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67中文网 > 科幻小说 > 三坟定鼎决 > 第一百五十章 攀龙附凤
    杨休在疏勒城中弯弯绕绕,一路走马观花来到了一处宏伟府邸,杨休抬头望了眼府门前的牌匾,苍劲有力的“赵府”二字出现在了眼前。

    “哎!那个谁,赶紧滚开,别站在这大门口晃悠。”赵府大院今日里值岗的家丁班头指着门口的杨休神情倨傲得吼道。

    换做是以前被这么指指点点得吼喝,杨休早就将那人的脑袋拧下来当球踢了,但今日里他不能如此做,杨休头脑清醒着,自己今天来的目的是为了应征赵家家丁的。

    杨休心中虽是对那个家丁班头放肆怒骂,但脸上却堆着一阵迷之微笑:“管家大人,请问贵府还招家丁吗?”

    “哎!哎!哎!你这小子可别乱叫唤啊!就我这样什怎么配称得上是管家呢!”

    那个家丁班头转头左右探看一番确定没啥人听到杨休叫自己管家大人后顿时舒了口气,旋即他跑着小碎步来到了杨休面前试图让他闭嘴。

    杨休其实见过赵家的管家赵平,可以肯定不是眼前这个人,他这么叫的本意其实是让眼前这个家丁班头高兴一番,不过杨休从这位家丁班头脸上的神情不难发现,他似乎并不高兴,相反很是畏惧,这也间接得说明了一个问题,赵家对下人的管制属实深严。

    杨休从怀中掏出一两银子悄摸摸得塞到了这个家丁班头的手上,满脸赔笑道:“家丁大哥,看你这面相就知道是大富大贵之人,我还以为肯定是管家这号什人物呢。”

    有着银钱引路,再加上杨休这番奉承恭维的话语,那名家丁班头脸上的不满顿时烟消云散,紧接着嘿嘿一笑低声说道:“不错,会来事!你刚刚问啥来着?你是来应征我赵家家丁的?”

    杨休点头说道:“对!”

    “我赵家确实是招家丁,不过你小子可来错地方了啊,招家丁是在我赵家府宅的东院后门招,不是在这正厅前门招。”

    “哦?是这样么?那能劳烦家丁大哥你带我走一趟么?”

    那家丁班头沉声指着后头的赵家大门说道:“嘶?兄弟你也看见了,不是我不愿意带你去,而是哥哥我这儿属实也走不开啊。”

    “主要是小弟真心诚意想来赵家做家丁,说什么还真少不了像您这种为赵家兢兢业业多年的前辈提点指引。”言罢杨休又挤兑出二两银子塞到了家丁班头那耷拉着得手上。

    那名家丁班头磨挫了一会,发现这次比先前还多了一两,当即轻咳两声急声说道:“既然兄弟你都这么说了,哥哥我也甚是感动,冲着你这份学习上进的心,咱哥俩走着!”

    “那这大门?”

    “放心,哥哥我有法子!”家丁班头转身朝着门那边的家丁喊道:“我远房亲戚也来咱赵家应征家丁了,我带他过去一趟,你们几个可得给我老老实实盯着点,今晚酒钱算我的!”

    “好嘞!赵哥你就放心去吧,有我们兄弟几个在这铁定出不了啥差错!”听到晚上管酒钱,那几个守门家丁立马高兴应承道。

    好家伙,这就远房亲戚了,杨休不禁暗忖还是这银钱的感化能力快。犹是如此杨休便跟在了家丁班头的身后,一路前往赵家府院的后门。

    沿着赵家府院的围墙东绕西拐,约莫几盏茶的功夫依旧没到那个所谓的赵家府院的后门,杨休当下才明白这赵昂熊临离开赵府正门之时还要特意嘱咐他那几个守门兄弟一番,原来其间行程上耗费的时间确实不短。

    赵昂熊,便是这名家丁班头的名字,这也是一路上二人闲聊之际杨休打探到得。

    “熊哥!这赵家也属实太大了吧!咱两还有多久才能走到啊?”

    赵昂熊得意道:“召龟儿,疏勒城第一世家你以为呢?咱赵府占地可有七八十亩,房屋多达上千间,就连府内都分为外院内院,丫鬟、侍从、家丁、长工、短工更是不计其数。”

    召龟儿便是杨休取得化名,他想骂赵家龟儿子,但又不能太明显,只能将赵姓化为召姓,至于名字如此赵昂熊也只是笑了笑未曾生疑,毕竟名字越贱越容易养活。

    杨休点头称是,对于赵昂熊口中所述赵家的这规模他倒也暗自吃惊,吃惊之余他忽然想到了自己要打探的消息:“熊哥,你可知道咱赵府有啥特殊身份的女主子吗?”

    背着手走在前面的赵昂熊忽然顿住了步伐,转身回头一脸狐疑得望着杨休:“你问这个做啥子?”

    杨休一愣,暗道果然不能问得太直白,容易使人怀疑。

    就当杨休还在组织言语之时,赵昂熊奸声一笑:“我就知道你小子不对劲,人家来做家丁仆人都是为了生计赚个钱,哪像你小子还没入赵府就往外打点散钱。”

    杨休也停住了步伐,内心暗凛不愧是赵家的仆人,心思果真机警。好在这条路上并没有什么人,杨休背在身后的手准备随时对眼前的赵昂熊进行格杀灭口。这次权当做个教训,杨休也总结了两点:第一、自己如今的身份只是个下人,千万不能随随便便的散钱出去,第二、不能太过直白的打探赵家的女眷信息。

    赵昂熊一步步走近杨休,忽然嘿嘿一笑呼出右手拍了杨休的肩膀:“你小子目的不纯,肯定进赵府还想着靠男人年轻姿色勾搭一个赵家小姐攀龙附凤平步青云不成?”

    “哦哟!你这小子肩膀怎滴如此厚实,真是痛死老子了!”

    赵昂熊拍向杨休肩膀的那只手忽得被弹了出去,前者一个踉跄往后退了几步。

    杨休暗忖自己果真还是太高看眼前的这位赵昂熊了,害得自己白担心一场,刚刚以为赵昂熊要对自己下手,杨休立马运转内气护身,赵昂熊如此疼痛倒也可以理解。杨休连忙解释道:“熊哥,俺在家里天天干农活,这肩膀当然厚实得很。”

    “你小子先回答老子,你果真是想来勾搭赵家小姐,想着一步登天?”

    杨休故作感叹:“唉,俺隐藏得这么好,居然还是被熊哥你给看穿了,我就知道熊哥你机智聪明定非凡人。”

    赵昂熊听到了杨休的奉承恭维,倒也乐呵呵得受意了。不过紧接着赵昂熊很是正经和杨休说道:“如果你是抱着这个目的,那哥哥我还是劝你死了这条心吧。”

    “熊哥,怎么了呢?”

    赵昂熊四十五度角仰望天空语重心长得说道:“因为哥哥我年轻时候进赵家也是这么想的!”言罢,赵昂熊开始讲起了他的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