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67中文网 > 科幻小说 > 三坟定鼎决 > 第一百八十四章 府城易主(七)
    面对赵关河的惊讶,赵陡峰却是不以为然的调侃道:“知道这是繁筋之力还不让开,莫非好侄儿你先上给你三叔我去打个前道?”

    原来赵关河虽被赵陡峰施力按了下去,但那右腿依旧是不肯放弃得伸出去挡住了赵陡峰往外走的道。

    方才听这三叔如今一说,赵关河更是气得将手中长枪拧得哆嗦的直直晃动,最终权衡利弊之下也只能撤回了腿长叹一声用长枪猛剁了地面。

    也怪不得赵关河服软,毕竟放眼赵家之中原本也就唯独只有一人将千钧六合臂法修习练至繁筋之力的人,那便是他的爷爷赵竹甫。就连他的父亲赵朔漠至死也都没能突破那层桎梏只是一直停留在了丰筋之力的大圆满,而自己的三叔赵陡峰居然练到了?

    此刻的赵关河心中五味杂陈,自己的三叔展现的实力明显已经开始对自己即将继任的家主位置产生了威胁。

    赵关河担忧确无问题,赵陡峰此刻出手还真就是为了赵家家主的位置。

    如若当年没有融禄的掺和,赵家也还是一直贯彻着立嫡以长不以贤的规矩,所以赵老爷子早年间无论是子系还是孙系永远只疼嫡长辈,至于其余子弟无论其再如何优秀,也终究动摇不了赵竹甫要立长子赵朔漠作为家主的想法。

    而之后有了融禄的掺和后,更是夯实了赵朔漠作为嫡长子继承赵家家主的身份。赵朔漠做了家主之后亦不是省油的灯,这从之前其还未继承家主之时就千方百计便将四弟赵寺宇全家灭门就可以看出。

    即使如今赵朔漠已经做了家主,可谁若是对他的家主地位产生了威胁,他一样也会毫不留情的将其肃杀。不过好在自己剩下的两个弟弟都还算听话,二弟赵平川一直对自己言听计从武功也在自己之下,而三弟赵陡峰就更不用提了,赵家扬名已久的书呆子,在他眼里就是个最为懦弱的弟弟。

    可他死也不会想到,就是那个自己认为最为懦弱的弟弟,现如今却是在大庭广众之下当面羞辱着自己的儿子。

    赵家家主位置谁都想做,他赵陡峰自然也想,虽说自己的这个兄长赵朔漠本领强不过自己,当时赵朔漠的家主位置背后牵扯着赵家两个老头的多年恩怨,若非有十足的把握万不可稍加摆弄。

    赵陡峰即便有想做家主的想法,却又为周遭环境所困,且深谙自己兄长的心狠手辣。毕竟有着当年四弟赵寺宇的前车之鉴在那,木秀于林风必摧之。犹是如此赵陡峰只得靠着个‘忍’字静待时机,在赵家书屋韬光养晦从不显山露水。赵朔漠也对这个几乎常年只躲书屋里活动的三弟颇为放心,殊不知这是赵陡峰以不变应万变的策略,人在书屋,耳闻疏勒城一概事务。

    自从当其得到了赵竹甫与融禄接连去世的消息,书屋中的赵陡峰顿时明白了,自己的时机总算是等到了。

    如今赵家就连赵朔漠也一同死了,只剩下孙辈嫡长子的一个赵关河,他自然也就用不着再有所顾忌了。

    依赵陡峰心中所想,只要自己在大庭广众之下挺身而出接下了杨休的挑战将其手刃当场,如此一来不仅是含泪为自己的家中长辈与大哥报了仇,最主要的是无论其余三大家族还是赵家子弟,都将会认为自己才是真正的赵家家主,这也是他一直在赵家戴孝队伍中藏到现在才出手的缘由。

    “那个姓杨的小子,你不是要代表那狗屁陆家挑战么,咱两就开始吧!”

    赵陡峰指着杨休朗声大笑,话音刚落瞬时之间又腾跃而出挥摆着双臂朝杨休轰去。

    赵陡峰心中暗想杨休无非只是打败一个赵朔漠,他自然没有放在心上,在其眼里杨休只不过是他通往家主大位的垫脚石。

    “甚好!”

    杨休倒也爽快,周身内气劲力刹那间喷薄而出,双掌伴着赤色雷花向前直探,直直迎了上去。

    二人手拳相交,但闻一声轰隆巨响,劲风激荡横扫而出。

    杨休闷哼一声嗤声笑道:“想不到赵家还真是卧虎藏龙,我以为有一个赵筹仁那厮便已经算是厉害了,没想到竟然还有你。看样子赵家除了赵关河,其余都是高手啊。”

    杨休此话有没有夸赞到赵陡峰这不得而知,不过可以肯定的是着实打击到了赵关河。后者站在赵家队伍中面色铁青,拳头捏得关节直响。

    赵陡峰淡然回道:“赵筹仁这小辈算什么东西怎可和我相提并论,他父亲倒也算得上是个人物,不过他不行,欲望心太重蒙蔽了眼睛可是要出大事的,所以他便死了。”

    杨休当下好奇问道:“哦?他死了?”

    杨休的好奇是发自内心的,毕竟按照赵筹仁的城府之深,怎滴可能会如此轻易的死?不过从另一方面来看,杨休倒也信这个消息,不然今日里这个最好夺权赵家家主彰显于世人的机会他肯定会好生大做一番文章。

    “没想到你也认识他,可惜他尸身现在估摸着都已经凉透了。不过说实在的,赵筹仁这小子确实比我大侄子机敏不少,他最起码知道用我爹作为其上位的筹码,让这位当年叱咤风云的赵老爷子帮其坐上家主的位置。幸亏我发现得及时,不然这赵家家主的位置还真得落到了他的手中。我这大哥九泉之下倒还真得感谢我没让他当年厌恶的赵寺宇家儿子得逞,作为谢礼,这个赵家家主的位置传到我手中倒也勉勉强强不为过。毕竟我与其好歹是一母同胞,你说不是吗?”赵陡峰言至最后露出了丧心病狂的笑容。

    杨休不禁轻轻咂舌,他忽然想到陆一鸣当年毅然决然得离开疏勒城赵家是一件多么明智的决定,这赵家都是些什么禽兽啊,这也太过丧心病狂了。眼前的赵陡峰比赵筹仁更加使人可怕,一个连自己父亲眼都不眨便将其杀了且谈笑风生的人可见其怎般心狠手辣。

    “懒得再与你啰嗦,看招!”

    蓦然赵陡峰加快了几分攻势力度,臂法刚猛之外又多出了一式诡异刁钻的拳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