身便到了箱盒边,脱下金袍扯出布幔双手一展,便将众人隔离在外面,生成一个环形空间。

    衅天国师拧开箱盒,盒中是一具经过特殊折叠的人体。一张黑砂裱纸固定在疤痕累累的头颅上面,那张血乌骨脸上露出一对无瞳的双眼,畸形的四肢缩成一团乌黑血肉沉在盒底,整具身体散出若有若无的微弱气息。他,还是个活人!

    衅天国师双指环叉,将这具诡异的躯体铺平,撕掉脑门上的黑砂裱纸,屏气敛息,口中念念有词,手中集聚内力凝成钉状,插进诡异躯体的膻中穴。

    只见玄奥的密纹星星点点围绕着躯体上闪烁,伴随着一股强劲的血云气流掺杂着几分寒意席卷开来,虽有布幔遮绕,可露出的阴冷气流还是让外面的军士瑟瑟发抖。

    “咚咚,咚”

    刹那间那副躯体的心跳声越来越强劲有力,无肉的四肢躯干出现了不断蔓延的裂纹,裂纹细口贪婪地吸取着空气鼓胀起来,身体渐渐便有了乌青血色,本是无瞳的眼眶也突露了出来一双无神的淡红眼珠。

    “成了!”

    衅天国师用手一揽将衣收拢于手中,覆在这具诡异的躯体身上,贪婪得抚摸道:“大公子,你如今成了魔兵,以后可就天下无敌了!”示意几名亲卫将其抬了下去。

    几名亲卫小心翼翼的抬着这具变戏法一般忽然就出现的煞气躯体,再望了望地上那个空了的小箱盒,略有所思。更加敬畏的望着这位衅天国师。

    衅天国师浊眸一扫,冷声问道:“尸鸦,我且问你一事,刚刚这个镖主身上为何会有你们亡骨穴的气息?”

    “师伯洞察秋毫,中原各派围剿亡骨穴之时,天魁尸官在突围后恰巧被这云威镖局的人马撞见,陆一鸣把天魁尸官当着众人的面正法后,从其身上搜出一卷骨经心法取出暗藏私自带走。”

    “至于之后嘛,他肯定窥学这正道口中所说的魔功,我与天魁尸官交情不差,他所习的巨灵骨臂我是再熟悉不过,练成骨臂虽威力惊人却又怎么会是凡人轻易习得?如今陆一鸣窥学此法,双臂脉络必定正经受巨灵骨臂极限的扩骨之痛,修巨灵骨臂必须由一冰一火两只蜈蚣为引吸食骨气方可炼成,他那般苦背秘籍功法没有辅助之物怎能轻易成功?于是我前往天魁尸官修法时的住所将冰火蜈蚣带出,以此利诱这陆一鸣为我走镖,可能正因如此师伯你才能感受到他身上的气息。”

    衅天国师点了点头,似乎对尸鸦以此威胁陆一鸣来护送魔兵躯体十分满意,紧接着继续问道:“你大哥尸鬼可还在中原武林?”

    “是!大公子身躯制成的魔兵煞气太重,中原武林能人不少,尸鬼他怕引起注意,便自己故作噱头吸引着这些人。”

    衅天国师轻抚长须,略有所思:“还有一事,你可老实回答!我那四个师弟当真死了?”

    尸鸦明白,衅天国师口中的四个师弟自然就是指的自己的师傅,亡骨穴魑,魅,魍,魉四大法王。由此于是顿作哭意得从怀中拿出一卷破旧的羊皮古书,恭敬的朝衅天国师递了过去。

    衅天诧异的接过羊皮古书:“这是?魔兵炼化上卷骨?”

    “师伯!你可一定要为师侄做主啊,亡骨穴正穴四大法王,偏穴三十六尸官都死在了中土三宗领导的各门派联合清剿下。”

    尸鸦说道此处声泪俱下,呼天抢地。

    衅天国师似乎并未认真再听尸鸦言语,而是眼开眉展得沉浸在了那卷羊皮古书内,嘀咕道:“师弟呀师弟,当年我几番求你可这上卷你们始终都不肯借予我看,现如今不还是由你们的亲传弟子恭恭敬敬的送到了我手中?”

    衅天国师回过神来随意的拍了拍尸鸦肩膀点头继续说道:“尸鸦呀,你们剩下的人马以后就跟着师伯便是,日后本座与中原武林迟早有一战。”

    “谢师伯收留!”

    “你更该谢你那四位师傅,是他们苦苦相求。以帮我用大公子的身躯炼制一副魔兵骨肉换留你们一息尚存。当然,你们能一路将魔兵安然护送给本座,差使倒也办的不差。”

    魔兵,是将活人剥夺五感炼制的无情杀戮傀儡。炼制大可分为两个模块,一炼骨肉,二灌精血。这么些年来衅天日思夜想塑造一尊天下无敌的魔兵,可奈何这魔兵炼化上卷的“骨”,也就是炼骨体的玄奥之处却是掌握在自己的四个师弟手中,所以一直作罢。

    如今趁着亡骨穴生死存亡之际衅天国师却是罕见得联系了四个师弟,只要他们按自己要求为其塑造一副魔兵骨肉,衅天国师便答应可以出手为亡骨穴留种,而尸鸦从南方运回来的这副魔兵骨肉便是衅天国师所要的回报。

    衅天国师满脸轻蔑得望着跪拜在自己脚下的尸鸦呢喃道:“师弟啊师弟,你终究还是败了,魔兵炼制因以精血为主骨肉为辅,而不是以骨肉为主的这个道理我会让你们明白的。”

    “既然把大公子安然接了回来,那便可以让尸鬼撤了,你去安排一下。”

    “遵命。”

    尸鸦徐徐起身,回头刹那嘴角扯出一丝常人难以发觉的阴狠邪笑,朝着衅天国师行礼完慢步后撤。

    一阵寂静过后,树林间四面八方骤然生起了许多步调不一且又急切的脚步声。

    “北河鹰营总兵甘崔”

    “北河豹营总兵莫希德”

    “北河虎营总兵宛囚崇”

    “拜见国师大人!”

    林中蹿跃出来的三大汉齐刷刷对着衅天国师跪拜行礼。

    “免礼,我这刚好有一件差使,你们替我去办一下。”

    “得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