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67中文网 > 科幻小说 > 三坟定鼎决 > 第一百八十三章 府城易主(六)

第一百八十三章 府城易主(六)

 热门推荐:
    “杨某今日来此便是要挑战疏勒城所谓的第一世家赵家!”

    杨休震声一喝,却是将赵关河惊了个激灵,他万万没想到杨休居然是抱着这种想法来的。

    赵关河肯定不想让杨休搅局成功,片刻后既是反应过来的他当即指着杨休驳斥道:“呵,这规矩就算是有,但你杨休哪能算得上是疏勒城中人?你是哪个家族?”

    赵关河皱眉暗道自己功夫上倒也承认确实并非是杨休的对手,如若他真的照此规矩和杨休大庭广众比试一番那造成的影响后果定然不堪设想,脑筋忽然转动的他倒是从杨休方才话语中抠到了一个字眼“同城重镇的世家”,这个牛角尖可谓是钻得恰到好处,杨休一个关内过来的又怎么称得上是同城重镇的世家势力呢?

    “哦?赵关河,我知道你在打什么算盘,不过小爷可告诉你,我既然提了出来便当然算得上!”

    杨休没在理会赵关河,而是抱拳朝着正坐主位的郭昕施礼道:“敢问郭大帅疏勒城中有没有陆家呢?”

    “陆……陆家?”

    郭昕面露疑色暗自斟酌一番,身为安西之地如今的最高长官,他也对四镇中那些排得上名号的家族有个多多少少的了解,可却仍旧没在脑海中想起有关疏勒城陆家的消息。旋即郭昕放弃了继续思虑,而是挥了挥手朝着身后侍卫喊道:“传府衙中负责疏勒城的户丁主薄。”

    户丁主薄,顾名思义既是管理人口户籍的官员。大唐规定三年一造户籍,安西四镇亦不例外,例如疏勒城而言,造出来的户籍一次出三本,一本留在本城,一本递交给安西之地的都护府衙也就是郭昕这,而另一本按理应递交户部,可由于边关与关内连年战乱再加上此间万里行程所以也截留在了郭昕这儿,所以郭昕要查并不算是难事。

    不过片刻一位老翁在兵丁的搀扶下就拜倒在了郭昕面前,看其官服制式确是一名户丁主薄。

    “下官疏勒城户丁主薄参见郭大帅!”

    “免礼,本帅且问你疏勒城可否有陆氏家族?”

    “大帅稍等片刻,下官这就查阅户口簿。”

    只见这老翁从身边兵丁手中接过一本厚实的书册,从嘴巴上吐了口口水就开始轻车熟路得翻阅起来,很快便有了发现的他又将眼睛往密密麻麻的书册上凑近了几分,逐字逐句再加默读一遍后起身禀告道:

    “禀大帅,疏勒城确有陆家一族,根据户口簿中记载,陆氏家族人丁一百五十八口,现居疏勒城北郊果香村,男一百一十七人,女四十一人,族中老少多是以佃家仆为谋生之道……”

    “好了,辛苦你了,你且先下去吧。”

    郭昕叫停了户丁主薄的长篇大论的讲话,转而与杨休说道:“杨少侠,你也听到了,疏勒城确有陆家。”

    杨休点了点头,毕竟他也只要知道疏勒城中有这个陆家就行,无论其是兴是衰,子弟分布,有了这个壳他便好办事。

    赵关河虽是心虚但仍旧不死心得大声喝道:“慢着,就算疏勒城真有这陆家,可你杨休又怎么能代表他们呢?”

    杨休将陆百鸢往自己身边牵动了几分距离说道:“就凭她!我媳妇名字叫陆百鸢,祖上便是疏勒城陆家人,杨某是他的丈夫,你说有没有资格代表陆家呢?”

    杨休还记得听人说过这陆一鸣陆大镖主从小是随母亲姓的,他虽不清楚陆百鸢那先前在赵家做丫鬟的奶奶是不是这果香村的陆家人,但是他此举更是要帮陆百鸢表明其从此以后与赵家再无任何干系,陆百鸢既是与父亲奶奶一样姓陆,那边就是陆家的人。

    赵关河将手指向陆百鸢,气急败坏争辩道“滑天下之大稽!她?她是我赵家人!是我赵家儿女!并非什么陆家人!”

    “呸!本姑娘我与父亲几时受过你赵家半丝亲情恩惠?本姑娘我行不改名坐不改姓,就叫陆百鸢!鸿飞遵陆的陆!”

    陆百鸢这个当事人一开口,赵关河顿时满脸黑线被驳得哑口无言。

    “‘府城易主’事关重大不可马虎,既然如今赵家身为疏勒城第一世家的身份存在异议。这是你们四镇家族之事,本帅也不好多加干涉,如此那就依杨少侠所言提起的这安西之地祖上规矩,由你疏勒城中的家族先自行解决好此事,我们再做表决。”

    郭昕虽是摆露出一副自己也很难办的脸色,心中却是乐开了花,毕竟现在场上的情况于己有利,这府城易主的事务似乎有着往后延迟拖缓的苗头,犹是如此他当即拍板决定了此事,未再给众人进而讨论的机会。

    郭昕将目光望向了赵家人群,紧接着又催促问道:“疏勒城陆家既然有人发起了挑战,你疏勒城的赵家又该派何人应战呢?”

    赵家人群中,众人皆低头不语,站在最前的赵关河也是未有前进的动向,似在踌躇一般,毕竟眼前杨休的武功自己也是见过的,和他交手自己恐怕讨不到好,忽然他眼神一拧仿若豁出去了的样子提起手中钢枪站了起来。

    “哎!侄儿你且退下,你那点微末本事切莫丢了我赵家的基业。”

    只见赵关河刚起身,站在他身后那群披麻戴孝者中一位留着山羊胡的中年男子却是大步流星的站了出来,将前者按了下去。

    赵关河抬起头来满脸彷徨地望着中年男子,大惊失色道:“三叔!你?”他万万没想到自己的三叔在这个时候会这么扫自己的脸面。

    此人正是赵家家主的弟弟,赵竹甫的三儿子,那个赵家出了名的书呆子赵陡峰。

    赵陡峰捻了一绺颌下的山羊胡朝着赵关河正色说道:“此事事关重大,三叔由不得你胡来!”

    赵关河心中顿显不满待到其刚想发作的时候,但见这位三叔的左臂忽得一凝,只见左臂上那一条条青筋顷刻之间此起彼伏的耸动着。

    “三叔,您这是繁……繁筋之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