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67中文网 > 科幻小说 > 三坟定鼎决 > 第二十三章 窜天猴真亮啊

第二十三章 窜天猴真亮啊

 热门推荐:
    陆百鸢单剑一挑,倏忽之间剑影便划过以亲卫为首的五名军士,不差分毫,五名军士都是颈部溢血,倒地便没了声息。

    那名亲卫见一男一女还是专门挑到了陆百鸢下手,到死的那一刻他还没能够完全相信表面一个纤弱女子竟有如此剑技。五名军士顷刻间命丧黄泉使得后面本欲冲上前得士兵顿时陷入了犹豫,脚步较之之前明显放慢了几拍。

    陆百鸢自从有了前车之鉴吃过亏后对待敌人也再无心慈手软,见军士慢了下来,自己手中的那柄剑却是未停,左右提扫拍按一番直直杀进了士兵的中心。

    剑花忽闪,陆百鸢竟从军士中杀出了一条血路,不仅如此她还一心二用,手中剑依旧挑刺不停,顺带瞅了瞅杨休,望着他竟然呆站在那与总兵甘崔四目相对未有动作,嗔道:“呆子,傻站着干什么?出手打呀。”

    杨休点头轻哦,望着陆百鸢对付得游刃有余无需帮忙,便身形一跃直接来到了甘崔的身后主动攻去。

    甘崔闪身相躲靠在一边沉声问道:“你不用兵器么?”

    “干你何须用兵器?赶紧的,打完带我去找你们抓的孩童。”

    甘崔望着杨休如此敷衍自己,这位战场上杀人无数的总兵大人何时受到过这种屈辱。旋即甘崔右手疾出转镰一晃扫,烙印在镰刀上的古怪纹路仿佛活了一般,勾勒出一道血色齿刃,朝杨休斩了过去。

    杨休挺出双拳,炸出震震罡风迎了上去。

    镰锋诡异,杨休对拆了几路招式后发现不对劲于是且战且退准备寻找切入的破绽。

    甘崔狂笑一声冷冷说道:“你以为的年少轻狂在我眼里却是初生牛犊,任凭宰割吧小子。”

    杨休一路退挡却是愈加给了甘崔信心,似乎做了最后的宣判,甘崔不再犹豫,陡然身形飞起如鹰隼捕食一般挥着镰刀掠去。

    “都说了不用兵刃了。”

    杨休瞅着半空中露出破绽的甘崔独自呢喃,忽得双掌一分,一掌拍向镰刀,一掌拍向甘崔的头顶。

    甘崔从没见过这种打法,这得有多大的自信还是说他早已看透生死殊命一博,可拼死却也不是这种博法,越想越气,甘崔中途大喝一声又加了几分力道。

    方寸之间,磅礴雄浑的内力忽然汹涌而出,周遭传来了凶悍无匹的劲气撕裂声。

    浑身上下的骨骼,咯咯作响一般,“轰!”这一式九州雷动便拍了出去。

    甘崔全然不顾手中弯镰松落,只觉胸口一阵剧痛传来,整个人就像迎上了山顶的落石一样,颗颗压中,压得实在喘不过气后,一口鲜血喷了出来倒了下去。

    松落的弯镰乘着杨休的劲气朝倒后甘崔削了过去,直直切断了他的左臂膀,刹那间甘崔左臂断口渗出了如注血液。

    面容惨白的甘总兵匪夷所思的颤声道:“这……这怎么可能……”

    “这可是大罗宫的功法?大罗宫年轻一辈应该也没你这么个人物才对?”

    甘崔对中原武林似乎不陌生,瞬而感觉得到其中蹊跷疑惑之处。

    甘崔感受到了自身经脉之中受这一掌风的内气紊乱,无论如何都无法平息镇压丹田内这般如雷气劲,使得他又是一口血箭吐了出来。

    周遭的兵士目光之余扫向此处显得更加惊惶,连总兵大人都打不过这年轻人,他们又有什么能力?如此想到众兵士一边逃避着陆百鸢的剑刺一边开始往外逃窜了起来。

    逃走的散兵陆百鸢倒也不在意,毕竟他们的总兵在此,随即其半踩空中跃了过去将剑抵在了甘崔的脖子下,厉声问道:“快说,你们把县内的婴孩藏在哪里了?”

    “藏在……”

    甘崔吞吞吐吐的咬着一个字一个字拖延时间,蓦然背在身后的那只独手不知何时又抓住了断裂弯镰的铁杆,只见其用力拧碎挂吊在铁杆底部的的一枚烟弹,瞬时之间一股黑色迷雾散了出来,杨休与陆百鸢连忙捂住口鼻往后急跃。

    黑雾略散之时,甘崔早就消失在了原地。

    灯火微亮下一个黑影从房檐晃拐着攀跃而起,携着血雨带着黑雾翻过了院墙。

    “快追!”

    杨休一路追随着空气中浓浓的血腥味,陆百鸢也紧随其后。

    虽然失了断臂的甘崔行走不便,但在黑夜的遮掩下,还是比较顺利的来到了鹰营在这块地区的根据地。

    与此同时,密密麻麻的小雨滴忽然下了起来,仿若天公不作美,本就难以捉摸的血腥味经此一番洗荡却也难以捕捉,杨休二人一时之间失去了方向,望着路上的岔口稍作思索。

    正当思索之际,右方的的天空一条红线钻过云际,闪耀出红色的烟花,照的天边甚是通亮。

    杨休望着这道亮光不由自主的说道:“这窜天猴真亮啊!”

    “大雨天放烟花必有古怪,可能是那甘崔的求救信号弹”

    陆百鸢指着那爆裂的火花形成的雄鹰的图案,上下对齐得望了望招呼着杨休往右边岔口走。

    跟着烟火的方位,杨休与陆百鸢追到了一座破旧的城隍庙前。

    由于战火缘故,此处城隍庙少了百姓的供奉修缮,断裂的石阶布满青苔的庙墙,俨然一副破败景象。

    推开散落的木门,里面的样子却让人瞠目结舌。

    靠墙摆放着一排弯刀铁盾,本应供奉香炉的长木板上,整齐堆放着光亮甲胄,石头神像的脚下摆列着长排劲弩,成百上千只弩箭用皮布裹着倚靠在墙角。

    此时杨休与陆百鸢心中想得都无异于一点,这哪里是座城隍庙,明明是他大燕胡人的一座小型军工库。

    庙内里里外外都被杨休二人搜了一遍,却没找到受伤的甘崔,这让杨休不由感到纳闷,受伤的甘崔能逃到哪儿去呢?难道没往这边跑?愁思之际眼神忽得一瞟,但见庙内正中摆放的那座城隍石像下有几滴血迹,见其并未凝固,看来像是刚滴落不久。

    似乎笃定一般,杨休给这城隍石像拜了几拜,一掌推开。

    果然可见城隍石像身后有个暗道,招呼着陆百鸢,沿着暗道那窄短的阶梯一前一后小心的走了下去。

    这是一个密室,但说是一个地牢却更切合实际。

    地牢中锈迹斑斑的铁链各缠挂在几根粗壮木架上,地上的几个火盆还积覆着未燃尽的木炭,发霉的味道从靠墙几堆稻草上散发出来。

    “还真被你们找到了。”

    微弱的烛光下甘崔双眼无神的坐在一把木椅上,见杨休二人下了石阶朝着自己走了过来,一拳便砸断墙上的铁闸机关,随即失声仰头狂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