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67中文网 > 科幻小说 > 三坟定鼎决 > 第一百四十九章 白家出手
    “多年来安西四镇各个氏族之间之所以能维持水静无波的局势,那是由于这杆实力的天平从来未有向任何一方过度倾斜。此次有吐蕃渗透祸边的风声为何是咱白家率先访查深究?因为咱白家是身为四大家之长的白家,我们绝对不容有任何外力触控左右这安西四镇的安稳。”

    白稽古唏嘘一声继续说道:“自从老夫方才听到陆一鸣是赵竹甫这老鬼的第五个儿子后,老夫顿时就明白这“天下第一镖局”的关内势力也势必要卷进来。‘云威镖局’纵横南北横贯东西这么些年不仅是声名显赫,而且底蕴也差不到哪里去。赵家自己消化不了云威镖局的底蕴,便想到了谄媚拉拢于阗尉迟家一起,而尉迟家肯与赵家联姻,说白了也是盯上了‘云威镖局’这套嫁妆。方才听杨小友所言中,这镖局如今真正意义的话事人陆小姑娘可能是被蒙在鼓里,若是其知闻赵家当面一套背后一套的做法后,定然不会应允赵家如此行径,而这一切只要杨小友将那姑娘带出来后便昭然若揭。有了云威镖局的嵌入,到了那时赵家哪还有什么心思弄‘府城易主’,不过这样反倒刚好,这潭水被搅得越来越浑,那咱们干脆就来个破而后立!”

    到了这时,白孝德才恍然明白其中门道,心中暗忖还是老爷子的思维深沉。

    “好了德儿,别让杨小友在楼下等太久,一定要记住,到了真要行动的时候一定要吩咐大家蒙面素衣前行,若存在不可避免的伤亡,尸身也一定要带走,总之不到万不得已千万不要暴露身份!”

    “爷爷你且放心,德儿一定把这事办得漂漂亮亮的。”

    白孝德将古鸟纽章紧紧得攥在手中,诺诺连声径直朝门外走去。

    野云万里无城郭,奇峰嶙峋接大漠。

    旷野云雾茫茫万里不见任何城郭,有的只是接壤沙漠戈壁的崖奇石峭。

    塞外的山峦虽说没有半丝“山青花欲燃”之感,但那重峦叠嶂的红山石林一抹橘红与天空的碧空如洗般的深蓝交相辉映却是别有一番韵味,说是步步有景妙趣天成也不为过。

    戈壁石道上,两匹骏马并排奔走霎时间激起滚滚沙尘,似乎是在赶路全然没有停驻观景之意。

    “吁!”

    左边骏马上背负双矛的青衫男子驱使骏马疾驰绕在前边蓦然勒住了缰绳,扬鞭指着前方道路说道:“杨兄弟,为了尽快赶往疏勒城,咱们便从这条路过去吧,这条路一路前行便可前往疏勒城的西大门,不过前方乃峡谷一线天,不可并排相走,这西北我比你熟,就由我走在前面探路你来跟着。”

    “如此自然甚好!”

    杨休点了点头勒住了座下骏马,跟在白孝德身后徐徐前行。

    “仰望长空,蓝天仅存一线,宛若跨空碧虹!果真乃一线天是也。”

    进得这狭窄的一线天峡谷,杨休不禁心生感慨。

    白孝德一脸嫌弃大呼:“杨兄弟,没想到你居然也是文绉绉的人,真是像极了我的一位兄长!”

    这一线天本就狭长视野受限,为担心前方障碍及山间落石只得缓缓向前,前路漫漫微光做引,杨休与白孝德二人因此也便有了闲聊的时机。

    “哎!白老哥说笑了,我那所谓的‘文绉绉’也只是有感而发罢了,主要是听你这么一说莫非白老哥你兄长很是文绉绉?”

    “我在家中排行最幺,我年纪最大的兄长名为白义勇,那好家伙岂止是文绉绉,简直是太可怕了。”

    杨休好奇道:“从白老哥你口气中我怎滴觉得你似乎对你大哥还挺有意见的样子。”

    白孝德很是认真说道:“不瞒杨兄弟,还真有一点,可我认为更多的还是羡慕。”

    杨休轻咂一声说道:“白兄这么一讲我还真感到好奇,你能讲讲么?”

    “其实也没什么,就打个比方来说吧。我白家独门绝学‘裂凤解’常人看懂都难,可我大哥白义勇稍作修习便可学会,所以家中祖辈自打从小便很看好他,称他为武学可造之材,可他偏偏又不喜欢修武,反而更是喜欢舞文弄墨一心扑在古书大道上,梦想成为一代大儒。反观我,我虽喜爱武学一道,但因为从小经脉受损修不了丹田内气所以无论如何刻苦研练,没有丹田内力作保终究没有习成,所以我时常也在想着如果我要是有像我兄长白义勇那样的条件该多好,可无奈造化弄人我也只能是听之任之。”

    白孝德言罢一声嘘叹,岩顶露出的一线天光照在他的背影上可见其模样似乎是颓了几分。

    不过片刻后白孝德却是振作精神扬起头来笑了笑:“好在庆幸得是我虽不能修习丹田气力,但是爷爷却时常鼓励我继续苦修武学一道,更是花大功夫为我请了许多武器宗师教我熟习刀枪剑戟,因此如今我的筋骨劲力倒也能将这背上的双矛使得出神入化常人不可匹敌。”

    杨休若有所思的轻嗯一声,这才明白白孝德为何背后双矛从不离身,原来那便是他对武学一道的信仰。

    白孝德耸了耸肩,一副淡然语气玩味的说道:“以后我白孝德的后代子孙若是像我大哥这般,老子定要从棺材里爬出来狠狠地踢他小子的屁股。”

    白孝德说完哈哈大笑,跟在其后的杨休也是忍不住笑了起来。

    “嚓咚咚”

    崖壁间的几块松石被二人爽笑震得滑落了下来,两人当即默契般的噤声不言。

    又是这么一路闷头直行,愈往后面行进道路也愈加变得宽敞,光线且越来越密亮,二人心中明白,这是出口处终于要到了,两人当即一前一后纵马飞奔,果不其然,不到一炷香的功夫,二人便出了那一线天峡谷。

    二人沿着峡谷外的一条戈壁道行进了半个多钟头,终于在沙尘古道边额外凸起的一片小山丘停了下来。

    白孝德挥扬起马鞭指着远处一座若隐若现的城郭说道:“杨兄弟,那儿便是疏勒城了,你尽管放心大胆的去,我这就前往西郊方向调集人马,人齐以后我便会与他们一起乔装打扮在赵家府院外活动,到时候你若是需要支应,跟我们言语一声即可。”

    “那就有劳白老哥了!”杨休抱拳答谢扭头便驾马赶往疏勒城,而白孝德驱马扭头往西郊调遣那支白家的内府护卫军。